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赛捷】积习难改

圣徳氢工:

【赛捷】积习难改
其实窝想看后期兔子跟少爷变成好敵手,肯定很精彩,但这是子供
窝想不出比风评被害更好的谓语动词,请大家不要以为这是淫梦厨(迫真)
这篇已经相当于是双向表白了




  “我一开始啊,很羡慕别人有什么老爸老妈的……”朝仓陆说,“生活说不定可以好一些。”


  在星云庄里,当着伊贺栗的面,朝仓陆其实并不想表现出一个吐苦水的形象,他真正想要与之沟通交流的是赛罗,然而一体同心让他只能豁出去了。这样确实会有一点暗中用道德跟共情要挟他人的阴险意味,但伊贺栗不说反对的话,他也就泰然自若地继续跟赛罗聊天了。


  “朋友也没几个,要不是贝……有这所基地,我可能就得露宿街头了。”朝仓陆说,“要维持友情的东西很多,小时候的话可能是零食点心什么的,但我没有父母给我做。而且会被看成是异类,就因为我各方面都比普通人类强。”


  “现在呢?你不是有朋友了吗?”赛罗说。他可能永远都不能理解朝仓陆说的这些,在他看来这足够虚无缥缈了,而朝仓陆仍然靠着顽强的生命力活到了现在。就像朝仓陆还没有完全理解英雄的含义一样,他从没上纲上线到想把和平推广到全宇宙。


  “我是因为能成为奥特战士所以才遇到了你们啊。”朝仓陆说,“不然我还是会穷得要死,跟佩嘉相依为命的吧。”他叹了口气,“虽然严格意义上讲M78星云是我的故乡,但我这个样子就算回到了光之国,肯定也会跟在地球上一样被人冷眼相待的吧。”


  “你打倒贝利亚之后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还远得很……赛罗哥哥,你觉得他在乎我吗?”朝仓陆慢慢悠悠地蹬着自行车,伊贺栗即赛罗小跑着跟在他身边,上班族的意思是这种磨炼肉体的活动就交给赛罗了——后者没什么意见,毕竟他给伊贺栗提的要求太多了,偶尔来点小回报能让伊贺栗更加听话,让双赢的天平朝自己那边倾斜得厉害些。


  “我觉得他爱你跟想杀你并不冲突。”赛罗忽然有点难受,他倒是习惯了身为宇宙警备队队员的生活,先发制人是积习难改,擦肩而过的死亡也是家常便饭。但朝仓陆这位年轻的奥特战士(他想用年幼这个词更为恰当)还需要许多磨砺,死亡这只凶鸟从来不曾飞离他片刻。


  “到时候等我打不赢了你再上场可以吗?”朝仓陆怯生生地问道,“我其实也没有把握。”


  “行。我上场的话你就又要风评被害了吧。”


  朝仓陆感觉赛罗可能吃软不吃硬,自以为是地发现了这点让他很开心。“赛罗哥哥太帅了嘛!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点啊。”


  “……”


  “怎么了?”


  “我感觉被贝利亚的儿子这么夸有点奇怪。”赛罗说,他把脸扭向一边,朝仓陆看不见的那面有着上扬的嘴角,“你真是他儿子吗?性格完全不像啊。就连莽撞都不像贝利亚。”


  朝仓陆加快了速度。“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真儿子。”伊贺栗的身体勉强跟在他后面,“你慢点!在公园里这么追你太奇怪了!”后半句是来自上班族的悲鸣,“这里还有我老婆认得的人!”


  “是啊,流着他的血啊。”赛罗说,“可就是我喜欢的类型,跟贝利亚完全不一样。”


  朝仓陆停了下来。他下了车。


  “如果……最坏的可能,我变得跟贝利亚一样了,为了我所珍视的一切,你能够守护好他们,以及……”


  “不要杀我吗?我还不想就这么离开我所爱的……”他乞求道。


  赛罗吞咽了一口。


  “对不起,我的觉悟还不够。”朝仓陆说。“忘了我刚刚的话吧。”


  “能。如果我做得到的话。”宇宙警备队队员说,他看着眼前的小孩子,先发制人,积习难改。这大概是迄今为止他撒过的最大的谎了。


FIN

评论

热度(61)

  1. 春虫虫窝聖徳罢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