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闪/绿红/双绿]意外之后(论坛体)上

[箭闪/绿红/双绿]意外之后

前言:重启前漫画设定,所以和电视剧不同,巴里和奥利弗并非好友,但哈尔是他们俩各自最好的朋友。再次强调一遍他们三个都是直男[喵喵](虽然文里没有人新)。以及回复1回复2。并不是说只有两个人回复而是我懒得给网友编名字了。 再次强调,不管你们信不信,准确的说,这篇文里三个人都是直男。虽然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并且绿箭确实和闪电睡了。

标题:意外和关系不大好的熟人发生了性关系,并被我们共同的好友撞破,三个人都很尴尬,请问该如何处理才能不损害我们三人原本的关系。

回复:既然关系不好,怎么会一夜情呢?可以问一下你们三个的性别吗?

楼主:我们三个都是男性,H是我和O共同的朋友,也是我们各自最好的朋友,但我和O因为性格不合不大处的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H会把O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当然不是说O这个人不好,我也承认O是个很棒的人,作为朋友也没的说,但我不赞成H和O走得太近,感觉H已经是很自大鲁莽容易走极端的人了,和O在一起简直破坏力加倍。

回复:天撸我闻到了修罗场的味道,楼主确定你不是因为暗恋H而吃醋?

楼主:开什么玩笑!我和H,O和H都只是好朋友而已!我和O都已经结婚了,H也有深爱的女友!你们不要瞎想!而且我们三个都是……好吧,至少我肯定是直男!

回复:那你告诉我直男的你为什么会和自己的情敌,啊,不,是关系不大好的最好男性朋友的最好男性朋友意外发生了关系。

回复2:不不不,你们没有发现重点,楼主坚称自己是直男,却不敢肯定H和O是直男,但H有深爱的女友,O有老婆,所以楼主是怎么知道他们不大直的?

楼主:我没有说他们不大直,只是我们三个算同事,平时见面不少,我和H更是熟到经常同居的地步(我结婚前有阵子H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被房东扫地出门找我借宿)。在我的记忆力他们并没有和男性公开交往过,反而和很多女性有过或深或浅的浪漫关系。但理论上这不能证明他们一定是百分之百直男,毕竟枚举法并不适合论证这种命题。尤其是O,我和他并没有熟到深入了解他私生活的地步,缺乏充分的数据。

回复:天呐真的修罗场即视感,能不能问一下,既然关系不好还能滚床单,你和O是不是颜值很高身材很好技术很好啊。

回复2:哇,楼主好认真好严谨,是理科生吧?以及既然H和O有过不少女朋友,我想楼上的疑问可以不用回答了,显然O和H都颜值很高身材很好技术很好。而楼主既然会和O发生关系,想必也属于很高很好那一类人

回复:于是现在问题来了,直男楼主到底是怎么和意外O发生性关系的?还是说这并非意外而是顺水推舟?鉴于你和O都是器大活好大帅哥(笑),这倒是不难理解。

楼主: 真的是意外,当时我和O都中了强力春药,稀里糊涂的发生了关系。H来找我们,正好撞到了我们事后现场。

回复:可是直男就算中了春药也不至于不挑性别啊?港真该不会是楼主你其实暗恋的不是H而是O,所以平时才不满H和O亲密吧?毕竟你一直强调和O关系不好,却又给了O高度评价,真的很不合常理耶!

回复2:华生你发现了盲点!没错,大家先入为主的默认楼主是因为暗恋H才会吃醋,但其实也存在楼主暗恋O的可能性啊!并且这个很合理的解释了为什么楼主和最好朋友的最好朋友处不好却又和他发生了性关系(港真大家一定要按照楼主这种正直的学术称谓来吗?)。不如楼主你先讲讲你对O的想法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才好判断你到底暗恋谁,毕竟不是有研究说隐性双性恋概率其实很多,很多人只是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潜质而已XD

楼主:我真的对他们任何一个都没有那种罗曼蒂克的想法,这个和我们是不是直男都无关。H和O其实某些方面很像,都是那种意志坚定无所畏惧,桀骜不驯,在绝境里也能坦然自若的开玩笑,自信到近乎自大,但并不惹人生厌反而令人敬佩的人。他们的朋友和敌人一样多,但真正在意的东西却很少,并且会誓死捍卫。能与这样的人共事是我的幸运,能获得H的友谊和O的尊敬更是我的荣幸。所以我才不希望这场意外损害我们三个人原本的关系。

回复:楼主真是个温柔又正直的人,我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正能量。但你的这些话真的说是表白也没差了。不过奇怪的是既然O和H都是楼主高度评价的熟人,并且性格很相似,为什么楼主和H是最好的朋友却和O处不来呢?这不科学啊?

