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魔子mako:

基德第五话的感想绘。
印象深刻的“我赛罗今天就要打死你”和奥特生气.jpg和奥特劝架.jpg
小陆劝架但是没底气的样子真可爱2333
感觉小姐姐有啥深刻的过去()
“犬”真可爱。
以及
神奇的,一出场就把大部分一公布机敏形态觉得它不好看的人们圈粉的,一集。😂
机敏的战斗效果真的太棒了……和原始一出场就砸地土石溅起好几米,刚燃一出场就火焰爆炸比起来,真的是太酷了😂一整个下来就像大佬(……

【艾斯中心向】【短篇】《披风上的血渍》

泠:

初入Lofter,这里泠。点进来的朋友们好!


不知不觉从小到大最喜欢的艾斯也有四十五年了呢。所以(xia)写了这篇文来纪念下【这能算纪念?


文中所有非官方设定都是私设,bug啥的不可避免……


然后呢,这里第一次写奥的同人,如有OOC还请见谅……


希望能阅读愉快,顺便评论一下什么的最好不过了,想认识更多奥迷啊~


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开始了——




1.


“佐菲哥哥的话,好像在那边,回办公室了。”艾斯伸直手臂指向走廊的另一端。然而泰罗似乎并没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而是有些疑惑地盯着因艾斯手臂展开的披风。


“艾斯哥哥,你的披风里,染上了什么?”


“诶?”


 


2.


艾斯看着悬浮在透明圆柱容器内的披风。确实,披风内银色的一面上有一块暗红色的污渍,偏右下角的位置。虽然不算大但也挺明显了,自己竟然没注意到,幸亏泰罗提醒。


艾斯试过用水流清洗,可污渍没有一点变淡的样子,好像已经染上一段时间变得顽固了。有些麻烦。


这件披风是艾斯荣誉的象征,他一直很爱惜。在光之国内不可能染上这种污渍。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孩子的血?


艾斯重新看向那块污渍,自然下垂的双手稍稍握紧了些。


那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一直处于和平状态的N17星突然遭到来自其他宇宙人的大型侵略。附近巡逻的奥特战士已经前去平息了,奈何人手还是不够。


接到佐菲队长的紧急通知时,艾斯来不及多想直接冲出了光之国。他的冲动的性格也让他忘了去战斗应该拿下披风。


M78星云距离那里并不近,艾斯飞行一段时间后终于到达N17星时,战争已经进行了好一会儿。他一降落就快速解决完几个还在破坏的宇宙人,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还带着披风。但是没时间管了,艾斯继续前进在被毁坏的废墟间,警惕地查看是否还有敌方的残余势力。


看来敌人并不是很强。艾斯劈去一记断头刀,面前几个拿着武器的宇宙人以及他们后面巨大的战车就都被一分为二,在艾斯背过身时一起葬身在爆炸中。


——可是这个星球还是被毁坏得很厉害啊。原本富有特色的建筑在爆炸中伴着滚滚浓烟倒下,到现在还没见过几个幸存的生物。这原本是个和平的星球来着,这里的原住民也很善良,同时也几乎没什么战斗力。所以那么弱的宇宙人才会盯上这里吧。


想到这里,艾斯原本的愤怒又加重了许多。他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不远处还能听到爆炸声和隐约的来自无辜者的叫声。艾斯觉得眼前的黑暗突然加重了许多,仿佛一下子来到了另一个地方,星火四溅,硝烟浓厚,隐约看见面前一个凶恶的黑影在向自己逼近,身体却不能动弹,只能任由黑暗吞噬……


“不对!”


艾斯猛地摇头,然后又用一手扶住额头。他想起了他不该想起的事情,起码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呼……”有轻微的喘息声。


作为战士的灵敏听觉让艾斯立刻恢复大脑的清醒,他四下环顾,同时判断出那柔弱的声音并不是来自残忍的侵略者,而应该是这颗星球的幸存者!


