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狮/零狮】发qing的A被O强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知乎体,ABO


#七狮##零狮##赛文/雷欧##赛罗/雷欧#【七狮/零狮】发軰情的A被O强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知乎体,ABO

涉及雷欧TV,超银河传说及外传、银河帝軰囯和奥特曼传軰奇、奥特曼列传,但对这些不了解也不影响阅读)


一发完结 


零狮开场,七狮收尾 不是3 P,没有炮灰赛罗,我写文是【朋友也可以艹,艹完还能继续做朋友】派











发qing的A被O强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谢邀,@点赞狂魔  我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总之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k76约架不来是孙軰子!

我看了一下,答軰案里很多人说这在实际cāo作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O性格wēn和又相对柔軰弱,缺乏攻击性,而且一旦被标记就会怀軰孕并服軰从标记自己的A,怎么可能强上一个发忄青的A?呵呵,果然太平曰子没过多久,新一代奥都忘了是实力而不是性别决定强弱了。你们这些直A癌啊,图样图破,有时候太拿衣服了。 

我虽然还没有成年,但经历过的风浪比光之囯所有的同龄人加起来都多。我跟你们港真,性别这种东西,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都是他喵的浮云!什么欧米伽天性,什么发忄青期本能,对于意志坚定的战士来说,统统是可以控軰制的,控軰制不住说明你是弱基,就该去他喵的继续修軰炼变强。可惜这个真軰理我到底明白的晚了些,所以才会发生那件事情。

那时候我出外勤遇到机器敌人围軰攻,被困在异次元空间,结果要sǐ不sǐbào发了第一次发忄青期,影响了战斗力,差一点被砍sǐ,幸亏我师傅赶来救下我并和我联手击败了敌人。但要离开异次元空间必须用合軰体光线。但我那时候生dǎi直腔都打开了,那玩意直軰挺軰挺,意志溃散压根使不出光线技能。虽然说我平时对我师傅有点没大没小的,但好dǎi被他养了几百年,在他面前露軰出这么丢脸的一面简直尴尬到bào軰zhà。但我那时候满脑子都是艹!艹!艹!所以根本顾不上羞齿,哭丧着脸问他怎么办。其实我也知道,这地方就我们俩A,又不可能凭空变出O来,我师傅倒是有能穿越次元的特殊道具,但等他回去拿抑制剂再赶来,我肯定已经陷入热潮吃yào也没用了。所以我当时特别悲壮的让他先走把外面的重要敌人解决掉,等我熬过去这段时间也就bà了,反正以我的身軰体素质拖个把月也不见得会sǐ。

我把意思大概齐跟我师傅说了一下,他就露軰出那种平时我又犯了错或做了惷事时他那副不赞同的表情,看得我心里条件反射的咯噔一下,然后果不其然下一秒钟他就飞身把我扑倒并骑在我身上,用那种又严肃又正经的声音说:“我可以帮你nòng出来,但你不能标记我,也不能射在里面。” 


**********和谐,完整版看链接*************

大概是我那副气呼呼的样子令他觉得可怜或者有趣,我师傅的表情软化了下来,主动俯下軰身qīn軰wěn我的额头,许诺回去以后,在有保护措施的前提下,可以让我彻底进入内軰射一次。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不假思索的说;“一次怎么够!必须要nòng到我满意为止!”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和谐掉飙车部分,完整版看链接*************

◆◆◆◆◆◆◆第一次补充◆◆◆◆◆◆◆


我看了下评论,挑几个看着顺眼的问题统軰一回答一下。

问:艹师父是不是比艹其他人有特别的类似背德的心理快軰感?

答:肯定的,他对我来说是兄长也是半个父qīn,甚至代替了部分母qīn的地位。毕竟我以前是被当成孤儿养大的,后来才和父qīn相认。在那之前,他受父qīn嘱托独自教养了我好几百年,是我的第一个家长。

问:你觉得艹他shuǎng翻,到底是因为他是你师父的身份,还是因为他是个你也打不过的强大的战士,还是因为他盘靓条顺技术好?

答:你这不废话吗,当然是因为全部啊!换成奥王当你师父你乐意艹吗?宇宙里那么多好看能打的奥,jǐng备队那么多长辈我会随便艹吗?

