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泰梦 Lonely Planet

Saint.7:

泰梦 Lonely Planet

* 时间线在赛罗偷等离子火花被判监禁之后
* 私设,赛兔子偷等离子火花是在爱迪TV期间,而太子爷在闻知变故后从地球返回,遇到了孤身游荡在宇宙间的梦比优斯(表示圆谷的时间线现在把我搞迷糊了……就这么着吧考据党别撕我)
* 七爷守活寡ing(莫名喜感hhh)
* 在这篇文里梦比优斯不是太子爷一手带大的,太子爷遇到小梦的时候小梦就已经算是一个少年了
* 别看文题文艺,其实是EG向
* 爱情?亲情?你认为是什么情就是什么情
* 作者突然迷上了养成系,并为此沉迷不可自拔,真是要了亲命了
* 再一次烂尾预警
(由于最近要去四川旅游,连着回来考驾照学车,长篇《问题人物》可能会缓更,最近更新的如无意外应该都是小短篇)

泰梦  Lonely Planet

泰罗回光之国了,还带着一个看起来很孱弱的少年奥。
佐菲听见这个消息时差点儿被咖啡呛死。
“大哥,你是怎么了,怎么越来越老不修了?”赛文抱怨道,觉得被喷得满满全是咖啡的训练场的那份文件自己应该是不会要了。
“老,老不修?”佐菲觉得自己作为长兄的尊严要爆炸,于是赛文就被打发去迎接他可爱的表弟。

泰罗带回来的少年奥正在泰罗的卧室里睡觉,而泰罗拒绝让赛文探视那个熟睡中的少年。
“私生子?”赛文问。
泰罗一脸嫌弃:“你以为谁都和你似的?”
赛文觉得好笑:“我怎么了?”
泰罗觉得自家表哥的脸皮简直比等离子火花的防护层还厚,真是讨厌。
“你说老实话,我怕姨夫打断你的腿,虽然姨妈会很开心。”赛文正色道。
“我可不会像你似的被孪生怪兽那种低级怪兽打断腿。”泰罗满心满眼都是要嘲讽他的表哥,但是赛文这个修炼了将近两万年的老司机怎么会惧怕这种低级嘴炮。
赛文笑道:“你是把姨夫比作孪生怪兽?”
泰罗:“……那少年是我在回光之国途中发现的。”
“捡来的?”赛文才不会在乎他的修辞手法。
“是发现!”泰罗感觉自己要炸了。
“发现也好,捡来也好,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少年?”赛文漫不经心地问,等着听他的表弟说把这少年送去孤儿院。
但是泰罗少有地沉默了。
“你不是吧……”赛文表示无法理解泰罗的脑回路,“你可是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啊!”
“收养一个孩子和交不交女朋友是两码事!”
“这就是一码事。”赛文斩钉截铁,表示没眼看了愚蠢的单身狗。
“这恐怕又是你编造出来的歪理邪说,佐菲大哥就没有女朋友,不也把五哥养得白白胖胖的?”泰罗说。
赛文冷笑道:“在你心目中佐菲大哥就是一只单身狗?”
泰罗:“他不是吗?”
赛文:“不是。”
泰罗:“那他女朋友是谁?”
赛文:“嗯,不知道。”
泰罗:“……”不知道你嗯什么!
赛文:“但是我知道一点,那就是佐菲大哥每天的爱心午餐便当花样没有重复过。”
泰罗觉得佐菲大哥简直隐藏地太深了。
就这样,话题被富丽堂皇地扭曲了,而这次谈话之后,佐菲大队长发现自己的长兄属性已经在泰罗面前也荡然无存了。

