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狮/团源]一期一会(上)

文案:热乎饭还没吃几口就被派往地球封印萨乌鲁斯又看守了二十年结界的诸星团,终于等来了该自己的那份大餐。那句话怎么说的,老司机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设定:时间在梦比优斯TV期间,具体应该是34集《没有故乡的男人》发生前一夜。

关于M78和L77以及奥特曼种族以及诸星团地球生活的设定存在大量私人臆测和脑补。

总之我写同人不分时候,目的就是给他们找个机会来一发*罒▽罒*



************




饭馆老板一手掀开门帘一手端着托盘走到吧台把清酒放下的时候,今晚仅有的两位客人已经把菜肴消灭了大半。倒不是说菜点少了,而是那位年轻的客人,真的很能吃,仿佛几十年没吃过饭一样迅速的往嘴里扒着食物,偏偏进餐仪态一点也不失礼,看得出有着很好家庭教养,相比出身非富即贵。当然,考虑到带他过来的熟客是谁,倒也不足为奇了。

坐在年轻人左手边微笑着饮茶的老年男子,名叫诸星团。是本地一个中等牧场的主人,大概20年前搬到这个宁静的北海道小镇,当时只有30岁左右的他曾经引起本地女性圈的轰动,俊朗的面容,英武挺拔的身姿,气宇轩昂的派头,搭配一身牛仔装简直是活生生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从银幕上走了下来。包括老板当时还在上中学的妹妹,都曾经把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视为梦中情人,只是因为对方看上去高冷的姿态而望之却步。当然,一个轻易赢取了老中少三代女性青睐的新住户,自然很快遭到了一些心胸狭小又鲁莽急躁的男性的敌视,但在他孤身一人轻易打趴七八位酒后闹事对饭馆女招待动手动脚的小混混之后,这种嫉妒心也迅速被敬畏取而代之。之后男子的风华逐渐随着岁月老去,对他的议论也渐渐平息,只有游客间时不时口耳相传本地神秘的帅气老牛仔大的传说。

看着现在两鬓斑白但依旧举手投足依旧优雅而洗练,足以让老板娘情不自禁给他的点餐多加几块肉的男子,老板心里忍不住有点酸溜溜的。有些男人呐,天生就是太阳,周围的行星都被吸引着围着他转。哪怕变成夕阳也能把星星衬托得暗淡无光,却又孤傲的不属于任何人。真是不服都不行。

但今天,原本只对小孩子开放的笑容,仿佛不要钱一样始终挂在男人的嘴角。倒不是说诸星先生平时说多么冷酷的人,只是大部分时候,他都是肃穆而威严的,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大人物的气势,显然真实身份远不止一个乡下小镇的普通牧场主。不过,现在的他,看上去就只是一位充满人情味的老人,心满意足的注视着埋头猛吃的年轻后辈侧脸,仿佛这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昏黄的灯光下,黑曜石一般的眸子褪去了往日的犀利,蒙上了一层柔和,如同星辰微微发光。老板猜想,那个看起来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定是诸星先生很亲密的人,因为老牛仔很自然的从自己那份盖饭里夹了几片肉放进年轻人碗里,年轻人也很随意的简单道谢了一声,一点都没停顿的把它吃了下去,熟稔得就像是曾经排演过无数次一样。这显然不是因为小气舍不得多叫一份牛肉加料,而是他们之间某种习以为常的表达亲昵的方式。

不过这个年轻人真的挺能吃的。老板数了数他手侧叠的高高的空碟子,暗自咋舌。看着瘦瘦的,居然饭量这么大,两三个成年男性的分量被轻松吃的干干净净,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过身为厨师来说,客人大快朵颐无疑是最好的褒奖,何况这个虽然说话不多却礼貌稳重的年轻大男孩的确让人讨厌不起来。老板笑眯眯的看着他把满桌饭菜一扫而光,又为他添了一碗汤,乐呵呵的介绍:“今天的牛尾汤和主菜的低温烤肉用的都是本地牛,比起神户牛肉也不差多少。你是第一次来玩吧,可要多吃一点。”

年轻人猛烈的点头:“是的,味道好极了!不过也是多亏了老板厨艺高超,才有这份口福。”

虽然是掺了恭维的话,但说话人认真的态度和真挚的谢意,听起来就十分妥贴。老板高兴的合不拢嘴,在结完帐后,特意包了一份本地特色点心坚持要送给年轻人,让他带回去。

“诸星先生的牧场离这里还得走一段,附近又僻静没什么店铺,想吃点零嘴或宵夜都找不到地方呢。”

年轻人红着脸站起来慌手慌脚的婉言谢绝,但他显然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只得转过头求助的看向一旁看戏的年长男人。诸星团潇洒的拿起桌上的帽子,边往头上戴边笑着说:“让你拿就拿着吧!”

