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狮/兔狮】青春期xìng教育的重要性(上)

【兔狮/七狮】青見春見期xìng教育的重要性(上)


表兔狮,里七狮,一点点伪王狮,ABO设定,内涵大量无责任二设


奥特曼的年龄换算令我一头雾水,总之文中姑且按照雷欧tv开场雷欧相当于人类20岁,赛文30岁左右,遇到赛罗的时候梦比优斯相当于人类18左右,赛罗相当于15左右,雷欧相当于27左右算


◆◆◆◆◆


很多年以后,赛罗从宇宙里浪回来,老老实实回jǐng备队接見班,第一次例会就用一份名为《论加强青見春見期奥特曼xìng教育及纠正xìng心理偏差的必要性》的报告书,成功的让会見议室一下子冷场,艾斯看着佐菲越来越向贝利亚靠拢的脸,与泰罗对视,示意他来缓解下气氛,泰罗硬着头皮想岔开话题,赛文却淡定的表达了附议,气氛一下子从零下一百度迅速飙低到一千度,再三确定赛文确实是真心支持而不是被儿子气昏头之后,这个吊诡的cǎo案居然一致通見过了。泰罗偷偷擦了擦冷汗,心想赛罗的xìng观念到底已经歪到了什么程度,居然把表哥bī得病急乱投医。有这种想fǎ的绝不止他一个奥,并且除了出外勤的雷欧和阿斯特拉,当然还有赛文本人,奥特兄弟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现在企图掰正是不是太晚了?

可惜他们都只猜中了一半,赛罗的xìng观念确实已经歪的不行了,并且多半掰不回来了,这事赛文很清楚,而且已经接受现实了,他真正想掰正的另有其人,而这位其人,也正是赛罗会良心发现提出这个计划的原因。可怜他奥生里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为jǐng备队提交报告书,却因为“狼来了”效应被当成hú闹。整件事情说来话长,要从赛罗为什么会歪掉开始。众所周知,奥特之星的太阳bào見zhà后光之囯的科学家们研发了等离子火huā塔作为替代能源,因为这个能源,在奥特之星上的“人类”进化成了奥特曼。而生理上的变化也导致了一系列相应社見会形态的变化。比如说,普通人类的ABO三种性别和生理机制,奥特曼一样也有,然而奥特曼的交GOU和生ZHI方式与人类完全不同,虽然也会定期FAQING,并且AO尤其是男A和女O通見过标记结合的受圌孕几率最高,但几乎没有气味,发QING和标记对奥特曼的影响也相对比人类小得多,并且奥特曼之间的结合主要是通見过光融合达成的。

与此同时,漫长的寿命和巨大的体型也让奥特曼的生育率特别低,即便是奥特之父与奥特之母这种标准的身見体健康完成标记的男A女O奥,这么多年也只有泰罗一个后代,这也使得对幼生体——哪怕不是自己种見族的——由衷的喜爱被刻入每一个奥特曼的本能里。漫长的寿命也使得绝大多数的年轻奥特曼没有找到或者谨慎到懒得积极找到标记伴侣,加上极低的生育率和对幼生体的偏爱,光之囯对婚前xìng生活和HUN外生育的态度非常开放,只要是成年奥之间你情我愿,几乎没有任何限見制。没有父母监見管的幼生体不论私生子还是战争孤儿,都被得到囯見家统見一的精心照料。

所以说赛罗虽然奥生前几千年都是以孤儿的身份在托管所和学校厮混,但该有的照顾和教育一点都没少,按理说他只需要等到6800岁以后迎来人生第一个发QING期,然后就可以开始愉快的啪啪啪成年生活了。可惜中二少年的人生在不到六千岁的时候拐了一个弯,起点是等离子火huā塔,中途站点是荒凉的K76行星。


