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佐艾 Darling

Saint.7:

佐艾 Darling

* OOC红色预警
* 又见养成系
* 你认为是爱情就是爱情,是亲情就是亲情(虽然这么说给人一种“这个样子你写什么CP文”的感觉……)
* 作者的初心CP,恐怕又是一篇之后恨不得删掉的渣作

佐艾 Darling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入侵,为什么会有战争,我不明白,大队长……这一切难道不是没有意义的吗?”
“佐菲……”
奥特之父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
佐菲首先听到了光的声音,当然光是不会有声音的,但是他在光中醒了过来,耳边沙沙作响。他有一瞬间的头脑不清楚,不知今夕何夕,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的头脑。
泰罗!火山鸟巴顿!泰罗危险!
三个感叹号冲击着他的大脑神经组织,他想要坐起来,却被什么人按着继续焦躁地躺在光中。“母亲大人,佐菲,佐菲哥哥他恢复意识了!”那个人叫道。
很快他感到奥特之母温柔的光能量包围了他的身体,眼前令人眩晕的光逐渐消散,露出了银十字重症监护室的病房天花板。
“母亲大人……”他尝试着叫了一句,但是嗓音沙哑,把自己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也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奥特之母的声音包含着痛心与其它更多的东西,但他没有时间去分辨。
“母亲大人,泰罗他……”
“你不必担心,泰罗好好地在地球呢。倒是你的情况并不乐观,你老实和我说,你有多长时间没有休息了?”
“母亲大人……”佐菲想解释宇宙警备队里堆积如山的事务,并不太平的宇宙形势,随时可能发生的入侵行动,但是奥特之母虽然是一位温和的女性,但并不是只会一味柔顺,这位母亲发起火来连荣誉大队长奥特之父都招架不住。
“你不用多说,警备队离了你也不是不会运作。肯他简直太过分了,把这么重的责任推在小辈身上。初代和赛文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了,连替长兄分忧解难的意识都没有……”
佐菲哭笑不得地听着奥特之母唠叨着明显无辜的奥特之父和他的兄弟们,想着现在再解释警备队的职责并不关兄弟们的事恐怕只会火上浇油,最好的灭火方式是保持沉默。
“佐菲你一直是最听我的话的孩子,所以我要求你休养直到伤全部治愈之后。”奥特之母微笑着说,结束了她的唠叨,“这期间如果有哪一个擅自把警备队的事务拿来麻烦你或者你主动要求处理的话,就不要怪母亲大人我心狠手辣了哦。”
“是,是……”直面从没有面对过的奥特之母威压的佐菲张口结舌的答应了下来。

天空都是让人恐惑不安的橙红色,像是比例不协调的血水混合物。他脚下的土地散发着烧焦一般的难闻气味,四处可见战士们的尸体,与建筑物的废墟完美地形成了战争完结后的地狱图。
我就像一只鬼。他想。
为什么会有战争这回事,为什么会有入侵这回事……
然后他听到了什么响动,正要走过去看看是不是一息尚存的伤员,却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过来。赛文正坐在他的光能胶囊外看着一本大部头的宇宙兵器图鉴,看封皮像是初代的藏书,但他不敢确定。
“赛文……”
“啊大哥你醒了。”赛文啪地一声合上了图鉴,漫不经心地放在了膝盖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姨母已经回去了,你告诉我也是一样的。”
“你会医术?”佐菲一点儿也不相信他这位不靠谱的三弟。
赛文耸了耸肩:“当初为了达到全部学业成绩优秀好考取恒星观测员职位的时候粗略学习过,毕竟恒星观测员有的时候也要应急处理伤病问题。”
“这样啊……不过很遗憾,现在并不需要你的医术。”佐菲说。
赛文右手食指敲着图鉴的书脊部位,百无聊赖地说:“那样最好,我的医术最好不要被需要,一旦被需要,往往局面就已经到了最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泰罗他,独自面对地球上的入侵者果然还是吃力了一些……我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
“那小子总不可能永远都分不清好坏,当一个没有用处的二世祖。”赛文笑道,“你不觉得泰罗那小子已经沉稳很多了吗?虽然当初那小子不分青红皂白攻击托塔斯一家的时候我不得已帮了他一把,但是让他独自去面对一些事情,说实话并不是什么坏事。”
“托塔斯一家现在不是你在照顾吗?你就别说这种风凉话了,你这个怪兽宠物爱好者。”佐菲毫不留情地揭弟弟的短。
“比起托塔斯一家和泰罗,大哥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赛文呵呵一笑,发动了嘴炮模式,“大哥你像一张纸片一样被姨母带回来抢救的时候,我们大家可都很担心你哦?”
佐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赛文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们可爱的五弟尤其担心,一直守着你直到你恢复意识才离开。”
“艾斯……”佐菲心说完蛋了,这种玩命时刻又被艾斯逮了个正着。
赛文达到了目的,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好好修养吧,佐菲大哥。”