“是啊,你父亲都这么说了,就别客气了!”老板热情的把点心塞到年轻人手上。


“父,父亲?!”年轻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原本斜靠在门口的诸星团则瞬间僵硬并挺直腰步步生风走了过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呃,这位不是您的儿子吗?”老板惊觉失言,又重新打量了一下两人的面容,才发现,虽然并不相似,但气质如出一辙,连表情和动作习惯都很像想。何况根据他多年察言观色的经验,能让一个硬汉流露出那么柔软的表情的,只有看自己心爱的妻儿。所以如果年轻人是诸星先生搬来小镇之前的儿子,那一切细节就能对的上号了,他甚至已经脑补出了一个完整的“人生赢家遭遇婚变妻子携带幼子离去因此厌倦都市生活选择乡间隐居”的唏嘘故事。

“当然不是儿子!我看起来像是有这么大的儿子的人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诸星团语调里隐隐约约带点怒气。老板有些尴尬又有些畏惧,心中不服气的嘀咕,算算年纪,你做他的父亲绰绰有余了呀。但也知道这么直说无异于火上浇油,看来不止是女人,对美男子来说年龄也是禁忌的话题啊!于是他改口打圆场:“啊,刚才你和他那么亲密,又一副宠溺的样子,我还以为这是令公子。”

诸星团愣了一下,无意识的眨了眨眼。

“这样啊,你误会了。源不是我的儿子,他是......”男子停了一下,开口道,“我的弟弟。”

年轻男子接话道:“我叫凤源,是团的表弟。”

“啊?表弟?!”老板边搭腔,边狐疑的在五十岁的男人与二十岁的大男孩之间来回扫视。

诸星团咳嗽了一声,说:“因为是老来子,所以年龄差距大了一点。”

“这样吗?真不愧是血溶于水,一见面就比亲兄弟还热乎。”诸星团在小镇住了近二十年,一直无亲无故孑然一身。这还是第一次有访客登门,而这位据说是他表弟的凤源看着也只有二十岁。老板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但职业道德不允许他过于打探客人的私生活。

好在当事人很快给出了解释。

“其实以前也见过几次。每年我都会抽出时间找亲朋故交小聚一番,源与我很是投缘。”

“嗯,父母去世之后没几年就被接到表哥家里照顾,时不时也走通讯往来,所以比普通表兄弟更亲一点。”名为凤源的年轻人抓抓头发,站在诸星团旁边,活脱脱跟在头羊身后的羊羔。

老板这才恍然大悟。

“难怪了,我说怎么虽然长的不像,看着却神似一家子,同一个爹妈教出来的表兄弟,可不就和亲生的没两样呢!”






那一包点心到底没能过夜。诸星团洗完澡回来,一推开卧室门就看到他的“表弟”斜靠着木壁坐在飘窗大理石台面上,仰头看着星空发呆,随手搁在旁边的点心已经拆封并吃掉了一半。

吃这么多,也不怕胃涨的难受啊!

尽管心中这么无奈的叹着气,男人的嘴角却情不自禁向上弯起。因为奥特曼依靠的是光能,不需要再通过进食这种低效率方式补充能量,因此超进化时间后,消化系统就像其他无用的落后身体技能一样用进废退掉了。因此来地球驻防后,饮食实在是一件新奇有趣的事情,所有奥特兄弟都热衷于此。泰罗更是留下了连吃十碗年糕的黑历史。记忆里凤源以前确实挺能吃的,毕竟正是年轻长身体的时候,每天的任务和训练又及其消耗体能。所以不但他本人每到吃饭的时候都狼吞虎咽,身为导师和队长的诸星团也会主动为他设计营养加餐。但即便按照宇宙人标准或凤源以前的饭量,今天也未免一次性摄取了过度食物。不过考虑到凤源自从上次离开地球后就再也没有以人类姿态品尝美食的机会,这点失控倒也无伤大雅。

他倒了杯温水走过去,凤源习惯性接过,掌心的温度让他回过神来,诸星团笑眯眯的看了眼杯子,不需要再多嘱咐什么凤就源心领神会,红着脸一口口慢慢喝了下去。

“虽然是本地特色小吃,其他人却都不如这家正宗。怎么样,不错吧?”