“这是梦比优斯,我徒弟。”泰罗参加家庭聚会的时候这么说,一手搭在躲在他身后的梦比优斯的肩膀上,在赛文看来简直带着喜当爹的快乐。
“梦比优斯?”艾斯自己就一团孩子气,地球的历练并没有改变他太多,他对于可爱的事物从来没有防备心,笑眯眯地拿着自己做得糕点给梦比优斯吃。
“谢,谢谢……”梦比优斯接过糕点小声道谢,艾斯想着趁机会摸一摸这少年头上那像地球上的猫的猫耳朵一样的角,手还没伸一半就被泰罗打掉了。
“干嘛啊!好痛啊!”艾斯甩着手,他和泰罗从小滚到大,头一回被泰罗打得这么重。
“别随便乱摸啊!至少征求一下别人的意见吧?随便上手的大人最讨厌了!”泰罗说。
赛文不禁想起了以前自己拉着泰罗和姨妈去参加银十字的医师护士聚会,每一回都会被阿姨们捏脸蛋摸头镖摸天线的恐惧。
切,自己还是孩子气满满呢,现在倒是学会给别的孩子诉苦了吗?
“泰罗长大了不少,我还记得他被帝国星人揍得鼻青脸肿,哭着喊着叫哥哥的样子呢。”初代凑到赛文身边如是说。
“你们可真矛盾,当初嫌他不成熟不独立,现在又觉得怅然若失了。”赛文冷哼一声。
初代看着他摇了摇头:“你不会懂那种感觉,毕竟六弟并不能说是你看着长大的。除了你之外,大哥,我,杰克甚至于艾斯,我们可是从没错过泰罗的成长。”
“真可惜啊,你们见证的是那小子奥模奥样的一面,我就倒霉了,正好是给这小子换了七百年尿布的奥。”赛文表示往事不堪回首,阴影历历在目。
“现在人家要给别人换尿布了。”初代感叹道,有一种嫁女儿的惆怅感。
赛文想想自己现在类似守活寡的状态,终于也应景地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两个奥为得完全不是一码子事。

但事实上,换尿布的奥不是泰罗而是梦比优斯。泰罗毕竟随心所欲了一辈子,从出生开始到现在他基本上没遭过什么罪,往往他才一张嘴,他想要的东西就已经有奥送上来了。梦比优斯和他不一样,他喜欢亲力亲为,觉得被别的奥供着很令他尴尬。就这样,渐渐地,泰罗的生活开始由梦比优斯全权打理。
“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最近泰罗不往外面跑了呢。”基本上天天中午来宇宙警备队队长办公室的可以称得上是泰罗幼驯染的艾斯啧啧称奇道。
“听他说是梦比优斯叫他回家做卫生清扫。”佐菲吃着艾斯送来的便当,眼睛盯着显示器上滚动的宇宙区域报告,嘴上不忘八卦。
艾斯觉得不可思议:“卫生清扫?泰罗?是卫生清理他吧?”
佐菲表示他不知道。
而没事做四处游荡的赛文凑巧想去他表弟家蹭一顿饭,他虽然会做料理,而且做出来的料理味道还不差,但他认为君子远庖厨,做料理这种事情实在有些丢人。
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见到了搬着柜子,喜气洋洋擦灰的泰罗。
赛文:我进门的方式一定不对,这个泰罗是巴巴尔星人变得冒牌货。
“表哥!”泰罗热血沸腾地和他打招呼。
赛文点了点头:“抱歉,我可能走错门了。”
然后他转身就走,却被泰罗拽住了。
“干嘛啊,表哥!”
“……不,只是没有想到你还会干家务……”赛文表示自己被泰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泰罗哈哈大笑,喜当爹的快乐再次回来了:“小梦教我的!”
赛文呵呵一笑,还是找借口溜了。
废话,他日益脆弱的心脏可不允许他和贤妻良母似的泰罗同桌吃饭!

“糕点秘方?”泰罗幼驯染艾斯一脸黑线地仰视着一大早就堵在他家门口的泰罗。
“夕子姐姐说你有,你还给她做着吃过。”泰罗一副你不交出来就别想出家门的派头。
“……你什么时候见南了……”艾斯怎么也想不出来泰罗是怎么认识南夕子的,明明他没有介绍这两位认识过。
“在地球砸年糕的时候!”泰罗说,“我父亲难得跑到地球去和我过地球新年!”
“大队长他……”艾斯想说原来奥特之父也会偷懒……但一想这老爷子如果不想着偷懒也就不会把宇宙警备队大队长的职位让给佐菲大哥,自己当名誉大队长了。
“夕子姐姐还说我做得年糕没有你做的好吃!”泰罗有些愤愤不平,“自然的才是最好的嘛!说到底都怪莫奇隆!”
“给南做年糕吃得是北斗君,我可从没做过。”艾斯解释道,“咱们宇宙年糕的做法和地球年糕本来就不一样……”
“不要多说了,把秘方给我吧?”泰罗两眼放光。
“你要干嘛?”艾斯十分防备。
“小梦喜欢吃甜食!”泰罗说,仿佛这件事全光之国国民都应该知道。
“你,你不会要做甜食吧!”艾斯想起了自己被泰罗炸毁过三次的厨房,一脸惊恐。
“才不是!我和厨房没有缘分,我是想咱们光之国甜点种类没有地球丰富,五哥你这里有好多甜点秘方,我拿一些回去给小梦,那孩子一定很开心的!”
艾斯觉着本来智商就低的自家幼驯染现在智商好像更低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翻箱倒柜把好久没看过的秘方全部找了出来送给泰罗。