又是一样的战场,又是他一个人穿行在废墟之中,在找着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好像很重要,弄丢的话会很不甘心,所以快一点,快一点!找到那个东西,在下一场没有意义的战争开始之前,在所有的一切开始之前……
“醒一醒,佐菲大哥,佐菲大哥!”初代的声音把他从压迫感中拽了出来。
“初代……”他感到头晕想吐,但被初代扶着抓着胶囊边缘搜肠刮肚地干呕了好久,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反而逼出了他生理性的眼泪。
“这是巴顿的毒液在自行消解的必经过程,但是大哥你的反应也太大了。”初代拍着他的后背,“而且大哥你刚才能量外泄,差一点儿毁掉胶囊,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吗?”
“……我梦到我好像丢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在找东西……”佐菲说,当然他的梦境并不是如此简单,但是他不知为何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梦中的景象,于是只能说得这么干巴巴。初代扶着他躺进了胶囊,叹了口气道:“大哥你心事太重了,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
佐菲想再问些什么,眼皮却越来越沉,初代的脸也渐渐模糊下去。
他又一个人回归了那片废墟,呼呼的风声中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传来。
呜咽声……不,不如说是幼儿大哭的声音。
有一个孩子在这里?
找到他!找到他!他的大脑叫嚣着。
谁?找到谁?这个指令未免太不清不楚了吧!
他又急又气,大声反驳他的大脑。
再找不到他就来不及了!找到他!找到他!
“佐菲,佐菲!我的孩子!清醒过来!佐菲!”
他猛然间醒了过来,发现奥特之母和初代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被巴顿的毒液侵入血管时的那种烧灼一般的疼痛重新被他的痛觉神经所感知。
“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有入侵?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不是毫无意义的吗?父亲大人!”他看到少年时的他抱着什么追问着奥特之父。
“佐菲,战争是无意义的,但同时是必要的。如果一旦被奴役,我们这一族希望就会被彻底灭绝掉。”
“我无法认同,这一切,战争所造成的这一切,不和希望已经被灭绝一样了吗?!”
“……”
听不清了,这实在是太磨人了......

我弄丢了什么东西吗?应该没有吧......
佐菲再次醒来时发现杰克正在向护士小姐询问着什么。
“啊!佐菲大哥!”杰克看他醒来一脸惊喜,“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不,好多了......”佐菲笑道。
“这一次好险啊大哥,万一你有什么不测的话怎么办啊!”杰克的话说得不清不楚,但是佐菲还是很感谢他的关心之情,虽然这个弟弟从小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呐,杰克,你为什么而战斗呢?”他问。
“我?我为什么而战斗......自然是和平吧……”杰克被他问住了,他从来不是什么关注哲学的青年,“老师不是教过我们吗?战斗的意义是为了和平啊?”
“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啊,战斗本身不就破坏了和平吗?”佐菲反诘。
杰克挠了挠头:“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是这样……但是我想啊,战斗在破坏和平的同时不也重新搭建了和平吗?就像已经90几万年的危险建筑不也要先破坏再重建吗?一直和平的话一些矛盾积累的太多无法宣泄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吧?”
“但是......”
“哎呀大哥,修养期间就不要想这么抽象的问题了!就算想也不要问我,问初代二哥或者赛文三哥,你一定会得到标准答案的。”杰克急急忙忙地堵住了他的话头。
佐菲被这个弟弟逗笑了:“问初代的话他会列一堆书单出来让我去自己找答案,赛文的回答向来和他心里的想法是相反的,还是你最实在啊。”
杰克无力地笑了笑:“这种夸奖我想还是不要为好。”
“这可是真心话哦。”
“真心的也不要。”

