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Batfam】他向他们说过再见

墨兔:

    Summary:


    他却笑了,不堪折磨的肺部发出一阵嘶哑哀鸣。


    “我已经做过告别了。”


(哇第一次发刀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


    他在警局门口站了很久。


    二十年前他最后一次驱车驶进布鲁德海文,那时的她荒凉又颓败,街道上污水横流、尸体泡在里面慢慢腐烂,肮脏甚于以往——曾经的繁华与美丽却早已烟消云散。但此时在初夏灿烂的阳光里,他甚至闻到空气中青草的味道。


    “布鲁斯?”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你怎么在这儿?”


    他抬起头,看到年轻人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视他,讶异的表情因背光而模糊不清。


    “我马上就走了。”他说。


    “我还以为你昨天就走了,”对方快步走下来,隔着两级台阶冲他咧嘴笑,“怎么,舍不得我?”


    但他没说话,只是一直凝视着年轻人那双湛蓝的眼睛。


    迪克被他盯得不太自然,忙尴尬道:“对不起,B,我只是——”


    “一起喝杯咖啡?”他打断道。


    “呃……好,好啊,这附近没咖啡厅,希望你别介意我们的速溶咖啡。”


    年轻人迷惑地看着他,像是有些话想问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但最后只是比了个手势,“跟我来。”


    他跟在迪克身后进了警局,大门在他身后关上,上面的风铃叮叮当当响起来。玻璃那边有个小姑娘举着冰淇凌跑过去,笑容美好得像是棉花糖。


    于是他舒了口气,看着面前年轻人肩膀宽阔、挺拔修长的背影,微微笑起来。


    —


    找到杰森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风在高空呼啸而过,他们脚下是灯火璀璨的城市。


    杰森在沉默中最先开口:“我是又犯了事还是怎么着?站在这儿看一会儿你的哥谭都不行吗?”


    多话从来都不是蝙蝠侠的风格,所以他一言不发地走上前,和他的儿子并肩站着,披风在黑暗中飒飒作响。


    红头罩侧过脑袋瞟他几眼,突然噗嗤一声笑了,摘下头罩乐不可支:“你这是发什么神经啊老头子?不去夜巡跟我一起站这儿看风景好玩儿吗?”


    他平静道:“是。”


    这一个词把大名鼎鼎的红头罩给砸懵了,隔了半晌才清清嗓子,有点干巴巴地说:“那我喝点酒你介意吗?”


    “不介意。”他摇摇头,瞥了一眼他的儿子,“也给我一瓶,谢谢。”


    杰森瞠目结舌:“天哪老家伙,多少年来第一次啊,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布鲁西人格吗?”


    但话虽这么说,他们俩最后还是并排坐在房檐边缘,喝干了最后一滴酒,就像是很多年前他们坐在蝙蝠车前盖上一起吃汉堡一样。


    离开之前他顿了顿,终于说出了那句几十年前就早该出口的话:“你做的很好,杰,我一直都为你骄傲。”


    这是红头罩今晚第二次傻愣在原地。


    —


    提姆、卡珊和斯蒂芬很难找,他们在服装店里——他这辈子都没怎么来过这种地方,老管家还在的时候会替他打理好一切,等到阿福不在的那年,大街上已经没有可以买衣服的地方了。


    卡珊挑了一件黑色长裙,领口繁复的花纹里掺着金线,在柔和的彩灯下泛着光。她的美丽向来如此:内敛而又从容。


    斯蒂芬的风格却完全不同,那跳动的金发像是团火,活力四射又璀璨夺目。她拽着提姆在货架间四处穿梭,叽叽喳喳说着些女孩儿常向男朋友抱怨的内容。


    至于提姆,跟女孩子出门逛街看来是相当折磨人的一件事,他沮丧地垂着脑袋,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跟在斯蒂芬身后一脸生无可恋。


    他隔着玻璃门远远藏在另一边,看着三个孩子打打闹闹、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


    提姆偶然间朝他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皱起眉头,像是发觉了什么。不过不奇怪,这可是他的孩子。


    —


    他在阁楼里找到他最小的孩子。


    达米安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提图斯蜷缩在一旁,听到脚步声时警惕地抬起了脑袋,他竖起手指向它比了个“嘘”的手势,它就乖乖不出声,还蹭了蹭他的腿。


    他稍稍靠近一些,俯下身凝视着他的儿子。男孩哪怕在睡梦里还是习惯性地皱着眉头,嘴角微微向下撇,一副不好惹的刺头模样,但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他是个多么贴心的小孩。


    然后他想起下水道里的珍珠,想起“潘尼沃斯我还要一盘小甜饼”,想起第一次夜巡时那双和他轮廓如出一辙、闪烁着兴奋光芒的蓝眼睛。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还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但这些曾经的点滴又一次从他的脑子里跳出来,依旧鲜活如往昔。


    小孩模模糊糊地哼哼了两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睡得很熟。


    他忍不住笑了,伸手把儿子凌乱的刘海拨到耳边。


    —


   另一个世界里的人们过得很好,他亲眼所见,而他的世界呢?


    他在剧痛中缓缓睁开眼,破碎的肋骨因呼吸而相互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


    哥谭沉默地伫立在他面前,只剩下空荡荡的骨架,在尖利呼啸的狂风中摇摇欲坠,空气中满是死亡的味道。


    她已经走到尽头了,他也是。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行刑人冷漠的声音从高处传来,“二十年来你作为最后的超级英雄负隅顽抗,我们敬佩你的勇气,所以给予你最后一次投降的机会。”


    “投降,或者死。”


    他却笑了,不堪折磨的肺部发出一阵嘶哑哀鸣。


    “我已经做过告别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座自己曾深爱的城市,在心底默念“再见”,然后黑暗铺天盖地地袭来。


——End——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