初代看见泰罗在自己的藏书室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来干嘛?”他一脸不友好,他永远忘不了这小子和赛文一起毁掉他一本宇宙古籍的事情。
“二哥,你这有没有故事书?”泰罗笑着问道。
“没有。”他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诶?我记得我和表哥在这里看过一本啊?”
初代觉得你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还敢说!你知不道你们看得那本书是几万年前的宇宙传说集锦!我给它防湿防霉有多么辛苦!古籍与空气接触会发生氧化反应啊!你们竟然敢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就拿出来看!”
泰罗从没有见过如此激昂澎湃的初代,他暗暗腹诽道这位真是个书呆子。
“你要故事书干什么?”初代看见泰罗看着自己发怔心里一软,想着还不都是自己惯出来的皮猴子,这是要怪谁呢?
当然是怪自己啦!
“哦,是这样的,我吸取了一下赛文表哥的教育经验,觉得孩子一定要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所以对于小梦来说,我决定在加强体能训练的基础上进行素质教育。”
赛文那家伙教育过他儿子?初代抓错了重点。
“借我吧,二哥,求你了!”泰罗发动了撒娇攻势,初代作为一个隐性弟控,义不容辞地找了一大堆影印本给他亲爱的六弟——珍本自然不会借的,说老实话,能从他手里抠出影印本就已经是大功一件了。

杰克在地球课办公室办公时泰罗破门而入,成功把杰克吓了一跳,把爱迪发回来的臻于完美的报告原封不动打了回去。
“四哥!教小梦用兵器吧!”
杰克感觉自己的工作量增加了不说,还间接增加了爱迪的工作量,真是太对不住了。
“我本来就有在道场授课,你叫他去就好了……”
泰罗摇头:“不行不行,小梦一点儿基础都没有,万一被取笑了怎么办?”
“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你就先教他基础的,然后我再教他深入的武器格斗知识。”杰克觉得头好痛。
“但是……但是我自己在武器格斗上也是个半吊子……”泰罗扭扭捏捏,一脸为难。
“你不会是要我堂堂奥特道场的教官去给新来的小奥开小灶吧?”杰克想泰罗你讲讲道理,心偏也不是这么偏的,虽然咱们奥特兄弟本来就以护短著称,但是不是还是遮着掩着一点好?
“有什么关系,你不也经常加班指导学生吗?”
“那是……”
“四哥,你不会要拒绝我吧?你对我一直最好了!”
杰克看着自己从小捧到大的六弟,内心一片茫然,自己上辈子到底欠了他多少债,这辈子才还得这么痛苦。
现在除了答应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办法多了,你们都是笨蛋吗?”赛文抱胸战在警备队大队长办公室里,带着智商上的优势俯视着互相诉苦的兄弟们。目前唯二没有被泰罗纠缠骚扰的就只有他和大哥佐菲了。
“现在就会说风凉话,也不知道雷欧到底看上你那一点,愿意去K76帮你教育儿子。”初代发动冷嘲攻势,“讲真如果是我作为佐菲大哥下决定,我一定把你打包去K76,把被你折腾得身心俱疲地雷欧留下。”
被嘴炮涉及的无辜的佐菲大队长扶额,他知道他在这一帮兄弟们之间的地位一直属于超脱到几乎没有地位一般的重要地位。就比如有一次去地球吃泰罗请的烤串,他的这些亲亲弟弟们竟然说着什么“佐菲大哥怎么样都无所谓”“不等他了我们先吃”把烤串一扫而空,也就艾斯有点儿良心在一群饿狼的夺食下给他藏了一串,结果帝国星人来袭,真是气死个人。
“初代,你把赛文和赛罗放在K76上,就不怕明天接到消息说银河系里少了一颗小行星吗?”佐菲沉着冷静地问道。
“不过说实话,从没见泰罗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感觉好怪啊!”泰罗幼驯染艾斯说。
“对啊对啊,你想想咱们被希伯里特星人塑成石像,大队长还被打成重伤假死那回,咱们回来那小子还在说风凉话呢。”杰克说。
“……我现在才发现我一和你们一起行动总会辱没我最强战士的身份。”赛文说。
于是矛头齐刷刷对准了找错重点且大言不惭的赛文。
佐菲无奈地想弟弟都是债啊全部都是债,自己上辈子可能借光了宇宙中央银行的金库,这辈子才这么为了这些倒霉弟弟劳心劳神。
“这样吧,赛文,你就代表我们去和泰罗好好谈谈吧。”最后佐菲如此拍板。

