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俱备,只差八亿了!

【脑洞剧本大纲】如果我有八亿,就拍一部洪金宝、成龙、元彪主演的老年动作片( '▿ ' )

八亿怎么花?当然是召集童年偶像拍情怀片了!懒得起角色名,全部用演员名代替。(ps:所有演员里只有文咏珊我不熟,单纯拿来凑数的,我实在不认识现在玉女型年轻女演员,大家如果有更合适的可以推荐。)

“你给我站住!别跑!听见没有!”
深夜,成龙在社区追着一个穿兜帽衫的青年,对方身手敏捷又熟悉路线俩人跑酷一般秀了一波操作。最后青年被追到了楼顶,然后后退几步助跑一跃而起,跳到对面阳台上,然后顺着外挂空调箱一级级跳下去溜了。成龙看到他安全着陆,才松了口气,弯腰捂着胸口平复了几下呼吸,然后转身一层层爬下楼。保安吴耀汉闻讯而来,和他打招呼。“哟,陈sir,好久不见!这么大阵仗,又捉贼啦?报纸上不说你是已经退休了吗?”成龙尴尬的解释:“不是贼,就……就一点私事。”

兜帽衫青年在酒吧门口停下机车,摘下头盔露出房祖名的脸。一进门,狐朋狗友就围了过来调侃:“怎么这么晚才来。又被你那个前超级警察爸爸逮住了?”房祖名阴沉着脸说他们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青年们玩大冒险游戏,房祖名的任务是泡到接下来第一个进来的妞。正说着一脸乖乖女模样的文咏珊被几个看着像不良少女的妹妹推了进来。
房祖名主动搭讪文咏珊,很容易就套出她来自澳门,是个学生妹。

与此同时,元彪在酒吧外面和成龙通话。
“我怎么会知道小名在哪儿?是,他以前离家出走确实在我家躲过几次,但那已经是十来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我们学校念书呢!我现在要去接珊珊……珊珊是谁?”他顿了一下回答,“珊珊是宝哥的孙女。她的奶奶……桃姐你还记得吧?她当年去澳门时原来已经有了身孕,可谁也没告诉。珊珊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桃姐把她带大,临终前让她来香港找宝哥。现在暂时住在我这里。你也知道,宝哥前阵子不方便。”
成龙那头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冷淡的说:“确实不方便。监狱管理再人性化,总不好让家属一起住牢房。”元彪抹了把脸,坚定的回答,“割袍断义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心里反正始终当我们还是兄弟。”
成龙回答:“我们当然还是兄弟。”
他们没有再深究彼此嘴里的“我们”是否是一个意思。元彪挂了电话,看着天长长吁了一口气。他将手机换了一侧,打电话给妻子,语调不自觉柔软起来。
“嗯,我已经到了。接了珊珊就回家。……好的,你早点睡,不用等我们。”

“你爷爷这么狠心啊,连面都没见就把你扔给别人了?那你现在寄养的人家住哪里啊。方不方便留个…”房祖名在酒吧里对文咏珊大献殷勤并企图怂恿她喝酒。忽然就被一只手拎着衣服领子提了起来,抬头一看,元彪似怒非怒的用另一只手扶了扶眼镜,然后随手抄起桌上满满一扎啤酒,把房祖名从头浇到脚。房祖名愣了几秒钟,随后暴跳如雷的指着元彪咆哮:“我和那个男人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你有什么资格代表他来管教我!”
元彪冷笑:“你爸爸的儿子他自己能管就管,管不了我也不插手。反正我无儿无女,不懂该怎么当爹。现在是在替你洪伯伯教训你。”
“什么洪伯伯,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是没什么关系。不过今天就有了。”
话音未落,一个庞大的身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洪金宝冲房祖名笑了一下,说:“看在阿彪的面子上,饶你半条命。”然后拎着啤酒瓶砸了过去。