终于,他在一片残砖剩瓦的掩埋下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孩子。这个星球上的生物拥有和人类差不多的形态,那个孩子看上去也就和三四岁的人类差不多大。


“坚持住!”艾斯立刻搬开压住那个孩子的重物,把他抱起来。明明在这个战火连天的地方,那孩子的身体却很冰凉。艾斯本能地感觉那不是个好兆头,突然想起自己的披风,就一把拿下来裹住他的身体。


艾斯飞在空中想快点找到能安置这孩子的地方。他在另一处看到了被其他奥特战士保护在一起的幸存者们,连忙降落在那。


其他幸存者也多多少少地受了伤,他们都在等待银十字军的治疗。


一位年轻的奥特战士看见艾斯后立刻跑过来向他报告情况:“现在侵略者已经压制住了,正在调查他们的来历。”


艾斯点点头,说:“快,这孩子……”他低下头,发现怀里的孩子突然微微睁开眼,一直抓着披风的手也用尽全力地去触碰艾斯胸前的计时器。


但仅仅只触碰了一下他的手就垂了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艾斯一下子愣住,旁边的奥特战士反应很快,自觉地从艾斯手中接过那孩子,又把披风交到他手上,说了几句类似于会努力救他的话后就跑开了。


艾斯的手臂还保持着捧着孩子的动作,只是手上换成了自己的披风。他就这么一直注视着他们的背影。


沉默了一会儿后,直到艾斯接到返回光之国的命令,他才略微缓慢地转身披上自己手中的披风,鲜艳的红色飘舞起来。艾斯抬起头,又以来时的速度飞离了这个星球。


 


3.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吧。


那块污渍,不,是血渍,现在看上去突然有些刺眼,艾斯的眼神也暗淡下去。


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生离死别这些艾斯见过太多。每场战斗都可能伴随着死亡,只是这些死亡被分成了“牺牲”“罪有应得”“无辜的灭亡”之类。


就像在那时突然唤醒的被埋藏最深的记忆。


艾斯是不愿提及那段记忆的,哪怕在他很小的时候。当时被佐菲哥哥带回光之国后,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适应了这里。他告诉别人的只有他的名字“Ace”。别人都认为是他还太小,已经不记得他所经历的那些。


——怎么可能不记得。


那种黑暗的感觉早已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


所以艾斯从小就比别人更厌恶黑暗。他努力学习作为战士必要的技能,再加上他似乎与生俱来的天赋,艾斯的成绩很优秀,尤其是光线技方面。他觉得能带来希望的光同时也能利落地消灭敌人,再没有更棒的技能了。


艾斯不是没有了恐惧。刚刚结束了那个星球上的任务后,艾斯每每在闲下来时都会不自觉地想起在那个星球上的场景以及那个孩子。特别是触碰了自己的计时器又立即垂下去的那只手……他想要什么?


艾斯害怕那孩子会死去,更害怕由此而想到的,关于自己的噩梦。自己的遭遇不也如此吗?如果那时的自己……


“不行,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艾斯这么告诫自己。但这种出于本能的后怕似乎没那么容易能抑制住。


……眼下要紧的还是如何处理披风上的血渍吧。


艾斯又一次把自己拉回现实后,决定还是去找佐菲哥哥。毕竟这披风是他从地球回来后奥特之父亲自授予他的,要说现在应该去找谁解决,他自己也不清楚,不过佐菲哥哥应该能帮到他。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么确信的。


去找佐菲的路上,艾斯又碰见了泰罗。


“艾斯哥哥。”


“你小子不在竞技场好好当教官怎么总跑这里来?”艾斯笑着拍了拍泰罗的后背。


“上次没找到佐菲哥哥,现在刚去找到了他,他最近好像还挺忙……”泰罗说着,同时也注意到艾斯没有披披风出来,“艾斯哥哥,你的披风……?”