问:好羡慕你的艳遇,我也是未成年,觉得学校了好几个教guān帅得不要不要的,你觉得我如果和教guān一起出任务时偷偷吃催軰情剂发忄青,他们帮我nòng出来的可能性大吗?

答:能不能帮你nòng出来不知道,反正你被打sǐ是肯定的*罒▽罒*

问:你称呼他为师父而不是教guān,可见他不是学校的公用教軰师而是你的私奥家教喽?那么问题来了,到哪里可以找到这么好看能打又能cāo的家教呢?

答:我师父是学校教guān,同时也是我的私奥家教。你们就别想了,因为这是家族财产。他以前是我父qīn的私奥弟軰子。*罒▽罒*

问:我就关心一件事,后来你师父兑现承诺了吗?

答:唔,当时战况紧急,整个jǐng备队都加班连轴转,我们忙得都几乎见不到面。后来我又被派到异域他乡出差,他也有外勤任务,几次回家不是他弟軰弟就是我爹在旁边,所以暂时我还没有去收债。你倒是提醒了我,似乎是时候连本带利讨回来了。我师父是一诺千金的男子汉,肯定不会shuǎng约的。

◆◆◆◆◆◆◆第二次补充◆◆◆◆◆◆◆

大家久等了。还是我,我收债回来了,呵呵。

也不知为什么,本来我没那么想的,虽然说是他主动许诺的,并且以他的性格和为人肯定不会反悔或感到勉强,但我知道他对我没那种意思,纯粹是因为疼爱我才会出来给我应急。我不该仗着他的纵容继续占他的便宜。可我只有几千岁,正是性軰欲旺軰盛的年纪,食髓知味之后根本停不下来。我没有和其他奥做过,无从比较,不过对我来说他的身軰体真是棒透了。而且他那么好,又强大又wēn柔,除了父qīn以外,他是世上最爱我的人。也是我最qīn近的人。

我喜欢和他make love,不光是因为make love这件事本身很棒,或者和他做得很shuǎng,也因为他允许我和他make love这件事,证明了我们更进一步的qīn軰密。说明在他心中我是特别的,因为他其实是个很封闭自我的奥,一开始除了我父qīn和他弟軰弟,谁都不qīn近。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洗白自己多么清軰白无辜,对我师父一点xié念也没有,只是想表明,我想和他make love并不是仅仅因为欲qiú不满,也不是单纯的爱慕他,这很重要,因为和接下来的一些变故有关。

几天前我又从宇宙里浪回来,深夜mō回家,洗了澡,端着一杯wēn水和O用的避軰孕yào推开他的卧室门(他弟軰弟不在家的时候,就和我们父子住在一起)。他躺在床軰上睡着了,大概这阵子jǐng备队很忙,他看上去很疲惫,连壁灯都没关。但是在我进来的一刹那,他就的眼灯一亮立刻坐了起来,看到是我,才靠着床头板,半梦半醒的叫了我的名字。这让我有点不高兴,因为我记得他明明能分辨出我父qīn的脚步声。但是我还是坐在他床头,把yào片和水递到他面前。

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对我笑了笑,接过水喝了一口,wēn和的说:“我没有不舒服,只是刚加完班有点累而已。”我摇摇头,盯着他说:“你答应我的,等回来后只要有安全措施,就让我随便nòng。喏,这是避軰孕yào。”

我师父被水呛得咳嗽起来,难得看到他失态的样子,还挺可爱的,这让我更加坚定了决心。大概是我的表情很强軰硬,所以他没有说什么,乖乖的张軰开嘴,吃下了我递过去的yào片。

那种感觉很微妙,在我的记忆里,我师父是不败的战神,打不sǐ的怪物,强大的领軰导者。我印象里几乎没有他伤病虚弱的模样,又或者这些样子只有他弟軰弟和我父qīn才能看到,连我也不行。总之,以前都是他喂我吃yào,现在立场倒转,仿佛我成为了那个处于强軰势地位,可以支配他,命令他的人。想到吃完yào后即将发生的事情,似乎也确实是如此。这个念头让他tūn咽下軰yào片的动作和表情,在我眼里相当的sè軰情。不需要额外刺軰激,我的生dǎi直腔就顺利打开。

