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捷德/赛罗 属于少爷的小脾气

Saint.7:

捷德/赛罗 属于少爷的小脾气

* 超短。
* 其实每次写这些都痛恨自己不会画画(捂脸)
* 少爷组的友情(依旧没有这种东西)
* 贝阿爸请珍惜你天然呆的不细工儿子
* 在网速不好的地方一帧一帧地追番真是心累无比啊……
* 感觉捷德新解锁的武器好像抓娃娃机的爪子,我有病了(捂脸)以后要叫捷德“抓娃娃狂魔”吗?

捷德/赛罗 属于少爷的小脾气

赛罗透过伊贺栗令人的近视眼看到自家老爹和师匠的形态被那个造型独特的怪兽打得落花流水时,内心极度崩溃。
最起码不要用这个形态这么丢脸啊!
而伊贺栗令人看着电视屏幕里的直播,想着现在就连新闻记者这个行业都很难做呢,看来当一个正正常常的上班族也不错。
“啊,抱歉,令人,身体借我用一下。”
……这句话是不是太歧义了?伊贺栗想道。
结果就是他戴上了连他女儿都不玩的所谓“赛罗眼镜”,变成了赛罗奥特曼。
太狡猾了!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伊贺栗令人出离地愤怒了:我上班要迟到了!
赛罗则是有些侥幸地想,幸亏这一回选得人间体靠点儿谱,再来个大河望我不如去和贝利亚同归于尽。

朝仓陆听着电视里的普通民众赞扬实际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摆了个Pose的赛罗,嫌弃果断出击,但是不幸惨败的自己,感觉自己好委屈。
什么嘛,不细工又不是我的错!
“你太狡猾了,赛罗,你明明最后才来,只是帅气地站在那里而已……”他说。
“哈?”投射在全息屏幕上的赛罗发出疑问的语气词,“不是你打不过怪兽所以我才来……”
“谁打不过怪兽了!我只不过是在休养生息而已!那种怪兽我一个人对付绰绰有余!”朝仓陆势要把蛮不讲理演绎到底。
这时候同居(?)中的小姐姐鸟羽来叶给他泼冷水道:“真绰绰有余的话就不用我和伊贺栗先生把你千幸万苦拖回来了。”
“嗯嗯嗯。”赛罗连连点头。
一天之中遭遇多重打击的朝仓陆觉得这劳什子奥特战士不当也罢,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里根本没有不细工之人的活路嘛!而且他已经连工都没得打了!堂堂奥特战士因为贫穷而饿死,说出去真是笑死人!
但是在伊贺栗令人顶着造型奇异的机器站起来自告奋勇说什么“那么就让我来当奥特战士好了”的时候,他还是和赛罗一条战线地惊讶了。

伊贺栗令人自然不是先天带有懦弱细胞的可悲人类,在他纯洁天真的小心脏里存在着每一个男人都有的英雄梦。
在他变成赛罗之后,他的英雄梦苏醒了。
如果我老婆知道我就是赛罗奥特曼的话,我的零花钱一定会涨,女儿也会说“爸爸最帅了”,就连那个秃顶上司……
说到上司……
上班完全迟到了!不!这算是翘班了!
“那么就让我来当奥特战士好了!”他用自以为是英勇就义的姿态说。
夭寿啦,就是面对一百个怪兽,也比对付一个笑里藏刀的上司,一个热情(?)如火的老婆好啊!
“喂喂!你不要太小看奥特战士哦!”赛罗说,心想今天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都这么难搞,“当奥特战士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容易的事情。”
还不是你害的!还不是你!伊贺栗心说。

“内,佩嘉,且不说这些人理解不理解奥特战士,我再过十年也要成为这个样子吗?”顶着伊贺栗令人的脸完成了伊贺栗令人一天的工作的朝仓陆完全要虚脱,讲真的他宁愿出去打十份工。
“哈哈,小陆别开玩笑了,你连英文和西班牙文都分不清。”佩嘉笑道。
朝仓陆从没有发现自己的小伙伴这么诚实。
于是他决定自力更生,创出一番新天地给伊贺栗令人和佩嘉看一看,身为人类他也是有非同非同一般的天赋的。
结果就是一直忙到深夜他都没有理出个所以然。真是了不起的成年人啊……趴在桌子上的他这么想道。