梦比优斯一向很惧怕他泰罗教官的表哥,因为这位表哥身上有一股浓浓的老谋深算的味道。
偏偏今天这位表哥登门拜访时泰罗教官因为训练场的事务不在家,于是梦比优斯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待了他。
“请,请坐……”他紧张的结结巴巴。
“我很可怕?”那位表哥问道,语气在梦比优斯听来满满的肃杀之感。
梦比优斯飞快地摇着头,连话都不会说了。
那位表哥叹了口气,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了,还示意他也坐,不用客气。
梦比优斯小心翼翼地挨着椅子沿坐下,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握在了一起。
赛文心说这孩子也太拘谨了,简直就像个女孩子嘛!
“那个……请问您是,是来找泰罗教官的吗?”梦比优斯想着总要尽一番地主之谊吧。
“我的儿子如果像你这么听话就好了。”那位表哥突然长叹一声,如是说。
“您的,儿子?”梦比优斯想这有点儿不科学,这位表哥看上去不像是有儿子的那种奥。
“你不会以为我是孤家寡人吧?”那位表哥笑道。
“不,并没有。”听出了对方话里的调笑,梦比优斯红了脸,却奇迹般地放松了下来。
“其实那小子叛逆也有我一大部分责任,不知道是不是吸取了我的教训,泰罗那小子对你倒是蛮上心的。”
“泰罗教官是很好的奥,我,很崇敬他。”梦比优斯小声表明心迹。
“我看出来了,梦比优斯你也是很好的孩子。”那位表哥笑道。
“我其实,并不是那么好……”梦比优斯忍不住想对刚开始还被自己视为洪水猛兽的泰罗教官的表哥倾诉,“我刚被教官带回来的时候其实很怕和其他奥进行接触……”
“是因为你之前都太孤独了吗?”赛文记得泰罗说过梦比优斯是他在一个星球上发现的。
“并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我的父母为了保护我而被入侵的宇宙人杀死。那时候我还不懂为什么妈妈会很惊慌地把我藏在了宇宙逃生舱里,让我孤孤单单地先去其他星球玩。她还给了我一粒宇宙植物种子,告诉我如果我玩累了她和爸爸还没有找到我的话,就把种子种下去,她和爸爸会随着植物的花粉来找我的。”梦比优斯努力想着措辞,“但是植物在那颗星球上开了好多季的花,他们都没有来,反而是泰罗教官来了,对我说这花开得真好看,没想到这么荒凉的地方还藏着一个小园艺师。”
“你在没有想到你的父母丧命之前,应该很怨恨你的父母吧。”赛文说。
“嗯,所以泰罗教官要带我回光之国我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梦比优斯笑道,“反而是来了光之国后我就后悔了,想要回去,还和泰罗教官闹过一阵子,最后泰罗教官生了气,囔囔着我就算回去也等不到我的父母,他们早就牺牲了。”
赛文为他表弟这口无遮拦的毛病叹了口气,心说这小子还是热血一上头就不管不顾,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根治啊!
“突然之间我无法接受这个我也有想到过的消息,而接受了之后觉得怪没有意思的,为什么妈妈要把我救出来呢?一家人就应该死在一起才对。”梦比优斯越说越流畅,拘谨已经看不到了,“我害怕出去看到幸福的人,更害怕自己会变成破坏别人幸福的人。后来有一天泰罗教官叫我到屋子后院,我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泰罗教官把我种下的花移植到了这里。”
“他从小就喜欢花这种东西,刚到地球的时候还把阿斯托罗姆斯古里斯花的种子当地球植物种了下去。”赛文提起自家表弟的黑历史毫不嘴软。
“泰罗教官对我说,梦比优斯你不要犯傻,你妈妈给你这粒种子不是要让你活得浑浑噩噩的当个反社会的大反派。”梦比优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教官还说我之所以会消极的像个白痴是因为我不懂羁绊的意义,不懂友情的力量。”
赛文想呵呵笑了,泰罗这小子在他们这些哥哥们面前撒娇撒痴,没想到在梦比优斯面前还挺会营造形象的。
“那些羁绊啊、友情啊我现在也还是不懂,但我想教官一定会教我懂得这些的吧!”梦比优斯异常笃定地说。
“他会的,如果他会的话。”赛文对自家表弟能不能当一个优秀教官现在抱有疑惑,毕竟以现在泰罗娇惯梦比优斯的态度看,他分明是在养女儿哪里是在教徒弟。
接下来的时间里赛文难得兴致勃勃地教梦比优斯做了几道简单但营养丰富的料理,然后拿着梦比优斯送给他的自制甜点告辞了。
至于佐菲大哥那边。赛文叼着甜点漫不经心地想:就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泰罗想玩玩养成游戏算了。
这导致第二天被佐菲叫到办公室骂得狗血淋头的泰罗知道了自家表哥给他挖下的坑后异常愤怒,说出了令佐菲都不得不承认没毛病的至理名言:“搞养成游戏的明明是表哥你!”

