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七日谈(上)

時鳶:

*riku中心父子向。


*异世界线,看似原著不是原著。


*放飞自我,谨慎食用。


 


[第一日]


 


《爆裂战记》好像不像原来那段时间一样霸占商店的畅销书架了。


 


我因为在店里帮忙已经很久没有时间出来玩了,今天店长干脆给我放了个假,但是走到这里我才发现时代变化了,有什么更加热门的东西取代了它原来的位置,它们被摆在店里最显眼的地方,甚至连宣传海报都已经铺满了整个店面的墙壁。


 


我随手从面前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封面上花哨的风景似乎还不太寻常,那是宇宙的星河的样子,夸张显眼的大字介绍目前来说好像比起封面图更加引人注目一些。


 


“将读者邀请至悠久的宇宙中”,上面是如此写道的,周围张贴满的海报上甚至还提到“超能力”,“古代文明”和“怪兽灾害预言”之类的东西,我猜想海报上的人是一位科幻小说作家了,内容上也大致与我的涉猎范围相吻合才是,便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任选了两本买回家。


 


书中的主人公是一位在宇宙中生活的被流放的战士,讲述的内容自然是在多重宇宙这样的大背景下展开的,这位战士被流放后的故事。这位战士并不像是一般的小说主人公一样来自正义的一方,他反而是从正义的国度中被流放出来的,在那之后马上就被另一邪恶种族的灵魂给侵占了身体。


 


他曾经利用这份邪恶的力量向他的故乡和曾经的战友们复仇,却很快就遭受了失败,被囚禁了数万年后又进行了数次的卷土重来。战士的故事固然让人唏嘘,可真正让我在意的却是作者在书中对宇宙的细致的描写,他甚至对一些科学家从未提到过的行星的运行轨迹都描写得一清二楚,其真实性和自然程度从根本上深深吸引着我。


 


因此,从那以后我就常常关注他的新作了,当然《爆裂战记》也绝不可能被我落下。几乎每次伏井出先生发售的作品我都会按时入手,而他描写的故事也逐渐在我的大脑里扎根,对于未知领域的向往每天都在激发我的探求心,以至于连梦里都会出现他的故事了。


 


很多个做了那样的梦的早上,我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我的梦逐渐比起书中的描写更加真实,画面也从模糊的灰暗变得有了颜色,它们十分清晰,以至于我产生了我自己也能写出这样的场景的错觉了。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我只是个普通的地球人罢了。


 


我的确深深喜爱着伏井出先生的作品,可我却从来没想过能和他在那种场合独处。


 


那是在我去商场购买新作的路上,我的身后只有寥寥无几的,缓慢行驶着的轿车,甚至连外出的人都没有几个,我在行走途中有很长时间都在怀疑我是不是被伏井出先生书中描写的某种超自然现象给隔离出去了。


 


他的书还是一如既往地摆在商店门口的正中央,集中起来摆放的花哨的封面仍然一下子吸引住我的目光,但视线的尽头却好像多了什么似的,更加走近了一些,我能够确认那旁边是站着什么人,至于那个人的身份——


 


是伏井出先生。


 


他正一个人在书摊旁徘徊着,没一会便将视线转至店门外侧,那当然是我的方向。难以跟他的目光交合在一起,紧张感突然袭击了我的全身,真是奇怪,我明明不是这么容易紧张的人来着。


 


“您是……伏井出启先生,对吗?”


 


我十分不自然地问道,方才好像还在看着我的伏井出先生此时却好像是刚刚从盯着别的什么东西中回过神来一样略是惊讶地看着我,那表情又逐渐转变为回应式的微笑。


 


我想那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咳,算了。


 


“您一个人在这里是在做什么呢?”


 


“签售会刚刚结束。”


 


骗人,一看就是骗人的,这四周的布置一看起来就不可能是签售会,况且有签售会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想对方大概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用意,我便没有接着问下去。但是,这是大好的机会,可能是万千粉丝中唯一一次能单独跟伏井出先生面对面讲话的机会,我便请求他帮我签名,对方没有拒绝。


 


心里有点兴奋,但是脸上的表情不收敛起来不行,可我却看到对方的笑容里似乎有意无意地隐藏起什么来,大概是我的心情被看了个一干二净也说不定,刚才为止的兴奋不得不转变成为羞赧。


 


“我接下来要回家,不一起走吗?”