回复2:不科学+1.并且楼主在意与H的关系可以理解(虽然为什么和O一夜情被H发现会影响楼主和H的关系这一点以及迷之逻辑),从楼主的话看,楼主同样也很介意自己和O的关系,并且希望维护与O这种不大和睦但互相尊敬的情谊?港真,楼主你真的不是同时暗恋他们两个,只不过爱H更多一点吗?

楼主:真不是。我先遇到的H,虽然性格不同但算是一见如故然后很快成为工作上的搭档和生活中密友。不过我们的工作所在地不同,排班表也有冲突,各自还有其他兼职,各自认识了其他的朋友与同事。O就是其中之一,H先认识了他并且与他不打不相识意气相投,后来O和我也通过同事圈互相接触,可能是类似H这样的人应付一个就够我忙的了,也可能是我这种慢吞吞又一本正经性格的人并不是所有H那种性格的人都喜欢,所以我和O关系很平常,H一开始有点失望,不过总体来说我们三个还能和睦共处。只是H原本就冲动任性顾前不顾后,我与他搭档的时候还能克制一下他,和O搞在一起之后,两人简直是互相给对方火上浇油,真的很令人头痛。

回复:……心情澎湃的打了很多字但考虑到楼主真的是个正经的好人,所以默默删掉0rZ

回复2:其实大家有没有考虑过第二种可能性?楼主显然是正经人,所以莫名其妙中招春药把持不住不稀奇,可O从楼主描述看是老江湖啊,没道理刚好和楼主一起中春药并刚好和关系并不好的楼主滚床单啊。让我来阴谋论一下会不会是其实O一直暗恋楼主,所以才会乐见其成,甚至春药就是O下的?!

楼主:请不要这种无端臆测!O是极有道德感和责任感的人,不可能做这种宵小龌蹉的事情!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前段时间我和O去哥潭出差,刚好遇到亚克汉姆爆发大规模越狱,我和他不小心中了花粉,又被困在封闭空间里,本来他发现情况不对想把我用麻醉剂弄晕,但我速度太快,立刻把他扑倒然后扒光了我们的衣服。

于是他也控制不住的开始回应我,大概是经验和技术都比我丰富,很快占据了上风,等到H因为收到哥潭暴乱的消息着急赶过来找我们并破墙而入的时候我们差不多来了四五轮,药效发散了一些,O这才在H的惊呼声恢复了神智从我身体里退出。

回复:卧槽?!信息量太大我死机了!

回复2:等等为什么O和你出差会随身带着麻醉剂?难道O真的暗恋楼主打算找机会下药迷奸结果刚好遇到花粉于是强奸变合奸?

楼主:你们误会了,O带着麻醉剂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类似那种带着麻醉枪抓捕狂暴动物的训兽员。

回复:我是哥潭动物园的保安,前阵子暴乱的时候的确有动物出逃,所以有专业人员过来抓捕也不奇怪啦。而且我们哥潭特产花粉威力确实不是吹的,那次闯下大乱子的还是针对超能力者的加强版,据说正义联盟有好几个英雄中招,幸亏蝙蝠侠带了解毒剂。所以说哥潭终究是我们哥潭人的哥潭,只有老蝙蝠能HOld住,其他英雄不要来随便刷存在感啦。

回复2:原来如此,这倒是说的通了。不过毒藤女搞出这种花粉来干什么?为了看超级英雄在街头上演活春宫吗?

回复:谁知道呢?神经病犯罪份子也是我大哥潭的特产啊!都市传说里还有中了花粉的倒霉直男和宠物狗困在一起结果……的故事呢!药效上来,性别又算什么障碍?所以大家真的不要随便猜测楼主和O了,毕竟我们都看出来楼主是个正经人了。

回复2:天撸哥潭真是危险的地方!但我还有一个问题,一般人听说朋友出差的地方发生可怕的暴乱,再怎么关心也不至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神速找到准确位置破墙而入吧?H的失控大有深意啊!