一样的废墟,一样的孤独的自己,一样的在找什么东西,每每在找到前一秒便清醒过来,继而再次陷入梦境,一样的废墟,一样的孤独的自己,一样的在找什么东西......
就像西西弗斯巨石一样,周而复始,每每快到山顶便跌落山脚,一切从头。
身体上的伤势好了起来,心理上的一些东西却无从发泄。
艾斯从头至尾没有露面,佐菲知道他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赛文每每来看他都露出一副“我知道你在等谁但是我也没有办法”的欠扁样子,初代和杰克则干脆对他的无声的询问视而不见。
这真是一群好兄弟啊。佐菲恨恨地想。
痊愈后他重新接过了警备队的事务,那恼人的怪梦也不再做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初代继续去当他的奥特讲师,赛文无所事事地兼职警备队战斗员领任务,拿到工资就去买书和宠物用品,杰克回到了奥特道场,并继续承担地球科科长的职务。
他和艾斯没有碰过一次面,在这算不上长但也称不上短的时间里。
直到泰罗回光之国借奥特之钟。
“佐菲大哥!你没事吧?”泰罗对他的身体十分关切,并有些自责。
佐菲还没来得及开口,从小和泰罗一起长大,算得上是泰罗幼驯染的艾斯开口了:“既然站在你面前,自然是没有事的。现在正事要紧吧?”
佐菲发誓他看到赛文捂着嘴偷笑了,连初代和杰克的面部严肃表情都扭曲了几秒。
“啊,对对对,正事要紧。”泰罗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哥哥们之间的暗波涌动,“佐菲大哥,要怎么做。”
“集合我们六兄弟的力量,进入火花塔拿到奥特之钟。”
协助泰罗驱散了黑雾后泰罗回去守护地球,他们五兄弟护着奥特之钟回光之国。途中赛文看了他一眼突然说:“大哥你脸色不是很好,要不要先降落到什么小行星上休息一下?”
“诶?我并没有......”他开口想拒绝。
“哇真的,还是休息一下吧?我们送回去就好了!”杰克火上浇油道。
佐菲想我真的看上去很不舒服吗?我感觉还好啊?
初代看他一脸不解叹了口气,双手抱臂:“不过让大哥孤零零地独自休息我们也放心不下,这样吧,艾斯,你陪大哥休息一下。”
艾斯开口想拒绝,初代先他一步呵斥道:“别耍小孩子脾气!你也已经是成熟的战士了吧?”
于是佐菲和艾斯看着初代、赛文和杰克护送着奥特之钟先行向光之国飞去了。
“啊,那个......”佐菲想着有机会了就干脆把事情解释清楚。
“哥哥不是要休息吗?”艾斯堵住了他的话。
“你听我说艾斯,当时……”
“我知道啊,泰罗在光之国疗伤,地球却再一次被巴顿袭击,所以哥哥理所应当站出来保护地球,暂时性地替泰罗承担责任。”
“艾斯......”
“但是我不明白,哥哥你到底是为什么战斗呢?”艾斯看向他,“为了死亡而战斗?”
“不是的......”
“不是什么呢?哥哥你的战斗不是从来都带着自杀一样的牺牲精神吗?”艾斯反问道。
“你知道这是两码事,那是泰罗......”
“泰罗当时可并不在场!哥哥你把责任推给泰罗未免也太无厘头了!”
佐菲现在感觉自己头要炸裂了:“艾斯,你不要太无理取闹了。”
“我并不是无理取闹,而是哥哥你简直,简直……”艾斯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又说:“哥哥休息好了吗?”
他点了点头,于是他们回到了光之国,没有再对话。

他在梦境里发现了一个婴儿,婴儿奄奄一息。
“母亲大人!母亲大人!”他把婴儿护在怀里,在四处无人的废墟间奔跑着寻找着奥特之母。
没有回应。
“母亲大人!这里有一个幸存下来的婴儿!情况很危险!母亲大人!”
然后他看到了奥特之父的背影,废墟一瞬间消失了,他抱着婴儿站在奥特之父身后,奥特之父背对着他站在暗红且突出一角悬崖边上。
“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有入侵?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不是毫无意义的吗?父亲大人!”他问道,声嘶力竭,怀里的婴儿已经渐渐没有了声息。
“佐菲,战争是无意义的,但同时是必要的。如果一旦被奴役,我们这一族希望就会被彻底灭绝掉。”
“我无法认同,这一切,战争所造成的这一切,不和希望已经被灭绝一样了吗?!”
“我们战斗,不是为了死亡,而是为了生存,佐菲!”
听到了,先前在梦境中一直耿耿于怀的话语。但是好悲伤,因为怀中的生命已经渐渐离自己远去了。
所以为什么没有更快一点地找到他呢?

“还在冷战,不是吧,大哥。”赛文说。
“是,是在冷战,没有把握住你制造的机会真是抱歉。”佐菲没好气地说。
赛文开口才想说什么,艾斯就推门进了警备队队长的办公室。
赛文看了看佐菲又看了看看上去并不准备走的艾斯,识趣地伸了个懒腰:“我要回去了,该喂米库拉斯了。”
赛文走后,佐菲和艾斯谁都没有说话,佐菲有一份没一份地批着文件,艾斯则是抱臂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等着他开口。
最后佐菲在艾斯的注视下放弃批文件,开口说:“我知道了,我为了什么而战斗。”
艾斯示意他往下说。
佐菲看着艾斯笑道:“说什么为了和平而战斗也太虚无缥缈了,为了孩子们的笑脸为了更好的明天什么的又像是假话,我最终是为了生存而战斗的,为了生存下来,去亲自看一看明天的样子。”
艾斯终于笑了,隔着全息显示屏,伸手与他拥抱。
“下次不许这样了,哥哥。”
“下次也许还是会这样,换成是你不也会做一样的选择吗?”佐菲抱着艾斯,安抚似的拍着他的背,“但是我一定会活着看到你。”

就这样完结了吗?这条生命......我们不是为了生存而战吗?
不止是要自己生存下来,还应该让别的生命生存下来吧,让这些生存下来的生命去面对明天……
他这么想着,把手放在了怀中婴儿胸前黯淡的能量显示器上。
他感到了一种纽带,一种羁绊,他的能量通过他的手,通过婴儿的能量显示器流进了婴儿的体内。
是光将他们连在了一起,他好像听到了光的声音。
婴儿呛咳了一声,复又大哭了起来,富有生气。
“太好了呢,太好了......”他僵硬地哄着婴儿,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太好了,太好了......”
生存下来,Darling,生存下来真是太好了。
就算现在并不如人意,但是好歹明天还有一万种变好的可能。所以,Darling,生存下来真是太好了。
祝我们明天快乐。

评论

热度(32)

  1. 龙雨Saint.7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虫虫窝Saint.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