春虫虫窝

【14无差清水】生日快乐

柠檬树XD:

*时间线是老版蝙蝠侠与罗宾


*OOC预警


*写清水怎么这么难系列


 


 


 


 


 


剧烈运动后的迪克一场想要来一杯,他刚在泰坦塔陪泰坦们作战斗练习,出了不少汗。但这一兴奋就过头了,他灌进肚一杯烈酒,头脑有些昏昏然。


迪克回到韦恩大宅,一头扑进客厅的长沙发里趴着,他想要醒醒酒,脑子里有些混沌。“也许是酒精作用。”他嘟囔着,“那个小鬼跑哪去了,明明他这几天在家。”


迷迷糊糊中,有人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迪克蹭地一下爬起来,条件反射般地做好防御准备,看清楚那人是谁后心里猛跳了一下,随后松懈下来瘫在沙发里。


“你这么慵懒我还是第一次见。以及,你没有任何警惕性。”达米安抱着胸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迪克揉了揉头发坐好,给他腾出了个位置,达米安并不领情,依旧站在原地。


“中午看起来很闲的样子,格雷森。”


“当然,中午的时光美好又短暂。”


“看起来现在很适合畅快淋漓地打一架。”


“现在?呃不如你去后花园练练武。”挥挥手示意他。


“我想潘尼沃斯不会希望我再把花园破坏成那种……嘿,好主意!那么这锅就由你来背了格雷森。”黑衣小孩先是绷着脸,后突然眼前一亮抄起剑跑进后花园。


“什么?这才不是我的锅!”看着他跑进后花园来不及阻止着急辩解。


只听见后花园里传来的沙沙沙树叶摩擦和轰轰轰树干落地的声音,达米安回到了客厅。


“完工了!”


达米安擦了擦汗并满意地望向迪克。


“希望你喜欢这充满艺术性的创作,我很期待你接受说教时候的表情。” 


“达米安,我还不知道你的生日。”迪克沉默了片刻转移了话题。罗宾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耸了耸肩。


“我才不会过那么幼稚的日子。一群人围着蛋糕许愿,最后抹得全身都是奶油。”他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


“但是我很希望给你过一个生日,这是你在刺客联盟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迪克一只手搭上了达米安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达米安的态度缓和下来。“总之我不想戴上那个愚蠢到家的生日帽。”


 


 


 


 


 


 


春天的花粉时不时钻进达米安的鼻子,惹得他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大宅内的迪克和阿福忙着为生日会做准备。离布鲁斯去世有一段时间了,年轻的蝙蝠侠和罗宾的组合对哥谭夜间治安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除了戈登局长觉得自己对这位蝙蝠侠的声音非常的熟悉以及他好像矮了一截外。


猪面的事刚刚告一段落,迪克总算有空喘口气,他的搭档达米安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很明显的转变,迪克天生是一个亲和力很强的人,不论对女士男士还是孩子,他能用行动让对方产生对自己的信任和好感。管家做蛋糕的技能算是差强人意,不过生日蛋糕嘛,很少有人在乎味道,注意力都放在如何把甜腻腻的奶油抹在其他人脸上了。


达米安照常早起在空地上练武,随着太阳从东边渐渐移到头顶,光芒和热度逐渐增加,汗水越来越多地砸在地上。直到迪克来到空地叫他回屋。


迪克和达米安回到屋内,一个点缀着五六种水果的蛋糕摆在餐厅桌子正中央。达米安瞟了一眼没说什么,而是先去洗了个澡。不一会儿,他破天荒第一次穿上迪克早就给他买的超人宝宝家居服。


“格雷森,这个蛋糕的造型一定不是你做的。”达米安想了想迪克的旧罗宾制服,对他能有这样好的审美提出质疑。


“我就给阿福打打下手,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些,我一个人来做恐怕会把厨房炸了。”迪克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耸了耸肩。他转身拿出一顶纸质的生日帽,在他头顶围了一圈在后面扣住。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我拒绝这东西。”达米安皱着眉头抬眼往上看,实际上他没有拒绝戴上它。