回复:是啊,而且能把楼主和O这种有体力来四五轮的成年男性困住的墙,肯定是很坚固的,H从外地匆忙赶到,孤身在暴乱的街头,到底是怎么才能破墙而入的?(我们就当他是用心灵感应定位楼主和O的好了)

回复2:于是我脑补了H开着挖掘机气急败坏的在街头寻找楼主和O,最后嫌挖掘机太慢于是跳下车用爱的力量挥舞大锤砸墙的英姿!

回复:爱的力量!!!!!!!

回复2:必须是爱的力量啊!!!大力出奇迹啊!!!!!23333

回复:那么现在问题来了,H爱的到底是谁?是楼主,还是O?

回复2:脑补H破墙而入意气风发的张开双臂:你们都是我的翅膀!

楼主:你们真的想太多了。H能第一时间找到我们只是是因为我和O身上都有定位器而已。起重机和锤子部分按照他的性格倒很可以很有可能是真的。不过这并不是什么爱的力量,而是因为是一个意志坚定英勇无畏人。他如果真心想做成什么事情的话无论有什么阻碍都是不能阻挡的。

回复:卧槽!楼主这次回复依旧信息量好大我先缓缓!

回复2:等等?定位器?!excuse me?H爱的是谁力量来自何方还有起重机的事情先不提,楼主你先告诉我为什么H要在你们身上装定位器?!一秒逗比画风变成霸道总裁画风啊?!

回复:霸道总裁开着起重机一手伸出驾驶舱挥舞大锤拯救真爱,看似逗比其实却是会在出差的爱人身上安装定位器没准还有窃听器的心机腹黑男……等等,如果H也装了窃听器岂不是听到了楼主和O发生三四轮性关系的直播?不管他是爱楼主还是爱O,这都合理解释了为什么他会爆发潜能第一时间赶到并且找到楼主他们藏匿地点破墙而入。同样来源于爱,嫉妒的力量真可怕!

楼主:天呐,如果,H知道你们脑洞这么大一定会拉你们入伙当同行。其实定位器是我们的领导BW装的,为了方便随时随地联络或搜寻我们。在我们单位算标准办公配置了。(当然BW其实也有在我们周围装窃听器甚至摄像头啦,这也算半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都假装不知道而已。)要说霸道总裁嘛,BW还差不多。H没那么夸张,虽然他现在也在自己另外兼职的工作单位基本上也相当于说一不二领袖了。

回复:……楼主的工作单位和领导真是……细思恐极……好了,我们现在知道H并不是霸道总裁心机控制狂,那么他破墙而入之后看到你和O那啥之后反应如何呢?

楼主:当时我还是晕乎乎的,全身像被卡车碾过一样又酸又痛,似乎听到H那标志性洋洋自得的声音:“看吧,没有我你们果然……”然后戛然而止,我吃力的抬起头,看到H逆着光站在墙上的大洞上,露出惊骇至极的表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仿佛下一秒下巴就要掉在地上。鉴于大多数情况下H才是令人吃惊的一个,所以如果不是情况不合适,我倒是很想把这一幕拍下来以后作为黑历史调侃他一辈子。然后O率先打破了死一样的寂静,一只手把他的衣服扔在我身上(我之前已经被他撕得衣不遮体了),另一只手用帽子遮住自己的下身,干巴巴的不知道是对我还是对H说:“我可以解释……”,然后我也反应过来,急忙坐起来解释道:“花粉,是毒藤女的花粉。”

这个词就像魔法一样,说完我们三个几乎同时送了一口气,场面缓和了一些,但依旧很尴尬,尤其是我实在没有衣服穿,H不得不把他的夹克和长裤脱下来给我,加上O贡献的衬衫,我勉强可以见人。O也尽量整理自己的衣物,在整个过程中H假装查看四周顺便为我们照明和挡住洞口。等我和O都穿戴完毕后,我们异口同声的对H说:“不要告诉我的妻子!”H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拍胸脯保证哪怕是对自己的女友也会保密。

tbc



评论(18)
热度(84)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