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溺于月光

Grenier d'Abondance:

For Carrie Fisher




标题:溺于月光(Drowned in Moonlight


分级:G


作者:scarletjedi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84265


简介:


Leia死了。


什么,这就能阻止她吗?


 


噢,Leia想着,并按住胸口,就像这样?


她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一只手擦过身旁的控制台。她能听到自己的大声呼吸(像呼吸机的响声,那声音是纠缠她一生的梦魇)。她用手捂着胸腔,心脏在急速跳动,不断加速。她听见亲爱的Poe中止了他的陈述——他高喊她的名字,呼叫医生,并冲到她身边。


可是她的视线越来越狭隘,像超空间一样遍布星辰,于是她知道了——就像她知道Luke还活着,而Han已死。


“Leia!”


Han。她喘息着,世界沉入黑暗。


这简直是喜剧——她经常死里逃生,多次本该死去却得以幸存,如今她的身体终于停止运转。这是让她得以存活至今的宇宙的黑色幽默。她本该知道。


不过,她仍然从没想过会像这样……


然后,世界变成了白色。


 


Leia睁开眼睛。她坐在花园里,双眸充盈泪水。她认识这座花园,认识那花香与鲜丽色彩——这是母亲在Alderaan的花园,很久以前它就已化作大片太空尘埃。


“好吧,为什么我不能来这儿?”她苦笑着小声嘀咕,“它就像我一样死了。”


“无有死亡,唯行原力。”


Leia愣住了。生前她不曾听过这声音,但她照样能认出说话者。她循着声响转身,平视站立的人形,此人的怒瞪以能让政客下跪著称。


Anakin Skywalker仅仅朝她微笑,他的笑容带着悲伤、会意与遗憾的意味。Luke的微笑也像这样。她突然胸口一痛——这一点不像临终时她感受的痛苦,但仍然很疼——不由停下脚步。Anakin似乎在等待。等Leia弄明白他在等什么后,她便翻了个白眼,并转身坐到长椅上。


Anakin立刻咧嘴一笑。他只是在那么一瞬间露出明亮牙齿,但这足以证明Luke没有继承父亲的露齿笑。Leia看过很多她的全息影像,因此知道是谁遗传了这一特质。在他犯下那一切后,她不希望自己身上有任何他的痕迹,但她压根没料到……


Anakin在Leia的左边坐下。从这个角度,她能看见横贯右眼皮中间的伤疤。伤口很浅,不至于影响视力,但她也明白它离眼球很近,当时的伤情肯定真的叫人担心。


“这话听着很烦[1],我懂。不过,好吧,”Anakin张开双臂,“我们到这儿了。”


该死(kriff),他就连说话也像Luke。是谁出的好主意,让Luke在父亲的故乡长大?


“我们到这儿了,”Leia重复道,接着哼了一声,“我这辈子见过太多死亡,所以我知道陈词滥调是讲给生者听的。你不用管我。”


Anakin扭过头,但Leia仍能看见他试图掩藏那咧嘴一笑。“很好,”他说,“你能做出选择,我正是为此而来。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他说话间,花园发生了变化,他们的长椅前出现了分岔路口。“一条引你向前,让你回归创造我们所有人的原力,在那里你将得到安宁。”


“安宁听着不错。”纵然Leia如是说,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相信Anakin的话。根据她的经验,安宁一直意味着奋斗。建立新政。当人们为一己之私忘却真正重要之物时与内忧外患明争暗斗。旧共和国亡于安宁——安宁与停滞。刚刚萌芽的新共和国正面临同样的亡国危机。


Anakin耸耸肩。“另一条路要难走得多,你不仅得训练,还得不断努力维持形态。换句话说,你能在世界上多逗留一会儿,与能倾听者交谈,并见到视线外的景象。”


“幽灵,”Leia说,“你是说变成luke见过的那种幽灵。”


Anakin点点头。“这么说也一样,”他说,“你不是受过训练的绝地,但是你的原力感应很强。事实上,你不像绝地那样对生死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教你可能还简单些。”