“啊,那个,好像是不小心沾上的污渍,洗不掉了,我打算问问有没有备用的,虽说我也不太想换……”艾斯故意没说是血渍,到后面语调明显有些下降。他确实不想换掉这个已经陪了他很久的,第一个象征他的荣誉的披风。


泰罗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披风艾斯哥哥一直很在意的,现在弄成这样不仅不生气甚至看不出有多着急……但好奇归好奇,他还是很热心地说:“那,哥哥要是不介意的话,我那里还有个备用的……”


“泰罗,”艾斯有些哭笑不得地抬起头,微微仰视他的脸,“谢谢你的好意,但……”


“咳……”泰罗也尴尬地察觉出来。每个人的披风都是根据本人身高订制的,就算他俩在光之国都不算矮,但13米的差距还是有点……


“那,我还是去问问吧,你也快回竞技场吧。”艾斯先打破僵局,向泰罗摆摆手告别,转身走了。


泰罗看了一会儿艾斯离去的背影后也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了。


 


4.


泰罗果然还像小时候一样啊。


艾斯想着,心里不知不觉有了一丝暖意。艾斯一直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而泰罗作为这里唯一比自己小的弟弟,自然最为疼爱。这孩子虽说从小调皮了点但对父母和哥哥们还是很好的。


由此也想到,他们六兄弟虽说不上都有多亲的血缘关系,但是真的就像亲兄弟一样。


艾斯很庆幸自己失而复得的幸福,他也很珍惜他们兄弟间彼此的羁绊。


没多久就已经来到了佐菲的办公室前。艾斯先在门前伫立一会,听听里面是否有其他人在处理事务,确定没人后再轻轻敲门:“佐菲队长,是我艾斯。”


“请进。”佐菲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艾斯面前的门瞬间消失,在他踏入房间后又重新出现。


佐菲正站在房间的中央,他的四周悬浮着许多不大的莹绿色光屏。他抬起一直盯着那些屏幕的眼睛,冲艾斯点点头:“有什么事吗?”


果然像泰罗所说,佐菲哥哥很忙呢。艾斯想想自己的事情,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佐菲队长,那个,我的披风好像……”


“啊,被染上污渍了吧?”佐菲抢先把话说了出来。


“诶?您怎么……?”


看到艾斯疑惑的反应佐菲似笑非笑地告诉他刚刚泰罗过来已经提到了这件事。


“那么,应该是你不小心带着它去N17星时染上的吧?”


“呃,是,非常抱歉……”


佐菲笑了:“这也没什么,艾斯。正好我在处理那里的后续事项,你能报告一下你在那里的经历吗?”


“经历……吗?”艾斯把自己的所见都告诉了佐菲,他尽量说得简短一些,不想浪费队长的时间。也就理所当然地省略了一些“不必要”的细节。


佐菲虽说一直在看面前的屏幕但艾斯的话他也认真听了下去。等他说完,佐菲抬起头看着艾斯说:“做的很好,艾斯。披风的事,回头我会派人再给你送一套去。”


“十分感谢。”艾斯这么说着,站在原地微微低下头,他还是感觉自己心里还有什么没有解开,隐隐有些难受。


佐菲捕捉到他的一丝异样,又笑着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不妥吗?”


“……不,我只是……”


“担心那里的情况吗?”佐菲看着手中另一份关于那场侵略战争的报告。


“——还是说,在担心被你救下的那个孩子呢?”


艾斯抬头看着自己的兄长。他知道自己面对这个人是无法保留任何心思的。


“……是。”艾斯还是承认了,并且补充了一个一直让自己疑惑的细节——那孩子在昏迷前触碰自己的计时器一事。


佐菲沉默了一会,突然轻笑起来,他一改工作时的严肃,用温柔的声音说:“不用担心,艾斯。那孩子一定能活下来的。因为,他相信着‘光’啊。”


光?


艾斯楞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泛着蓝光的计时器。


那个时候,他想要的,是光……


艾斯一下子又回到了自己的噩梦中。那时候无助的自己,在被黑暗完全吞噬前,看到的是伴随着光降临到自己面前并且用光击败黑暗的——


艾斯慢慢抬起头,看着面前带着微笑的人。他的心中似乎明亮了许多。


光已经给他带来了希望和能力。艾斯曾被他人的光所救,如今自己的光也可以去拯救别人。地球也好,N17星也好,包括这宇宙的任何角落。——这就是,他所明白的,“光”的意义。


艾斯也笑起来,向着佐菲点头:“谢谢,佐菲队长!”