但是同样不在发忄青期的他,就没那么容易准备好了,不过我很有耐心,反正整个晚上他都是我的,可以慢慢来。我爬到床軰上,学他那时候的样子分开他的tuǐ,按着他的大軰tuǐ軰根,用舌軰头tiǎn軰他两軰tuǐ之间隐zàng着生dǎi直腔的位置。大概他也刚洗完澡没多久,身軰体红得艳軰丽,光彩夺目。现在他的味道很淡,但因为贴的足够近,我还能能闻到松木的味道,不过是那种雨后的松林的清新气味,也很好闻。再说,过一会我就能让他燃軰烧起来。

**********和谐掉飙车部分,完整版看链接*************

完軰事之后他就瘫軰软在我身上一动不动,我的yīnjing还在他身軰体里面感受着最后一波余韵,他已经艰难的从我身上爬了起来,翻身斜靠着床头板,气喘吁吁。我暂时不想和他分开,于是也爬起来黏在他身上,他无奈的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你们年轻人,也未免精力太旺軰盛了。”看出他心情不错,我就大着胆子和他开玩笑:“你明明年级也不大嘛,几乎不到我爹的一半,干嘛要学他那样老气横秋的说话。”我的手乘机在他的的屁軰股上niē了一把,“而且你的身軰体很年轻啊,把我xī得那么紧。”

他吐出一口气,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种事了,上次还是在地球上的时候。”

这倒是件稀罕事,我师父平时从来不主动说他的故乡和他在地球上的事情。他是那种越是珍爱的东西越是zàng在心底的人,也可能是他的过去太惨重了,以至于他不愿对外人多提。我只听说他曾经和我的父qīn一起驻守地球,但当年具体发生过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他不说,父qīn也不提。

“那时候我还很年轻,以为未来总是会好起来的。但因为过于弱小,所以难免有绝望的时候。尤其是当时情况太险è的,一不小心就又会失去必须守护的东西和并肩作战的队友。所以就像溺水者抓軰住身边唯一一根稻cǎo一样,我也忍不住抓軰住了自己唯一拥有的东西。在战斗的间隙里一次次用肉軰体的慰藉来填补自己内心的恐惧和孤独。”

师父看着我,眼神清澈。“告诉我,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如此急切的寻qiú慰藉?”

在他面前撒谎是没有用的,于是我老老实实交代了这次在宇宙里发生的意外,简单说就是因为我的疏忽和无軰能,几乎酿成大错,害sǐ了我所有的同伴。

师父安静的听我讲完,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我搂进怀里,就像几百年軰前在我们修行地的山洞里我生病的那次一样,wēn柔的一下下抚軰mō軰着我的背。我忽然间鼻子有点酸,那时候我的境遇并不好,犯軰下大错被liú放,几乎断送了未来。偌大的星球上,只有师父陪着我,每天只有不断的训练变强,想着怎么破軰解他的攻击。可是那时候的我是多么无忧无虑啊!现在我拥有了很多过去不敢想的东西,父qīn,师父,qīn人,同伴,朋友,荣誉,责任。可是为什么我拥有的越多,越是感到患得患失,越是害怕失去呢?

师父看着我,忽然开口道:“你长大了,是个独軰立的男子汉了。我和你父qīn都为此感到骄傲。”

我把脸埋在他肩膀上,闷闷不乐的说:“但长大也不都是件好事,有时候我宁愿还和你在K76的训练场上,只需要挥拳,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必害怕。我这么想是不是很没用?”

师父niē了niē我的脸,这是平时他对我做出的最qīn軰昵的动作。“我还是你父qīn羽翼下一只菜鸟的时候,也以为一辈子能这样就很好了。在你父qīn离开我那段时间,甚至在刚刚来到光之囯的时候,偶尔也会幻想回到过去,回到只要转身就能看到你父qīn站在我身后,除了训练和战斗什么都不必cāo心的曰子。”

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我师父,像他那样坚强的人,也会有害怕和软弱的时候吗?

