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狮零】夫妻恶劣三八问


赛罗成功插入七狮关系并且三人和平共处设定【。


【七狮零】夫妻恶劣三八问

主持人:泰罗

1.父亲(或者儿子)跟对方落水,你选择救?

赛文:(毫不犹豫)救赛罗!

雷欧:(不假思索)救赛罗!

赛罗:(很想也说些豪气冲天的话但是在父亲和师父严厉的目光下泄了气,恹恹的老实回答)在水边等着,不过去添乱。

泰罗:(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大侄子的肩膀)年轻人,不擅水战怎么行呢,来,叔叔给你特训一下。

赛罗:拉倒吧,你那几次也好意思叫水战?捷德的水战都比你激烈。

泰罗:那也比压根没有水战成绩的毛头小子强!(转头看向赛文)说起来万一是父亲落水呢,好像父亲也没啥水战战绩......

赛文:那要看日期。

赛罗/泰罗:哈?

赛文:如果是临近圣诞节,那不用管,肯定是能赢的,只是战略性落水。如果不是,那还是先救雷欧,因为肯定是父亲由于剧情杀又来送人头了,在习惯性FLOG面前浪费战斗力和宝贵的救援时间是没有必要的。

2.假如对方被歹徒拿刀架着,你的反应?

赛文:在mac的时候倒是遇到过类似情况好几次,那时候源以及雷欧都缺乏经验又鲁莽,经常遇到棘手的敌人就贸然硬上被打翻在地,这种时候一般我会先用奥特意念或拐杖暂时扭转局面然后针对他进行特训。 现在基本上他已经不会让自己落入这种境地了。(露出欣慰又自豪的笑容)

雷欧:其实我在黑潮岛第一次遇到队长的时候,他就是被马格马星人拿刀在水里砍来砍去,我一着急就一脚踢了过去,当时没多想就一脚把他踢翻,可惜我那时候空有一腔热血,战斗力却不足,让他们跑了,以至于第二次袭击时没能保护好黑潮岛(说着说着雷欧情绪开始低落,赛文把手放在他肩膀上以示安慰)赛罗倒是被我碰到在异次元空间被机械赛文拿刀架在脖子上一副疲惫认命的模样。当时我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就情不自禁把一头镖甩过去,大声呵斥给他打气,并与他并肩作战击败了机械奥特兄弟。不过哪怕明知道只是队长的复制品,和机械赛文对战的感觉还是很微妙。

赛罗:(为了掩饰尴尬抹了一把嘴角)那是因为我之前和机械奥特兄弟车轮战消耗太大,才不是主动放弃战斗呢!

赛文:(严厉)那也是你意志薄弱,没有鼓起勇气战斗到最后一刻,要不是雷欧及时赶到......(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雷欧悄悄的握住赛文的手,捏了捏做安慰。)

赛罗:总之,我遇到我师父的时候,他已经强悍的像个怪物了。被歹徒拿刀驾着?不存在的!除非我爹就是那个歹徒。

3.对方脱光光躺在你床上摆出诱惑的姿态,你会?

赛罗:脱啥?披风吗?

泰罗:唔,那就当是人间体形态吧!

赛罗忍不住畅想起来,想着想着捂住了鼻子:先拍照,然后打一顿吧!

泰罗:哈?

赛文:(不为所动,冷静果断)看日期。

赛罗/泰罗:哈?

赛文:如果当天是我的生日,并且凤源看上去就快熟透了,那就是特意为我准备的惊喜,当然不能浪费他的心意。如果不是,肯定就是巴巴尔星人之类变的假货,先套话看看目的是什么,情况如何。

赛罗:(磨牙)我就算过生日也没这种待遇,所以不用问这么ooc肯定是假货,当然是先揍一顿再说!

泰罗:万一是雷欧中了性格转换仪之类呢?你不就浪费了难得的机会吗?

