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狮子兄弟/七狮 小王子

Saint.7:

狮子兄弟/七狮 小王子

* 短篇
* OOC严重预警
* 一句话概括大概就是“小舅子老想当我的岳父(?)怎么办”
* 祝愿观文愉快
* 废话一句,贝老黑人间体(疑似)伏井出矽和他儿子捷德的人间体朝仓陆看起来神TM般配!可是我真的不吃德国骨科啊肿么办嘤嘤嘤

狮子兄弟/七狮 小王子

阿斯特拉平白无故打了个喷嚏,他的哥哥雷欧探头问他怎么了,然后被多琉老师揍了后脑勺。
雷欧捂着头看上去要炸,阿斯特拉哈哈笑着很开心。这时有武官来报告说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来了,他不等多琉老师和他雷欧哥哥反应,先一步扑进了皇后——他的母亲——怀里,然后向他的父皇取笑他的孪生哥哥。
——如果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之前就好了。
阿斯特拉无数次这么想。
那样他就还可以向父皇和母后撒娇,看着多琉老师教训他不怎么服管教的孪生哥哥雷欧。
但是他知道有些想象永远是想象,有些想象却越来越向现实靠拢——比如说,他就老是不自主地想象他的哥哥已经被老不修且没皮没脸的奥特赛文拐跑了,只是没有向他这个弟弟坦白而已。
多么令人伤心啊!我们可是双胞胎啊!阿斯特拉这么想,这导致他看赛文越来越不顺眼。
太有心机,身高不够头镖来凑;沉默寡言,不是傻子就是变态;有个儿子,始乱终弃的渣奥,不可原谅;还让尼桑帮忙教育儿子,不可原谅,渣渣渣渣!
尼桑你的审美让马格马星人吃了吗?他哀怨地看着雷欧,看得雷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为谁又惹到了自己的亲亲弟弟。
“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阿斯特拉开诚布公,想着如果是尼桑的选择的话自己当然要接受,然后把气撒在没皮没脸的奥特赛文身上。
“什么?”他的尼桑更疑惑了。
“如果是哥哥的选择的话我怎么都会接受的,可是现在哥哥你根本就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阿斯特拉感觉很委屈,把头抵在了雷欧的肩膀上。这个动作是他们兄弟小时候情绪低落时的习惯,往往一个会拍着另一个的背低声安抚,直到对方情绪恢复正常。
但今天,阿斯特拉还没有矫情完,他的尼桑也还没有把手放到他的背上,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奥特赛文斜倚着门框敲了敲墙壁:“雷欧,该走了。”
“是的,队长!”他的尼桑条件反射般的立正站好,阿斯特拉差点儿没摔到地上。
哎呀,这个老大叔简直太讨厌了!阿斯特拉死命瞪着一脸好像写着“你活该”字样的奥特赛文,一手死死拽住了自家尼桑的红披风:“哥哥要去哪里?”
“去地球,有些东西需要我们走一趟。”讨厌的老大叔插嘴。
“是这样的,阿斯特拉。我和队长不会走太长时间,你……”
“我也要去。”他幽幽地说,“我也要去啦!”
“阿斯特拉……”
“上一次把哥哥留在地球哥哥就被布莱克指挥官肢解掉了!如果不是奥特之王……我要和哥哥在一起!”他不管不顾地说。
他看到奥特赛文的表情略微变得尴尬了一些,而他的尼桑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他,只好求助似的看向赛文:“队长,那个……”
“那就带上他好了,多一个反正也没什么差别。”
“但是大队长他不是……”
“佐菲大哥你就别管了,现在正事要紧。”

