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米亚杨/(隐)罗米先杨/伪亚拜]名著是这样写成的

多年前的黑历史,那时候真是什么都敢写【。


[拜米亚杨/(隐)罗米先杨/伪亚拜]名著是这样写成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人类社会颠扑不破的真理。即便跨越阶级、性别、地位或政治立场的差异,人与人之间也总能找到一些独特的共性好将大群体划分成对立的阶层,如以讨厌的动物来归类,就是“讨厌蜘蛛的人”与“讨厌蛇的人”,意即“讨厌多脚的”跟“讨厌没脚的”二类。或者按照兴趣才能,还可以分成“信奉阿瑞斯的人”与“信奉缪斯的人”,即“热衷于军事”跟“痴迷于艺术”二类。当然,同时得到着两位神祗眷顾的人虽然稀有,却也不算罕见,罗严克拉姆王朝著名的梅克林格提督便留下过优先抢救美术馆的轶事,同盟也曾出现过出现过“男爵”沃里斯·渥利克这位“不论做什么,都能到达差一点就是一流的”的“高明的业余者”。


  卡尔·爱德华·拜耶尔蓝中将作为米达麦亚元帅麾下提督中最年轻、最果敢的指挥官拥有符合其智勇的评价,同时亦被戏称为“文学的想像力出人意外地丰富”,不过与其说他拥有和艺术家提督那种高雅的文艺气质,不如说是更近似于大学文学社团成员的那种充满活力的创作热情。这位爽朗明快是青年原本应该与自己素来仰慕的上司一样始终走在正道上,事实上直到战后遇到同盟的达斯汀.亚典波罗中将为止,他的确一路追随光明走来,却不幸因为精神里潜伏文学青年因子而被来自杨舰队的不良人物所拐上了贼船。


  无害的化学物质,一旦和有害的互相结合,也会变成有害的了。拜耶尔蓝和亚典波罗就是这种情形。”


  然而帝国的正直青年显然并未意识到自己正在误入歧途,相反,他的内心正因为遇到了知音而感动不已。


  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寻求确证,又像是在迅速组织思维,最终目光落在对面铁灰色头发的青年身上。


  “你是说,我们两个合作出一份刊物?”


  达斯提·亚典波罗悠闲地将酒杯里满满的白兰地送到嘴边:“正是如此,我原本打算留到讨厌的家伙们老得爬不起来的时候再出回忆录,看他们跳着脚爬起来把事实重新扭曲一遍以娱晚景。但是未来的小小乐趣,比起眼前浮华造作的文风,却也不那么值得期待了。总之必须有人站出来给那些只知道花痴和意淫的女性杂志好好上一课,让世人明白什么才是军营中的爱与正义。”


  拜耶尔蓝联想到最近风靡银河的那些充斥着呓语和诽谤的粉红小册子,不由得痛苦的把脸扭到一边,拳头忿忿的砸在桌面上。


  “《帝国之春》、《同萌物语》、《费沙壹周刊》......这些低俗刊物简直就是帝国的耻辱,战争结束不过几年,风气竟然已经败坏到了这种程度!”


  亚典波罗垂下眼睛,咽下一大口白兰地,轻描淡写的回答:“不是战后。”


  “咦?”拜耶尔蓝疑惑的抬起头,亚典波罗咧了下嘴,轻轻晃荡着杯中剩余的酒液:“世风并不是战后才开始堕落的,和平环境不过是滋长腐败的温床而已。别告诉我贵国以前从未查封过类似的非法贸易。即便是再次夺取伊谢尔伦的时候,光伪造的色情写真我们就收缴了一仓库。那些该死的黑心商居然能偷拍到学长的......”仿佛是自觉在正直的友人面前唐突失言造成了对方的困扰,亚典波罗硬生生截断了话头,掩饰般的喝下白兰地,耳根隐约泛红,拜耶尔蓝不禁为他体贴的好意感到些微的郝然,因此故意忽略了同盟已为帝国领土的事实和伊谢尔伦要塞归属问题,只是感同身受的附和:“太过分了,这些胆大妄为之徒,必须好好的给他们一个教训才是。”


  “对!必须来个重拳出击以儆效尤!”亚典波罗恨恨的砸了一下桌子。愤怒的涟漪随着震动传达到同样怒火熊熊的拜耶尔蓝心里,但正直的思维模式惯性下,他还是本能的迟疑了一下:“不过身为军人,在战后这种敏感时期,即便是完全合理的行为也必须慎重才是。”


  “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亚典波罗放下酒杯,微翘的嘴角自信满满,“何况这里有一个上将加一个中将呢!”


  “总之,先把创刊号的首期访谈弄出来吧。”


  “好。什么时候动笔?”


  “今晚就行。”


  “今晚?”


