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百粉回馈#2

一团powder:

亲情向
@翎九天


随着与澪人一心同体的时间越来越长,赛罗渐渐喜欢上这种平淡的生活。虽然澪人被工作和房贷压到喘不过气,但只要能看到妻子和女儿的笑脸,似乎一切都不是什么难事。赛罗很羡慕这样的生活,自他试图触摸等离子火花那一天起,无尽的战斗和负伤便成了他的日常,尽管这是一名战士必须经历的生活,但赛罗依旧向往着有一天可以卸下所有的重担,找个暖洋洋的日子,和赛文一起来地球散散步,就像那些平凡的人类父子一样。
但这是一种奢望。
只要还有邪心的家伙觊觎着这个宇宙,这份愿望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不过如今,借着澪人,赛罗的这份愿望获得了另一种形式的满足。
澪人的女儿小茧,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赛罗有时候会觉得,这个小小人类的笑脸拥有着治愈一切的能力。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见到小茧穿着粉色的小裙子吧嗒吧嗒跑过来,不只是澪人,赛罗也会不自主地微笑起来。


这天,澪人起了个大早,依旧是那身西服,只不过今天穿得额外仔细,他站在镜子面前将刚刚冒头的胡茬刮了又刮,然后用梳子将翘起的头发梳直,压平。
“你今天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啊,是要去见很重要的客户吗?”赛罗好奇道。
“是,也不是。”澪人擦掉脸上残余的剃须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起来,赛罗望向镜子,某个时刻,澪人眼里的某种情绪与赛文很像,那是在他在怪兽墓场与赛文相见时的眼神。
“小茧吗?”
澪人点点头,“今天,小茧要在全幼儿园的小朋友和家长面前唱歌,我一定不能给她丢脸。”
“难道你也要上台?”
“不是,我要在台下送给小茧最热烈的掌声!”澪人扯正领带,眼里是难得的坚定。
“爸爸,爸爸!”清脆的童声穿过房门,澪人拉开门,顺势就把小茧抱在了怀里。
“爸爸,你好慢呀。”小茧不满地撅着小嘴,小小的琼鼻皱成一团。澪人轻轻刮了下她的鼻梁,柔声说:“真是抱歉呐,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小茧点点头,从澪人怀里挣脱,嗒嗒嗒跑到门口,一脸期待地回望着澪人。
“爸爸很快就好!”澪人又在镜子里扫了一遍自己的穿着打扮,正要迈步时忽然一阵晕眩,栽倒的瞬间赛罗抢过了主导权。
“你这家伙,突然怎么了?”赛罗侧脸躲过小茧疑惑的目光,假装只是滑倒了,很快背对着小茧站了起来。
“唔……不知道,可能是昨晚加班太累了吧,因为把今天的工作也一起做完了……怎么办……小茧的……”澪人的意识嘟囔着,最终没了声音。赛罗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微微侧过身子,小茧正抱着书包小心翼翼地望着自己。
“那个,小茧,我们走吧。”赛罗僵硬地转过身,朝小茧扯了扯嘴角。
“爸爸你怎么了?你的眼镜呢?你的声音……”
“啊,今天为了看小茧的表演,我,我特地买了最新的Ultra隐形眼镜!”赛罗苦笑着将前日在地铁站看到的某个眼镜广告拽出来做了挡箭牌,然后又假装不经意地清了清嗓子,说:“咳咳,我最近正在学习唱歌哦!”
小茧偏着脑袋,一脸的困惑,“爸爸也会唱歌吗?”
“那,那是自然。”赛罗嘴角抽搐,他根本就不会唱歌,然而对上那双小鹿般的眼睛,身经百战的战士罕见地慌了起来。眼角余光忽地瞟到墙上的挂钟,赛罗下意识地打了个响指,在意识到自己行为严重不对劲之后,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努力模仿着澪人的语态说:“小茧,再,再不出发就要晚了哟。”
“啊呀!爸爸大笨蛋!”小小的身体一把拽开房门,,像只小兔子一样消失在门口。
赛罗刚刚松了口气,却在愣了半秒后拔腿就往外冲,“等一等!”