赛罗:那也先揍再说,打不过我的自然是假货。打得过我……emmmmmm,那就趁机顺势来点 angry sex 岂不是美滋滋?(露出“这不也挺好吗.jpg笑容”)

雷欧:这种类似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一般是因为任务久别重逢,他们就会比较主动。队长的话,乖乖听话任他摆布就行了,反正这种事情上他爷比我懂得多,就算是很羞耻的花样最后爷往往被证明很有意思。赛罗就看情况,因为一味顺着他有时候会亢奋过头把我惹毛,而且他甚至可能不顾时间地点。比如我出外勤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我的休息室里。不做的话就像吵着要吃糖的熊孩子一样烦人,所以有时我选择直接掐着他的脖子骑上去。

泰罗:……万万没想到这一题飙车的居然是雷欧。你也太实诚了吧?

赛文:其实我不介意你也掐着我的脖子骑上来的。

赛罗:其实父亲跟你玩的新花样我也不介意试一试的。

4.承上,改成最爱的人,可是你却发现你硬不起来,这时候你觉得?

赛罗:(抢答)这是不可能的,硬不起来什么的还早了两千万年呢!

赛文:(一本正经)奥特战士的能量没那么容易耗尽。

雷欧:应该是不会的吧。我没那么虚弱,而且他们两个都挺擅长撩拨的。(被夸奖的“擅长撩拨”的父子年长的那个还沉得住气,年轻的那个忍不住昂首挺胸)

泰罗:(同情的拍了拍雷欧肩)真是被吃的死死的啊!

5.你是他脚踏六条船中的第六,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将?

(念完题目泰罗就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盯着雷欧,赛文和赛罗也看向一直没怎么主动出声的他)

雷欧:这没什么啊!队长这么有魅力,受欢迎很正常啊!他比我年长,阅历比我丰富,他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甚至都不知情......

赛罗:(幸灾乐祸的想起当年围观父亲黑历史的经历)说起来那位安奴队员,真是个大美人啊!

雷欧:是啊,又温柔又坚强,真是了不起的女性!不愧是曾经与队长并肩作战的UG的前辈啊!说起来乌利那孩子,还有点像赛罗呢......

泰罗:(同幸灾乐祸的围观赛文被揭露黑历史)

赛文:(不露声色)我过去(过去两个字咬重音)确实有过一些罗曼史,不过自从和雷欧正式在一起之后,就不存在所谓墙头了。

雷欧:(飞快的瞥了一眼赛罗,忏悔的低头,又抬起头,心情复杂的看着赛文)队长......

赛文:(摆手,微笑)你和赛罗都是我的珍宝,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人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赛罗:(被感动,心情复杂的看着父亲)父亲......

泰罗:(打断)我怎么记得小时候离家出走被找回来的时候,表哥你也对我说过“泰罗,你是我的珍宝。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子能幸福的在一起生活。”哦,对了,艾斯哥哥说,我刚出生那阵子爸爸妈妈和佐菲哥哥的注意力都被我吸引过去了,他委屈的偷偷躲在旁边生闷气的时候你也这么对他说过。表哥你的珍宝还真是多啊!

赛罗:(立刻反应过来,收起感动的神色,并赌气的扭头不再看赛文)切~~

雷欧:(依旧一副被感动的样子)那是因为队长爱着所有的家人啊,所以大家都是队长的珍宝!真是太好了!

泰罗:(叹气)你这也太实诚了啊!

6.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么?

赛文:当然是想办法拯救世界了,不到最后一刻怎么能放弃呢?

赛罗:对啊,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雷欧:作为战士,我必须战斗到最后一刻。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在死前回到地球,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生于l77,死于地球,对我来说就是很圆满的归宿了。

泰罗:那光之国呢?)

雷欧:(微笑)光之国是我选择和所爱的人一起生活的地方。

赛文: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死前能一起回地球。(两奥相视而笑)

赛罗:我对地球没啥特别感情,但既然父亲和师父都要回地球,我也陪你们回去得了。

7.约好一起出游,结果下起豪雨?  

雷欧:回去训练,顺便检查一下赛罗的功课。

赛文:回去批文件,顺便检查一下赛罗的功课,然后抽时间和雷欧做点亲密的事情。

赛罗:可以的话当然是和雷欧在床上做一天爱做的事情啦!不过估计会在训练和被检查功课中度过吧ㅍ_ㅍ

泰罗:(同情的拍了拍大侄子的肩膀)

8.对方衣服被水泼到,你的反应?