元彪家客厅里,胡慧中正在给鼻青脸肿房祖名上药,文咏珊坐在胡慧中旁边打下手,时不时偷偷瞥向阳台上和元彪闲聊的洪金宝。
“好歹是我看着长大的侄子,你下手也太重了一点。长辈的恩怨何必牵扯到小辈。”
“哼,那眉眼一看就知道是谁的种。和他爸爸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看到漂亮女孩子骨头都轻几分,打死活该!”
看到洪金宝提到刚才的事依旧余怒未消的样子,元彪也不再多说,自顾自的吸了一口烟。洪金宝飞快的看了一眼客厅,犹豫了一下,开口:“我看阿慧好像脸色不大好的样子……”
元彪吐了一口烟,昏暗的灯光下烟雾萦绕,模糊了他的表情。
“去医院看过了,医生说还是当年那次受伤亏了底子留下的体虚,好好养着就是了。”
“这样啊。”洪金宝想了想,问,“要不然我把珊珊接回去……”
元彪抬头看着他,反问:“怎么,你的铺子装修好了?”
“还没有。不过就快了。”洪金宝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光头佬和卷毛介绍的人干活还算麻利,又有几个打算跟着我金盆洗手的老兄弟帮着张罗,最多一个月大概就能开张。”
“那你急什么,先让珊珊安心在我这住着。她人生地不熟,又要上学,难道和你一起去住小旅馆?再说这孩子懂事又贴心,有她陪阿慧说说话,家里也热闹一点。”
“好,那就再麻烦你们一段时间。”洪金宝拍了拍元彪肩膀,想了想,还是像过去一样揉了揉师弟的头发。

元彪送洪金宝出去的时候,房祖名忍不住问胡慧中:“慧姨,那个一脸煞气的洪伯伯到底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胡慧中表示,你们何止见过,你光屁股的时候他还抱过你呢!说着她拿出了家里的相册指给他们看。泛黄的黑白相片里,风华正茂的三个年轻人站在一起,意气风发。文咏珊又翻了一页,看到了年轻时胡慧中的英姿飒爽的警服照,一问才知道原来胡慧中当年是赫赫有名的“霸王花”,与同时期的“超级警察”成龙并列为当时风光无限的明星督察。只是后来在任务中受了重伤,无法再做剧烈运动,又不愿意转文职,索性辞职当了家庭主妇。
“别看我现在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年轻的时候气性烈着呢!宁可咬着牙死外面,也不愿接受别人的怜悯。”她捋了捋头发,嘴角的笑容中和了凌厉的目光,“要不是有阿彪惯着,就我这脾气估计得孤独终老。”
房祖名盯着自己小时候和洪金宝的合影,依旧感觉不可思议,说里面有些照片,自己家里的相册里也有,唯独缺了洪金宝出现的那几张。胡慧中解释说,他们三个小时候一起学武,还拜了把子。之后尽管成龙当了警察,洪金宝混了黑道,元彪半途放弃如日中天的侦探当了中学老师甘心做霸王花的贤内助,也不影响他们之间的私交。直到20多年前的某桩案子,成龙大义灭亲抓了洪金宝,洪金宝又玩弄权术逃脱法律制裁,两人才彻底反目,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这些年,我和阿彪冷眼旁观着,他们俩心里应该多少也有些后悔了。只是碍着面子都不肯先服软。”胡慧中叹了一口气,“其实何苦呢。三个加起来都快超过两百岁的人了,什么怨仇不能化解,非要带到棺材里去。阿彪一辈子就这两个好兄弟,偏偏闹得这么僵,倒显得他日后一个人孤零零的。”
房祖名皱着眉头盯着相册里父母的合影发呆,文咏珊觉得胡慧中这话有些不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反而问房祖名:“那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叔叔啊?”

房祖名因为种种原因半推半就的照罩着这个便宜侄女。两个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让曾经作为独生子,非常羡慕同学有兄弟姐妹的房祖名留下心理阴影。而现在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又温柔又傻白甜的侄女,反而比较符合他曾经的期待。傻白甜的侄女,带在身边年龄刚刚好当他跟屁虫。知道上次是同学聚会,被孤立的文咏珊被排挤出去之后,他主动带着便宜侄女去酒吧玩享受前呼后拥得热闹,狐朋狗友把房祖名支开想灌文咏珊酒,内向又软弱的文咏珊完全不懂的推脱,只好笑声解释自己从没喝过酒。等到房祖名发现不对赶回来,在场所有人加一起都被深藏不露的侄女放倒了。房祖名看着一脸无辜的文咏珊目瞪口呆。半天才冒出一句:“我现在真的相信你是洪伯伯的亲孙女了。”