  “嗯。”


  亚典波罗点点头。


  “行啊。”


  “好。”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好吧,阴阳师饭可以上来咒杀我了=w=】


  《副官的野望(创刊号)·人物访谈》


  访谈时间:宇宙历801年,新帝国历003年,O月X日


  访谈形式:现场笔录


  访谈人:主编A与主编B


  被访谈人:卡尔·马萨索伊特


  被访谈人物简介:卡尔·马萨索伊特,毕业于XX军校战略系,官职少校。


  访谈详细过程记录:


  待定


  “卡尔·马萨索伊特啊,真是恶俗的名字。”


  “哼,不会比齐格飞什么的更恶俗的!”


  “!”


  “别看我,这可是你们皇帝亲口承认的!”


  “……”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行了吧。”亚典波罗无辜的摊手,拜耶尔蓝咳嗽了一下,顺势将目光移向旁边,假装在欣赏窗框上蜂蜜色的雕花装饰。


  “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敬爱的上司,有一头......”


  亚典波罗也双目放空的看向窗外的星空,理所当然的接道:“丰沛的黑发,手感柔软。”


  拜耶尔蓝的目光在窗框上晃了一下,蜂蜜色的雕花并不常见,当然。于是他补充:“嗯,有时候会乱蓬蓬的翘起来,让人忍不住幻想去把它弄得更乱。”


  “他的眼睛,呃,应该是......”亚典波罗迟疑了一下,这个时代混血虽然非常普遍,当年黑发黑眸的纯东方特征,似乎指向性过于昭彰了些。拜耶尔蓝同样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雕花上移开,遗憾的想:“灰色毕竟和黑色不搭。”眼前却不自觉的浮现出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与灰色看起来很搭的......“蓝色——”他及时咬住舌头,才没把后面“和黑色”三个字说出来。


  亚典波罗松了一口气:“好,那就蓝色。”反正黑发蓝眼的人一抓一大把,反而便于隐蔽。


  拜耶尔蓝有些懊悔,又带着一丝微妙的减轻罪恶感后的释然,最后他点点头,继续参与设定。


  “那位上司是个温柔正直的已婚男子,三十出头,而且身材不必过于高大。”


  “没错,有个175——178公分就差不多了吧,人之所以伟大看得可不是身高。”


  拜耶尔蓝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似乎还可以更娇小一点”,不过各自心怀鬼胎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是了。


  “嗯,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非常仰慕,我是说爱戴自己的上司,但是长官什么都好,就是自我防范意识有时候太弱了点,容易被别有用心之徒乘虚而入。”


  拜耶尔蓝感同身受的抽搐了下嘴角。


  “比如好色厚脸皮嘴巴还很毒的不良中年。”


  亚典波罗热烈的共鸣:“没错!哼,不就是皮相好了一点肉搏强了一点吗!有什么好跩的!”


  “啊啊啊啊!一看到他那副阴阳怪气的笑容就手痒!!!!!”素行相对比较正直一点的那个青年开始摩拳擦掌。


  “偏偏长官还对他和颜悦色,哦不,或者说放任宠——靠!我什么也没说!”拥有一连串不良记录的青年咬牙切齿中。


  “那家伙是个隐藏着野心的危险人物啊!那种咄咄逼人的独占欲和生人勿近的私心,简直昭然若揭!”


  “并不是说会对长官造成人身威胁什么的,但是忠诚有很多种形式,勿须置疑的忠诚,往往才是最具迷惑性和煽动性的啊!”


  “而且就算是所谓密友,也完全没有必要私聊的时候搂腰搭肩啊!”


  “更何况汇报公务的时候还故意贴得那么近说话!”


  “明明日程表都排得满满的,却总能在任何地方“碰巧”遇到他。”


  “甚至还挤占了几乎所有的休息时间!”


  “最糟糕的是阁下似乎从来不觉得有何不妥,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种局面!”


  亚典波罗痛苦的把脸扭到一边:“以长官那种脖子以下无能的身手,万一 ——”


  “没关系,我们可以设定长官为能与不良中年不相上下的顶级肉搏高手!这样他可以随时把拳头揍到那谁的下巴上!”


  “呃,我觉得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矛盾感更萌一点……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幸亏有智勇双全的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护驾,才一次次挫败无耻不良中年的阴谋阳谋。”


  “活该!那种混蛋就应该用主炮直接把他轰成宇宙原子以绝后患!”


  “可惜天网恢恢,命运女神一旦反复无常,正义的一方有时也会力不从心。”


  “如果能早11年遇到阁下……”痛心疾首中。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可能真的是阅历的差距……”嗟叹惆怅中。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异口同声的暗自神伤中。


  两人各自带着苦涩的笑容,相对无言,房间里一下子弥漫起伤感主义文学的气氛,似乎有民谣伴着吉他呢哝低吟:“哦,少年,哦,少年!纯白之光撕不开暗夜的阴霾……”。


  亚典波罗无语的四十五度仰视天花板:“敌情很强大啊!”