“诶诶诶?俯卧撑?”伊贺栗令人面对鸟羽来叶的邀请很惊讶,他心说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不要做这么剧烈的运动了,“那个……赛罗酱?”
他没有想到赛罗无视了他的求援,装作一本正经地打量起了名为“星云庄”的基地。
于是他不得不做起了自从大学毕业步入工作后就再没有做过的俯卧撑,更甭提背上面再坐一个拿着剑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姑娘了。
“照你这个速度,那辈子才能完成训练啊……”小姐姐嫌弃道。
你就体谅体谅一个上班族的艰辛吧!我还不如回去面对上司和老婆!伊贺栗感到了深深的后悔。

“果然还是当奥特战士好啊!”朝仓陆一边吃方便面一边说,“没有上司,没有工作,没有西班牙语和英语。”
佩嘉在一边默默地吐槽道:“按道理来说,主角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夕阳下奋斗吗?埋头攻读西班牙语和英语什么的……”
而鸟羽来叶则是一副早知道会如此的表情:“我宁愿锻炼听话的伊贺栗先生,也不想教育这个懒惰的小弟弟。”
“啊,对了,蕾姆,”朝仓陆想起什么似的从泡面桶里抬头,“我作为伊贺栗先生活跃的期间,《爆裂战记闪光侠》的新番帮我录了吗?”
“没有。”智能管家蕾姆说。
“诶?诶?!”

“还是正正常常的上班族好啊!赛罗酱!”早上在人挤人的地铁上,伊贺栗令人如此说,一脸幸福的微笑。
“嗯,对于令人来说这样再好不过了。”
“俯卧撑什么的已经不适合我这个年龄的男人了啊。”
“说起这个来,我刚才好像在地铁外一闪而过的广告上看到了我的名字……”
“你看错了吧?怎么可能有人知道你叫什么啊赛罗酱。”
“嗯……应该是的……”
伊贺栗令人保持着好心情到了公司,然后被塞满邮箱的电邮,堆满桌子的文件资料惊呆了。
“发什么呆啊!现在部里一堆工作等你解决呢!”女同事把他拽到了办公桌前,“部长对你最近的表现很不满哦!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加油吧,令人,从一个修罗场到另一个修罗场,这就是男人的试练啊!”
“少说这种风凉话了赛罗酱!”他忙得焦头烂额:“朝仓陆!你作为我的时候在公司到底做了些什么?!!!”
工作量不减反增了啊啊啊啊啊!
(下一集好像赛兔子要受虐了……和以往的浪炸天际相比,捷德里的兔子可真够受罪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299314

七狮mv将泪化作相思雨

很久没做七狮mv了,撸一个防止手生

【亲情向】奇妙罗宾的冒险 上

草格:







1.


达米安在最近几天显得很沉默。


布鲁斯很理解,前几天的溺水真的吓到他了,所以他只是吩咐阿福多做一些甜度高的食物来安抚人心。当然他自己也抽出了好几个晚上,陪着达米安看书,画画,或是一起在花园散散步。


这天晚上,他们走的稍微远了一点。


当布鲁斯看到那两方墓碑的时候,稍微有些惊讶,而达米安低着头,直直的往那边走。他站在那旁边,抬起头来问布鲁斯,“……你是如何面对他们的死亡的?”


年轻的男孩看起来迷茫又脆弱,他的手指捏着像是蝙蝠一眼形状古怪的飞刀。布鲁斯走上去,他把手搭在达米安的肩上,看着墓碑上的字。


“那很难。”他承认道,“它从来也不会离开。”


风声在树林里穿梭,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达米安将飞刀放进口袋里,“……那么父亲,你不想为他们复仇吗?……例如把罪犯抓起来?”他尝试着小心翼翼,让真意隐藏在试探的话语里面,某种逼问的锋刃却不小心泄露。


布鲁斯不明所以,“……我当然有一段时间想要去当一个警察,不过现在……”他拍了拍达米安的肩膀,“我发现不只有一个方法我能帮助他人。”


他自认为理解了达米安的想法,努力向男孩阐述一个企业家对哥谭的作用,没有明白男孩漫不经心的点头并非是心血来潮询问的后悔,而是无可奈何。


2.


三天之前,罗宾达米安醒来,惊愕的发现在这个世界里没有超级英雄,布鲁斯是个伟大的企业家,迪克是个自得其乐的警察,杰森是个旅游作家而提姆是个程序员,他们没有一个人跟超级英雄搭边,而且还一脸茫然的反问超级英雄不是漫画里的产物吗?


罗宾闷气了好几天。


3.


所以当天晚上,布鲁斯在客厅看到奇装异服的达米安打算偷偷溜出去的时候,有那么一会,这位父亲的脑子里在想今天是几月几号。


“达米安,你在干什么?”布鲁斯按着额头,叫住了达米安。“你穿的这是什么?”