赛文:一点水而已嘛,雷欧哪有那么娇弱。当年我还让他去劈瀑布呢。

雷欧:不管是奥特曼还是人类形态,我和队长都很习惯淋水淋雨了。我们红族的弱点是怕冷,不是怕水。

泰罗:那如果是赛罗呢?

雷欧:小孩子不能娇惯,说起来赛罗的水战特训是不是应该准备起来了?

赛文:嗯,K76没那个条件,要不去地球以人类形态试试?顺便我们也去散散心。

赛罗:呵呵,我觉得压根没有回答的必要了。

9.那么,自己被水泼到呢?
赛文: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娇气矫情!
雷欧: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娇气矫情!
赛罗: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娇气矫情!
泰罗: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娇气矫情!

10.喜欢的人要你吃你讨厌的东西,你会怎么做?
赛文:雷欧不敢、不会也不舍得这么做。再说真是什么必须吃的东西,我自己就好忍着讨厌吃掉。
赛罗:生病的时候雷欧会很凶的逼我吃药,我敢反抗他就会强迫灌下去。
雷欧:浪费食物是可耻的,我流浪那些日子什么都吃,所以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东西。

11.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对方发出尖叫声?
赛文:当年在地球上,他咋呼呼的,一被激就控制不住情绪。
雷欧:是啊,最激动的一次是有人给了我一耳光后就头也不回的去独自赴死,我在后面怎么嘶喊也没用。
赛文:......
赛罗:(竖起耳朵搜集父亲的黑历史ING并且自觉闭嘴)
泰罗:(觉察自己似乎不小心触犯了表哥逆鳞自觉闭嘴)


12.那么你会因为什么而尖叫呢?
赛文:这一题雷欧不用回答!我任何情况都不会尖叫。
雷欧:(乖巧)哦。
泰罗:(乖巧)好的!
赛罗:想看我尖叫还早了两万年呢。回答完毕。

13.跟其它组的受访者互相认识吗?看过他们的访谈内容吗?你觉得哪一对最美满,哪一对最悲惨?
赛文:不认识,没看过,没看法。
雷欧: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很美满了。
赛罗:(抢过泰罗的计划表大声念)胜银、佐……
泰罗:(迅速抢回来)下一题!


14.如果有一种药,可以让对方疯狂爱上你,你会使用吗?
赛文:怀着侥幸心理妄图走捷径窃取胜利,是不可能长久的。
赛罗:没种的懦夫才干这种卑鄙的事情呢!
雷欧:这是不道德的行为,非君子所为。
赛文:而且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雷欧就疯狂的爱上我了嘛,何必多此一举。(笑)
雷欧:不,队长明明为我做了很多,如果当初没有遇到队长……
赛罗:(不耐烦得打断)好了,下一题。

15.如果对方毁容了或者身材走样了,你还会爱他吗?
雷欧:当然爱了。队长又不是没发胖过……(看到赛文忽然有些僵硬的表情,讪讪的闭嘴)
赛罗:(忍笑)我爱的是雷欧的心灵!心灵是不会发胖……(被赛文一巴掌糊后脑勺打断)
赛文:(严肃)以貌取人是肤浅的。我相信雷欧不是那种眼界狭隘的人。
泰罗:(忍笑)那表哥你承认发胖的事情是真……(被一巴掌糊后脑勺)
赛文:下一题!

16.如果对方死了,你接下来的生活是?要怎么处理他的尸体?
雷欧:这件事情我还是比较有经验的。首先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为他报仇。然后按照他生前的行为模式自己安排训练和战斗,好变得足够强大来守护他的遗志。其实习惯了以后也不是特别痛苦,第一次只知道队长死无全尸,第二次在怪兽墓场又看到他的“尸体”。两次我都本来本来以为自己会发疯,结果居然前所未有的清醒。(自嘲的苦笑)大概是清楚身为幸存者没有逃避的资格吧。
泰罗:(叹了口气)你这哪里是幸存者,根本就是未亡人啊。
赛文:……我很抱歉,但是哪怕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的。换成雷欧身亡也是一样,我必须先履行自己的责任,然后才能处理私人感情。但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和我的爱人同生共死。
赛罗:(忽然开口)我是不会让雷欧死的!
泰罗:这里问的是假如……
赛罗:(斩钉截铁)没有假如!雷欧不会死?父亲不会死!我也不会死!