他们离得很近,足以闻到年轻人呼吸中淡淡的酒气,只需再靠近一点点酒可以亲上泛着水色的嘴唇,诱惑着男人涌起尝尝那里是否也带着酒香的冲动。但转瞬间,这个念头就被按捺下去,因为年轻人显然有些醉了。看出这一点太过容易,绯红的脸颊,湿润的眼眸,还有那许久不见得全然放松,甚至带着点淘气的笑容。

凤源的确是个活泼好动的性子,甚至有时候可以说是冲动鲁莽。然而如今在光之国,大家只会众口一词的称赞雷欧沉稳持重,成熟冷静。这种变化对诸星团,或者赛文奥特曼来说并不全然是“吾家麒麟儿”的骄傲。尤其是在他们关系更进一步成为恋人后,仿佛一夜之间长大得雷欧也养成了新的习惯,不再像过去那般喜欢有事没事黏着自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因此此刻的昔日重现,让诸星团一时间舍不得打破这份美好。 他取回底朝天的杯子,却不急着物归原处,而且随手推到边上远一点的,就算待会儿做点什么也不至于打翻的位置。

这点微妙的心思,酒意上头的男孩完全没有发现,他现在脑子慢了半拍,因而才回答:“嗯,老板手艺很好 ,人也很好。”他停顿了一下,想起什么来,吃吃傻笑着,“就是眼神不大好。是不是啊,表哥?”

说完年轻人又忍不住咯咯傻笑起来,甚至捂着肚子弯下腰,差点从宽度勉强只够一人正坐的飘窗平台上挤下,于是索性把左腿挪了上来,右腿虚点着地板无意识的晃着。诸星团眯着眼盯着从牛仔裤与袜子之间露出来的一小截蜜色,仿佛见到了二十年来最色情得画面,情不自禁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当年在医疗舱里躺了好几年才算捡回命,原本假装不明白得那份感情,生死之间硬是闯了一遭后,顿时如醍醐灌顶,该是自己的总是躲不过,有花堪折直须折,不如怜取眼前人。表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雷欧的接受也完全没有半点障碍。然而还没来得及趁热多啃几口,刚从导师升级为恋人的奥特赛文就和兄弟们一起领了封印萨乌鲁斯的任务然后一直留守地球至今。

二十年啊!该是我的,连本带利也得讨回来了。

当然,人类形态无法像奥特曼形态那样直接用意念交流。现在的诸星团也惜命的很,不会蛋疼到用奥特意念没事折寿玩。但过于赤裸的目光,令并没有读懂却本能的感受到威胁的凤源警惕起来。他眼角的笑纹渐渐收起,并拢唇线,如同被风声惊到的小鹿,无辜的睁大眼睛打量着按理说完全没道理害怕的恋人,就像很多年前,白纸一张的学徒疑虑不安又信任依赖的回望着自己的导师。

诸星团恍惚想起,其实那个时候,虽然对年轻人还完全没有暧昧的想法,但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冒着傻气的弟子,相当的可爱,甚至会有忍不住去摸摸他的卷毛的念头。

当然,现在,在已经成为恋人,并且有过光交经验之后,再回头看,与其说是可爱,不如说是诱人……

一边胡思乱想着放飞,一边如同狩猎中的猛兽缓缓逼近。依旧一头雾水可脑内警铃大作的凤源下意识收回左腿屈膝挡住命门,又在男人无形中散发出的威压下无处可退,情急之下随手捻起一枚点心,讨好的送过去:“那个,真的很好吃……要不要尝尝?”

要命了。真的是,非常,非常诱人啊!