地球上的事物早已今非昔比,但是光之国的关系网在地球上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这一回赛文和雷欧来地球是应地球防卫军邀请,审核地球防卫军中关于光之国的资料情报,对其进行一定的删减与不伤大雅的补充。
地球方面接到的消息是来两位奥特战士,没想到光之国也搞买二送一,派了俩还白给一个。
“实在不好意思!由于情报翻译有误我们准备的是双人行程!”地球防卫军负责人十分惶恐。
阿斯特拉看着很不忍,于是暖场道:“并不是你们的错,是我自己跟来的。双人三人的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区别,是吧?雷欧哥哥?”
雷欧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赛文则是更进一步向负责人交涉。不过他也在地球的官僚机构混过,自然知道经费一旦批了下来,再想增加要进行一道又一道的审批程序。
最后他们只能三个人挤一间酒店房间。
酒店一张单人床一张双人床,也不知道安排住宿的负责人是什么心态,给两个大老爷们订得是三人亲子套间。
阿斯特拉由于硬要跟来地球自然不好意思提出要和哥哥睡那张双人床,但是同时觉得亲眼看着自家哥哥和赛文睡一张床实在是一种挑战,于是无限纠结。
“队长您睡双人床吧……”雷欧说。
赛文斜睨了他一眼:“你呢?”
阿斯特拉想你这个变态老大叔怎么不问问我呢?
“我?我……我当然是和阿斯特拉挤单人床了……本来我就不是光之国的原住民,队长才是这次任务的主力……”他的尼桑挠着小卷毛。
阿斯特拉一想,对啊!哥哥不是光之国的原住民!佐菲大队长是傻了吗?让外来奥口修改地球上光之国的资料!
于是他再一次死死盯住了最有可能是罪魁祸首的奥特赛文。
赛文有选择性地避开了阿斯特拉的注视,看着雷欧说:“外来的目光可能才会更接近一个事物的本质,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你来和我完成这个任务。只要有用处,每一分力量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
“所以哥哥,我们睡双人床就好啦!”阿斯特拉两眼弯弯,异常可爱,“毕竟哥哥你晚上睡觉都不老实,打扰到赛文哥哥休息就不好了。对吧,赛文哥哥?”
赛文看着他,一脸“你是魔鬼吗”的疑问表情。
“阿斯特拉,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雷欧训斥他的弟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哥哥也有任务在身,队长也不可以过度操劳,在地球上本来能量来源就不多,所以晚上的休息才格外关键。哥哥你虽然曾经在地球上和赛文哥哥并肩战斗过,但到底没有发展到一床睡觉的关系吧?”阿斯特拉一脸天真地问他可爱的尼桑。
不出他的预料他可爱的尼桑一下子脸红得堪比自己原身的肤色,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所以啊,我和哥哥睡双人床,哥哥万一晚上踹被子我还可以照顾哥哥,反正我也并不是本次任务的执行人员。赛文哥哥睡单人床,晚上也基本不会被不该有的动静吵醒。你说呢?赛文哥哥?”
由于他说得实在有条有理,无可辩驳,于是赛文拍板,就照他的提议安排了床位。

麻烦的床位问题虽然在他的胡搅蛮缠下解决了,但是他的心情并没有好转,反而彻底沉到了肚子里——他的尼桑明显已经被变态老大叔奥特赛文拐跑了,亏他小时候听偶尔来访的王爷爷说起这位光之国有名的离经叛道的纨绔子弟时还表示过倾佩呢!
但是哥哥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又不会谴责这种事情,我一向是听哥哥的话的,就算当初哥哥要我保护着母后与星球上的其他人先行撤离,我也没有任何的异议……
阿斯特拉陷入了自我怀疑与怀疑他人的漩涡中不可自拔,白天里出去乱逛也是无精打采的,这让雷欧很担心。但是雷欧已经不是几百年前的愣头青,现在的他一切情绪都偏向内敛,所以他表达关心的方式就是无时无刻地关注着他的弟弟,把队长诸星团遗忘在了脑后。
诸星团对于自己被遗忘这件事也是无可非议,并不时也会对无精打采的阿斯特拉表示关切问候,但阿斯特拉觉得这简直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所以说,哥哥你到底瞒着我什么!”终于在第三天的晚饭时间,阿斯特拉爆发了,他语如连珠对着一脸茫然的雷欧发动,“我们是双胞胎啊!难道说我会质疑哥哥你的选择吗?就算当初哥哥你一个人在地球战斗,身体与精神上的负累要拖垮你自己的时候,我也没有做出过任何的反对的表示!为什么哥哥不告诉我你已经和奥特赛文在一起了的这件事呢?”
“诶?不……阿斯特拉……”雷欧想要安抚他,可是话头却被赛文接了过去:
“告诉你你还不是会这样闹?”
“不……队长……”雷欧感觉自己活了一万年,从没有这么尴尬过。
阿斯特拉被赛文的话气笑了:“不告诉我我不是会闹得更凶吗?”
“你太聪明,我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如果换成我的表弟泰罗,就算暧昧的空气在他面前跳脱衣舞他也只会哈哈笑着问这是一种新的宇宙艺术形式吗。”赛文说得轻描淡写。
阿斯特拉觉得有点儿道理,于是调整了情绪重新开始审视瞒着自己发展关系的自家哥哥和变态老大叔赛文。
“不管怎么说,瞒着我就是你们的不对。”阿斯特拉说。
赛文笑道:“对不对的从来都是相对的,我倒是觉得瞒着你挺有意思的。”
“这只能说明你是个变态。”阿斯特拉觉得说到这份上索性就敞开了说吧。
“自古变态自有变态配,我知道你对我的评价并不是出于你的本意。”赛文轻描淡写。
阿斯特拉被他堵的无话可说,毕竟他是绝对不会顺着赛文的话把“变态”这个称谓安在自家尼桑身上的。
“对了,源,从这条街出去右手边走200米有一家便利店,我突然想起来忘了买收纳盒。”赛文向雷欧说。
“……但是……”
“没有但是!”这一回,赛文和阿斯特拉难得站在了统一阵营。
雷欧走了之后,阿斯特拉首先发难:“在我心里你就是个不负责任的变态,请你原谅我的措词,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对话应该开诚布公。”
赛文点了点头:“确实应该如此。”
阿斯特拉于是接着说:“当初在MAC全灭,你失踪的情况下,我的哥哥扛下了地球上的所有守护职责,虽然你们说什么荣誉与付出是成正比的,但是我还是要为我的哥哥叫屈。在亲人心里,付出是比荣誉放大几千倍的存在。”
“我理解,但是原谅我不能向你表达什么安慰之情。”赛文说。
“我也不需要你的安慰之情。我们兄弟是可以彼此安慰的,这种感情你改变不了,别人也改变不了。”阿斯特拉笑道,“哥哥既然选择了你,而且要两眼一摸黑的继续往南墙上撞,我也只能陪着他。我们都知道,在永恒的宇宙间,爱情最短命,其次是恨意,再次是亲情。”
“那是你的宇宙。”赛文说,“对我不是那样。我本来就不是为了家庭而活在宇宙中的,爱和恨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从远古的家庭模式衍生扩散出的附加物罢了。”
“我不是为了听你讲哲学才顺着你的意思把我的哥哥打发走的。”阿斯特拉不耐烦道。
“简单来说,看见一个个体心生好感,就是爱的开始;见到一个个体就心怀不满,就是恨的发端。这是肤浅而无聊的。我对你的哥哥,是爱恨交织的感情。”
“爱恨交织。”阿斯特拉冷笑着重复这个词,“你也不必向我解释,既然宇宙观不同那么在这种小事上自然也是无法达成共识的。我只要你清楚,是因为哥哥选择了你,我才会容忍你。当然不是说如果哥哥不是选择了你的话我就会对你拳脚相加,我清楚我们之间的实力与实战差距。赛文哥哥,你要明白,就算你是一个很好的兄长,出色的战士,稳健的战略决策者,就算当初地球上的事并不是出于你的本意,但是作为雷欧的弟弟,我不想感觉到你的歉意或者是后悔。”
赛文吃了一惊似的看着他,他犹自笑道:“我不需要你的那种恶心的愧疚,你辜负的并不是我。”
于是雷欧提着收纳盒回来时看到的场景就是赛文和阿斯特拉相对两无言的场景。
“你们聊完了?”雷欧问。
“嗯,那么哥哥你什么时候和我聊一聊呢?”阿斯特拉笑眯眯地问。