不过文咏珊也有自己的困扰。她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是奶奶带大的。奶奶也去世之后,她唯一的血亲就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爷爷。可是之前她并没有和男性长辈相处的经验,而且这个爷爷看上去也不怎么好接近的样子。甚至刚开始的时候,爷爷是直接把她扔在元彪小爷爷家里养着的,以至于她一直担忧爷爷不喜欢自己。
如何和老爷子搞好关系这回事她就只好拿去问周围的相近的朋友了,但她转到新学校一时间无法融入原本的圈子,所以周围最称得上亲近的朋友,那就是房祖名。而房祖名这方面的经验嘛,有目共睹。所以就折腾的她跟洪金宝似乎越来越疏远( '▿ ' )
而这个时候,元彪的妻子忽然病情加重了,元彪也没有功夫时时刻刻关照她。在学校被不良少女欺负排挤的文咏珊被陷害。一直和元彪不对付的教导主任元华就小题大做非要叫家长,文咏珊不敢通知洪金宝,也不好意思麻烦元彪,于是房祖名自告奋勇地以叔叔的身份去了。
结果房祖名去了以后发现等在那里的元华是曾经的班主任。元华对当年班级的刺头当然没有好印象,而且他记得很清楚,房祖名的父亲根本没有兄弟,哪来的侄女?就单方面认定房祖名是文咏珊男朋友,串通好了欺骗学校。房祖名那旧恨加新仇汇聚一堂当然是一言不合与元华打了起来。
总之这次见家长的事件最后就闹得很大啦。洪金宝作为当事人的家长被叫了过来,成龙作为肇事者的家长也被叫了过来。连元彪作为当事人的临时监护人都被打了电话赶来。洪金宝和成龙其实因为多年前闹翻,就再没有往来过。现在因为儿子和孙女惹得事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但是吵着吵着又很同步的把在旁边推波助澜说风凉话的元华打了一顿,打完了继续留在原地吵。
元彪匆匆赶来的时候,先在楼梯口碰到了同事孟海。孟海见四下无人,悄悄问他:“你老婆的病情怎么样了?我上次去看岳父才看到她的病床空了……”元彪苦笑着低下头:“医生让我们不用过去了,说发现得太晚了,只开了止痛药的处方。”孟海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几次嘴,都不知该如何表达,最后只好问:“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已经安排好了。下个月,我和阿慧去欧洲旅行。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元彪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都二十多年了!”
孟海担忧的问:“校长那么刻薄的人,能肯给你假?”
“不行也得行!”元彪的脸上浮现出狠厉之色,“大不了辞职不干了!”

校长室里已经乱作一团。元华的老婆,同时也是文咏珊的班主任元秋闻讯而至,元华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过来的,结果没几句就开始指责他听信一面之词,对文咏珊处罚过重。元华一气之下,反过来讥讽她一味偏袒元彪的侄女,动机不纯。
元彪夹在里面两头不是人,都要安抚吵架的兄弟,又要安抚另一头还在变本加厉找他茬的校长,心力憔悴。最后在元华牵扯到自己妻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发,打了元华一拳,道明了妻子时日无多当场辞职。并且临走前疲惫的向洪金宝道歉,说自己实在撑不住了,无法再照顾珊珊了。
元彪走后,在场的人才发现原来孙女和房祖名早就跑掉了。于是洪金宝和成龙分别去找娃。元华爬起来骂骂咧咧,指责两个小兔崽子惹了事就跑。这时候元秋实在忍不住把他臭骂了一顿,表示她简直混账,活该被揍,之前如果不是两位家长先动手,出手的就是她了。元华就贱贱的说,那你现在动手也来得及。说完元秋就给他另一边,眼睛上一拳,和之前元彪临走时留下的拼成一对黑眼圈。然后气冲冲的走了。元华火冒三丈的爬起来,冲着问口骂了一句泼妇,然后念叨着:“还说没偏袒那个小白脸,明明当年人家一进来就不停夸他长得俊。老夫老妻这么多年,怎么这么就没听你这样夸过我!”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给人事处,让他给元彪安排一个长假。
人事处表示现在人手紧,大家都有难处不好安。元华不耐烦的喊,人家现在老婆要死了呀,你们谁有这个难?好啦,大不了他教的那个班我顶上去好了!