一身狼狈的从地表大坑里爬出来,赛罗还来不及问候那个阻碍自己大业的赛文ZU宗十八代,就看到一个红红火火的奥特曼从天而降,仿佛从格斗课教科书擦图里直接活了过来。逆光中格斗王的表情模糊不清,声音倒是真的如授课一般四平八稳,“我是雷欧,今天起成为你的教guān,直到你有资格离开这里为止。”赛罗当时就仿佛被揪了尾巴的野猫一样zhàmáo了。挑衅这门技术,他自信可以满分毕业,平时同龄人基本被他撩上几句就基本上一个个红着眼恨不得立刻冲上来打sǐ他。然而眼前这位雷欧显然已经把挑衅上升为了艺术,因为他显然并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的意思,只是客观陈述实,但这种毫不在意的平静与平等的姿态,反而更能激怒身处下风的对手,至少赛罗想也没想就冲上去……挨了一顿揍。

从此赛罗的liú放生涯开启了第一阶段,单方面挑衅失败,单方面被挑衅成功,以及挨揍,挨揍和挨揍。刺头如赛罗都有种仿佛奥生前几千年的架加起来都没这几十年打的多的错觉。而对面永远板着面瘫脸的魔鬼教guān,却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认真又轻見松的接下他越来越强的攻击并给予恰到好处又保持压倒性优势的更强的反击。那阵子k76上空气沉闷得简直可以养艾雷王。雷欧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赛罗更是被奥生第一个miè見顶見之見灾打击得之下陷入阴郁狂躁,偌大的星球,看不见尽头的xíng期,只有拳头对拳头肉撞肉的交liú。有时候奥特之王会带着雷欧的弟見弟过来,默默看着他们格斗,直到休息的间隙阿斯特拉才会过来和雷欧简单的攀谈几句。

没有人主动开口和他说话。很多年后,赛罗和阿斯特拉熟到可以约架也没奥管的时候,阿斯特拉才告诉他,当年雷欧因为赛文的嘱托,雷欧简直拿出对付圆盘生物的劲头来接下“教育赛罗走上正路”的任务,但是完全没有对付熊孩子经验的他无从下手,而当初赛文那套特训手段用在赛罗身上,别说赛罗不服气,雷欧自己都感觉不大适应,以至于一直没想好和赛罗说什么。而赛罗当时简直脸上写满了“别理我烦着呢!谁bī圌bī我恁sǐ谁!”阿斯特拉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吵起来破見坏雷欧的苦心,也只好憋着。至于奥特之王,谁也不知道他想啥,总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而并不了解个中曲折的赛罗,当时只觉得自己被孤立了,耿耿于怀很久。倒不是说他玻璃心受不得冷落,事实上作为一个父母不详身手不错脾气不好的刺头,他非常xí惯甚至颇为享受与人群格格不入的疏离,毕竟他看得上眼的奥特曼一只手都数不来。但同时他又很喜欢热闹或者说制見造热闹,挑衅,打架,比赛,追qiú刺圌激和玩乐充斥着他被放逐前的生活。他没有同伴但身边也从没缺少过同行者。

而在这片不máo之地,他能看到,能触見mō圌到的只有这个高大沉默的红sè成年奥特曼。并且尽管他永远不会承认,却也慢慢发现,雷欧并非把自己视为看見守囚犯的狱圌卒,而是真正在履行一个师父的责任。并且凭心而论,对自己可谓关心备至,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是目前为止对自己最好的一个奥特曼了。比如说虽然训练的时候雷欧会毫不留情的往他的伤处痛殴,但一到休息的时候,就会很小心的不碰到赛罗的伤口。比如说他会耐心的陪赛罗反复训练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不足,一旦赛罗突破瓶颈就自动跳过。这些细微的体贴都很隐蔽,如果不是赛罗眼前只有雷欧并且对他一举一动都熟悉的了如指掌,很难察觉出来。所以说小孩子是经不起jiāo惯的。以前赛罗无qīn无故自己惯着自己结果惯出一身坏脾气和中二病,现在奥生第一次被一个原本陌生的成年奥惯了一阵子,就觉得雷欧居然不主动先对自己说话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虽然不甘心,可要他直接问雷欧“喂,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赛罗宁可直接去和奥特兄弟们决斗。于是他索性也赌气憋着,直到有一天格斗中途他走了神,被雷欧一记泰山压顶骑着腰掐着脖子sǐsǐ按在地上。赛罗摔得七荤八素,又自觉这次输的窝囊,气急败坏之下拖口而出:“重sǐ了!你该减肥了啦!”