“这样才有过生日的感觉。生日快乐,达米安。”迪克对他露出了笑容,和他一起坐下。


“生日快乐,达米安少爷。”阿福也送出了祝福。


“我知道了潘尼沃斯,不用再重复第二遍。”


 


 


 


 


 


 


简单的午餐过后,迪克拿起刀叉去切那个蛋糕,他注意到达米安在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盯着那个蛋糕,达米安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迪克把蛋糕分成八块,取了一块递给他的老弟,一块给了管家,一块给了自己,他把蛋糕的奶油面向下翻了个身,叉了一小块慢慢咀嚼。


“潘尼沃斯的手艺有那么一点点提高,就一点点。”达米安一边吃一边含糊地说。


“布鲁斯知道会很高兴的。”迪克没有明确指代是什么事,他指代的事情太多了,有他坚持接过披风和蝙蝠侠的事业,有达米安和他磨合得这么好,还有他们两个的日渐成熟。


 


 


 


 


达米安的吃蛋糕速度明显下降,迪克借着给他递纸巾的机会冷不防地在他脸上抹了一块奶油,达米安还没来得及吞下嘴里的蛋糕就把小盘子扣在迪克的脑袋上。


“理查德你偷袭我!”达米安大喊。


“你没有任何警惕性,罗宾。”迪克及时回敬他。餐厅和客厅是相通的,然而这两个人“打”起来依然显得地方很小。两个人像打水仗一样一边捂着脑袋和脸一边把奶油扔向对方。两个人互相追逐,达米安甚至在狭窄的地方做了后空翻,因此他打碎了好几只花瓶。一旁的管家习以为常地看着他们,即使有时候奶油炮弹会误伤到自己也完全若无其事。


达米安的超人宝宝家居服上沾满了滑腻腻的奶油,但是他争强好胜的心——即使在这种游戏上,让他顾不上奶油,而是想要把迪克直接抓住然后在他脸上扣另一个奶油盘子。迪克一边躲一边笑达米安气势汹汹的样子非常逗,这样的后果就是被抹了更多奶油。


 


 


 


 


两个人一边笑一边打很快就疲惫了,于是他们坐在地上休息,地上一片狼藉,两个人即使暂时停战也保持着“安全距离”。休息够了,迪克把达米安抱在怀中,后者竟然也没有反抗,脑袋抵在迪克胸口,他们就这样什么也没说,只是这样靠得很近,近到可以听见彼此均匀的呼吸声。


管家阿尔弗雷德过来清理地面后他们才如梦初醒一般猛地站起来,纷纷脱掉他们身上已经甜腻腻的衣服丢给管家,走去浴室洗澡。


 


 


“格雷森你踩到我的脚了!”


 


 


 


 


 


2017.7.15

【翻译】时间静止(Dick&Damian)

白骑士先行一步:

原文:Time Stands Still by theLiterator


Summary:Dick许多年没有见到Damian了。


——————————


他们把他带出牢房,拖进一个更加隐蔽黑暗的房间,拽着他来维持跪姿的人松开了手,他倒在地上。


“Richard Grayson,”Ra’s吟诵着他的名字,Dick试图怒目而视。“你自始至终都令人失望,现在我得知,你即将死亡。”


他听到身后传来压抑的声音,就在他左边——他的身子不能动弹,看不见那个地方,他的思维不能正常运转,无法判断那个声音意味着什么,那个人可能是谁。


“当然,这里有一次选择。你是我最强大对手的门徒,我会为你提供,与他相同的待遇,”Ra’s说,Dick摇了摇头,嘴唇中吐出一声嘶哑的“不”。


Ra’s悲伤地摇了摇头,踢向他的胸口——疼痛使Dick无法呼吸。他的肋骨已经折断,他猜想也许是断骨刺穿了肺部(可能会杀死我,他这么想,但并不重要),所以他不能让一切平复。