“谢谢你,泰罗。”男人干巴巴的回答,接下之前所谓表哥的梗。

还能回应玩笑,那就是没有生气喽!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对方视为夜宵的凤源暗中松了口气。然而就在松懈下来的下一秒,夹着点心的食指与拇指就被湿热的唇舌包裹住。


青年吓得不假思索的想抽回手指,如果不是有人比他更快得用牙齿咬住,几乎就可以做到了。并没有十分用力,只是施加了一点甚至称不上痛感的压力,却神奇的稳稳固定住了两节手指,并且变本加厉的用舌尖上下舔弄着年轻人企图并拢隐藏起来的指腹。尽管对地球人类的性暗示半懂不懂,但到了这个地步再不明白点什么,就真是傻子了。男人看着青年因酒意上脸的绯颊又深了几分,露出了然的笑容,松开手指,故意慢慢的把其实早就半融化得点心细嚼慢咽下去,并露骨的盯着猎物别有深意飞快的赞道:“确实跟美味呢!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不再请我吃点其他的吗?”凤源飞快的低头企图掩饰羞赧,却又忍不住偷偷抬眼瞄着恋人。神情也像极了以前还在MAC时被训斥时的小动作。毕竟曾是温室里被养尊处优呵护了一万年的小王子,家教再怎么严格,骨子里也有些娇生惯养,并不讨厌,反而惹人怜爱。

当然,同时也招得人忍不住想欺负。

比如说压在玻璃窗上,狠狠操到哭那种。

终于如愿以偿的攫取着恋人唇舌的甜美,男人少数尚未被情欲支配的神智默默的对三十多年前的诸星团道歉。

今夜以后再回忆起两人间曾经那些原本纯洁正直的亲昵,只怕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问心无愧了。




一个土生土长的m78星云奥,第一次长期驻防地球且以本尊而不是附身形式,生活上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这个问题前阵子曾经在光之国警备队里让每个去过地球的奥闻之色变。泰罗就像独生子第一次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的老母亲,不厌其烦的骚扰着周围每一个可能知道答案的同班。可惜的是,满足要求的奥,打满算只有两个,其中一个还在地球窝着。因此被抓了壮丁的爱迪最后干脆直接交一篇详尽的论文,面面俱到的把所有应该注意的细节列了出来,为兼具实用性和趣味性,不仅被用作课堂讲演范例,而且还被报纸慕名转载。其中让年轻奥们最开眼界也最感兴趣的,就是所谓“返祖”。众所周知光之巨人的祖先和地球上的人类极为相似,直到经过超进化事件之后,生理结构上的骤然剧变引发了一系列生活习惯和社会风俗上的连锁反应,才使得现在两者成为迥异的两个种族。然而祖先遗留下来的基因其实潜伏每一个后代的身上,因此,只要经过合理的训练,理论上每一个奥特曼都可以控制光能量模拟出祖先的形态,包括那些已经用进废退的器官和生理结构。但生活习惯很多,还是一时改不过来的。比如嘴对于奥特曼来说通常只具有装饰作用。对人类来说,却具有进食、说话、呼吸等等重大意义。有趣的是,同样是超进化后因为不需要而逐渐退化的面部器官,耳朵和鼻子并不是每个奥都有,嘴巴却依旧成为通用标配。爱迪最后感慨的总结道,大概就像我们总是情不自禁偏爱人类一样,我们种族的基因大概也比较偏爱嘴吧。

这个设想在小范围内也引发了一阵热议。因为爱迪不堪骚扰闭门谢客,泰罗只好找到自己现在唯一在光之国的弟弟讨论起为什么毫无卵用的嘴会被顽固的保留。人类的嘴巴又有多么不可取代得巨大价值。找泰罗的想法主要是因为食物实在是太美好了,甚至在他看来不需要进食直接获取光能固然方便高效,但失去了吃饭的快乐也是巨大的损失。“祖先们一定也是因为这一点而耿耿于怀,才坚持保留嘴唇的配置!”曾经借光太郎的身体在地球创下一口气连吃十碗年糕记录的青年这样说道,并充满希望的看向来自据说只有皇室血统才拥有光之巨人力量的L77的新弟弟。

这方面有着更多生活经验的雷欧,确实更有发言权。因为从获得变身能力的爷爷辈开始就坚持国王不能远离自己的臣民,所以他和阿斯特拉漫长的青少年时代有将近一半的时间都是以人类状态度过。而与泰罗类似的结论,他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偷偷与母后说过。

“人类的嘴巴真是太棒了!虽然吃完东西还得再排泄出来很麻烦,但还是很棒!”出身M78但远嫁过来以后已经慢慢习惯了人类形态的美丽女性,微笑着在得意洋洋的幼儿柔软的脸颊上印上一个带着香气的亲吻。

“不止是你说的这些哦,嘴唇对人类来说还有更多的意义。一些奥特曼不能做到的事情,人类却可以做到。等长大你就会明白了。”

“那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呢?”