话一出口立刻懊悔得恨不得先一个头锤把雷欧打晕过去,再狠狠撞几下头,看看能不能把脑袋变回正常。但输人不输阵的本性让他梗着头凶巴巴的盯着身上的雷欧,看着就像真心嫌弃雷欧的体重。雷欧愣了一下,认真解释道:“同等体型下密度越高,战斗的时候越具有优势。”他又打量了一下青少年奥特曼小了一圈的体型,补充道,“你还是轻了一点,不过不必担心,以后还会长的。”

“对啊,再在这里吃几百年沙子,我保证长得比你还高!”赛罗讽刺道。奥特曼靠光能就能维持基本生存,k76最不缺的资源除了石头就是太阳光。然而也许是进化前祖先残存的本能,奥特曼们也很喜欢用美食补充能量,尤其是未成年奥,都喜欢借口身見体还不成熟光能xī收效率不足,讨要零食。当然像孤儿的话并没有成年奥可以撒jiāo。赛罗想到那个一天到晚尼桑长尼桑短并且雷欧还就吃这一套的阿斯特拉,如果是他的话,根本不用开口,雷欧也会飞跃半个宇宙给他带零食的吧!难怪连他比自己壮一点,更别说雄狮一样矫健的雷欧了。忿忿不平的赛罗选择性忽略掉成年奥与未成年奥客观存在的体型差异,愈发觉得自己被孤立,而是孤立自己的偏偏是对自己很好明明应该最重视自己才对的雷欧,这令他迁怒到自己其实很得意认为吊見打同龄人的体型,然后他鬼使神差的抬起手往雷欧大圌tuǐ上mō了一把并niē了一下,切身感受了下“密度很高,在战斗中具有优势”的健美liú畅的肌肉。不远处的阿斯特拉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赛罗心道,小气鬼,你的尼桑我就mō不得吗?一时怒从心头起è向胆边生,另一只手索性也mō了上去,并且从大圌tuǐ一路往上,雷欧忍无可忍,拎着他的脖子猛地跳起来然后把他甩了出去。

赛罗卡在悬崖上的人形坑里,眼冒金星间看到雷欧走到阿斯特拉身边似乎说了什么,不由得更加感到不公平。兄弟俩一个比一个小气,mō圌mō怎么了?!能少块肉咋滴?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密度很高,适合战斗”的身見体,不光手圌感好,似乎还挺赏心悦目的,看来以后还是得多吃点高能量食物啊!

过了几天,赛罗和雷欧正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阿斯特拉举着两个巨大的箱子独自飞了过来放下后和雷欧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赛罗被他的异常分了一下神就被雷欧飞踢踹了出去又卡在岩壁里,于是也不管阿斯特拉搞什么鬼专心致志投入战斗。过于亢見奋的结果就是等到曰落时,他累得躺在坑底懒得爬起来,漫天晚霞美则美矣,但微弱的夕照对于补充体能聊胜于无。赛罗第一次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作sǐ,毕竟jun校里为了保持学見员的良好状态,虽然不提見供零食,但伙食那是相当可以,再穷不能饿孩子嘛。这会儿差不多要到晚饭的时候了。

赛罗仰头望天,脑子放空一条条过食堂菜单正到了三年级第二学期第七周,破空声伴随一团黑影xí来,他看也没看就顺着这些曰子训练出的快速反应边怪叫:“看招!”边一个鲤鱼打挺并一记手dāo砍下去,然后噗的一下被溅了满身RU白sè液見体,一脸懵bī的和对面还维持着投掷动作已然看dāi了的雷欧眼灯对眼灯。

场面太过尴尬了,最后还是更年长的一方责任心压过了窘迫感,先开口解释说:“你还在生长期,想要增加身見体密度确实需要额外补充能量。”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赛罗内心嗨得要不是迪库塔齿轮铠甲穿着冰斧都要飞起来了。孤儿可能都有点收zàng癖,比如佐菲捡回来艾斯,比如赛文那些胶囊怪兽,比如雷欧对倔强的小男孩几乎没有免疫力。赛罗也有自己的所有物情结,毕竟学校对孤儿的照料再精心,物资待遇再充裕,那也是无差别zhēn对所有小奥,而不是特别为赛罗准备的。只不过他从小心大,把整个光之囯都划入了自己的领地范围,才会急不可待想获得力量。

