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七狮 Cool and Hot

Saint.7:

七狮 Cool and Hot

* 人物属于圆谷,OOC属于我
* 突然的小脑洞,七狮地球驻守时期。
* 短小而不精悍

七狮 Cool and Hot

那是赛文在生命垂危中做的一个梦,他梦见了一次和凤源去北海道执行任务的经历。
那是北海道最为温暖的七月时节,就算一向嫌弃北海道冬季寒冷的诸星团也找不出什么不去的理由,更何况他作为MAC的队长没有理由去挑剔任务,所以就算任务要求是在十二月跳入南极海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办的。
如果说诸星团的喜悦只是浅浅地敷在心上的话,凤源的喜悦就是浓浓地表现在脸上了。这个青年不顾同僚们羡慕嫉妒恨的阳光一脸喜气地催着他的队长快一点儿出发。
“你不要搞错了,你是去做任务!”黑田训斥道,“至少在任务完成前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凤源这才收敛了一点自己的喜悦,诸星团站起身,叹了一口气道:“走吧,去北海道。”
“是的,队长!”青年的喜悦重新被重重涂在了脸上,诸星团觉得自己简直有一些娇惯这个年轻的战士了。
去北海道的路上照例是诸星团开车,凤源哼着小调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风景,不时为看见公路远处的羊群和牛群而发出惊叹。他这份孩子气的快乐也感染到了诸星团,本来他还在为了要去札幌市市议会解决MAC在北海道建立办事处的事情烦心,但是现在,他左手食指敲着方向盘,漫不经心的想道:这么开心的一天,还是不要让这种恶心的事情打扰心情吧。
他们在札幌市市议会大楼里待了很长时间,一直都是诸星团打断议员们的长篇大论,像是赶时间一样抛出一个又一个正在重点上的论据。终于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MAC办事处建立的事情被敲定,在与议长握手之后,诸星团带着凤源出了大楼。
“你好厉害啊队长,那些老头子都被你堵得没有话说,最后简直是队长你的演讲嘛!”凤源说,一脸的崇拜。
“那么,学会了吗?”诸星团故作正经地问。
凤源一愣:“学会......学会什么?”
诸星团用拐杖敲着地:“当然是怎么堵回自己不愿意听得话。”
“这,这要学吗?我觉得......蛮不礼貌的,太刻意的话……”凤源抓了抓他的小卷毛。
诸星团强忍下想替他整理整理头发的冲动:“没有什么不礼貌的,你如果不堵住他们的嘴,那事情就会很麻烦。”
凤源看上去还是一头雾水,但是诸星团已经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多做纠缠了:“时间还早,午饭也没有吃,但是现在饭店也都没有开始卖晚饭,先去便利店看看有什么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吧。”
于是他们去了便利店,买了些面包和牛奶,诸星团还另外买了些东西,并没有让凤源看到。
最后他们在市郊的一家牧场栅栏旁站着吃面包,手里端着牛奶,胳膊支在栅栏上,看着羊群和牛群吃草。
“真是悠闲的好地方啊!”凤源说。
“你这么想吗?”诸星团问。
凤源点头:“当然了,感觉这里的人们一定很淳朴,而且啊……”
“而且?”
凤源笑道:“能和动物们这么两不相争的生活的人们一定都是好人啊!”
诸星团想批驳青年这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何必打扰喜悦的心情呢?他想,右手无意识地晃着牛奶瓶子。
“队长,等和平之后,我们定居在这里吧?”凤源突然说,“经营一家牧场,与世无争的生活。”
“但是,北海道冬天很冷啊。”诸星团说,“就算供暖系统完善,也不是我想在的地方啊……”
“那,那么冷吗?”凤源问。
“这里可是日本岛的极北地带啊,冬天当然冷了。”诸星团说,心想这个年轻的战士对于地球的知识还是太匮乏了。
凤源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诸星团也没有进行新话题的欲望。青年口里描述的那个未来还是稍微打动了他,但是他并不想在北海道开一家牧场,去温暖的神户更好一点。
“一个人的冬天确实会难过一些,但是两个人的话应该会好很多吧?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凤源说,眼睛看着地下,“因为队长在啊!”
诸星团挑起了一边眉毛,打趣道:“没想到我还真有魅力啊。”
“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就是感觉再寒冷的冬天,只要又队长在,就算没有供暖也有夏天一样的温暖呢。”凤源抿了一口瓶子里的牛奶,“也许是因为队长现在对于我来说,就和家人一样啊。”
诸星团感觉自己的心和这七月时节的北海道一样温暖,他不禁笑道:“那还真是值得尝试啊。”
“是吧?”青年笑道,“所以我要加倍努力,一定要将和平带来。”
“那我也要努力了。”诸星团开玩笑道,“努力对你进行特训。”
“诶?那种事情就不需要太努力了吧......”青年一脸受到了惊吓的表情,大大地愉悦了诸星团。
“说这种话真是太松懈了!”他故意板起了脸,“看来你的决心还很不够啊。”
“不,不是那样的!”凤源条件反射地立正站好,差点儿把牛奶洒在制服裤子上。
诸星团把脸侧向一边,无声地笑了。意识到自己被一向严肃的队长耍了的凤源埋怨似的拖长了声调叫道:“怎么这样啊队长!”
“抱歉抱歉。”诸星团笑道,“为了赔礼,这个。”
他拿出了刚才在便利店里买的一盒白巧克力:“可以算是北海道的特产了。”
“巧-克-力?”青年一字一顿地念着包装上的字,“这是什么?”
诸星团诧异地挑了挑眉头:“你不知道?”
“听到是听过......”
“这个啊......”诸星团左手支在栅栏上托着下巴,右手食指敲着栅栏,“是地球人热衷的食物之一,历史不算长但是却是地球闻名……”
他买了个关子,听着青年一叠声地问他‘然后呢’,于是他笑道:“是就算在冬天吃下去,也可以让人心里暖烘烘的好东西啊。”
这么说起来也不错呢,在和平的地球上的北海道,一起经营一家牧场,冬天有巧克力有你的话……
现实中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清醒了过来,周身的疼痛让他不禁呻吟出声。
我还活着?
“你还好吧?三弟?”他听见佐菲大哥的声音。
“地球......”他从牙缝里拽出了这两个字,然后抽着冷气强忍着潮水一般袭来的疼痛。
佐菲有几秒钟没有回答,但他最后还是向赛文说:“不容乐观,但是我们毫无办法。”
“不能这样!”赛文强撑着坐了起来,拽着佐菲的胳膊,“不能这样!”
“你冷静一点,赛文!不要逞强!”佐菲扶着赛文。
“……我要见他一面。”他说。
“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佐菲说,“你有什么话,我让杰克......”
“我要亲口说!”赛文强硬地打断了佐菲的话,“你们对他不够了解。”
佐菲揉了揉眉心,终于松口道:“现在你再一次去地球是不现实的,你想见他也只有用你自己的意念把你的意识和他的意识联系在一起,在梦里见一面。
“但是你要想清楚,你的生命也会随着你使用念力而处于危险中。”
“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大哥。”赛文说,然后躺回了胶囊,开始了用自己的念力建造一个梦境。
他看见青年站在海边看着自己,一脸的犹疑不定。
他看见朝阳将一切染上了暖黄色。
于是他说:“雷欧,不要害怕,你看,今天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评论

热度(23)

  1. 春虫虫窝Saint.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