“报告!佐菲队长!”一位奥特战士敲了敲门,经佐菲准许后进入了房间。艾斯发现他正是自己在N17星上遇见的那位奥特战士。


那位战士先向艾斯示意,然后将手中的一份报告递交给佐菲,说:“佐菲队长,N17星目前已稳定。所有的幸存者决定留在那里继续生活。”


“这么说,那个孩子……!”艾斯忍不住直接问了出来。


“啊,是。您所救的那个孩子也活了下来,同时已确定他还有位幸存的哥哥。现在就是他哥哥在照顾他。”


“呼…太好了!”艾斯唯一的担忧总算消失了,他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


“总之,这次都辛苦你们了。”佐菲看了看报告,说。他又看向艾斯,自己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


 


5.


没过几天佐菲为艾斯准备的新披风就送到了。


但艾斯又有点哭笑不得了。


显然泰罗把这件事也告诉了初代哥哥,赛文哥哥和杰克哥哥,他们三个的身高跟自己倒是一样,所以现在艾斯就这么看着突然多出来的三件披风外加刚刚送到的那件纠结着。


——不过,还有些意外的开心呢。


 


End.



百粉回馈#2

一团powder:

亲情向
@翎九天


随着与澪人一心同体的时间越来越长,赛罗渐渐喜欢上这种平淡的生活。虽然澪人被工作和房贷压到喘不过气,但只要能看到妻子和女儿的笑脸,似乎一切都不是什么难事。赛罗很羡慕这样的生活,自他试图触摸等离子火花那一天起,无尽的战斗和负伤便成了他的日常,尽管这是一名战士必须经历的生活,但赛罗依旧向往着有一天可以卸下所有的重担,找个暖洋洋的日子,和赛文一起来地球散散步,就像那些平凡的人类父子一样。
但这是一种奢望。
只要还有邪心的家伙觊觎着这个宇宙,这份愿望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不过如今,借着澪人,赛罗的这份愿望获得了另一种形式的满足。
澪人的女儿小茧,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赛罗有时候会觉得,这个小小人类的笑脸拥有着治愈一切的能力。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见到小茧穿着粉色的小裙子吧嗒吧嗒跑过来,不只是澪人,赛罗也会不自主地微笑起来。


这天,澪人起了个大早,依旧是那身西服,只不过今天穿得额外仔细,他站在镜子面前将刚刚冒头的胡茬刮了又刮,然后用梳子将翘起的头发梳直,压平。
“你今天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啊,是要去见很重要的客户吗?”赛罗好奇道。
“是,也不是。”澪人擦掉脸上残余的剃须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起来,赛罗望向镜子,某个时刻,澪人眼里的某种情绪与赛文很像,那是在他在怪兽墓场与赛文相见时的眼神。
“小茧吗?”
澪人点点头,“今天,小茧要在全幼儿园的小朋友和家长面前唱歌,我一定不能给她丢脸。”
“难道你也要上台?”
“不是,我要在台下送给小茧最热烈的掌声!”澪人扯正领带,眼里是难得的坚定。
“爸爸,爸爸!”清脆的童声穿过房门,澪人拉开门,顺势就把小茧抱在了怀里。
“爸爸,你好慢呀。”小茧不满地撅着小嘴,小小的琼鼻皱成一团。澪人轻轻刮了下她的鼻梁,柔声说:“真是抱歉呐,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小茧点点头,从澪人怀里挣脱,嗒嗒嗒跑到门口,一脸期待地回望着澪人。
“爸爸很快就好!”澪人又在镜子里扫了一遍自己的穿着打扮,正要迈步时忽然一阵晕眩,栽倒的瞬间赛罗抢过了主导权。
“你这家伙,突然怎么了?”赛罗侧脸躲过小茧疑惑的目光,假装只是滑倒了,很快背对着小茧站了起来。
“唔……不知道,可能是昨晚加班太累了吧,因为把今天的工作也一起做完了……怎么办……小茧的……”澪人的意识嘟囔着,最终没了声音。赛罗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微微侧过身子,小茧正抱着书包小心翼翼地望着自己。
“那个,小茧,我们走吧。”赛罗僵硬地转过身,朝小茧扯了扯嘴角。
“爸爸你怎么了?你的眼镜呢?你的声音……”
“啊,今天为了看小茧的表演,我,我特地买了最新的Ultra隐形眼镜!”赛罗苦笑着将前日在地铁站看到的某个眼镜广告拽出来做了挡箭牌,然后又假装不经意地清了清嗓子,说:“咳咳,我最近正在学习唱歌哦!”
小茧偏着脑袋,一脸的困惑,“爸爸也会唱歌吗?”
“那,那是自然。”赛罗嘴角抽搐,他根本就不会唱歌,然而对上那双小鹿般的眼睛,身经百战的战士罕见地慌了起来。眼角余光忽地瞟到墙上的挂钟,赛罗下意识地打了个响指,在意识到自己行为严重不对劲之后,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努力模仿着澪人的语态说:“小茧,再,再不出发就要晚了哟。”
“啊呀!爸爸大笨蛋!”小小的身体一把拽开房门,,像只小兔子一样消失在门口。
赛罗刚刚松了口气,却在愣了半秒后拔腿就往外冲,“等一等!”