所以尽管竭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感谢迪库塔铠甲得头盔遮住了大半张脸),这一刻开始赛罗已经把“我的师傅”打上了自己专属的标记,

雷欧如果知道因为两箱能量饮料就把自己mài了,搞不好就要改成一发奥特耳光糊他一脸:“你又不是幼生体,男子汉多晒晒太阳就够了!”但是有钱难mǎi早知道,所以雷欧只是问:“我再给你拿一罐?”赛罗故作矜持的用手抹了一下嘴唇,“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请客,我就……”舌見尖tiǎn圌到指缝里的残液,赛罗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犹豫了一下,咬着牙继续假装若无其事的说,“来…一…罐…吧……”

相处这么久了,雷欧早就xí惯了赛罗时不时抽风一下的性子,于是点点头转身去拿,自然没有看到赛罗抽圌搐的嘴角,更不可能听到他心底愤怒的咆哮。

居然敢用超威浓缩多功能幼生体能量液糊nòng我!

阿斯特拉,你给本少yé洗干净脖子等着!


如果要调見查光之囯童年阴影,排行榜上第一位绝对轮不到扎基贝利亚安培拉宙达或萨wū鲁斯海帕杰顿 之liú,绝对是超威浓缩多功能幼生体能量液。这种东西原本是科学jú专门zhēn对生病或受伤,光能xī收转化率受到影响的幼生体搞的补充能量加治愈病痛的发明,本身主要成分就包括了yào物,为了迅速补充能量又避免能量浓度过高损害幼生体脆弱的平衡,还添加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催化剂与缓释剂,效果固然没有辜负“光之囯yào物科技瑰宝”的盛誉,味道却极为可怕。用比赛罗高三届已经去地球毕业修行的梦比优斯学长的话说,“仿佛地球家长把婴儿nǎi粉加上钙片,咳嗽糖浆,蓖麻油,辣椒水,洋葱汁,黄连汤,薄荷叶和各种yào材混在一起煮成的大杂烩,每一滴都足以令一个孩子感受到整个世界的è意”。

赛罗从小身見体倒是很好,但是也因为调皮捣弹,受过几次不大不小的伤,因此也受过荼dú。第一次被保育员灌下小半瓶,并得知这是科技jú最得意的发明之后,只有五百多岁的小赛罗萌发了等长大后要做光之囯的领見袖,然后zhà掉科技jú的念头。

雷欧当然不会故意用超威浓缩多功能幼生体能量液来捉nòng自己的学徒,在L77星云长大的王子殿下从小也没接見触过这种因为价廉物美在大战后孤儿遍地的光之囯公立医見疗与教育机見构普遍推見广的幼生体饮品。确实就是被拉壮丁的阿斯特拉故意问过shòu货员之后mǎi的。所以他才会一反常态迅速离开,料定以赛罗的自尊心绝对不会主动以“太难喝”这种孩子气的理由拒绝,而爱徒心切又认真负责的雷欧绝对对盯着赛罗把这两箱喝完。

阿斯特拉一直等估mō見着那两箱超威浓缩多功能幼生体能量液消耗完。中间奥王几次前去他都无故缺席,奥王什么都没有问,点点头就甩开披风离去了,连“不要玩得太过分啦。”这种场面话都没讲。其实这些小è作剧哪里瞒的过老人家一双慧眼呢?阿斯特拉自认已经被艰苦磨难炼出了铁石心肠,也不由得感到眼底一热心里一暖,虽然失去了故囯和父母,奥王却是真心把他们视为己出近乎宠溺的爱护着的。因此他也反省了下自己身为成年奥和一个中二小屁孩怄气是不是太小心眼了。所以最后他还是比预算时间早了一些重新拜访k76。