17.你死了以后容许他有新欢吗?
赛文:(意有所指)我还没死,现在赛罗就已经和我们一起做这张问卷了。
赛罗:(耸肩)就算父亲再给我搞出个弟弟然后塞给雷欧收徒,也不可能再插入我们中间了。
雷欧:(认真的回答)队长以前教育过我,想在没有一个人牺牲的前提下战斗是很困难的。所以我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也希望如果我真的无法陪伴他们走到最后,他们能幸运的遇到另一个……

赛罗:(不耐烦的打断)不存在的,不可能的!下一题!

18.如果他跟新欢说你比不上他,你觉得?
赛文:(面不改色)那估计是赛罗又淘气搞了什么床笫间鬼把戏逼的雷欧胡乱开口了。多半时候雷欧自己清醒过来就会揍回去了。
赛罗:(想了又想还是说了出来)其他的不好说,我一直觉得以父亲隐藏的恶趣味没准会在那什么的时候逼雷欧说我没有他那驴大的行货艹的爽(被恼羞成怒得雷欧一巴掌糊后脑勺打断)
雷欧:(努力掩饰窘迫)他们不是那种奥!

19.自己认为什么地方胜过对方?
赛文:(矜持)比他更有谋算一些,毕竟经验和阅历更丰富。
赛罗:(得意)帅气和幽默感!
雷欧:(思考了一下,迟疑得回答)身高?
赛文/赛罗:……
泰罗:其实我比雷欧还高一米哟  -(¬∀¬)σ

20.如果对方天生身体状况太虚弱无法H,可以接受精神式恋爱吗?
赛罗:(抓了抓头)奥特意念性格应该可以用在精神做爱的操作上吧?
赛文:(不急不缓)身为前恒星观测员,我了解至少上千种不同种族的交媾方式,其中不乏纯粹的精神性爱。
泰罗:……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好了,这题雷欧你也没有必要回答了,他们早谋划好了,用不着你操心。


21.要是对方变成了女人,你还会爱他吗?
赛文/赛罗:(脸上“这不更好吗.jpg”表情一闪而过。)当然,爱不分性别。
雷欧:(思考了一下赛文赛罗变成父女或母子或母女的可能,带着歉意看向赛罗)那我可能迈不过心理那条伦理底线。
赛罗:(毫不在乎)没关系,我来帮你和父亲迈过去!

赛文:……


22.可以接受对方改名为「史瓦特拉ok西门子正港大汤圆」这种名字吗?为什么?
赛文:名字只是个符号,就好像不管是雷欧还是凤源,都是我爱的那个灵魂。
赛罗:这个名字真的很蠢耶!但真叫了也没有办法啊!大不了忍不住笑场被打几顿呗。
雷欧:我还好。倒是赛罗会比较麻烦。毕竟以后登场自我介绍时不管是自称“我是史瓦特拉ok西门子正港大汤圆奥特曼,是赛文奥特曼的儿子!”还是“我是赛罗奥特曼,是史瓦特拉ok西门子正港大汤圆奥特曼的儿子”,都挺蠢的。
赛罗:……
泰罗:(忍笑)那你想过没有,和表哥相遇的时候:“你知道我是MAC的队长?”“

嗯,我还知道你是史瓦特拉ok西门子正港大汤圆奥特曼!”或者“你到底是谁?”“我是史瓦特拉ok西门子正港大汤圆奥特曼。”这样的对话一样很蠢啊!

23.你心目中最强的人是谁?为什么?