其实大人们吵起来的时候文咏珊就偷偷跑出去了,刚冲出校门口,就看到房祖名骑着机车扔了一个头盔给她让她上车。文咏珊乖乖的上去,房祖名带着她一路飙车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那是一处废弃的游乐场。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文咏珊房这才问“刚才你明明跟在我后面,怎么就又跑到我前头,连机车都准备好了?”房祖名回答“你这样的乖乖仔,才会老老实实沿着楼道里跑。我是直接在楼层间跳跃,然后翻墙出去的。”他从口袋里摸了一包烟掏出一根点上,顿了一下说“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的确还是从那个男人身上继承到了点东西的。”文咏珊忽然开口问他要烟,房祖名边说“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再被大伯和小叔联手揍一顿。”边给她点了一根。文咏珊吸了一口,问:“我是不是很没用?我知道老师和同学一直看不上我,其实我也看不上我自己。我的爷爷和奶奶都是非常独立非常有本事的人,但是我一点都没有继承到他们的优点。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搞的大家都不开心。”房祖名摸了摸她的头,说“你命好,以前你奶奶护着,现在有元叔挡在前面。你爷爷吧,虽然比我爸强的也有限,但总之还算靠得住。”
文咏珊反问:“难道你爸爸就靠不住吗?”房祖名轻蔑的说:“对你这个侄女来说,大概还是靠得住的,但是对我来说,他的信用早就破产了。他是个好警察,好叔叔,好兄弟,唯独不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我妈幸亏早早看破这一点,一得知我爸搞出可私生女,就果断拿了一半家产离婚改嫁,才没有被他继续祸害到后半生,现在我同母异父的妹妹听说都念中学了。”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文咏珊,补充道:“所以说女孩子就该硬气一点,自己能立起来,将来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会吃亏。就你现在这软绵绵的性子,几个学生逗搞不定,要是以后像我妈那样遇到渣男,还不是得给人把骨头都吃了。”文咏珊小心翼翼的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学你妈的为人处事吗?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你妈妈。”房祖名沉默了一下,回答道:“她现在夫妻恩爱母慈女孝,早就对我不上心了。我为什么要去热脸贴冷屁股?”
文咏珊想了一会儿,轻轻拉了拉房祖名的衣角,郑重的说“谢谢啊,小叔。”房祖名抽搐着脸嘴角,嫌弃道“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我年轻着呢!”

另一边成龙和洪金宝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自家孩子,现在又不好去打扰元彪,最后在巷子里狭路相逢,又着急又恼火的两人没有了元彪拉架很快大打出手打成一团。一片狼藉之后,倒地的两人反而一笑泯恩仇,互相相扶持着站了起来。交换了些诸如“我真是个失败的父亲。”“早跟你说了,你这性子结婚生孩子,那就是祸害人。”“比不上你啊,没结婚一样成了祸害。”“胡说,我孙女比你儿子那可乖多了!”“那也没见你对她亲近多少啊!”

中间细节懒得补充了,总之洪金宝和成龙算是和好了,并且决心努力做个好家长。文咏珊背了个处分暂时停课反省,继续跟在房祖名后面。洪金宝的饭馆还在装修,成龙主动邀请洪金宝住在自己家里。而元彪和妻子也即将前往欧洲进行善始善终的旅行。。一切似乎看来正在逐步好转。
直到有一天,房祖名脸色苍白的回家,告诉他们胡慧中去世了。原来元彪去办旅行事项手续的时候,文咏珊陪胡慧中去买东西,不料忽然冲出几个青年一把推倒文咏珊并抢走了胡慧中的手提包。胡慧中企图去追,不慎被正好过路口的卡车撞了个正着。洪金宝和成龙赶到医院时,元彪红着眼一声不吭守着胡慧中的尸体不离寸步,整个人失魂落魄。两位家长让房祖名带着文咏珊先回成龙家,自己留下来陪着元彪。
中间懒得补充细节了,总之这边哥仨抱团取暖重温当年情,那边房祖名罩着内疚的大侄女,巩固兄妹情。然后有一天房祖名去买饮料的时候,文咏珊又遇到陷害自己的不良少女,不良少女怂恿身边得古惑仔去欺负文咏珊,被及时赶到的房祖名打了个半死。文咏珊无意中发现不良少女炫耀的据说是男友送自己的手链就是被抢得那个包里自己买了作为临别礼物送给胡慧中得那根,于是带着房祖名一路跟踪那个和不良少女交往的古惑仔,怀疑他就是间接害死胡慧中的抢劫犯。结果撞破帮黑帮运毒的古惑仔被钱小豪灭口的现场,并因为被怀疑拿走了证据遭到追杀。
亡命天涯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巷间共享单车追逐战,好不容易摆脱喽啰们,钱小豪又杀了过来。房祖名和钱小豪搏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ko钱小豪后,邹兆龙又杀了过来,房祖名带着文咏珊逃到高架桥上,两头都是追兵,情急之下决定从高桥上跳到行驶过来的货车上逃生。文咏珊紧闭双眼哆嗦着不敢跳,房祖名只好看准时机一脚把她踹了下去,同时自己也跳下去,成功逃生。不料货车司机把墨镜拿下,原来是周比利。

