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捷德】父亲

mb8的莱姆:

撸完第三集之后一直想写点什么
赛文&赛罗   贝利亚&捷德的故事



注意:


ooc预警


私设上天私设上天,两位父亲的视角来写


时间线略乱


【一定会被后边的剧情按着打脸】




正文:


(一)赛文&赛罗


赛文抱过赛罗三次。


第一次是赛罗出生的时候。


他对这个孩子的到来有些迷茫,甚至毫无喜悦之感。


他首先是一个战士,然后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措不及防地成为了父亲。


佐菲拍了拍他的肩,但什么话也没有说,其他的兄弟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去看那个孩子,体贴地给他们留下了谈心的空间。


赛文站在房外,他失去了往常的冷静而有些急躁和痛苦地在走廊上踱步,但就是不敢去打开那扇门看看他刚出生的孩子。


他注定无法以父亲的身份去参加这孩子的成长,但起码要尽到作为父亲最基本的责任——他需要保证自己孩子的安全,安全地成长到足以保护自己的地步。


素来引以为傲的理智和冷静此刻却犹如尖刀戳刺他的心灵,犹如烈火炙烤他的意志。


突然打开的房门惊得他不禁后退了几步,抱着孩子的奥特之母脸色凝重地看着他:


“赛文,你应该看看他。”


于是他有些浑浑噩噩但手上万分小心地接过了那孩子——小小的,柔软又温暖的一团。


他的内心又掀起了滔天的波浪,可是身为父亲的认知却越加明显,并且试图与他的理智对抗。


“这是我的孩子。”他想道,“我是他的父亲。”


这两种念头反复在脑海中盘旋,在它们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总算下定了决心。


他想好好抱抱他的孩子,却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只能把他尽量向自己的胸口靠去。也许是胸甲有些硌人,还在睡梦中的孩子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扒了几下影响自己睡觉的东西。


他的兄弟们和长者在叹息,但是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尊重他的决定。


因为他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第二次抱他的时候,当初的团子已经长开了,会蹦会跳还会做出点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赛文会偷偷地瞒着所有人去看他,但总是瞒不过这个小家伙。无论他在哪里看,赛罗总是能准确地找到他。


虽然一开始是戒备和疑惑,但到底挡不住天生血缘关系所带来的亲和感,赛罗很快在他面前放下戒心变得活泼起来,甚至在看到他到来的时候露出明显的喜悦。


他尽量定时去看那孩子,但这并不是容易的事。


他首先是个战士,然后才是一个试图做些什么的父亲。


某天,艾斯向佐菲报告了亚波人的动向。


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长时间的商议结果是他和另外三位兄弟一起去处理这件事,为了保护他们的第二故乡和整个宇宙的安宁。


商讨完的时间点正好是他们一族的休息时间,佐菲善意地建议兄弟们好好休息后再去执行任务。


“看来是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再出发吧。”


佐菲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其他兄弟也心知肚明地一致答应,所以赛文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他下意识地来到这里,看到那孩子坐在那里困倦地打着哈欠时整个人才突然惊醒过来。


他蹲在他的面前,慢慢地抱住了他,动作小心翼翼地几乎不敢用力。


于是那孩子也自然地回抱住他。


“真晚,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抱歉。”


“我明天要出任务,最近不能来了。”


“我会在这里等你。”


于是谈话中断了,那孩子困得靠在他的肩膀上打起瞌睡,但是因为肩上的软甲有些硌人而不断地换着靠的地方。


赛文突然有些想笑,但最终只是稍微拥紧了些赛罗。少年的身体没有团子时那么温暖柔软,已经有了骨感。


赛文想,他起码还是做到了些什么,作为父亲。


第三次拥抱赛罗,是在那场生死攸关的战斗之后。匆匆与兄弟们告别,他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去寻找自己的孩子。


他在街头远远地看到,那孩子面对着大街上的人们慢慢握紧了拳头。


不过几步的距离,他反而慢了下来,那孩子握紧的手,颤抖的肩,全都映在他的眼睛里。


他在那孩子身后站定,手有些颤抖但是坚定地拍向赛罗的肩。


他的孩子受惊一样转过身,看清楚是他以后用力地抱了上来。


这是赛罗第一次主动抱他,力道大的不太心疼老人家。他缓慢地抬起手,用力地抱了回去。


这一刻,他终于可以暂时放下作为战士的身份,成为一个父亲,只是一个父亲。


他们之间错过了很多,但还好他们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去弥补一些。


他们的过去也并非一片空白,起码赛文在徘徊不定的日子里依然选择拥抱他的孩子。




(二)贝利亚&捷德


他看着手上人类形态的团子,有了意料之外的心情。


他‘制造’出他本意是为了实验,但这个孩子所带来的结果似乎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他捧着那个孩子,因为手中的柔软温暖而有些不适地皱起眉头,这种触感让他不禁联想起一些对现在来的他说不怎么愉快的往事。


但是他也并没有因为这种有些烦躁的心情而粗鲁地对待他。


有另一些他尚不明白也不想去理的情绪在阻止他做一些事情。


他关闭了基地的系统,安排好了一切。


乘坐电梯到地面,他把那个孩子放在地面上,动作小心翼翼得近乎温柔。


然后他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去,即使在那孩子发出引起周围人注意的啼哭时也没有再回头。




后记:


七爷不认赛罗的原因我思考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大概是七爷在保护他。英雄就像明地的靶子,连带有关的人也不能置身事外。何况七爷本身是极负责任感同时又十分理智冷静的人,也许我们可以说七爷不能算合格的父亲,但是这种行为的对错我们却无法做出判断。


至于老贝,我觉得老黑模式on状态下他根本没有父子情那种东西(手动再见)什么时候老白模式on了我们还可以期待一下父子糖(看了一眼编剧,我选择死亡)


捷德部分太少了不加这部分tag了,不然看着像是摆捷德卖赛罗…………【我两个都想抱回家】

评论

热度(59)

  1. 春虫虫窝mb8的莱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