  拜耶尔蓝悲愤的同四十五度仰视:“而且非常狡猾。”


  “而且不止一个。”


  “非友即敌。”


  “有时候,看起纯洁如百合的孩子……”


  “天真如小天使一般的团子……”


  “其实比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不良中年更危险……”


  “也更难对付……”


  “隐藏在乖巧听话的外表下……”


  “纯真可爱的皮囊下……”


  “千般照顾。”


  “万般宠爱。”


  “寸步不离。”


  “随时撒娇。”


  “不露锋芒。”


  “暗藏祸心。”


  “……”


  “……”


  “这么可怕的孩子究竟是哪里出来的啊!”


  “肯定是某种不良基因先天潜伏的结果,所以说投胎有风险啊!”


  “也许是后天教育的问题,毕竟师傅不是可以随便拜的。”


  两人齐齐扶额:“哎呀,越来越麻烦了啊!”


  “也就是说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敬爱的长官,但长官被一个花心危险会打架会毒舌的不良中年霸占着,旁边还有一个未成年不怀好意的觊觎。”


  “而且那个未成年是不良中年的儿子。”


  “或者弟子,要不女婿也可以。”


  “那么未成年和长官是什么关系呢?”


  “养子。”


  “养子。”


  “……”


  “……”


  “附议。”


  “附议。”


  拜耶尔蓝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试探:“但是,人在年轻的时候难免都会很傻很天真过。所以未成年虽然也需要提防,但并不是完全不可救药的。我们最好还是应该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在他彻底被不良中年污染之前引上正途。”


  亚典波罗的眼睛眨了几下,挠挠头发回答:“惩前毖后吗?等他被扭曲成某些人一样又黄又暴力的大人,的确更难办呢。那就先抓主要矛盾:争取未成年,孤立不良中年。”


  拜耶尔蓝将记录纸收起来,在桌上轻轻扣了扣:“大纲差不多就先这样吧,接下来就是润色语句和整合细节。”


  宇宙历801年,新帝国历003年。持续了几个世纪的将银河一分为二的战争最终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达成了和解。不管是战略上胜利的罗严克拉姆帝国,还是战术上成功的自由行星同盟,在双方最高军事领袖都怀着“输给对方”的微妙心理的前提下,毕竟签订了《巴拉特和约》并严格遵守。来之不易的和平比任何醇酒都更为直接的松弛了紧绷了太久的神经,以致战后很快出现了美其名曰“百花齐放”的文化融合高峰。一夜之间,不论国家地区或政治立场,至少在八卦文学领域两国实现了惊人的一致。各种八卦周刊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崛起,令人瞩目。


  在这股文化交汇的浪潮中,一份名为《副官的野望》的针对中高级军官和热心军事与时政的文学女青年的月刊横空出世脱颖而出,仅创刊号便荣登畅销书销售榜榜首。


  与其他空穴来风的狗仔杂志不同,这份周刊以“严谨求实的考据”和“热情真诚的文风”享有盛名,尤其是创刊号首期专题人物访谈——《黑暗宇宙中的爱情魔术,我生命中纯美如蜜般的阳光》更是风靡一时,激起读者热烈的反响。因为隐匿了被采访人的身份,许多帝国和同盟的军官均来信表示对那位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的军营生活深有同感云云。


  令人惊奇的除此以外,大批女性读者更是疯魔般参与讨论,甚至为了支持主人公还是不良中年还是未成年还是长官而从据理力争演变为恐吓与谩骂。


  读者来信潮水般的涌入编辑部,寄给虚构主人公的信件和包裹爆满了整个房间。


  拜耶尔蓝和亚典波罗秉着亢奋与醉狂的高涨情绪连夜清理掉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支持者以为的信件,像检查恶作剧成果的顽童一样一边捶沙发一边阅读来信里洋洋洒洒的鼓励和打气。


  “我家的祖训与君共勉:XXXXXX家族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冲吧!胜利女神向你掀起了裙子!”


  “我有一个同僚和你说的那个老男人一样可恶!加把油!就算比不上我这个宇宙第一美男子的华丽程度,相信你也足以把他对比成陪衬的男人!”

  

  “第二人是没有必要的。要想确保在你长官心中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必须尽早下手除去潜在的威胁。”


  “真心想要的话,就用自己的双手夺回来!与其不战而悔,不如战而后悔。”


  “卡尔·马萨索伊特少校,希望你能如愿以偿。要和你家长官做好朋友哦!”


  有一个包裹,拆开后是一瓶红酒和一张字条:“霍克斯波克斯·费兹布斯!霍克斯波克斯·费兹布斯!”(这个是上过魔咒的幸运魔水哦。和你的上司分享吧!)


  拜耶尔蓝和亚典波罗解开蝴蝶结带蕾丝的包装,将粉红色色泽的酒液倒入杯中,相互致敬。


  为了文学的格调,为了军人的爱与正义,为了最敬爱的长官,为了可望而不可即的——You Know What.


  酒很香、酒很烈、酒很醇。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浇愁愁更愁,酒壮怂人胆酒是色媒人……几杯酒下肚后,某上将与某中将就不知不觉情不自禁的的滚到一起去了。


  “学长!(心)”


  “阁下!(心)”


  ——传说结束了,历史才刚开始。


  END


评论(1)
热度(39)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