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看那颗星星

烟水泓泓:

第一次写父子(算是吧),亲情向,各位海涵啦。


——————————       


       星球像是沙砾,散落在宇宙这片无边无际的黑色的大海里,想照亮一片星域,就得燃烧自己的核心。当光这种信号穿越光年,因缘际会被生命体——更加偶然的存在接收,她就成了一盏灯。
  
  从星球内部去看夜空,星星或零散分布,或成河成云。这是壮阔的美,你可能会感到个体的渺小,但相比从宇宙远眺收获的漆黑一片,独我一人的孤寂感怕是远不及内心的震撼与激动。
  
  屋里的灯早已熄了,小女儿躺在母亲的怀里做着梦。零人蹑手蹑脚来到阳台,打开窗户趴在上面往天上看。
  
  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工作、家庭、疲累,让仅仅向这片生活的天空抬个头都成了奢侈。那种无忧无虑恐怕要追溯到小时候,对未来的每一点憧憬都会让年幼的自己兴奋不已。
  
  今夜的星星不多,月亮旁边有一颗,很亮。脖子伸了老长,云底下又看见几颗,哦豁,有颗眨了眼。
  
  而这久违的安静的美好,得归功于他脑海深处的冲动,或者说是那个和他一心同体的年轻人的冲动。
  
  “赛罗,来吧。”
  
  当零人再睁开眼,眼前的夜空赫然变得热闹起来,这张蓝黑色幕布上洒满了跃动的白色光点。视线越发拉长,那些白色光点开始染上不同的颜色,甚至逐渐显出表面的纹路,但停留的时间极短,难以用地球的时间来衡量。
  
  无数的星球从他眼前滑过,其中也有长久的黑暗,最后远远的停在一颗淡绿色的星球。
  
  那是明亮又安抚人心的绿色,零人能感觉到他内心陡然的波动,而他一直以为他足够强大,“这儿……故乡?”
  
  “嗯。”有点儿鼻音。
  
  “想家了。”零人不由微笑起来。
  
  “对。”仍是有些疲累的声音,但也沾了笑意,“想我爹。”
  
  “那他肯定是个英雄。”
  
  “哎?为什么?”“父母可是孩子们最初的导向呐。”
  
  “说的是呢。”赛罗低低笑起来,“小时候我们不得已分开,我不知道父母是谁,阴差阳错倒还是他做了自己的目标。我一直在追赶,后来有一天,他说我已经超过了他,可以独当一面,但我觉得前面好像又是一片黑暗。”
  
  “以后就要自己闯荡了啊……但是别担心嘛。”如果他此刻在自己眼前,零人真想抱抱他,然后揉揉头,“像我的女儿,我会一直留着家,等她什么时候受挫了回来。”
  
  “可……他一直很忙。”
  
  “那又怎样,只要他还在,就有家啊。”
  
  眼前的夜空回归了宁静,“打扰你休息了,睡吧。”
  
  零人做了梦,那是赛罗的梦境。
  
  受了伤的年轻战士跌落在偏僻的星球,恒星在另一面,地面一片漆黑,狂暴的风声压盖一切声响,他是唯一的光源,他也找不到方向。
  
  他无力地躺倒在坑洼的地面,能量在慢慢流失。而他从没如此迫切地想回到那个地方,想见那个人。
  
  空旷的天空蓦然出现一个光点,是那颗独一无二的星星。他笑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家。
  
  纯净柔和的光亮中,父亲一直望着天空。他一头扑过去,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胸膛。
  
  “我一直都在。”抱着他的人略低了头,吻了他碧绿的额灯。
  
  家里的灯一直亮着,那颗星星也一直发光。
  
  你总能找到回来的路,因为他和她会为你指引方向。


——完——

评论

热度(59)

  1. 春虫虫窝烟水泓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