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翻译】时间静止(Dick&Damian)

白骑士先行一步:

原文:Time Stands Still by theLiterator


Summary:Dick许多年没有见到Damian了。


——————————


他们把他带出牢房,拖进一个更加隐蔽黑暗的房间,拽着他来维持跪姿的人松开了手,他倒在地上。


“Richard Grayson,”Ra’s吟诵着他的名字,Dick试图怒目而视。“你自始至终都令人失望,现在我得知,你即将死亡。”


他听到身后传来压抑的声音,就在他左边——他的身子不能动弹,看不见那个地方,他的思维不能正常运转,无法判断那个声音意味着什么,那个人可能是谁。


“当然,这里有一次选择。你是我最强大对手的门徒,我会为你提供,与他相同的待遇,”Ra’s说,Dick摇了摇头,嘴唇中吐出一声嘶哑的“不”。


Ra’s悲伤地摇了摇头,踢向他的胸口——疼痛使Dick无法呼吸。他的肋骨已经折断,他猜想也许是断骨刺穿了肺部(可能会杀死我,他这么想,但并不重要),所以他不能让一切平复。


他躺在他倒下的地方,艰难地喘着气。


“可惜,”终于,Ra’s说道,Dick不明白他为何等了这么久。“赐予他解脱。”


“Grayson!”有人在尖叫,这次Dick扭过头看向声音的方向。在聚集的刺客中间,有人脱下华美的长袍,向他跑了过来,他跪倒在Dick身边。“Grayson,”他低声说道,Dick冲他眨了眨眼睛。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辨认出那个低头看着他的年轻人,即使被痛苦与绝望的阴影所笼罩,他也感到有些尴尬,因为最初他认为自己看见了Bruce。


但这不是Bruce——Bruce,不是现在身为蝙蝠侠的他,而是冲进火海中,从他死去的父母身边带走他,对他说“我找到你了——你并不孤单,你并不孤单”的那个Bruce。


“Damian?”他疑问道,因为他在想——好吧,他想了很多显然错误的事情。他许多年没有见到Damian了。


“嘿,罗宾,”他补充道。“我比看起来那样好多了。”似乎保护Bruce之子,他的罗宾的那种本能,依然强烈得如同……当初。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然而他很高兴得知他依然深爱着Damian,即使在多年之后。


Damian哼了一声,双手按住Dick的胸口,使他畏缩着试图蜷起身子。“Richard,”他低声说道,“让我带你走。”


“不。”


这一次,声音更加坚定。Dick不想死去,没错,但他更不想接受Ra’s和Damian提供的选择。


Damian摇了摇头,Dick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抬起手抚摸Damian的头发。当Damian伏在他身上,把脸埋在他颈窝时,疼痛令他无法呼吸,但这一切完全值得。


“嘿,罗宾,”Dick重复道,因为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能想到的所有话语都会被他曾经的罗宾拒绝,他很确定跪在Dick身边的联盟继承人更不想听见那些话。


“蝙蝠侠,”Damian耳语道,这并不是他真正承认的,这也不是Dick原本希望的,但是他听见了。


“我在这里,”他说道。


Damian的呼吸声更加粗重,如果这是当年,Dick可能会开玩笑说,“肋骨断裂的那个人不是我吗?”然而他只是任凭那人贴近他,手臂环抱着他,他能感觉到,至少他并不孤单。


世界在痛苦的缓慢浪潮中逐渐消逝,他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如此漫长,如此混乱。


如果压在他身上的是其他人,如果他假装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泪水打湿了他颈窝的皮肤,他一定会要求Ra’s提供解脱,甚至在几分钟前提醒他执行命令,但是他实在,真的,不想离开Damian。


这并不像让他回到身边那样有意义——这不是一个失而复得的机会,也不是一种弥补他最耻辱的失败的方式,但是这真的……


感觉很好。


如果这可以用来形容他的死亡,好吧。延长这一过程似乎是值得的。


他能感觉到他环绕着Damian肩膀的手在颤抖,但他不想松手放开他。


他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Damian低下头看着他,神情冷酷如同戴上了面具。


“Damian,我的继承人,”Ra’s说道。“他拒绝了我们的礼物。”


“的确如此,”Damian说道。


Dick恐慌地摇了摇头,他不会接受,不可能,即使为了Damian也不行。


“嗯,”Damian说道。“一切很快就会结束。”


“是吗?”Ra’s问道,他靠得很近,长袍拂过Dick的脸。他接下来那次费力的呼吸充斥着温暖的豆蔻香气。


他想要屏住呼吸,但是这种香气比他即将死亡的身体散发的气味还要好些,而且他很确定屏住呼吸会带来那种能战胜他的痛苦。


而且他需要不顾一切保持清醒,防止Damian……他只是需要保持清醒。


“我愿意赠予他永生,”Ra’s说道。“我愿意赠予他死亡。你选择哪一种?”


Damian的手指抚过时合上Dick的双眼,离开前他在Dick的前额落下一个纯洁的吻。


Dick不想陷入昏迷,但他无法留住他的意识,就像他无法留住Damian。


在他一生之中,他第一次希望,Damian留在看不见他的地方。


他不清楚自己是睁不开眼睛,还是不想睁开,但他的双眼依然紧闭,痛苦与黑暗将他淹没。


——————————


END


后续:No One Leaves (And No One Will)

评论

热度(38)

  1. 春虫虫窝白骑士先行一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