“而你要训练我。”Leia冷冰冰地说,她把眉毛抬得老高。


Anakin——Anakin开始大笑。“噢,不,我想对你来说,我会是特别差劲的老师。在某些方面我们太像了,只是我们都不愿承认。我可不想看看自己能否死两回,”他摇摇头,“不,Obi-Wan在这儿。他一直盯着那个女孩Rey,可以的话他会拜访Luke。他能教你。”


Leia点点头,但随后又眯起眼睛。“这是他告诉你的?”她问道。Anakin愣住了。


“确切地说……不是,”他闪烁其词,“但他是Obi-Wan,他会这样做的。”


Leia冲他拉下脸来。每当Ben偷拿不属于他的糖果,或者Han瞒着他做交易,这种表情总能让他们承认错误。Anakin重重地叹息。“你这样子活像你的祖母,”他说,“好吧,你想跟我学也行,但我希望你记住,我给过你选择。”


“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学呢。”Leia提醒他。(可她已下定决心,她知道她已有决定。她绝不会丢下未完成的事——把她能自行完成的任务丢给其他人)。她噘起嘴唇,后仰脑袋,看着他。他很年轻——比她的儿子还年轻。她比他老那么多。Leia俯视双手,在右手的肿大指关节上摩擦大拇指:“如果我选择第二条路,第一条就不复存在了吗?”


Anakin摇摇头:“不是,你必须努力维持平衡。第一条路是自然之道,它会一直吸引你回归原力,你必须抵御它的诱惑才能存留于生死之间的这一位面。当你最终决定离开时,你只需要——放手。”


Leia点点头,并握拳:“你相信我能学会。”


Anakin微笑了。“你是Leia,”他说,“我很怀疑这世上是否还有你做不到的事。”


当然了,除了她最想做的事。或许那将是她无能为力的一件事。“那么我接受,”她直视他的眼睛,“教我吧。”


Anakin点头的样子比Leia预期的庄重得多。“那就开始吧,”Anakin说,“你的第一课是集中精力。体会原力流经身体的感觉。”


 


Leia不确定她和Anakin待了多久。在这座花园里,时间毫无意义,但她似已度过数日、数周、数月——但这一切又仅仅发生于一个下午。


没过多久(但是又不够快),Leia从冥想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处浅浅的洞穴内盘腿而坐。洞外的灰色天空带着某种永恒的湿气,预示天气要恶化,这乍看上去是Alderaan的秋季——但此地自然不是Alderaan。


她没有嗅觉也没有触觉——尽管她知道这里很冷。洞里一定很冷,因为Luke在她对面以镜像般的相同姿势坐着——他的嘴唇泛着蓝色。纵然在太空中度过那么多年,Luke仍留有他的沙漠血统。


她环顾四周,发现一个火坑。他已经放任坑中的火苗烧至灰烬。


“你会冻伤的,”她不假思索地说,“再次冻伤。”这回就没有bacta医疗箱救他了。


Luke猛地睁眼,凝视着她。“Leia?”他大声问。他的声音近乎破碎,又因为荒废了使用显得低沉粗哑。Rey还没找到他吗?为何他会如此孤身一人?


现在他不孤单了。Leia朝他微笑。“你好,Luke。”她说。


“我感觉——”Luke打断了自己的话,但他举起颤抖的手,揉着胸腔。“我以为那一下也会要了我的命。”


Leiq轻声叹息。战争中最黑暗的时刻,他们经常说如果双子中有一人死了,那么两人都会死亡——Luke很当真。Leia知晓真相后又和哥哥共度三十多年,所以她能理解——但一生大部分时间中,她并没有和Luke生活在一起。她本可以活得比他久。


看来Luke也会活着,只要他别冻坏。


Luke朝她露出虚弱的微笑,由于胡子的效果,这笑容看上去怪怪的,但那仍是微笑。“我不会冻伤的。”他说。Leia转转眼珠。


Luke举起一只手,片刻之后,火苗跳跃着开始燃烧,快乐地劈啪作响。他摊开手,朝她扬起眉毛:“好些了吧?”