达米安不情不愿,“……父亲,你不明白,哥谭需要我!”


 


?????哥谭人民是需要精神娱乐吗?


他看最需要的是医生,治一治达米安的服饰审美。


 


“回房间待着去,别想着这些乱七八糟,超级英雄是漫画里的事。”布鲁斯重复再三,达米安才愤愤的转身回去,并往门上踹了一脚,听着都替门心疼——漆都掉了。


4.


但布鲁斯想的还太美了,他以为这是青春期,没想到这是日本所说的中二期。


达米安被他抓住超过三次,而且坚持认为哥谭需要罗宾,并且和布鲁斯吵架,认为他也应该投身进超级英雄的事业里。布鲁斯感到心累。


5.


“……达米安……暂且不说你一心想要当超级英雄,可罗宾是漫画纽约里蝙蝠侠的搭档,怎么你也不应该盗用别的英雄的名字吧?”布鲁斯一语中的,达米安面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6.


蝙蝠侠是一本漫画,他们都是漫画里的人物。


达米安有些恍惚,难道上演的是《达米安的世界》?*


可问题是也没有兔子洞给他钻,或者是……


 


接下去一个月阿尔弗雷德发现达米安总是贴着墙在走。


7.


达米安用了好几个月去补关于蝙蝠侠的事情,他俨然变成了一个蝙蝠侠的迷弟,收集了各种各样的蝙蝠侠周边并宣称用于研究。


——包括抱着蝙蝠侠的抱枕睡觉进行安眠研究。


8.


然而一切的平静随着大事件罗宾之死结束了,漫画里蝙蝠侠的疯狂似乎感染了达米安。


他更加烦躁,向布鲁斯询问认不认识有关魔法的人士,而布鲁斯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水晶球星座研究学会算吗?那是我上大学认识的一帮神秘学人士组织的。”他绞尽脑汁的试图为达米安提供答案。


“…………不算。”达米安冷酷的拒绝了布鲁斯。


9.


看来只有从他自己来的时候下手了。


在如今这个哥谭扮成罗宾去打击罪犯似乎有些不可行,这具身体也并没有到达超越普通人的体能,达米安看了看最近都准时坐在门厅假装看报纸实际上用眼角瞄着他的父亲。


他买了卡,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试图在游泳池里溺水。


10.


目前来说,计划很成功的停留在放松身体漂浮水中这个阶段。


然后他就被布鲁斯喊着救生员!!救命啊!!!给人捞起来了。


 


TBC



巡逻手记(又名:想到哪里写哪里的光之国日常)

Saint.7:

巡逻手记(又名:想到哪里写哪里的光之国日常)

* EG向
* 一向写文没大纲的作者要彻底放飞自我了
* 全员OOC(这个作者从没写过不OOC的同人)
* 各种私设出没,没有剧情,通篇闲扯淡
* 手记内容只有佐菲和保卫过地球的奥可以看并留下手记,偶尔空降奥特之父,奥特之母和奥特之王。
* 其实类似长微博XD
* 如果光之国有一本神秘的巡逻手记的话……

巡逻手记(又名:想到哪里写哪里的光之国日常)

