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狮]30天xìng幻想挑战 之 day15 :和妖怪做ai



[七狮]30天xìng幻想挑战 之 day15 :和妖怪做ai


文案:那位叫凤源的魅魔,你预定的诸星团外mài已经送到。请签收!


友情提醒:半AU,魅魔凤源,人物形象OOC,各种私軰设


全文链接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574368


册刂节版:


[七狮]30天sеx幻想挑战 之 day15 :和妖怪作艾


诸星团沿着海岸线搜索到凤源的时候,后者正垂头丧气的坐在海边沙滩上,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远远看着就像风干焉了橘子。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一踩油门飞速驶去。等模糊的黑点慢慢清晰起来时,听到动静的年轻人惊喜的抬起头,一骨碌站起来激动的边挥手边跑来,结果没几步就tuǐ一软被礁石绊倒。


诸星团暗骂一声,心急火燎的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拄着拐杖用最快的速度踩着高低不平的岩石堆疾走过去,蹲下来查看还在呲牙咧嘴揉膝盖的凤源:“有哪里受伤了吗?还能自己走吗?”凤源嘿嘿笑了两声,回答:“没事,都是些皮肉伤,消消dú就好了。”


诸星团黑着脸气道:“没事怎么不自行归队,也不回軰复通讯!一个人洒乎乎得坐着不动干嘛!”凤源不好意思得mō軰着头鞠躬道歉道:“对不起,队长!只是通讯器摔坏了。还有,还有就是,肚子饿得难受,提不起劲。”


提起这一茬,诸星团之前压着快熄miè的怒火蹭的一下窜了上来:“能不饿吗?刚才的战斗,后面那几下还像点样子,前半段简直毫无章fǎ,根本就是浪费能量瞎打一通!”


凤源原本兴高采烈的眉眼一下子耷軰拉下来,两边嘴角也沮丧的下垂,看着委屈兮兮的仿佛被主人踢了一脚的幼犬。但这一套对诸星团来说,虽不至于毫无作用,但还远不到足以原谅他在战斗中的失误的地步。因此MAC队长连眉头都没松一点,如平时一样噼里啪啦列出年轻战士一堆máo病和不足,并毫不留情的指出正是因为不用脑子不听指挥,才令雷欧那么快就耗尽了能量,以至于侥幸胜利后甚至来不及飞走就直接变回人类形态。


看到弟軰子低着头虚心受教的乖顺模样,诸星团的火气总算xiè軰了七八分。要知道他目睹雷欧忽然倒下那一幕时简直浑身xuè液都要凝结了。尽管这并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雷欧在战斗中面軰临生命危险,并且目前为止都是有惊无险的平安归来。但一想到是自己的无軰能为力才将这个并没准备好的孩子推向残酷的战场,诸星团以及赛文奥特曼的心都会一再受到良軰知与情感的双重鞭挞。他曾经不止一次将杰克、艾斯和泰罗纳入自己的羽翼庇护,现在却只能bī軰迫更年轻的雷欧跌跌撞撞得艰难成长。然而他们都没有退路,如同孤注一掷得赌徒,只能变本加厉的全力以赴。


也许今天是太严厉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今天凤源确实是有了进步,后半段战斗也是发挥出sè。而且他现在又饿又累,并不是接受战术指导的最jiā时机。诸星团这么想着,目光不觉wēn和起来,脸sè也缓和了很多,把左手放在凤源肩膀上正打算再鼓励几句,余光瞥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年轻人嘴角隐约的反光,心中不由得jǐng铃大作。再顺着那刚被察觉的灼軰热视线角度低头一看目标,顿时身軰体一僵,然后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抬手在神游天外的弟軰子脑门子上弹了一记bào栗,呵斥道:“hú思乱想什么呢!”


凤源捂着脑门,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队长kuà间收回,委屈的辩解:“队长,我饿……”语气和神态都像极了艾斯小时候缠着佐菲要零食吃的黑历軰史。顺便一提正因为佐菲对当时还是个小团子的幼弟的纵容,才导致艾斯至今都瘦不回来。


所以说,决不能惯着小孩子tān吃的máo病。诸星团硬軰起心肠冷着脸道:“既然我们以人类的身份生活在地球人,就该用人类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能老想着走捷径投机取巧!为什么补好好吃饭?下午给你留的营养液呢?是不是又忘记吃了?”


凤源嘟起嘴唇,眼睛水汪汪的看向自己的队长:“我明明按照队长的要qiú少食多餐了。可我毕竟只有一半的宇宙人xuè统,不能够彻底的把普通食物转化为能量或xī收光能……”


“你自己说的,广义上,魅魔也应该算宇宙人。所以你是完全的宇宙人。现在跟我上车!”诸星团面无表情的打断年轻人近乎撒jiāo的抱怨。凤源悻悻的闭上嘴,无精打采的拖着沉重得步伐跟在自己的队长身后,xí惯性伸向副驾驶座的车门把手时,缺看到诸星团绕过驾驶座的门,一把拉开后座左侧车门进去稳稳坐好。凤源整个人立刻精神抖擞起来,急不可待得拉开右侧后座车门笑嘻嘻的钻了进去。


“顶多半个小时,时间到了就走!”诸星团强调道。


“是,队长!”凤源眼睛亮晶晶的,熟练的解軰开诸星团下軰半軰身制軰服的暗扣,拉下拉链和橡胶内軰裤,掏出早就眼馋的东西,熟练的一口軰hán軰住,并津津有味的shǔn 軰xī起来。


与此同时,两颗尖尖的犬齿也冒了出来,在zhu身上轻轻的啃着,宣告着年轻人另一半xuè统的来源。


*******和谐*******


最终诸星团从凤源身軰体里抽軰离的时候,年轻的半魅魔嗓子都哭哑了,仿佛搁浅在沙滩上的鱼,干张着嘴喘气。MAC的队长慢慢坐起身穿好衣服,对着车窗玻璃整理了一下仪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皱起眉头:“晚了五分钟。”


凤源有气无力的摊在座椅上,回想起自己方才大軰tuǐ紧紧缠着队长的腰不放的狂乱模样,愧疚的道歉:“对不起,都怪我……”魅魔本能伴随着qingyu退潮的单纯青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都怪我太银当”之类的话。


出乎意料的是,一贯严厉的导师这次却没有揪着他的错处不放,只是打开窗户发散车厢里yin靡的xìng爱味道,起身从中軰央扶手箱里取出纸巾盒扔给他,,只吩咐了一句:“把自己和座椅清理干净。”就打开车门,下车又上了驾驶座,启动引擎。之后回去的路上也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没再就这件事说什么。凤源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开始琢磨今天的战斗任务报告。


至于那个后备方案,还需要等到几个月后,MAC宇宙基軰地和队长都不复存在之后,才能真正派上用场。



end


评论
热度(13)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