 


伏井出先生对我询问道,我看了看四周,现场周围只有这么一条路,即使说不是同路也根本行不通的,于是接下来我就只能一边走一边尝试着与对方聊天。


 


“那个,我非常喜欢您的《星空のアンビエント》中对战士的流放后经历的描写,请问您是以怎样的心情塑造出这样的战士形象的呢?”


 


伏井出先生原本还与我同步调并排行走,听到我这个问题后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我正疑惑着,他又马上加快了脚步赶上来,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颇为复杂。


 


“基于一些普遍的社会现象,再加上对善恶两方的思考,就难免想要塑造一个能够做出抗争的形象来了,你说呢?”


 


我有点尴尬地点头回应道,又接着对他讲述了一些对他作品中其他某些情节的疑问,他都很有耐心地回答我了,虽然看上去他并不回答得那么得心应手,对话一开始显得有些艰难。


 


终途,马上就到了星云庄的转角,我与伏井出先生的短暂的相处也基本要结束了,我便准备与他告别。他与我一同站在路口中央,这样的路口在黄昏的时间的确是没什么人在的,他应着我的话,目光却是远远看着我即将到达的建筑。


 


“你相信命运吗?”


 


分别前,我听见他的声音这么说道。


 


“也许……吧。”


 


我不太确认地回答道,以困惑的表情面对着他。


 


“抱歉,问了你奇怪的问题。”


 


我摇摇头,笑着告诉他没什么,转身朝星云庄的方向跑去了。


 


命运之类的问题,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第二日]


 


变回原来的身形的我被一下子摔在被融合兽破坏过的房屋的瓦砾上,幸好我是从二楼上摔下去都不会受伤的体质,瓦砾最多是划破了我的衣服,皮肤并没有被划出伤口来,但是一瞬间的压迫使得刚才勉强自己的后果变得严重了些,本就酸痛的手臂现在是彻底不能乱动了。


 


周围一片黑暗,这是当然的,融合兽的攻击使得城市大范围断电,就连刚才的战斗都是我单凭借眼睛的特殊探测能力才能够进行的,也真亏了怪兽居然也能在黑暗中看清自己的动作,虽然他的目的暂时只有破坏和追逐利特鲁之星的宿主而已。


 


右手臂虽然接近麻木的状态,可左手仍然完好,我还能够去伸手触碰升华器跟基地对话。


 


“小陆!!”


 


刚一接通就传来佩嘉焦急的呼声,他那副慌乱的样子我就算隔空也能够想象到了。


 


我连忙回应他:“我在,佩嘉。”


 


“你现在还好吗?我看你在战斗中受了很强力的攻击!要不然我乘电梯去接你……”


 


啊,强力的攻击是没错,战斗当中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才想着直接用自己的身体硬吃下那一发攻击,我当时几乎被融合兽的火焰给灼烧得不能动弹了,但攻击结束后我就强撑着马上一个飞踢还给它,当时的爽快感我想谁都理解不了。


 


“啊——我的身体没什么事,让你担心了……”


 


“我现在就去找你!把你的位置告诉我!”


 


佩嘉还正询问着我的位置,我刚刚准备回答他,却突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一片白光闪过了,我马上就动身朝那个方向跑过去,放开了升华器就忘记了回答佩嘉的问题。


 


脚步越来越接近白光的方向,我却觉得它的颜色在我眼里变得模糊了,有那么一瞬间它暗淡了些,到达目的地时,白光竟然就开玩笑一样变成了路灯的光。


 


“佩嘉。”


 


我重新摸上升华器,可这次从中应答我的声音却并不是佩嘉。


 


“主人,我为佩嘉大略计算了您的方位,现在他已经乘坐电梯赶往现场。”


 


这里一片黑暗,只有我所在的地方是有光亮的,说好找又好找,说不好找的确是难找极了,只希望他不要跟我走散才是。


 


我站在这唯一的一盏路灯下面,因为等待着与佩嘉汇合而不敢擅自移动位置,只敢在四周胡乱寻找刚才产生异常的原因。我稍微向前几步,灯光略微微弱些的那个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冒着白汽,夜晚有些冷了,因此那白汽变得尤为清晰。


 


我弯下身去确认,映入眼中的是两枚怪兽胶囊。


 


是刚刚使用过的没错,胶囊的温度,以及上面的怪兽图案都与刚才与融合兽的战斗相吻合。我想,这难道是黑幕大意落下的?