Vol.5 欧布的场合
一个男人最吸引人的时候就是在夕阳下,背对着众人,冷酷地理一理衣领,说一句“在下乃一介浪人,那么再见了”的时候。我是欧布,今天的手记将由我来记录。
我感觉什么事情都做个记录是不错的习惯,就比如说我的公寓里就收藏了一柜子的伽古拉战败纪录,每一次记录上打败他的人都是我,简直不能太痛快。
什么都比不上宿敌在你面前楚楚可怜地说“你这混蛋,让我赢一次你会死吗”不是吗?
今天巡逻的时候甜品店的老板叫住了我,她养得宇宙化猫跑到了屋顶上,想要麻烦我帮她捉下来。
“这可是违禁宠物哦。”我说。
没想到这位小姐像是听到了什么冒犯的话一样:“喵喵它很乖巧的!和那些什么野生宇宙化猫不一样!”
我是搞不懂女性这种生物啦,她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吧。我爬上屋顶帮这位小姐把宇宙化猫捉了下来,好在这位小姐给了我好多甜品作为酬劳,万分感谢。
“其实刚才警备队的艾克斯也有路过……”这位小姐说。
“那为什么不直接麻烦他呢?”我一边数糕点盒子里的蛋糕数量一边问。
“因为啊……”这位小姐一脸神秘,连语调都下降了不少,“我听说他恐高啊!”
“恐,恐高?”我心说这可是头一次听说,奥特战士恐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艾克斯的奥生还真是苦难多多啊。
“真的真的,这是得到只对女性开放的光之国女性论坛认证的哦!”
“……光之国女性论坛?”真是有够闲啊……
“每一个男性在那个论坛都有相应的评价哦。”这位小姐看我一脸不信服,解释道,“毕竟我们也是要找男朋友的啊!”
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挺好奇我在女性中的评价是什么——应该是很有男人味道的战士吧。
听了我的问题,这位小姐捂着嘴偷笑:“啊呀,欧布君的话不是有伽古拉君吗?”
“伽,伽古拉……伽古拉?!”我感觉五雷轰顶。
“没有关系的,我们还是很看好你和伽古拉君的。”
“你们哪里得到的这种消息!”我一定要用贝利亚和佐菲的力量把他轰成渣滓!
这位小姐抱着宇宙化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对这种事情我们是有自己的关系网的,怎么可以告诉你呢?”
“不是......请等一下......”
“谢谢您的帮助,请走好~”这位小姐笑着把我送出了店门。
全宇宙中最难对付的恐怕就是女性了吧。我想。
拎着甜品店送的蛋糕继续巡逻,在书店门口看到了麦克斯。说实话我与这位战士并没有太深的交集,但还是知道他“最强最快”的名号,以及在地球上的一些经历。
总觉得看见宇宙化猫之后再看见这位战士会发生什么不测......
“啊,新人。”麦克斯叫住了我,“可以帮我把一些资料捎去给警备队的赛文前辈吗?”
“赛文前辈的话应该还在禁闭中啊……”我说,而且在巡逻中去跑腿会不会落到银河的下场?要我交四份检讨和报告的话真是要我的命。
“禁闭应该已经结束了,他的办公室正好在你的巡逻路线上。拜托了,新人。”麦克斯说着把一摞文件堆在了我手上,“最上面的六份是最新的宇宙恒星观测数据,然后是四份观测局最新绘制的轨道图,接下去五份是新出的宇宙史观纲要,最后三份是测绘图纸。”
“啊,请等一下......”语速那么快地说这种听都没听过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记住啊!
“快去吧,谢谢了!”麦克斯这么说着这么钻进了书店。
预感应验了,果然见到宇宙化猫后再见这位战士没有什么好事就对了.....
于是抱着一堆文件,还得拎着蛋糕的我艰难地前行在前往赛文前辈办公室的路上。
赛文前辈果然在办公室里,看见了我还十分诧异:“欧布?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嗯……麦克斯前辈让我来送东西……”我一边说一边把文化放在了赛文前辈的桌子上,“好像最上面四份是最新的行星观测数据,然后是六份轨道图,接下去三份是新出的宇宙史,最后五份是观测图纸。”
“……我明明只要了三份观测图纸的……”我听见赛文前辈嘀咕,然后对我笑道:“谢谢你欧布,不过我以为你不在光之国呢。”
看来我的浪人形象深入人心啊。我沾沾自喜地想。
“你不是和伽古拉去实战演习了吗?”赛文前辈问道。
“并不是实战演习……是实力对决……”我感觉心好累。
伽古拉伽古拉伽古拉!我又不是吸铁石的N极,那家伙也不是吸铁石的S极!再说了,凭什么一提我就要想到他啊!他在地球上的时候连变身器都是抄袭我的!如今的宇宙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了吗?
告别了赛文前辈我决定果然还是要去找伽古拉来一场震惊宇宙的大对决,来证明我的男子汉气概,并宣布我欧布和伽古拉真的半点关系都没有!我是有过女朋友的人!
那么再会了,诸位。
——————————————————————————————————————————
佐菲回复:@欧布 你真的有过女朋友?还有不要随便收下普通公民的谢礼,遇到违禁宠物请第一时间联系@光之国宇宙动物防治所 。又及,不要滥用力量!还有@麦克斯 欧布把你让他带给@赛文 的文件数量和名称全部搞错了,在那一位没有表示之前先去认错吧。
银河留言:@欧布 我才不信你说得你有过女朋友这句话呢,连一位甜品店女老板都招架不住……
艾克斯留言:我并不恐高!并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种事情连光之国都知道了!
麦克斯留言:@佐菲 啊,队长,我已经亲自去拜访过@赛文 前辈了。@欧布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地球上遭遇宇宙化猫这件事的?
赛文留言:@欧布 普通人是不会在宿敌这一名词前加一个楚楚可怜的前置定语的。@麦克斯 下次还是找一个靠谱的跑腿的奥吧。
维克特利留言:不用再@欧布 了,那家伙刚才已经兴致勃勃地离开光之国,去找伽古拉了,所以我才不信他有过女朋友。
艾克斯留言:这种话根本没人信吧?他遇到伽古拉时血液中的去甲肾上腺素和复合胺含量同比增高,多巴胺分泌加快,并且很快多巴胺的分泌会受到后叶加压素的压制而减少。
银河回复艾克斯:@艾克斯 完全看不懂。
希卡利留言:@艾克斯 的意思是,欧布见了伽古拉时的生理数值是地球人总结出来的“恋爱”的生理性体现。
维克特利留言:……这么说@欧布 是真的没有女朋友了……
银河回复维克特利:当然不可能有啊!有了的话伽古拉怎么办啊!
艾克斯留言:我觉得欧布不会想要看到你们的结论的。