赛罗觉得这是他战士生涯以来遇到的又一次大危机,他,不认识去幼儿园的路。
小茧嘟着嘴有些不满地看着在地铁站口一动不动的他,气呼呼地跺了跺脚,“爸爸真是的,要迟到了啦!”
赛罗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苦笑,脑海里却在疯狂咆哮:“澪人!你这家伙快给我醒过来!我不认识路!”
然而澪人并没有因此从睡眠中苏醒。
“爸爸!小茧要生气了哦!以后都不理爸爸了哦!”穿粉裙子的小女孩跺着脚,嘴巴撅得高高的。
被威胁了!
危机感瞬间爆棚,将脑海中一百种怼死贝利亚的方法摇出脑袋,然后,他仿佛听到叮的一声。
“小茧,以前都是我送你去的幼儿园对不对?”
“嗯。”
“那今天,就换小茧带我去好不好?只要我们顺利抵达幼儿园,晚上我就让澪——啊不,晚上我就带小茧去吃寿司大餐!”
赛罗紧张地望着女孩,后者的眉心皱起小小的河川,三秒后在赛罗紧张的凝视下舒展开来。
“好吧!不过,”小茧俏皮地望着他,“爸爸能给我买闪光侠的挂链吗?”
“闪,闪光侠?那是什———”好奇心在产生的瞬间又被迅速扼杀。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没问题!”
什么闪光侠,闪电侠,交给澪人就好了!
“好,今天就让小茧来带傻爸爸去幼儿园!”小茧蹦跳着来到他身边,温软的小手自然地滑进他的掌心,一时间,赛罗有些不知所措。
“爸爸?拉着小茧的手呀。”女孩儿眨了眨眼睛,见赛罗迟迟没有动作,她跺跺脚,小手握住他的两根手指,拽着他往前走。
“诶?”
“爸爸你一定还没睡醒,小茧拉着你,你就不会摔倒了!小茧一定可以把爸爸带到幼儿园!”女孩儿一字一句地说着,虽然语气颇为坚定,但还未褪去的小奶音还是让赛罗忍不住轻笑起来。
任由小小的手拽着自己在人群中穿行,借由澪人的身体,赛罗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宁静。
地铁里的人依旧很多,大家都低着头打瞌睡,但小茧却是精神百倍。
“啊呀,没有座位了。”小茧看上去有些沮丧,嘴角有往下耷的趋势。
脑内警铃大作。
“小茧要是累的话,我可以抱着你!”说完这话,赛罗才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颇为殷勤。
“抱着?可以吗?”清澈眼里闪起星光。
“当然可以了!”赛罗一手抓住扶栏,一手将小茧抱起,将她护在怀里。
“哇哦!好厉害!”小茧搂住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上,在赛罗反应过来之前,小茧忽地凑近他的耳边,小声道:“哥哥比爸爸厉害多了!”
嗯??
赛罗一脸懵地望着她,小茧却笑得一脸天真,“我知道的哟,爸爸有时候会变成一个特别厉害的哥哥!还会悄悄和哥哥讲话!”
人类小孩都那么厉害么?
不对,我的身份居然暴露了!
“不过我不会告诉妈妈的!”小茧笑起来,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不然妈妈会生气的。”
“你,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脑袋当机,这是赛罗唯一能想到的话。
“才不是呢!爸爸是好人,哥哥也一定是好人!”小茧认真地点头。
赛罗轻笑起来,“你还真是天真呐。”
“不过,爸爸去哪里了?”
“这个嘛,他为了今天能看到你的表演,昨晚一直在工作,结果今早太困睡着了。”
小茧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一脸不安地望着他问:“哥哥,我表演的时候,你会给我鼓掌吗?”
“会,当然会!”
“谢谢哥哥!”女孩儿一把搂住他,“我喜欢哥哥!”
“诶?”
“哥哥是好人,哥哥来我家吧,我让爸爸收养你!”小茧说得很认真,“爸爸最听小茧的话了!”
赛罗苦笑起来,“这可不行呐,哥哥我也是有爸爸的,如果被你爸爸收养了,我的爸爸会生气的。”
小茧沮丧地叹了口气,“哥哥的爸爸真凶。”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那,那哥哥悄悄地留在我家好不好?我让爸爸带我们一起去游乐园玩,然后买好多好多的玩具!”小茧张开手比划着,眼里都是兴奋。
“你爸爸会破产的。”赛罗戏谑道。
“‘破产’?”小茧困惑地望着他。
“啊,意思就是钱全都被花光光。”
“爸爸好可怜,那,那我就买一个,哥哥也只能买一个了。”小茧低着头,很是沮丧。
“没事,哥哥把自己的那份送给小茧,你就可以买两个了。”
“不行,爸爸说了,有好东西要和人分享,不能一个人玩。”
“是吗?你爸爸还说过些什么?跟哥哥讲讲。”赛罗忽然来了兴趣。
“好多呢……爸爸说过……”