由于封印亚波人的怨念而留守地球,就算任务在梦比优斯的帮助下完成也坚决不回光之国,并跑到深山老林放羊的赛文迎来了无精打采的自家表弟。
“我好伤心啊啊啊啊!小梦他长大了!”泰罗快把赛文临时住所里的榻榻米扣下来了。
赛文——在地球上不妨叫诸星团——极度心疼他花了大价钱买到的最新材质与样式的榻榻米:“长大是好事啊。”
“不是的!一点儿都不好!”泰罗心里哭唧唧,“以前的小梦只会很崇敬地看着我,现在他还会用其他眼神看着别的人!说什么活着在第二天和重要的人打招呼……我不要不要啦!小梦重要的人只有我一个不好吗?!”
诸星团简直想翻白眼,如果不是为了保持他的形象他一定会翻的:“你少说这种不成熟的话。”
“我刚发现他的时候他又瘦又小,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星球上看着自己种的花发呆,多可爱啊!为什么都要长大啊!真是太没有意思了!”
诸星团心说你这么反自然规律的话幸亏没有被姨夫听到,不然他真的会打断你的腿的。
“也不能这么说……是啊,长大是好事,但是我还是好惆怅啊啊啊!”泰罗觉得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你竟然学会了用惆怅这个词,你也长大了。”诸星团一边说,一边给他倒了一杯浓茶,“现在总算知道你待在地球不回家的时候佐菲大哥的心情了?”
“这怎么一样嘛!佐菲大哥巴不得我快点长大,我可是一点也不想让小梦长大啊啊啊啊!”
“胡说八道!但凡长辈都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但又希望他们快快长大的矛盾生物!”诸星团驳斥泰罗的言行。
“本来我是不想来地球的,孤零零的一个人,爸爸妈妈,哥哥们都不陪我!还不是佐菲大哥一定要我来!”
“没有人会永远陪着你,你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诸星团笑道,“你也是当教官的人了。”
“我和表哥不一样,我最讨厌冷清了……现在小梦回去之后一定会搬出去的,又要我一个人住了!”
“说起来,梦比优斯那孩子不至于搬出去住吧……”诸星团想起了梦比优斯对泰罗一脸尊崇的样子,觉得自家表弟的脑回路还是应该再好好理一理。
“小梦一定会搬出去的……”泰罗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怨念地盯着冒着热烟的茶杯,“那样我就又要一个人生活了,像小时候一样,爸爸妈妈工作忙,表哥你一整天不回家。”
诸星团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就和你说了那孩子不会搬出去的,他很崇拜你。”
“崇拜?我吗?”泰罗一个激灵,快速地坐了起来,“你不要哄我啊!”
“没有哄你,他很崇拜你。”诸星团好笑地看着自家表弟孩子气的举动。
“就像雷欧崇拜表哥你?”
“要不你喝完这杯茶就走吧,去找你艾斯哥哥。”诸星团觉得泰罗简直是话题终结者。
“不要不要,我不提雷欧好吧?你和我说说小梦真的最崇拜我吗?”
于是诸星团叙述了一遍他和梦比优斯进行过的那次长谈,看着自家亲亲表弟笑得一脸傻样,带着一种喜当爹的快乐。
“我是被那些花吸引过去的,真的很好看。降落到那个星球的大气中后我就看到小梦他正对着那些花发呆,就像看见小时候的我自己一样,心一软就把他带回光之国了。”
“我不相信你小时候对着花发过呆,你和杰克艾斯可是把光之国闹得惊天动地,现在佐菲大哥提起来还头疼。”诸星团拆台道。
“哎呀我说那个意思!”泰罗示意诸星团别插嘴。
诸星团只好让他继续说。
“……我也忘了说到哪里了……反正,反正我是不希望小梦搬出去住!绝对不希望!”
诸星团觉得自己这个表弟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他徒弟梦比优斯活得明白。