 


“小陆!”


 


佩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了,我马上回过身去朝他的方向跑过去,佩嘉朝我招招手,身旁还有莱姆的小型监视器,我一到了它身边,那电梯就具现化出来,我们一起回到了基地。


 


“莱姆,这是怪兽胶囊没错吧?”


 


莱姆的小型监视器缓慢飞行至桌上停止了机能,直到她本体的黄色大脑袋完全亮了起来,我才得到她的回复:“是的,并且不存在仿制品的痕迹。”


 


我一手握住其中一只胶囊用手指来回摩挲着,不知是什么心情居然让我想起取出升华器进行扫描,我便抬起右手,可怖的酸痛感立即在我整条手臂游走,我不得不疼得喊出声来,这样一来就要被发现了。


 


“小陆你果然受伤了?”


 


“啊……抱歉。”


 


我无力地笑了笑,用自由活动的左手举起胶囊靠近升华器,升华器放出了亮光,它果然产生了反应,这时佩嘉冲过来打断了我的动作。


 


“不可以的啊,万一小陆跟胶囊融合成了怪兽就糟了!”


 


我现在手里还只有一枚,最多只能是做到激活,融合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但佩嘉的话并不是多余的担心,我得时刻注意着才行,怪兽胶囊将来可能会对携带着升华器的宿主产生反应。


 


我保留了怪兽胶囊,基地是没有窗户的,我只能通过屏幕看着外面的景象,方才的大面积停电还尚未被恢复,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基地还保持正常运行,可能是用了什么别的能源也说不定。


 


这时的天空显出火焰一般的猩红来。


 


 


[第三日]


 


爆裂战记的声音在电视里吵吵嚷嚷的,我却没像平时一样兴奋得跟着里面的闪光侠上蹿下跳,只是想着昨天的事情,还有伏井出先生最后问的那个奇怪的问题。


 


手不自觉地放到佩嘉做好的插花上把玩起来,刚才为止还不知道去了哪的佩嘉突然从影子里蹿出来,看不到表情的脸难得地散发出一种严肃的气场,我赶紧把捏花瓣的手收回去,佩嘉看着我叹了口气。


 


“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小陆。”


 


“啊?是……是吗?”


 


我条件反射地起身去厨房找泡面,可还没迈进门口,佩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家里已经没有泡面了。”我听到这个,还打算再去找找其他可以应付一顿饭的食物,不料佩嘉继续说道:“别的能吃的也没有了哦。”


 


好像……是这么回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只好转向佩嘉的方向,做出平常那个无奈的姿势来,既然如此的话就只好出门去买了,反正店长家就在这旁边。


 


“还吃泡面啊小陆?”


 


店长神情复杂地站在我旁边看着我,我伸手从货架上拿下两桶面以后随便应付了他两句,马上抱着它们冲出门外。可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从门侧面移动到我面前,我差点被吓到把桶面甩出去。


 


在低着头向对方说着对不起的同时我注意到那人手中的手杖,我便抬起头来确认对方的脸。


 


“伏井出先生??”


 


难以想象对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伏井出先生对我礼节性地一笑,伸出手来将我怀中马上就要滑落的桶面推回原位去,但接下来他的表情却变得深沉了些,他紧皱起的眉头让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你晚饭就吃这个?”


 


我不好意思地别过头不敢对上他的视线,鬼知道我刚才跟店长应付了事的理直气壮去了哪里。也许,只是因为店长是熟人,而跟伏井出先生才刚认识,没错,一定是这样。


 


“对了,伏井出先生为什么会来这里?”