那边振作起来的三兄弟发现孩子们又不见了,加上收到他们语焉不详的留言,不放心,开着车一路追寻。先去罗礼士来的俱乐部里找泰迪罗宾购买情报。得知两个孩子已经被周比利绑走。

为了继续打探周比利的下落,仨人来到了日本黑帮控制的地盘。在夜市吃面的时候,一群拿着西瓜刀的日裔黑帮喽啰凶神恶煞的让他们滚。三个老爷子淡定的脱下外套干翻所有人,再慢慢结账,边穿外套边互相嘀咕“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耐揍,这点尿性还敢出来混……”
夜市黑涩会老大仓田保昭垂着手悠闲出场,洪金宝一看,嚯,老对手啊!于是彼此笑眯眯交换了一些戳心窝的刻薄话。
“好久不见,你愈发的心宽体胖了嘛!”
“那是,心情舒畅吃好喝好睡好!不像有些人亏心事干的多把自己熬得跟猪油渣一样。”
“横竖有乖女养老送终,我这是千金难买老来瘦。”
“听说你最心爱的小女儿爱上了一个脱衣舞男,不肯接手你的地盘寻死觅活嫁了过去……”
“由加利现在养夫教子过得很开心。我也算了了一桩心事,以后黄泉相会时我也有脸去见老妻……”仓田保昭炫耀似的打开胸前珍藏的怀表,里面是大岛由加利与任达华一家幸福的合影。
“是啊,女孩子还是应该嫁人。就好像你的大女儿美智子,现在和女婿夫唱妇随,贩毒生意红红火火……”
仓田保昭仿佛被噎住一样,讪讪得边收起怀表边抱歉道:“是我教女无方,有辱门楣……”
洪金宝一把捉住他的手,两人在交往交换了几招之后,到底被洪金宝抢走了怀表。他打开怀表,取下里面的相片,露出反面西协美智子与脸上被打了个红叉的周比利的合影,挑眉道:“听说你在道上悬赏要清理门户,我倒是不介意助一臂之力。”

最后决战当然是三个老爷子来着临时找来的亮黄色送餐车杀入敌人巢穴,先干翻一群杂鱼,然后一个个对上周比利、宾尼和狄威。成龙打宾尼,洪金宝打周比利,元彪打狄威。最后boss卢惠光压着文咏珊出来威胁他们,性情软弱的1文咏珊爆发用当初洪金宝教给叶德娴叶德娴又教给她的女子防身术突袭卢惠光,搏斗中失足跌下高楼。关键时刻房祖名从天而降用荡着绳索救下她,然后三兄弟ko卢惠光。这时候李修贤苗侨伟等警官带着警察们到了。

全剧终,放成龙演唱的主题曲和长长的客串名单来搭配NG花絮画面。

还能余下钱的话就拍续集( '▿ ' )

添加几个友情客串名单:
徐少强:在罗礼士俱乐部里打桌球
刘松仁:在徐少强对面和他打桌球
姜大卫:在罗礼士俱乐部里玩牌
秦沛:中学门卫大爷
惠英红/李赛凤:照片里房祖名的母亲
叶德娴:洪金宝回忆杀里的前女友(回忆杀可以用《飞龙猛将》镜头)
刘德华:照片里叶德娴的儿子(用他年轻时与叶德娴的合影)
任达华:照片里大岛由加利的丈夫

评论
热度(2)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