他躺在他倒下的地方,艰难地喘着气。


“可惜,”终于,Ra’s说道,Dick不明白他为何等了这么久。“赐予他解脱。”


“Grayson!”有人在尖叫,这次Dick扭过头看向声音的方向。在聚集的刺客中间,有人脱下华美的长袍,向他跑了过来,他跪倒在Dick身边。“Grayson,”他低声说道,Dick冲他眨了眨眼睛。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辨认出那个低头看着他的年轻人,即使被痛苦与绝望的阴影所笼罩,他也感到有些尴尬,因为最初他认为自己看见了Bruce。


但这不是Bruce——Bruce,不是现在身为蝙蝠侠的他,而是冲进火海中,从他死去的父母身边带走他,对他说“我找到你了——你并不孤单,你并不孤单”的那个Bruce。


“Damian?”他疑问道,因为他在想——好吧,他想了很多显然错误的事情。他许多年没有见到Damian了。


“嘿,罗宾,”他补充道。“我比看起来那样好多了。”似乎保护Bruce之子,他的罗宾的那种本能,依然强烈得如同……当初。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然而他很高兴得知他依然深爱着Damian,即使在多年之后。


Damian哼了一声,双手按住Dick的胸口,使他畏缩着试图蜷起身子。“Richard,”他低声说道,“让我带你走。”


“不。”


这一次,声音更加坚定。Dick不想死去,没错,但他更不想接受Ra’s和Damian提供的选择。


Damian摇了摇头,Dick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抬起手抚摸Damian的头发。当Damian伏在他身上,把脸埋在他颈窝时,疼痛令他无法呼吸,但这一切完全值得。


“嘿,罗宾,”Dick重复道,因为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能想到的所有话语都会被他曾经的罗宾拒绝,他很确定跪在Dick身边的联盟继承人更不想听见那些话。


“蝙蝠侠,”Damian耳语道,这并不是他真正承认的,这也不是Dick原本希望的,但是他听见了。


“我在这里,”他说道。


Damian的呼吸声更加粗重,如果这是当年,Dick可能会开玩笑说,“肋骨断裂的那个人不是我吗?”然而他只是任凭那人贴近他,手臂环抱着他,他能感觉到,至少他并不孤单。


世界在痛苦的缓慢浪潮中逐渐消逝,他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如此漫长,如此混乱。


如果压在他身上的是其他人,如果他假装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泪水打湿了他颈窝的皮肤,他一定会要求Ra’s提供解脱,甚至在几分钟前提醒他执行命令,但是他实在,真的,不想离开Damian。


这并不像让他回到身边那样有意义——这不是一个失而复得的机会,也不是一种弥补他最耻辱的失败的方式,但是这真的……


感觉很好。


如果这可以用来形容他的死亡,好吧。延长这一过程似乎是值得的。


他能感觉到他环绕着Damian肩膀的手在颤抖,但他不想松手放开他。


他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Damian低下头看着他,神情冷酷如同戴上了面具。


“Damian,我的继承人,”Ra’s说道。“他拒绝了我们的礼物。”


“的确如此,”Damian说道。


Dick恐慌地摇了摇头,他不会接受,不可能,即使为了Damian也不行。


“嗯,”Damian说道。“一切很快就会结束。”


“是吗?”Ra’s问道,他靠得很近,长袍拂过Dick的脸。他接下来那次费力的呼吸充斥着温暖的豆蔻香气。


他想要屏住呼吸,但是这种香气比他即将死亡的身体散发的气味还要好些,而且他很确定屏住呼吸会带来那种能战胜他的痛苦。


而且他需要不顾一切保持清醒,防止Damian……他只是需要保持清醒。


“我愿意赠予他永生,”Ra’s说道。“我愿意赠予他死亡。你选择哪一种?”