赛文找了个借口先行回了酒店,雷欧和阿斯特拉就绕着酒店附近的街道遛圈,连着进行一番兄弟的交心长谈。
结果他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路过热闹的所在与相对清静的地方。
“是哥哥保护了这个星球。”阿斯特拉先开口。
雷欧点了点头:“是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
“哥哥你变了很多呢。”
“你也变了不少。”
“什么啊,我明明还和小时候一样啊!”阿斯特拉好笑的反驳道。
雷欧笑着摇了摇头,有一些话他不用说阿斯特拉也懂。
也是,毕竟曾经的我腿上没有镣铐,脑袋里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阿斯特拉想。
“我觉得我们应该嫉妒光之国的奥特兄弟吧?”雷欧开玩笑地说,“自然而然的成长。”
“我才不要呢,万一成了泰罗那个样子我会受不了的!”阿斯特拉说。
“泰罗哥哥也是很优秀的战士,阿斯特拉。相反,倒是我们似乎离优秀还差很远……”
“优秀和差劲还不是别人说的?我就觉得哥哥最棒了!”阿斯特拉说得一本正经,“不管他们怎么说,被怪兽打败的次数太多也好,被王爷爷帮过好多次忙也好,哥哥就是哥哥,是最关心我的哥哥。”
雷欧笑了笑,没有说话。
“哥哥的选择我从不干预,这一次也是一样。”阿斯特拉笑道,“反正,每一次哥哥迷路的时候,第一个找到哥哥的人是我。”
“我一直都记得咱们冠名式那一天,多琉老师对咱们说的话。”
“你们是兄弟。”阿斯特拉说。
“要相互扶持。”雷欧接着说。
“相互坦白。”
“即使感觉到欺骗也要去相信。”
“永远不可以对彼此心存怨恨。”
“所以,我们是兄弟啊!”阿斯特拉说。
“原谅我。”雷欧说。
“原谅你。”阿斯特拉笑道。
阿斯特拉想:有什么关系呢?无论怎么样,我们是兄弟,就算家国无依,父母双亡,历经艰辛,只要哥哥在,家就在。

“一个合格的君主要文武双全,实在太累了!”阿斯特拉对多琉老师说。
“所以呢?”多琉问他。
“我觉得既然我和哥哥是双胞胎,那么就说明我们一文一武啊!”阿斯特拉说,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我是为了减轻哥哥一半的负累才出生的!”
多琉震惊于小王子小小年纪说出这种话来。
“哥哥在哪,我就在哪。”阿斯特拉说,带着自己没有体会到的决绝的腔调。
因为我们是兄弟。

评论

热度(33)

  1. 春虫虫窝Saint.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