 


“顺路。”


 


简洁过头的回答,简单粗暴到我甚至想不到下一句应该怎么回答,只能傻呵呵站在原地苦笑,天知道佩嘉在家里等得有多着急了,我便想办法与伏井出先生道别。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吃饭了,伏井出先生你……”


 


伏井出先生拽住我的手腕,怀里的桶面顿时又变得摇摇欲坠起来,他开口道:“把这个还回去,店长是熟人的吧?我带你去吃饭。”


 


“啊……这怎么行,诶!”


 


对方强行抢过我的桶面放回柜台,回到门口又再次抓住我向巷子出口的方向走去,我觉得我仿佛听到了家里的佩嘉的哀嚎,脸上的窘迫是怎么也掩盖不住了。


 


伏井出先生怀疑地看着我,我又向他露出什么事都没有的紧张笑容,甚至我都没注意沿途的建筑物的样子,就被拎到了饭桌上。


 


伏井出先生其实很不爱说话,上菜后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看我吃,他自己几乎就没动几口,一旦是我抬起头来用疑问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反而会气势更足的回看过来。跟伏井出先生用眼神较劲,也许我这辈子都赢不了他,我这么想。


 


“好吃吗?”


 


“嗯。”


 


被他突然这么问着,我强行咽下嚼了一半的食物回应道。


 


这时候,桌下不知什么时候伸出一双手来,报复一般地抓住我的小腿。


 


……那是佩嘉。


 


[第四日]


 


我早上起床的时候,佩嘉告诉我鸟羽已经出门晨练去了,这个女孩子的勤奋程度让我自愧不如,而佩嘉也忙着做插花的工作,好像谁都没有时间理我。


 


我低下头看了看桌边的怪兽胶囊,将它藏进手心里,打算就这么出门碰碰运气,虽然我觉得这样的危险人物也不太有可能就将自己这么暴露在外界。


 


我只是紧握着手中的怪兽胶囊来回张望,这样的时间里大多数出门的都是上班族,我正打算离开这片区域去别的地方逛逛,却没想到刚刚准备转身,后退一步的时候就撞上了个人。


 


那个人很快就抬起头来瞪着我,目光似乎是注意到了我手中的胶囊,我下意识地将它护在袖子中,口中一边道着歉,那人便转过身去走开了。


 


“这么大的孩子了还整天拿着玩具在外面无所事事……”


 


我那时,听到他这样低声说着。


 


也可能是我这样的行为真的太奇怪了吧,我将袖中的胶囊取出塞进口袋,按照原计划离开了这里,随便找了个路口拐进去,突然开阔起来的地带里光线显得有点刺眼,我向前走着,面前是拥挤的人潮。


 


啊,我是知道的,这样的景象在怪兽第一次出现后的那个清晨也出现过,媒体在上面播报着意义不明的消息,我也是第一次从那里看到了真正的自己的样子,只是,我身边的群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罢了。


 


今天也是一样,昨晚我拼尽全力才打倒的融合兽马上就成为了媒体和群众议论的话题。


 


“昨日怪兽与神秘巨人再次交战,为周边的居民造成了巨大的人身安全威胁和财产损失,有关部门表示,在调查清楚不明生物的身份之前我们将坚决持敌对态度……”


 


“有关部门近期将着手研发抵御不明生物的武器……”


 


屏幕上的人像好像有一瞬间变得模糊了,以至于我有点听不清他们接下来到底说了些什么,我的身边不断有人挤过去,我只能裹紧外套稍微侧过身去给他们让路,至于群众口中的抱怨,这时候听起来也比空气还轻了。


 


我沿着之前走过来的方向退离了人群之中,一路上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沿途的书店上张贴着从没看过的海报,神情严肃的男人的照片旁边是一大串自带醒目效果的解释说明文字,上面写的都是一些怪兽和超自然相关的事情,甚至还提及了贝利亚相关的事情。


 


我难免开始思考起来,明明群众对外来生物是那样的排斥,可为什么对这样的超自然小说那么感兴趣呢?


 


世界上原本就不存在什么公平,想到这里,我觉得我右手臂又开始疼了。


 



评论

热度(76)

  1. 春虫虫窝時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