不出所料,k76上依旧正打得热火朝天。阿斯特拉现在奥王身后默默观看战jú,暗自惊讶。他知道赛罗的桀骜不驯下有着奥王都赞赏不已的无限潜能,也从未小觑过这个孩子。但赛罗的进步之神速还是令他吃惊。上次见面时还是单方面被雷欧殴見打,现在基本上有效还击甚至有效出击已经三七开了。当然他是不知道两箱能量液的消耗时间里,赛罗因为已经事实上认同了自己的教guān,进入了liú放生涯第三阶段,全心全意信任雷欧,心无旁骛投入训练,边打边侃,发现问题自己主动sǐ缠烂打到通关为止。因此不管是师徒关系还是格斗水平都突飞猛进一曰千里。

“真是个有天赋的孩子啊!”阿斯特拉看着赛罗一次次被打飞又一次次不服输的爬起来继续怼,情不自jìn感慨道,语气的重点却并非扣在天赋上。眼前张牙舞爪的少年,令他不由得回忆起往事,不知人间疾苦张扬淘气的哥見哥,不识人心险è依赖着哥見哥很久却保护的自己,并不算很久却恍如隔世。还只是个孩子啊!阿斯特拉默默重复着这句感叹,心一下子柔見软起来。

下次还是带点未成年奥里liú行的能量饮料来好了。

上次mài场shòu货员推荐的hú萝卜汁口味的,叫什么牌子来着的?


此时胜负已分,雷欧的手掌锁住了赛罗的咽喉,而赛罗的手dāo距离雷欧的计时器也只有丝毫之差,如果手持冰斧,很难说谁先受到致命伤。“进步很大。”雷欧难得夸奖道。赛罗切了一声,别扭的说:“啰嗦,我又不是输不起!再来一jú!”然而下一刻,他看到不远处的阿斯特拉,眼灯刷的一亮,忽然手指往前探了一寸,慢慢的沿着计时器画着圈chuōnòng,轻挑的调侃:“胸肌好像又变大了嘛,你该不会偷喝我的能量液吧?”能量液三个字咬字特别清晰,并冲着阿斯特拉的方向扬起下巴。

下一秒,赛罗又一次被一把拎起脖子抡了三圈甩飞出去卡在岩壁上。

活该!阿斯特拉恨恨的想,我脑子被杰顿吃了才会对你心软!


“阿斯特拉。”奥王忽然开口,云淡风轻的脸上依旧看不出喜怒,“这次没有给你哥見哥带手信礼来吗?“

阿斯特拉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低头掩饰起嘴角上弯的弧度,“已经订好,过几天就能到了。”

奥王点点头,“那下次记得补上吧。”

“是。”阿斯特拉愉快的决定回去就订十大箱超威浓缩多功能幼生体能量液。

有一个通情达理的长辈兼上司真是方便啊!


很多看似偶然的事見件,究其成因往往背后蕴hán圌着必然性,从而得到科学上的可能性解释如果科学都无fǎ解释,还可以寻qiú玄学。比如说正常奥特曼初次FAQING期通常都在6800岁,也就是相当于人类十八岁的时候到来,偶尔会出现晚一些的。但像雷欧这种晚到快到一万見岁也就是相当于人类20岁才初次FAQING的,就很罕见。但科学分析的话,考虑到他即将成年之前遭遇囯破家王的巨变和颠簸liú离的逃难,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而压抑了他的某些生理机制,也就不足为奇。同理,赛罗成为光之囯有史以来第一个不到5800岁就迎来首个FA QING期的未成年奥,大概可以归结于阿斯特拉几百年浓缩能量液的灌溉把他催熟过头了,毕竟自这种高效能量补充液问世并投入实用以来,还未出现过几百年坚持每天大剂量饮用的案例。又或者这是一种类似玄学的规律,一个多两年另一个为了平衡就会少两年。谁知道呢?总之当两位自等离子火huā辐射以来唯二的奇葩进化案例凑在了同一个星球,不发生点什么印证墨菲定律简直对不起命运之轮嘎吱嘎子忙活半天。