我师父看着我笑了一下,这令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我似乎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我某个叔叔说过的地球上那个开朗wēn柔的青年的样子。

“可是,人总是要长大,要学会一个人面对一切,扛起责任。我失去了故乡,也差点没有能守护住我的第二故乡。然而,比起失去的痛苦,我已经感激自己能够得到那些人,那些事的wēn暖和鼓励。害怕失去和无軰能为力并不可齿,一次跌倒了,咬紧牙关爬起来就是了。男子汉,总是要孤独的战斗,没有人可以代替你扛起责任。但那些一路同行的伙伴们,会是你一生宝贵的记忆。所以,打起精神来吧!”

当时我虽然隐隐约约好像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重要信息又溜走了,但确实得到了安慰,所以很满足的赖在他怀里。不过我又想到一个重要问题:“那个,以后还能继续和你make love吗?”

师父不假思索的拒绝了我,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停顿了一下,耐心的解释:“如果不是真的爱着某个特别的对象,最好不要随便和他发軰生軰关軰系,哪怕因为寂寞或者其他原因,也要早点说清楚。因为万一对方误会了的话,真的爱上你却得不到回应,是很痛苦的。”

总之,就是教育我不要始乱终弃玩軰nòng别人感情的意思啦。我当时没想那么复杂,第一反应就是:“那么今軰晚之后,你就不会允许我和你make love了对吧?”

师父点点头。

“那还等什么,我们再来一轮吧!你答应随便我nòng到满意为止的!”

师父愣了一下,然后笑得弯下腰,我厚着脸皮扑了过去。

事实上那个晚上我们又来了不止一轮,三轮,或者更多?可能是知道是对我最后一次纵容,我师父放得很开,被我顶軰nòng得欲軰仙軰欲sǐ的时候,也不再压抑呻軰吟,叫的别提多销軰魂了。反正最后一轮完軰事之后,天几乎要亮了。我感觉身軰体像被掏空,我师父更身上脸上体軰内到处是我的米青液和体軰液,床单早就湿軰透了被随手扔在地上。我很想就干脆睡在他房里算了,但碍于父qīn也在家,而且师父坚持第二天(其实已经可以算当天了)要照常上班,我只好虚着步子不情不愿的下了他的床。他迷迷糊糊的跟我道别,就睡了过去。

从外面合上軰门,我拖着tuǐ正想会自己的 房间补交,一转身,顿时吓醒了。父qīn沉默的站在楼梯拐角处,眼灯灼灼发亮。他只是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不需要他多说什么,我自觉的亦步亦趋跟着他来到书房,很识趣的关上軰门,老爹站在窗前,等离子火huā塔的光从他背后打过来,衬托的他格外威严。这就是心理战,我父qīn最擅长的东西。但知道他的套路也没用,父qīn总有办fǎ让你乖乖按照他的套路来。

“XX(我师父的名字)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容易,我规规矩矩的回答:“他累了,已经睡着了。”这可是千真万确,并且如果我没有进他的房间,我师父本来就是累了睡着了。

下面如果要我父qīn軰qīn自bī问“你在他房间里鬼混到现在做了什么nòng得满身都是他的信息素?”这种尴尬到bào軰zhà的事情,还不如我主动坦白从宽算了。所以我竹筒倒豆子一样交代了前因后果,连我师父那段“万一对方误会了的话,真的爱上你却得不到回应,是很痛苦的。”教育都一字不漏复述了一遍。然后低着头等我父qīn处置我。毕竟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徒軰弟儿子都是宝,但我师父一贯把我乖,而且这件事怎么看都是我惹的祸,我师父不过是例行帮我收拾烂摊子而已。

结果等了半天,只有一片sǐ寂。我偷偷抬起头,父qīn的表情有些惊喜,又有些难过,还带着内疚,类似我和皮格蒙约好了一起郊游结果不小心遇到敌人shuǎng约以至于它走丢軰了我以为再也找不回来却发现原来它被初代捡回去养了正纠结被误会为故意抛弃它的自己是否有资格继续和它做朋友谁知它还是一心一意念着我只要一个口哨会欢天喜地跑过来一样。

当然,这只是个比喻,并不是说我真的对皮格蒙做过这么氵查的事情。

我那时候真的是tuǐ软軰了,不是被父qīn吓得,是之前的运軰动太激烈了,我又累又困,只想回自己房间一头栽倒在柔軰软的床垫上。所以大着胆子喊了父qīn几声。他这才如軰梦軰初軰醒般回过神,高深莫测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máomáo的。

最终他冲我点了点头,说:“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这就是放我一马的意思了?我如逢大軰赦,送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明天记得准时去jǐng备队报道,把这次的任务报告当面交给我。”

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qīn爹啊!一看就是qīn爹啊!不是qīn的干不出这种丧病的事!距离上班时间就差不到三个钟头了啊!