Damian的手指抚过时合上Dick的双眼,离开前他在Dick的前额落下一个纯洁的吻。


Dick不想陷入昏迷,但他无法留住他的意识,就像他无法留住Damian。


在他一生之中,他第一次希望,Damian留在看不见他的地方。


他不清楚自己是睁不开眼睛,还是不想睁开,但他的双眼依然紧闭,痛苦与黑暗将他淹没。


——————————


END


后续:No One Leaves (And No One Will)

速度狂人:

这次CP21会带去这样的双璧团子,买一对的话就送前面的镭射吧唧一个
价格什么的先待定,反正摊位号也没公布_(:з」∠)_
数量的话,就做了10个,熟人可以小窗找我预定一对 

视频来源:奥特曼系列音频来源:万万没想到之标准偶像剧内容介绍:富二代赛罗希望能够找到真爱并求仁得仁XD

 

【七零狮】万万没想到之标准偶像剧 

【七狮/零狮】万万没想到之标准偶像剧 

富二代赛罗企图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寻找一份真爱,最终求仁得仁,真是可喜可贺*罒▽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5559238/

 

 

【绿红】意料之外的婚礼 - 6

洛茗:


前章请戳:1 2 3 4 5



巴里维持着半跪跪的姿势彻底愣在了当场,信赖了数年的神速力又一次在哈尔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时习惯性地罢了工:“我……”


“巴里……给个反应吧。”哈尔原本还就是因为憋着一口气才存在着的自信在巴里的沉默下一点一点的溜走。


“我不愿意。” 一个声音在后方蓦地响起,打破了安静的空气。阴恻恻地,让人心底发寒。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人即使没有亲临现场也对发生过的事情是无所不知的话,那一定是蝙蝠侠了——当然,在这样的场合下,无所不知的是披着花花公子外皮但里芯依旧是堪比恐惧之源的布鲁斯·韦恩了。


布鲁斯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缓缓地走了出来,人群如被摩西分开的红海一般向两边散去,给他留下足够宽的通道。在自己的婚礼上,布鲁斯嘴角挂着的浅笑比往日展现给大众的要真挚得多,但是这样一点真实的微笑与他周身颇为压抑的气场相比显得格外的违和。


“绿灯侠、闪电侠,在座的各位,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么?”在一片沉默中,布鲁斯终于再次张口了。


看戏一时爽,全家火葬场……这是围观群众的想法。


不,我不能,不是我,我没有……这是还在懵逼的巴里的想法。


卧槽居然在最紧要关头被布鲁斯打断了,然而这样的话就算巴里以后再拒绝我也失去时效性了吧……这是跑偏重点但难得机智了一回的哈尔的想法。


安静了片刻后,依旧没什么人发言,布鲁斯唇角的弧度竟又向上勾了三分,吐出的话语却和笑意完全沾不上边了。


“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就让我来捋一捋。哈尔因为尚未鉴定的外星武器攻击了大脑,导致记忆部分缺失,然后根据碎片化的信息推测出了错误这场婚礼的主角,然后又因为比利说漏嘴知道了真相,肾上腺素飙升,吻了巴里还企图强行建立婚姻契约?”


“而你们,凯尔、奥利弗、尚恩,以及所有人,都是知情不报坐等看热闹,甚至还有人多事地提供了戒指?”


“因为各种各样的误解以及知情不报,克拉克和我的婚礼险些被搅得一团糟,我说的有什么问题么?”


在看到所有人慌忙摇头以示完全没有问题,布鲁斯的笑容终于完全放了下来:“所以,你们有什么要解释的么?或者说,你们有什么能提供什么来补偿克拉克和我的损失么?”


