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神的孩子们 第五章(完结)

牛奶工业:

伊贺栗令人做了噩梦。

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九十多岁的老爷爷,留美奈也变老了,她的头发几乎没有了。他们和婚姻失败的小茧住在一起。他已经有点老年痴呆,在家务活上一点也帮不上忙,偶尔还会失禁。小茧的女儿因此很讨厌他,背地里叫他“死老头”。

他觉得自己忘了很多事,最近发生过什么都稀里糊涂的,但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还是记得清清楚楚。还记得小茧的生日。记得出差时去过的陌生的城市。记得曾经有一个借用过他的身体的神明大人。

啊啊,这里终于是我的噩梦了。太好了。

梦中的令人回过头,看到了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赛罗。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就是知道。赛罗的感觉很复杂。而且有些难过。


《神的孩子们》

第五章

对不起


赛罗的黑工之旅据说是圆满结束了。自称出差一个月回家的那天,小茧扑到令人怀里死死抓着他不放。赛罗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让令人做了什么,他的“坐立不安”让令人的精神状态变得一团乱。

留美奈什么都没问,只是抱过了小茧笑着说:“欢迎回来。你们都平安就好呢。”

“我我我回来了。”

令人刚说完。

然后意识到留美奈说的是“你们”。


“我不能收下这些钱。”

赛罗一时语塞。他原本想把打黑工的收入交给令人,没想到被拒绝得斩钉截铁。

“你应该为了自己用掉这些钱啦。”令人也觉得自己有点太严格了,唯唯诺诺的补了一句,“我是觉得这样比较好啦。”

“那……我想要小茧变得幸福起来。”

“赛罗兄。”

令人决定了,他一定要趁现在把这件事好好谈一谈。

然后,想到的话语就直接从嘴里跳了出来。

“你是在模仿我吗?”

赛罗不说话了。


“对不起。”

伊贺栗令人不由的开始道歉,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疑惑:“赛罗哟,我一直都感觉,你表达亲近的方法是从我身上学的吗……?我一直都觉得你本身应该也只是个孩子,本来应当更加……孩子气一点?”

赛罗没有回答。

“而且,我其实也没法理解,为啥你能和小茧建立起把她当成女儿等级的感情啊。再说如果是这样,你应该缠着我要身体的支配权,然后带着小茧出去玩吧?”

这样真正自然流露感情的事情你一次都没做哦,带着小茧去公园,去吃点心的人都是我。令人吞下了这半段话。

“……我啊。”赛罗开口之后停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只知道这样的方法。”他又顿了顿,然后道歉了。

“对不起。”


“……这,不是值得你道歉的事。”


令人花了很长时间听赛罗说起了他过去经历过的人生。

无尽的训练和战斗。赛罗说的时候多少有些自豪。等到说到和贝利亚有关的事,最后又有些含糊其辞。

对于各种低文明星球来说,这是神明大人奥特曼理所当然的人生。

对作为人类的令人来说,这是无可想象的荒漠一般无助而可怜的人生。

作为一个父亲的令人真正生气了。

“你父亲太过分了。不管是什么理由我绝对不会让小茧孤零零一个人这么多年。哪怕因此地球明天就毁灭了,我也不会放任今天她没有爸爸。”

赛罗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

“而且啊,赛罗啊。我虽然没听得太懂,但是这个星球已经不是你们本来想守护的星球了……对吗?那么在这种陌生的地方遇到了很多痛苦的事情……”

令人吞了一下口水。他想起了在他面前身体逐渐分解的赛罗。

他对着那一天消失在光芒中的赛罗说道:“就算你说你觉得难过,不想继续下去,想要逃跑,我也理解……”

“令人。”赛罗突然温和的说道,“你不能继续说下去了。不然,你会否认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伊贺栗令人闭上了嘴。

他意识到了,自己犯了罪。

赛罗是光。他的生命长到近乎无限。

从今天开始,他会意识到他的生命在旁人看来是不幸的。

这个认知会伴随他到近乎永远。

他做了什么啊……


“对不起。”


“对不起。”

赛罗马上意识到,这是梦啊。

梦里他的身体就好像被火焰烧裂了一般的剧痛无比。有一只手在抚摸在他的脸颊。

他怎么会忘记这场惨痛的战败。怎么会忘记,随着意识陷入黑暗,深深印入脑海的地球爆炸的一幕。

但是他不记得听到过亲人这样说过。或许,这一些都仅仅只是梦吧?

“自从让你出生以后,什么好事都没有发生,只有痛苦的记忆不断累积。”

他的亲人的声音叹息着。

“如果你没有出生就好了。”


一定是被爱着,才会被这样祝福的。

一定是被爱着,才会被这样诅咒的。

所以,我是被爱着的。


朝仓陆有点意外赛罗会来找他玩。

不是平常说着要指点他,把他拖起来暴打一顿,而是很认真的带着他跑去了平常小陆自己不会去的游乐园。

如果说是让小陆自己选,可能还是街机游戏更好一点。不过现在这种场合还是陪陪赛罗吧,万一他是有什么话要说呢。

赛罗对绝大多数游戏项目都没啥兴趣,但是对看小孩子玩表现得很有兴趣,还给他买了超大份的冰淇淋。

他觉得如果赛罗有话要说,就是现在了。

赛罗扭捏了一下才开口。这个表情在他身上不常有,一般都是令人才会这样皱着眉头垮下嘴角:“我其实听到过,你管贝利亚叫父亲是吗……?”

小陆立刻把嘴里的酸奶味冰淇淋球一口吞了下去,仔细的舔干净牙齿和嘴唇再回答。他张了两次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你去见见他吧。我知道他藏在哪里。”

小陆发出了很愚蠢的喉音。

“如果你当他是父亲,那么还是见一面再决定以后准备走的道路比较好。”赛罗尽量假装他说的话很普通,“我不会说你怎么选我都支持这种话。但是,作为孩子,你有权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说,还是要自己判断。”


“因为孩子就是这样被生到世界上的。”


<the end>

评论

热度(41)

  1. 春虫虫窝牛奶工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