赛文:就实力来说应该是奥特之王吧!
赛罗:客观的说我遇到过很多强大的对手,也认识了很多强大的战士,但大概是K76的烙印太深,在我心中最强的始终是雷欧。

泰罗:很正常,就像在我心中我父亲始终是最强的。毕竟在我成长蜕变的时期,他一直都是我仰望的目标。这么说的话,雷欧心中最强的应该是表哥吧!(看向已经隐约露出矜持神色的赛文)
雷欧:(老实回答)不,我觉得队长说得对,王应该是最强的。

赛文:……(笑容忽然僵硬.JGP)

泰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欧你真是实诚!也对,你第一次看到表哥就是他吃瘪被你英雄救美2333333333表哥哪来的脸让你说他最强!

赛文:(冷冷的看向幸灾乐祸的表弟)你要不要试试去问梦比优斯,看看他会不会回答你是他心中最强的?

泰罗:问就问,我就不信……

赛文:超银河里你当着大家的面被贝利亚踩在脚底下,好意思对你徒弟说自己最强?

泰罗:……

24. 当你为了某个东西不见怀疑对方拿走而大吵一架,后来发现是自己忘在房间里,这时候你会?

雷欧:奥特钥匙真的不是阿斯特拉偷的!虽然奥特钥匙确实被偷走了。

赛罗:等离子火花真的……好吧,真的是我偷的,但没偷成!而且我后来确实改悔了。

泰罗:(秒懂)好的,不存在这种情况,下一题!

25.要是可以选择,你希望自己先死还是对方先死?

雷欧:说实话,作为有过切身体会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我不希望看到所爱之人先我而去,但确实是活下来的人更痛苦。

赛文:没有什么希望不希望的,顾全大局轮到谁死谁就死。

赛罗:我是不会让父亲和雷欧先死的!当然我也会好好保护自己!

26.要是可以选择死法,你希望自己怎么死?

雷欧:怎么死无所谓,能埋在地球就行。最好能埋在队长和赛罗旁边。
赛文:嗯,一家子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赛罗:家长说了算呗。我没意见。就埋在地球好了。

泰罗:(兴致勃勃)要不要干脆算我一个?或者我们直接在地球搞个奥特战士公墓算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27.承上,不希望怎么死?

雷欧:额,只要不是被零下一百多度冻了分尸就行。我真的挺怕冷的。

赛文:只要别像某个传说中的我的TV被废弃的结局那样飞回老家半路上累死就行,太丢奥了。

赛罗:只要别变成黑暗赛罗杀光同伴然后被孤独的囚禁在意识深处就行。

28.如果对方会老,到时候你还有可能对他产生「性」趣吗?

赛罗:说到这个,没记错的话男奥活到4.5万岁就会长出胡子。也就是说两万多年后老爹就会像奥特之父那样真的变成老爹,三万多年后雷欧也会长出胡子。三十万年后就会像奥王老爷子一样……当然,并不是说雷欧长得像奥王老爷子一样我就对他没性趣了……

泰罗:其实男奥的胡子是可以刮的,父亲和王是为了显得威严才蓄须的。

赛罗/雷欧:哈?

泰罗:真的,我听佐菲大哥说,赛文表哥小时候有一次玩真心话大冒险,就偷偷用头镖割掉了父亲的胡子,还……

赛文:(脸色发青)不要扯和问卷无关的事情,下一题!

29.假如男人可以怀孕,你希望你们有孩子吗?

赛罗:不想。因为辈分会很混乱。这样小朋友从小就会有心理阴影。如果是和我的孩子,该怎么称呼老爹?如果是老爹的孩子,该管我叫什么?如果是双胞胎我和老爹一人一个,他们怎么称呼彼此……

雷欧:(打断)够了!下一题!

30.承上,谁生?

赛文和赛罗意味深长的看着雷欧。

雷欧:(被父子双重凝视打败)……我,我生好了吧(自暴自弃的以手掩面)

31.再承上,生几个?

泰罗:(憋笑)虽然光之国有一百八十亿奥口,但不管是你和表哥的孩子,还是你和赛罗的孩子,想必都会是下一代最优秀的战士之一吧,真的不考虑为了宇宙的和平生几个吗,雷欧?以后再竞技场我们可以手把手教他们格斗哟!而且我妈妈和你弟弟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雷欧:……下一题!

32.一起出去吃饭结果吃了一堆之后发现双方都没钱,你会?