“等到你们一万岁的时候,按照传统就会被送到妈妈的故乡去游学好认识并迎娶自己心仪的王妃。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人类的嘴唇还可以做什么了。”



确实,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简直不能更明白了。

凤源的双臂被分别按在玻璃和平台侧壁上,两腿被经验丰富的恋人熟练的分开,并隔着衣物被对方硬邦邦的东西顶弄着。然而此时他完全顾不得羞耻,只知道张开嘴迎合男人强硬而温柔的唇舌纠缠。当舌尖故意缓慢从上颚蹭过去的世界,过电一般的感官体验让他几乎跳了起来,却又被牢牢按住肩膀好让身上的掠夺者继续为所欲为。

“……外面,外面的人会看见的……”

人类到底是需要呼吸的,依依不舍的松开彼此的唇舌,初次尝到甜头的青年意犹未尽,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索取更多,口是心非的掩饰道。

也不能说毫无道理。如果毫无顾忌的使用能力,仅凭诸星团一人之力,未必不能打理好这个牧场。但一来太累,二来也未免太显眼了。所以再尽量满足保密需求的范畴内,还是少不了雇佣工人。本地的长期工人早就回家休息,不过还有两个研修生住在牧场上守夜。虽然他们的宿舍楼距离主屋有一段距离,但既没有关灯,也没有拉窗帘的卧室内正发生的事情还是可以远远的看到一点。

不过其实脑子一团浆糊的青年一点都不在乎。也许是事后回想起来会羞愧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但现在他只想继续做刚才那极其美妙的体验。也许是清酒或点心味道的沾染,他觉得方才在恋人的唇上尝到了甜味和醇酒般飘飘然的醉意。


“没事。”团满意的感受到对方胯下被自己磨蹭的部位一点点鼓起帐篷。“十年前这屋子就全部换了单向玻璃。”他低笑着轻轻啃着被圈在怀中的恋人的下巴,“发现萨乌鲁斯的事三年半载也完结不了时我就猜到,再怎么缺人手,大哥和父亲也不至于狠心到不帮我安排让你出地球外勤的机会……”他迫不及待的把上半身的重量也压了上去,撑在玻璃窗上的右手往腰间单刀直入。就算是普通玻璃,现在欲火焚身的他也不介意立刻在这里把久别胜新婚的恋人吞吃下肚,并恨不得向所有人昭示所有权。

去他妈的父亲,滚犊子的表弟。

他恨恨的将几乎被扯变形的皮带扔在地上,急切的伸手进去拨开碍事的内裤。说起来,尽管赛文和雷欧已经发生过光之巨人种族定义里的性行为,但诸星团和凤源在此之前的关系纯洁的就跟富士山顶的初雪一样。果不其然,这方面青年再次表现得和上次初夜一样,彻头彻尾一个单纯又热情的雏儿,迅速瘫软成一团随便男人摆弄。诸星团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把恋人被剥下的长裤踹到地板上正一鼓作气捅进去,已经不知不觉躺平的凤源的腿终于碰翻了了被挤到角落里的杯子。尚有余温的残水泼在脚背上,一下子惊醒了本已意乱情迷的青年被情欲蒸发的神智。他惊慌的推开身上的男人,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跳下平台,丢下一句:“我还没洗澡……”就急匆匆推门逃走了。

眼看到嘴的肥肉就这么溜掉了,诸星团懊丧的坐起来,焦躁的用手指抹了一下还沾着两人唾液的嘴唇。玻璃窗上倒映的他的侧脸,苍老的面容因不符合年龄的旺盛精力而扭曲着,显得有几分狰狞。鬼使神差的耳边就回想起饭馆老板那句关于父子的无心插刀。

撇开为了掩饰身份而随着时间流逝调整的外表伪装。以真实年龄来说,尽管拜漫长的寿命所赐,奥特曼的生育率低的几乎可以忽略性别与种族(虽然依旧只有异性结合才能繁育后代,但成功几率并不比地球人中彩票头彩高多少。),一万九千岁的赛文理论上也勉勉强强可以生出一万岁这么大的儿子。所以某种程度上也不能说酒店老板的话完全没道理,更别说很长一段时间,事实上自己对雷欧而言就是相当于半个精神上的父亲。但想到现在还会被外人把自己和恋人误认为父子,依旧让他心理有点憋屈。

前恒星观测员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某个念头在脑海里逐渐清晰。


TBC


评论(6)
热度(54)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