巴里认命似的叹了口气,从呆愣着半跪的状态缓缓地站了起来:“布鲁斯,我道歉。马上,我领着沃利、巴特还有强尼他们帮你把整个会场收拾完毕,需要什么你随时通知。除此之外,你和克拉克蜜月期间所有暸望塔值班任务都由哈尔和我完成,如果你希望另指派他人我当然也毫无异议,但是在此之前……”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在说话期间又默默地飘出了半米高的自家搭档。


“你想先和哈尔谈谈。”布鲁斯帮他补全了话语。


“是的。”巴里点了点头,等了片刻见布鲁斯没什么异议,默默的像拉扯着一只氢气球一样拉走了仿佛想要置身事外但其实是罪魁祸首的哈尔。


他没有用神速力,只是漫无目的向前走着,默默地寻找着没人的角落。在已经几乎看不到婚礼的现场时,巴里慢慢感受到了从手心传来濡湿的感觉,这时他才惊觉自己已经不知道扯着哈尔有多久了,甚至在他完全没注意的期间,对方已经将本来只是略微握着的手变成了十指相扣,两人手上相交的部分都汗津津的,说不清楚是来自于谁。


巴里仿佛触电一般想要往后退去,把自己的右手从哈尔的左手中挣脱开来,然而这个年头刚刚在他脑海里浮现的瞬间,哈尔蓦地抓得更近了,一时间,巴里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你刚才是想松开手么?”哈尔问道,打破了两人间略沉闷的气氛。


巴里顿了顿点了点头,又向后挣扎了一下,这次哈尔倒是没再做些什么,任由巴里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布鲁斯和克拉克选择的是一片四周空旷草原上,没什么建筑,自然也就挡不了风。当略显清凉的空气吹拂过巴里掌心的时候,由于手上沾染了些许水汽显得格外冰冷。出于下意识反应,巴里左手在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下扣住了自己的刚刚和哈尔交握的右手,就像两人刚才的动作一样。


“十指相扣的感觉不错?”站在一旁的哈尔又开口了,听上去有些轻佻,但是巴里完全能感受到其中故作轻松的部分占了大半。


“……是的。”巴里以不像闪电侠的速度犹豫了近半分钟,才终于认命似的点了点头。


“所以就一直握着好不好?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刚才布鲁斯说的是真的,我的确是没分清楚状况贸然让凯尔帮我带了对戒指,但是我想要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心情比刚才布鲁斯说的还真,比你每天摆弄的那些实验数据更真。”哈尔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在求婚,如果不是,他想他现在说的的确来源于自己的心底,如果是的话,他现在是不是应该正儿八经地单膝跪地拿出戒指。


这时,哈尔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先前让凯尔从太空中带回来的那对戒指还在巴里的衣袋里装着呢。


“讲道理,我们不需要先互相测试磨合一下再说一辈子的事情么?性格、习惯、作息,甚至默契……不过也是,我们都磨合了多少年了。”巴里先是皱了皱眉,然后想通了什么一样又渐渐把眉头松开,换上了一副由衷的笑颜。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两个戒指盒一一打开,将写有自己名字的那只套在了哈尔的中指上,又示意对方将另一只戒指也为他带上。


这时愣怔的倒轮到哈尔了,他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指头上忽然出现的那个金属配饰发了会儿呆,然后又来回扫视着巴里的脸庞,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怎么,我以为你刚才说的是答应我先前求婚的话。”巴里开着玩笑,再次抬了抬拿着戒指盒的手,示意哈尔为他带上。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还是昨天那个全员逆年龄梗
ooc属于我
青春期的贝老白,目标从“打败赛罗”变成了“干翻赛罗”,这其中的曲折只有他本人能够体会到吧!

兔子你就趁现在嘚瑟吧,看看这小狼崽子长大了怎么干♂翻你

顺便又黑了一次七爷的身高(顶风逃窜

这一定也是致敬,全部是致敬!
赛罗身后那棵树根本不是松树,哪里来的松果。
赛罗:这是当年我师父送给我爹我爹珍藏多年的【删除】定情信物【删除】传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