“好多了。”Leia说。她当然感觉不到热度,但Luke紧绷的肩膀松弛了些许。“这些年我一直想你。”


Luke闭上眼睛。“我也想你。”他的声音很沙哑。


Leia看向四周。“Rey有没有……”


“是的,她找到我了,”Luke说,“她回千年隼号了。我们都感觉到——”Luke顿了一下,接着说:“她可能一直躲着我。”


“你知道你得回去。”Leia说。


Luke叹气。“我知道,”他说,“我已经知道了。她天赋异禀又训练有素,简直叫人难以置信,但她还没准备好——但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锻炼她。”


“你会弄明白的,”Leia说,“抵抗军需要你。”


抵抗军需要你。他没有说出口,不过她也听到了。“他们更需要她。”Luke说。他叹着气:“我去叫Chewie准备好千年隼号。”


“很好,”她说,“我会盯着你的。”


Luke看上去悲伤又欣喜,随后Leia又回到了花园。


 


Leia看着Chewie、Luke和Rey乘上千年隼号。他们这辈人近来已所剩无多——他们留给下一代的责任如此沉重。


Leia徘徊于抵抗军基地,查看她的飞行员。她检查了Poe和Finn的状态。3PO好像无精打采,Leia高兴地发现BB8正看着它。


抵抗军不曾放弃。千年隼号回来了,并带回Rey和希望。Leia知道他们会把未来牢牢握在手中。


 


Leia找不到她的儿子。


号称Kylo Ren的家伙几乎消失了。Leia找到了弑星者基地的Hux将军,不巧的是他还活着。他看上去糟透了,这让Leia很高兴。Hux的眼皮下有严重瘀伤,因此显得眼窝深陷、眼骨嶙峋。新秩序的日子不好过,难道不是吗。


然而数月之后,她仍未找到儿子或儿子变成的那家伙的迹象。


直到有一天,Leia离开花园,却发现Anakin与她同行。他从来不会跟着她。(现在他们的关系要好一些了。Leia可以承认这个Anakin Skywalker和Darth Vader没多少共同点,而她绝对算得上受过良好训练的政治家。如有必要,她可以保持礼貌——不过她担心自己对他的好感已经到了让她不情愿的地步。)


“你在找你的儿子。”Anakin说。Leia点点头。“我知道他在哪,但是想接近他很难。”


“我必须试试。”Leia说。


Anakin点点头:“当然。”他在阴影遮蔽的入口处停下,它通往旁边一条路。“这边。”


Leia皱起眉头,不过还是跟上了他。


Leia上一次感受到这种程度的黑暗还是面对皇帝的时候。他们往前走,花园则扭曲变形。优雅的林木变得七歪八扭、张牙舞爪。天空中的太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始终凝固的红色闪电。一切化作阴影与烈焰。


Leia紧紧闭上嘴,跟着Anakin的光点继续向前,那是她的父亲和教她这一套的老师。四周狂风呼啸,催促暴风雨来到,但两人不曾停步。


如果这就是黑暗面,Leia便能明了试图驯服暴风雨之力者为何会迷失,为何它吞噬了她的父亲,又吞噬了她的儿子——但它对Leia并无吸引力。她对狂风的怒意如此集中,她对脚下抖动的大地的恨意如此坚决。她的希望如此明亮,不会被暗影吞没。


他们来到粗糙岩石打造的阴暗房间,屋内空空如也,回荡响声。Leia的眼睛花了一会儿工夫才适应,但她的感官仍然敏锐——独自跪在中间的正是她的儿子。


他光着上身,肤色苍白,肢体颤抖,身上遍布汗水与血水。他的双臂被拽向侧面,如同被绑住。他的脑袋沉重地挂在脖子上,沦落得脏兮兮的卷发遮住了他的脸。


Anakin站在她旁边,他看着她的儿子,态度严厉得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他是囚犯吗?”她问道。她的声音在屋内发出强烈回响。


“某种意义上是,”Anakin说,“所有完全臣服于黑暗面者早晚会发现自己成了它的奴隶。”Leia看着他,她惊讶于那话中的尖刻。他朝她露出牙齿。“我一直想接近他,说服他不要犯我的错误,但不管之前他有多听不进去,现在他完全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Leia点点头,迈步向前。