好运降临往往先有祥瑞,厄运的xí来则总是毫无预兆。提前FA情这事说不上是好是坏,预兆也说不上是有是无。总之那阵子赛罗已经到了liú放第二阶段晚期,原本抛却杂念一心沉浸在战斗中的意志似乎产生了一点犹疑。不管有多少潜力,他终归还是一个未成年奥,而青少年,根据爱迪编纂的《从地球青少年心理学小谈未成年奥第二发見育期的心理特征》一书里的定义,*生理与心理的急速发展不一定能取得平衡,本我自我超我的衔接也并不泾渭分明,因此会产生不稳定的现象,在"幼稚"与"成熟"的尺度上会有大幅度的徘徊,*并且非常容易钻牛角尖”

赛罗那时候就不知不觉钻进去了。那时他基本上mō清了狮子的逆鳞,知道在原则问题以外,尤其是私下相处的时候,他其实是个对小男孩有qiú必应的洒白甜兄长,并且对自己真正qīn見密的人有种近乎盲目从的无条件信任,只要看阿斯特拉送了几百年外包装明晃晃写着“幼生体专用”的能量液他都照单全收就知道了。在赛罗心底有那么一小处小小的雀跃着自己也算半只脚挤进了这个qīn見密小圈子,比如说雷欧没有发现超威浓缩多功能幼生体能量液的事,除了因为信任阿斯特拉,也因为信任赛罗。只要赛罗说不想喝这个,他虽然不赞成挑食的xí惯,什么也不会问就会让阿斯特拉换一个牌子,阿斯特拉八成又会选另一种难喝的能量液,但只要赛罗说出阿斯特拉故意è作剧的事情,雷欧一定会劝说弟見弟不要欺负小孩子。但也正因为如此,赛罗才sǐ压子嘴硬不肯服软,他确实有那么点享受被雷欧关心的感觉,但归根结底,他并不想被当成小孩子看待——要知道他曾经可是为了迅速长大获得力量与认可而企图盗取等离子火huā的熊孩子——尤其是不愿意被一直举重若轻处于上风的雷欧看轻,所有他宁可咬着牙边脑补如何把阿斯特拉轰成氵查边壮士断腕般把能量液一饮而尽。然后大概是对阿斯特拉怨念太深,在一次修整的时候,他要qiú雷欧谈谈阿斯特拉的事情,本意是想套出点黑历見史以后好开嘲讽,结果雷欧一开口就bào猛料,讲起奥特四兄弟气势汹汹来地球找雷欧算阿斯特拉偷了奥特钥匙的帐,赛罗差点把灌进去的能量液烹見出来。

当然最后自然是有惊无险,巴巴尔星人假扮阿斯特拉的阴見谋被揭見穿,雷欧救出了阿斯特拉,兄弟一起修好了钥匙打败了怪兽拯救了奥特之星和地球。

赛罗niē着饮料罐,若有所思。

“所以你一开始就认定阿斯特拉没有偷奥特钥匙,所以不惜一对四挡在佐菲他们前面吗?”

“当然,阿斯特拉怎么会做那种事。”

“那如果阿斯特拉真的偷了奥特钥匙呢?”

“那不可能!”

“我是说如果,如果阿斯特拉真的偷了奥特钥匙,并可能毁掉奥特之星和地球,你还会挡在前面不惜一切保护他吗?”

“我相信阿斯特拉有一颗正义善良的心,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会保护他然后解释清楚。”

“切!”赛罗把饮料罐niē扁,站起来用見力扔得远远的,“真是烂透了的故事,浪费我的时间。”他猛地一拳zá了过去,“今天我就要打败你,然后离开这个破地方!”

雷欧不明白之前非缠着自己讲故事的赛罗为什么忽然又变得狠戾起来,他接下赛罗的这招,微微皱眉,“打得毫无章fǎ,这样的攻击是没有效率的。”

“要你管!”赛罗咬着嘴唇又一拳打过去,完全无视防御冲向雷欧。

他始终没有问,那么如果换成我,你也会信任我,无条件的站在我这边吗?

他确实企图盗取等离子火huā,并且真的做了。

他不想听到预想中这个已经被自己某种程度上视为的父兄的男人的答見案。

评论(7)
热度(58)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