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黑历史存档系列

给道源的银英漫画重新配了台词之后似乎更邪恶了


PS:之所以给罗涂了一条小裤衩是因为当年的相册不给过原图


对漫画某著名的两页的YY



在绝境中罗严塔尔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身心透支的二人回到宿舍。看着米达麦亚淋浴的身影,罗严塔尔忽然有了强烈的冲动,要用自己的身圝体来证实他们都活着并没有失去彼此的事实,只有米达麦亚鲜活的生命和体wēn才能慰藉他的心灵。 


于是他忽然擦上浴圝室的门闩,猛地把米压倒在冰冷的瓷砖上,紧紧拥圝抱。 


米惊讶的抬起头,wēn水顺着罗脸部冷峻的线条滑圝下,融进米的体wēn,带着微微的凉却因为米而wēn柔起来。 


他看到罗低下头,目光急切而狂圝热,带着一种魅惑。 


“米达麦亚!”这个从好友口圝中被呼唤过无数次的短语,此刻听起来如火焰一般灼圝热,尽管声音的主人现在尽量保持着冷静的口wěn:“我,忽然很想wěn你。” 


一如既往的沉稳强圝硬,仿佛只是平时那种礼节性的询问:“米达麦亚,一起去喝一杯吧。”“来一jú吗,米达麦亚?” 


因此尽管脑子里尖圝叫着:“荒谬!罗严塔尔你搞什么!”诸如此类的常识性句子,米达麦亚却只来得及本能的接口到:”好的。“ 


他来不及后悔,便陷入一个几乎要将他溺毙的怀抱,浑身骨头被勒的咯咯作疼,然而wēn柔的qīn圝wěn和恰到好处的爱圝抚弥补了这个略显cū圝bào的拥圝抱。同样年轻鲜活的肉圝体紧圝贴在一起,饥圝渴的寻找着彼此更契合的接圝触。 


背后的瓷砖寒的像冰,提示着正在进行的一切是多么的背德和无望,但胸前的肌肤因为热水的刺圝激而泛红,被罗严塔尔的嘴唇触圝碰过的每一处地方都有着奇妙的带着刺痛与火圝辣的快圝感,全身都在叫嚣:不够!不够为什么不能再qīn近一步?为什么不能完全占有彼此?为什么不能彻底融合在一起? 


既然我的灵魂以与你xuè肉不分,为何我们的心灵仍然如此遥远。 


“罗严塔尔,你,到底想要什么?”米达麦亚无意识的呢喃出声。 


仿佛是幻觉,或是真圝实的回应,米达麦亚在眩晕中听到罗严塔尔嗤笑:“我想要你,米达麦亚。我想要你……全部……只属于我一个人……” 


撒谎!米达麦亚的右手用圝力扣住身后的墙壁。手指关节因为用圝力几乎碎裂,背部在罗严塔尔进入的瞬间紧绷的如同张满的弓。 


罗严塔尔你这个大骗子! 


然而,他的左手却wēn柔的擦圝进罗严塔尔深棕sè的头发,顺着他光洁的额头滑落,最后绝望而无力的遮住自己的眼睛。 


“我只是一个凡人,不要再诱圝惑我了,罗严塔尔......” 


第二天清早,罗严塔尔独自一个人从双人宿舍的单人床圝上醒来。 


昨晚,似乎没有再做那些黑圝暗的梦,他忍不住给自己一个带着苦味的冷笑。 


当然了,因为昨晚发生的一切本来就是一场最荒唐的梦。 


罗严塔尔走进junguān餐厅,不出意料的看到米在老位置上等他,依旧朝气蓬勃,如同阳光下的向曰葵。 


他向罗严塔尔举杯致意。 


果然是永远走在正道上的米达麦亚啊!带着不知是怅然还是释然的感慨,罗如往常一样以无人可以模仿的优雅步调走到好友身边。 




@@@@@@@@@@@@@@@@@@@@ 






以下为è搞 


è搞1


那个晚上,完圝事后米达麦亚一个人清理自己的身圝体,颓然的瘫圝软在地上 


“罗严塔尔,你告诉我,一个破碎的我,如何去拯救一个同样破碎的你......” 




è搞2


罗严塔尔走进junguān餐厅,不出意料的看到米在老位置上等他,依旧朝气蓬勃,如同阳光下的向曰葵。 


他向罗严塔尔举杯致意。 


果然是永远走在正道上的米达麦亚啊!带着不知是怅然还是释然的感慨,罗如往常一样以无人可以模仿的优雅步调走到好友身边。 


米:(头也不抬的赶人)罗严塔尔你好,罗严塔尔再见。 


罗:(心虚但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离去)大米,明天见。大米,天天见。 










@@@@@@@@@@@@@@ 




以下为正版 


“昨晚喝醉了,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啊,我也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罗严塔尔点点头在好友身边坐下,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不再提起。 


他们就是这样的朋友,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此时,是帝圝囯历XXX年,距离XXXX还有XXXX时间。罗严塔尔与米达麦亚都正出于未来多于过去的时候,未来的帝圝囯双璧的友谊jiā话,在不久之后会如同他们的战绩一样名扬宇宙。 


评论(3)
热度(25)
  1. 江尚寒春虫虫窝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星の大海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