梦比优斯在地球上对战安培拉星人的时候,泰罗表现得异常冷静。
“佐菲大哥已经赶去地球了,我们着急也没有用,不如解决太阳黑子。”泰罗说,“我相信,小梦他,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初代拍了拍他的肩,赛文点了点头,惊异于泰罗心思的沉着。
惊险的一役因为人类和奥特曼之间的羁绊和佐菲、奥特兄弟们的努力下获得了险胜,梦比优斯在蓝族希卡利的搀扶下勉强回到了光之国,赛文由于好不容易见到雷欧一回话还没说两句人家就又回去K76行星了所以心情异常糟糕,也就没有留心他表弟泰罗的情绪低落了。
这一回找泰罗谈话的是佐菲,因为泰罗感觉被人调包了一样,沉稳到让他们这些奥特兄弟们毛骨悚然。
“我只是感觉我好失败……到最后什么也没有教给小梦……”泰罗低着头坦白道。
“不要妄自菲薄,泰罗,你教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佐菲把手扶在了泰罗肩上,“你看,安培拉星人是因为母星的太阳失去了光芒变成死亡之星而心存怨恨,变成了把自己的不幸报复在他人的幸福上的人。梦比优斯完全有可能变成另一个安培拉星人,但是他没有,因为他比安培拉星人幸运。他有你,泰罗。是你教会了他要正视自己的不幸,并且回击不幸本身。”
“大哥……”
佐菲继续说道:“个体与个体之间本来就是不同的。你想要像赛文一样把梦比优斯锻炼成雷欧那样的战士,但是你没有赛文的果断,梦比优斯缺乏雷欧的耐力。你们都在成长,甚至赛文和雷欧也在成长。我,初代,杰克,艾斯也都在慢慢地学习新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自责,毕竟又不是画本故事,哪里就有一出师就称霸全宇宙的奥呢?”
泰罗深思熟虑了一会儿,最后说:“不是的,小梦还没有出师呢!”
佐菲选择了微笑着送客。

“这些花,是你种的吗?”
“……”
“真是想不到啊,这么荒凉的星球上还藏着一个小园艺师呢!”
“……”
“为什么不说话?是你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吗?”
“……”
“我啊,来自光之国,现在是从地球返回光之国的路上,我叫泰罗。你的花真好看,能送我一些吗?”
“……”(摇头)
“诶,不行吗?真可惜呢,我还想可以要到一些送我母亲呢……我有好多年没有见我的母亲了。”
“……”
“你真的是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吗?”
“……”
“很危险啊,你要不要和我回去光之国呢?”
“……”
“你是在等你的父母吗?”
“……”(点头)
“我陪你等好吗?”
“……”(摇头)
“不可以吗?但是把你就这么留在这里我不放心啊……现在的宇宙不太平啊……”
“……”
“这样吧,你和我回光之国去,我替你找你的父母,让你们在光之国见面好不好?你看上去应该也是光之国的公民呢!”
“……”
“可以吗?”
“……”
“……”
“……”(点头)
“太好了,那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泰罗。你的名字呢?”
“……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

评论

热度(57)

  1. 春虫虫窝Saint.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