幼儿园最终还是顺利到达了,赛罗坐在台下望着小茧走上舞台,然后朝她招了招手。
“加油~”赛罗比了比口型,小茧点点头,然后深呼吸,在音乐的伴奏下放声歌唱。
赛罗望着她,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小茧的哥哥,一个观看妹妹表演的哥哥。小茧清澈的歌声像是一股暖暖的溪流,将他战斗中的伤痛一点点洗去。
“FINISH!”音乐结束,小茧一手插腰一手比着方才赛罗教她的手势,得意地望着他。
赛罗会心一笑,用力鼓掌。
————————————————————————————
那之后……
“FINISH!”小茧双手举过头顶,踢着腿看向澪人,“爸爸我吃完饭了!我可以看闪光侠了吗?”
“呃……嗯……”
“爸爸真棒!今天妈妈不在,你能让哥哥也出来一起看吗?”
“这个……”澪人还在犹豫的片刻,赛罗已经夺走了主导权,他一把摘下眼镜,抱起小茧就坐到了沙发上。
“没什么好犹豫的!”
“哥哥!”
被挤到一边的澪人无奈地苦笑着,这俩孩子可真是……可爱呀。

黑黑黑黑黑犬:

拖欠很久的雷欧30题。。。
Day3角色面对不擅长的事情时
赛罗的年龄属于捏造😂

玫玫玫玫玫玫玫子_:

“抱歉,正派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画画儿童画ଘ(੭ˊ꒳​ˋ)੭✧

喵酱-沉迷m78无法自拔:

随便摸了个捷德第五集有感+俩萌物(小梦+捷德)的拟马(:з」∠)_,我预感我又要吃冷到北冰洋的cp了( `д´ )!!!
最近内心:不会写文好蓝瘦(*꒦ິ⌓꒦ີ),好羡慕会写文的太太(*꒦ິ⌓꒦ີ)

喵酱-沉迷m78无法自拔:

随便摸了个捷德第五集有感+俩萌物(小梦+捷德)的拟马(:з」∠)_,我预感我又要吃冷到北冰洋的cp了( `д´ )!!!
最近内心:不会写文好蓝瘦(*꒦ິ⌓꒦ີ),好羡慕会写文的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