果然,一个多小时后,我就被老爹的奥特意念强行nòng醒,生无可恋的爬起来洗漱,然后和一无所知的师父以及什么都知道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父qīn一起吃早饭。还好只要父qīn在家,都会主动负责做早饭,不然想到被我折腾的一晚的师父要早起烧饭,我的良心未免过意不去。不过话说又说回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父qīn在门外站了多久我是不知道,师父肯定没比我多休息。但他们两个看上去完全进入了上班状态,我趿着拖鞋哈欠连天游魂一般荡到客厅的时候,他们俩齐齐扭头看过了的架势让我瞬间清軰醒,就差立正了。

总之那一天之后我很快又接到新的任务,满宇宙浪去了。这次在一个类似地球的地方遇到了新的有趣的同伴,然后听他们用地球语介绍地球防卫jun。并和圣母奥特曼和某奥特曼一起配合打了漂亮的一仗。总之,就像昨曰重现一样,我再一次深夜mō回家,路过我师父的房间,站在我父qīn当初站的那个拐角。然后听到了一些声音。并不是特别清晰,因为房间的隔音效果确实还不错。但我师父叫得太大声了,他就是这样,一开始很矜持,但真正放松并投入的时候,会忘我的发出快乐的呻軰吟。并且我在他忽然拔高的尖軰叫里听清了那天他说的又快又hán糊的那个词。我现在也懂一些地球语了,所以我知道,他喊的是“队长”。

显然,他指的不是宇宙jǐng备队的佐菲队长。不然以我父qīn的脾气,佐菲和我师父估计得起码少sǐ一个。

这是开玩笑的。我父qīn没那么残軰bào的。总之,我父qīn毫无障碍的理解了我师父的意思,并且很乐意为此给他更多奖励。这从我师父越来越高軰亢的尖軰叫和陆陆续续传来的哭声可以推断出来。

居然能把我师父那样一个矜持又骄傲的人艹哭,不愧是我父qīn,服气。

这就像是做数学题一样,一开始拿到题干,对着一团乱麻的线索和条件无从下手,但知道答軰案后反过来代入进去,推理过程就清晰可见。

我师父说,在地球上,他就像溺水者抓軰住身边唯一一根稻cǎo一样,忍不住抓軰住了自己唯一拥有的东西。

而那时候,我师父身后站着的就是我父qīn。他当时所在的地球防卫jun里的队长。(顺便一提,那时候我师父的tuǐ受了伤,不大方便,这解释了为什么我师父骑术那么高超。)

但是他一直以为我父qīn并不爱他,只是像他安慰我一样尽一个长辈的爱护而已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产生这种错到离谱的认知的,但考虑到我父qīn那种性格,大概多半是我父qīn的锅。毕竟他可是一个一边爱我爱得不要不要的一边狠下心把我扔在外面放养到几千岁才相认的qīn爹啊!

我父qīn当然爱我师父,只是大概和我师父一样,以为自己的弟軰子只是一时心智不坚的迷思吧。

真不知道他是怎样产生这种错到离谱的认知的,我师父那种直来直去的人,怎么可能去对自己不爱的奥投怀送抱。

哦,我这种情况不算。我这个是真的泉宜之计,曰行一善。

事情就是这样,师父还是我师父,只是升级成为我后mā。不过仔细一想,其实一直以来大家都xí惯性把我师父当成我mā用,关于我们父子的事都直接跟他讲让他处理。所以生活还是照旧。

当然,我肯定是不能继续和我师父make love了。不然不管是我父qīn还是我师父都会大軰义mièqīn的。不过就算他们没有在一起,我和我师父也早达成共识,我已经是个独軰立坚强的男子汉,不需要那些特殊的慰藉了。

再说,不论走多远,我都知道,我的背后有家可以回去,父qīn和师父永远守护着我,这就足够了。

总之,皆大欢喜。

END


完整版飙车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87480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87480


评论(20)
热度(45)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