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Dick中心】当我们谈论“我爱你”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白骑士先行一步:

“我爱你,Roy。”


如果这句话出自Oliver口中,Roy就会愣在原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然后思索一句体面的回答。如果是Dinah,他会回她一个真诚的微笑,向她表达自己的感谢。如果换成Jason,他会扑过去狠狠拥抱他,傻笑着被对方摔在墙上。


但这是Dick的声音,所以Roy甚至懒得翻过身看看伟大的泰坦领导者受了什么新刺激。他闭着眼调侃道。


“谁都知道,你说出这句话就像说‘天气真好’一样顺溜。”


计算出Dick在过去一个月里真情告白的次数是个大工程,Roy也没有记录的心情。Wally,Donna,Garth,Lilith,每人从几次到几十次不等。再加上他天天挂在嘴边的弟弟妹妹,那就数也数不清了。


“但我真的爱着你。告诉我你的烦恼,我永远站在你这边。”Dick扳过对方的脸,直起身子看着那双绿眼睛。


“准确地说,你爱着我们所有人。”但Roy还是笑了。


“没错,当然。Wally刚刚回归正常生活,他需要我作为他的锚,提醒他的存在。Donna无法接受她被篡改的身世,Lilith怀疑自己能否控制能力担任超级英雄,Garth面临亚特兰蒂斯的信任危机,而你和你的绿箭——无论如何,你们需要我的关心。”


“你知道为什么你是失恋得最频繁的那一个吗?因为你爱着所有人。你的每个女友最终都会断定你是个博爱强迫症的泛性恋,并因此成为你的前女友。”


“身为泰坦中失恋第二频繁的那个,你没有资格评价我。”Dick倒回床上抗议道。


“那是因为大多数时候,我在开始时已经预见了结束。我爱过的女孩那么好,我知道我配不上她。”


“忘记前女友的话题吧。这可不是合适的时间地点。”


“那就谈谈你的博爱强迫症,这并非你的天性。记得我们小时候,你比现在更像一只蝙蝠。”Roy闭上眼,想起那只羽毛鲜艳的鸟儿,神秘而骄傲,甚至带着一点疏离。


却拥有更加简单纯粹的快乐。


Dick无声地微笑,一双茫然的眼似乎望尽了时间。他几乎忘记了,在一切发生之前……


(“生日快乐,Wally!”罗宾在队友面前,第一次摘下了面具,“我的名字是Dick Grayson。”


“我爱你,Rob!这太酷了!”闪电小子紧紧拥抱着他的好友,“我简直不敢相信,哥谭首富的小少爷是我最好的朋友!天啊,蝙蝠侠同意你透露身份吗?我感动得快要哭了。”


“我想用蛋糕堵住你的嘴,dude。”


“非常乐意,Rob。”)


“一切是什么时候改变的?”Dick喃喃自语,“那年我从泰坦回到哥谭,正赶上参加一场葬礼。罗宾的葬礼。”


或许Roy想不到,这场葬礼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不仅是葬礼的主角。


“我曾无数次地想象,如果我承担起兄长的责任,或许就不会失去他……”如果他战胜了该死的青春期叛逆,用善意引导他的继任者,或许那孩子就不会如此无助,不会孤身一人寻找素未谋面的亲人。这些虚妄的幻想曾经填满他的梦境,重复着每一个夜晚的后悔与自责。


“当家里有了更多孩子,我发誓尽我所能,照顾他们,保护他们……”为此他与Bruce一次次和解,他抛弃曾经的任性,成为Timmy和Cass最信任的兄长,成为Damian的蝙蝠侠。


“因为我知道,永远得不到所爱之人表达爱意,是怎样的痛苦……”如果Bruce站在他面前主动说出“我爱你”,他一定开心得从梦中笑醒。多年前他也曾期待温柔的陪伴,真诚的赞美,直到他在疲惫中习惯了现实。


“别说了,Dick,”Roy用手臂搭上对方肩膀,“你成功转变了我的认知,我几乎相信Ollie不是天底下最差的父亲了。”至少在成为军火库之后,他再也不必为Oliver改变自己的人生。


“你们两个从我的床上下去,”另一个声音不悦地响起,“我不想看见这幅快要搞起来的架势。”


“嘿,Jaybird!”补充一下,Roy发现自己在Jason的安全屋里,身边躺着Jason的兄长。


“晚饭做好了。”Jason一脸嫌弃。


“我爱你,小翅膀。”Dick快活地说道。


眼神中最后一丝忧伤如阳光下的水滴般消失无踪。


END


【碎碎念:这篇其实是《父子问题》中Dick视角的故事,那篇文主要讨论Bruce和Jason的关系,但看似长兄如母的Dick同样存在很多被忽视的问题。】

评论

热度(126)

  1. 春虫虫窝白骑士先行一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