看那颗星星

烟水泓泓:

第一次写父子(算是吧),亲情向,各位海涵啦。


——————————       


       星球像是沙砾,散落在宇宙这片无边无际的黑色的大海里,想照亮一片星域,就得燃烧自己的核心。当光这种信号穿越光年,因缘际会被生命体——更加偶然的存在接收,她就成了一盏灯。
  
  从星球内部去看夜空,星星或零散分布,或成河成云。这是壮阔的美,你可能会感到个体的渺小,但相比从宇宙远眺收获的漆黑一片,独我一人的孤寂感怕是远不及内心的震撼与激动。
  
  屋里的灯早已熄了,小女儿躺在母亲的怀里做着梦。零人蹑手蹑脚来到阳台,打开窗户趴在上面往天上看。
  
  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工作、家庭、疲累,让仅仅向这片生活的天空抬个头都成了奢侈。那种无忧无虑恐怕要追溯到小时候,对未来的每一点憧憬都会让年幼的自己兴奋不已。
  
  今夜的星星不多,月亮旁边有一颗,很亮。脖子伸了老长,云底下又看见几颗,哦豁,有颗眨了眼。
  
  而这久违的安静的美好,得归功于他脑海深处的冲动,或者说是那个和他一心同体的年轻人的冲动。
  
  “赛罗,来吧。”
  
  当零人再睁开眼,眼前的夜空赫然变得热闹起来,这张蓝黑色幕布上洒满了跃动的白色光点。视线越发拉长,那些白色光点开始染上不同的颜色,甚至逐渐显出表面的纹路,但停留的时间极短,难以用地球的时间来衡量。
  
  无数的星球从他眼前滑过,其中也有长久的黑暗,最后远远的停在一颗淡绿色的星球。
  
  那是明亮又安抚人心的绿色,零人能感觉到他内心陡然的波动,而他一直以为他足够强大,“这儿……故乡?”
  
  “嗯。”有点儿鼻音。
  
  “想家了。”零人不由微笑起来。
  
  “对。”仍是有些疲累的声音,但也沾了笑意,“想我爹。”
  
  “那他肯定是个英雄。”
  
  “哎?为什么?”“父母可是孩子们最初的导向呐。”
  
  “说的是呢。”赛罗低低笑起来,“小时候我们不得已分开,我不知道父母是谁,阴差阳错倒还是他做了自己的目标。我一直在追赶,后来有一天,他说我已经超过了他,可以独当一面,但我觉得前面好像又是一片黑暗。”
  
  “以后就要自己闯荡了啊……但是别担心嘛。”如果他此刻在自己眼前,零人真想抱抱他,然后揉揉头,“像我的女儿,我会一直留着家,等她什么时候受挫了回来。”
  
  “可……他一直很忙。”
  
  “那又怎样,只要他还在,就有家啊。”
  
  眼前的夜空回归了宁静,“打扰你休息了,睡吧。”
  
  零人做了梦,那是赛罗的梦境。
  
  受了伤的年轻战士跌落在偏僻的星球,恒星在另一面,地面一片漆黑,狂暴的风声压盖一切声响,他是唯一的光源,他也找不到方向。
  
  他无力地躺倒在坑洼的地面,能量在慢慢流失。而他从没如此迫切地想回到那个地方,想见那个人。
  
  空旷的天空蓦然出现一个光点,是那颗独一无二的星星。他笑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家。
  
  纯净柔和的光亮中,父亲一直望着天空。他一头扑过去,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胸膛。
  
  “我一直都在。”抱着他的人略低了头,吻了他碧绿的额灯。
  
  家里的灯一直亮着,那颗星星也一直发光。
  
  你总能找到回来的路,因为他和她会为你指引方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