赛罗觉得这是他战士生涯以来遇到的又一次大危机,他,不认识去幼儿园的路。
小茧嘟着嘴有些不满地看着在地铁站口一动不动的他,气呼呼地跺了跺脚,“爸爸真是的,要迟到了啦!”
赛罗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苦笑,脑海里却在疯狂咆哮:“澪人!你这家伙快给我醒过来!我不认识路!”
然而澪人并没有因此从睡眠中苏醒。
“爸爸!小茧要生气了哦!以后都不理爸爸了哦!”穿粉裙子的小女孩跺着脚,嘴巴撅得高高的。
被威胁了!
危机感瞬间爆棚,将脑海中一百种怼死贝利亚的方法摇出脑袋,然后,他仿佛听到叮的一声。
“小茧,以前都是我送你去的幼儿园对不对?”
“嗯。”
“那今天,就换小茧带我去好不好?只要我们顺利抵达幼儿园,晚上我就让澪——啊不,晚上我就带小茧去吃寿司大餐!”
赛罗紧张地望着女孩,后者的眉心皱起小小的河川,三秒后在赛罗紧张的凝视下舒展开来。
“好吧!不过,”小茧俏皮地望着他,“爸爸能给我买闪光侠的挂链吗?”
“闪,闪光侠?那是什———”好奇心在产生的瞬间又被迅速扼杀。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没问题!”
什么闪光侠,闪电侠,交给澪人就好了!
“好,今天就让小茧来带傻爸爸去幼儿园!”小茧蹦跳着来到他身边,温软的小手自然地滑进他的掌心,一时间,赛罗有些不知所措。
“爸爸?拉着小茧的手呀。”女孩儿眨了眨眼睛,见赛罗迟迟没有动作,她跺跺脚,小手握住他的两根手指,拽着他往前走。
“诶?”
“爸爸你一定还没睡醒,小茧拉着你,你就不会摔倒了!小茧一定可以把爸爸带到幼儿园!”女孩儿一字一句地说着,虽然语气颇为坚定,但还未褪去的小奶音还是让赛罗忍不住轻笑起来。
任由小小的手拽着自己在人群中穿行,借由澪人的身体,赛罗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宁静。
地铁里的人依旧很多,大家都低着头打瞌睡,但小茧却是精神百倍。
“啊呀,没有座位了。”小茧看上去有些沮丧,嘴角有往下耷的趋势。
脑内警铃大作。
“小茧要是累的话,我可以抱着你!”说完这话,赛罗才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颇为殷勤。
“抱着?可以吗?”清澈眼里闪起星光。
“当然可以了!”赛罗一手抓住扶栏,一手将小茧抱起,将她护在怀里。
“哇哦!好厉害!”小茧搂住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上,在赛罗反应过来之前,小茧忽地凑近他的耳边,小声道:“哥哥比爸爸厉害多了!”
嗯??
赛罗一脸懵地望着她,小茧却笑得一脸天真,“我知道的哟,爸爸有时候会变成一个特别厉害的哥哥!还会悄悄和哥哥讲话!”
人类小孩都那么厉害么?
不对,我的身份居然暴露了!
“不过我不会告诉妈妈的!”小茧笑起来,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不然妈妈会生气的。”
“你,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脑袋当机,这是赛罗唯一能想到的话。
“才不是呢!爸爸是好人,哥哥也一定是好人!”小茧认真地点头。
赛罗轻笑起来,“你还真是天真呐。”
“不过,爸爸去哪里了?”
“这个嘛,他为了今天能看到你的表演,昨晚一直在工作,结果今早太困睡着了。”
小茧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一脸不安地望着他问:“哥哥,我表演的时候,你会给我鼓掌吗?”
“会,当然会!”
“谢谢哥哥!”女孩儿一把搂住他,“我喜欢哥哥!”
“诶?”
“哥哥是好人,哥哥来我家吧,我让爸爸收养你!”小茧说得很认真,“爸爸最听小茧的话了!”
赛罗苦笑起来,“这可不行呐,哥哥我也是有爸爸的,如果被你爸爸收养了,我的爸爸会生气的。”
小茧沮丧地叹了口气,“哥哥的爸爸真凶。”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那,那哥哥悄悄地留在我家好不好?我让爸爸带我们一起去游乐园玩,然后买好多好多的玩具!”小茧张开手比划着,眼里都是兴奋。
“你爸爸会破产的。”赛罗戏谑道。
“‘破产’?”小茧困惑地望着他。
“啊,意思就是钱全都被花光光。”
“爸爸好可怜,那,那我就买一个,哥哥也只能买一个了。”小茧低着头,很是沮丧。
“没事,哥哥把自己的那份送给小茧,你就可以买两个了。”
“不行,爸爸说了,有好东西要和人分享,不能一个人玩。”
“是吗?你爸爸还说过些什么?跟哥哥讲讲。”赛罗忽然来了兴趣。
“好多呢……爸爸说过……”


幼儿园最终还是顺利到达了,赛罗坐在台下望着小茧走上舞台,然后朝她招了招手。
“加油~”赛罗比了比口型,小茧点点头,然后深呼吸,在音乐的伴奏下放声歌唱。
赛罗望着她,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小茧的哥哥,一个观看妹妹表演的哥哥。小茧清澈的歌声像是一股暖暖的溪流,将他战斗中的伤痛一点点洗去。
“FINISH!”音乐结束,小茧一手插腰一手比着方才赛罗教她的手势,得意地望着他。
赛罗会心一笑,用力鼓掌。
————————————————————————————
那之后……
“FINISH!”小茧双手举过头顶,踢着腿看向澪人,“爸爸我吃完饭了!我可以看闪光侠了吗?”
“呃……嗯……”
“爸爸真棒!今天妈妈不在,你能让哥哥也出来一起看吗?”
“这个……”澪人还在犹豫的片刻,赛罗已经夺走了主导权,他一把摘下眼镜,抱起小茧就坐到了沙发上。
“没什么好犹豫的!”
“哥哥!”
被挤到一边的澪人无奈地苦笑着,这俩孩子可真是……可爱呀。

评论

热度(70)

  1. 春虫虫窝一团powd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