“他也听不见你的声音。”Anakin提醒她。


“我是他的母亲,”Leia说,“他会听的。”至少,只要他知道是为他好,他就会听的,她想。


她在儿子正前方停下,从上方打量他的脑袋。她上一次见到他时,他已经比她高了,现在她却俯视他,这是不对的。在她的脑海中,她可以看到他的本来面目,那是她的可爱男孩,他继承了母亲的深色眼睛和父亲的爽朗大笑。她在他面前蹲下。


“Ben,”她说,“Ben,亲爱的,你能听见我吗?”


沉寂片刻后,她的儿子急促地深吸一口气。“Ben已经死了,”他说,“我杀了他。”然后他昂起头,直直地盯着她。他的双眼是纯黑色,眼中空无一物。“妈妈?”那是Ben在提问,他的声音在颤抖。接下来,他又恢复了那严肃的短粗嗓音。“你也死了。真是古怪的小家庭 ,全死光了。”


Leia扇了他一耳光。


她并不觉得动手有什么意外的——她知道她会动手。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显然这出乎他意料之外。


“你打我。”他说。


“对,我打了,”Leia说,“你当真这么惊讶?”


他花了一会儿工夫才说出话:“你不能打我!”


“可我就是打了,”Leia又给了他一掌,“很痛,对不对?”


曾是她的儿子的家伙咆哮起来,向前俯冲,看来他打算咬她,要像野兽一样用牙齿把她撕成碎片。缠绕手腕的铁链拉住了他,让他半途停下。


他拉扯身体,气喘吁吁,而Leia笑了。“噢,Ben,”她捧住他的脸颊,“愤怒是陷阱,是牢牢束缚你的镣铐。只有你走出愤怒、超脱愤怒,你才能打破锁链。”Ben还没出生她就学会了这一课,此后她几乎日日再三温习。


她站起来,转身走开。身后的喘息声太不规律了,与呼吸机的声音相差甚远,因此这并未让她想起青年时代的梦魇。(然而,若是放任不管,这声音会让她做新的噩梦。)


“你就打算丢下我一个人?”曾是她的儿子的家伙在她身后大喊。她停下脚步,看着父亲的脸庞。


“我不能拯救你,Ben,”她说,“只有你自己才能救赎自己,就像你的外祖父一样。”


Anakin面露微笑。Leia向他伸出手。


 


Leia坐在母亲的花园里。此刻是早晨。在地平线上的群峰之巅,初升的太阳正放射粉色与金色的光芒。一日之初的时刻是安宁的。如果Anakin要来,他会晚一些才来。这几天他并非每天都来。


她离开的次数越来越少。Luke在抵抗军中,Rey已经大步踏上改变银河系的旅程。Finn醒了,他恢复得特别好,虽然他会一直带着那日留下的伤疤。Poe接任了她死后留下的空缺,现在他已经成了她乐意追随的领袖。


Ben仍然困于黑暗。她不知道他能否自救,但她相信他可以。


只要他肯尝试。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一下子紧张起来。这不是那种疾步,甚至不是Anakin的步伐——来人悠闲地漫步,她能听出那大摇大摆的步履。她闭上眼睛。


“好吧,公主殿下,”Han站在她面前,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接下来怎么办?”


Leia朝他微笑,她知道她已热泪盈眶,但她不在乎。她举起手,攥住他的手。


“噢。”她转而面对他。他的脸是青年人的脸,没有皱纹,噢,他是那么英俊。他低下头,冲她微笑,那该死的闪亮眼眸总能让她融化。两人之手相握处,她的皮肤是光滑的,虽然那里的皱纹并未减少。Han用熟悉的亲昵动作在她的指关节上擦着大拇指。


“你知道,”她说,“安宁听着不错。”


 


Fin




[1] “It’s sounds like so much poodoo.” poodoo是赫特语里的班萨饲料,因为poodoo恶臭很重,又可引申为讨人厌的意思。

评论
热度(110)
  1. +杜杜砸+🔫 转载了此文字
    hail skywalker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