赛罗:听雷欧的,他才是我们之间负责收拾烂摊子的那个。

雷欧:队长永远都准备着第二套方案,赛罗嘛因为知道必须为他善后,所以通常我也都是有备无患。不过我第一次带赛罗去地球玩,忽然出现怪兽临时变身打了一场。然后带他去吃拉面补充能量,结果吃完发现钱包大概是在之前混战里弄丢了,只好对老板说好话让他同意洗碗抵钱。结果赛罗第一次用自己化身的人间体干活,下手没轻重不小心掰碎了几个碗,我差点自暴自弃的想干脆把他抵押在拉面馆我回光之国一趟拿钱过来算了。幸好收到队长的奥特签名说他也跟着过来看看我们,才得救。

赛文:其实,实在要是连我都没带钱,我们还可以刷脸嘛。UG的时候还经常有小姑娘主动搭讪我呢。

赛罗:咦,她们不是为了偷老爹的奥特眼镜才接近你的吗?

赛文:对啊,但可以等她们结完账再翻脸嘛。

33.一觉醒来你发现你被对方卖掉了,你是什么反应?

赛文:雷欧能不被人卖了就不错了,等他耍心眼搞阴谋,何止早两万年。
赛罗:(点头)雷欧才是那个需要担心被卖掉的。如果是被我爹卖了,雷欧还会很认真的帮老爹数钱╮(╯_╰)╭

雷欧:……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吧,虽阴谋诡计对我来说确实比较棘手。

赛文:何止是棘手,你根本就是跟一根筋往陷阱里跳。现在性子沉稳了,但遇到诡计还是宁可一力降十会,正面硬抗。还有你,赛罗,你比雷欧年轻的时候好不了多少!

34.如果世界毁灭了,只剩你和对方两个人,你第一个行动是什么?  

赛罗:用帕拉吉之盾看看能不能再次时光倒流恢复世界。

赛文:基本上这就是标准答案了。

雷欧:队长说得对。

赛罗:不过也许在此之前可以先来一发(收到来自父亲和我师父的严厉瞪视),好吧,开玩笑的,正事要紧。那么至少亲一下嘛。

35.你和对方谁更适合被包养?

赛文:现在想想,MAC时期,其实他相当于被我包养着的.

赛罗:现在想想,K76时期,虽然是雷欧负责管教和照顾我,但一点被包养的感觉也没有呢!

雷欧仔细一比较,发现自己居然是三奥里脾气最适合被包养的。毕竟某对父子简直把“我要当老大”写在了脸上。因此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36.如果对方最大的心愿是看尽天下美人,你会怎么做?

赛文:先揍一顿看看是不是巴巴尔星人变的,再问问希卡利是不是性格转换枪又被偷了。
雷欧:队长说得对。
赛罗:附议。

37.如果有一天对方爬墙了,你是什么反应?  

赛文: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赛罗现在能和我们一起坐着张问卷?

赛罗:父亲说得对!当然是选择原谅雷欧!至于被爬的那个墙头,我学父亲一样先揍一顿再说!

泰罗:不是应该也学你父亲,原谅并和他一起和平共处坐下来做问卷吗?

赛罗:你以为如果我不是父亲的儿子,还能从他那顿暴揍里活下来吗?

泰罗:……

雷欧:(羞愧)确实是我先……的。总之,我想我没有立场去原谅或指责什么,他们俩开心就好

38.你觉得什么手段可以将对方一击致命?

赛文:(侃侃而谈)雷欧的优点和缺点一样突出,虽然历练之后做到了扬长避短甚至取长补短,但理论上还是有很多战术是对他有效的。比如说冷冻、魔法攻击、伪装成亲近的人偷袭、用阴谋陷阱比如人质逼他放弃抵抗......

雷欧:(惭愧的低下头虚心接受批评)我会重视这些局限并努力改良的!这么说的话,其实赛罗也有很多局限,比如前面说的缺乏水战经验,有时候盲目自信容易落入圈套......

赛罗:(津津有味的拿笔记录雷欧的致命缺点)

泰罗:(虽然觉得似乎微妙的离题了,但同样热烈的加入讨论)说到战斗,我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END



评论(3)
热度(63)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