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八零零年,新帝国历二年二月。
报告书从行星费沙传到海尼森的帝国军大本营,事后被评为“令一千万人下巴脱臼的一通消息”。但是,如果在这之前,报告书的内容已为众人所知的话,一定会被视为一个低级的笑话。接到这个报告的希尔德之所以会愣了数秒钟,犹豫着要不要把报告书呈给皇帝也是极为正常的事。
“罗严塔尔元帅与杨威利存在暧昧关系。”

“罗严塔尔元帅。”
“是……”
“你将已故的立典拉德公爵一族有关的女人藏匿在家中,而她不仅是罪臣家眷,还是最近市面上大肆传播的描述你和杨威利存在不正当关系的非法出版物的作者,此事属实吗?”  
一个人直立于大厅正中央的罗严塔尔——深沉的黑色右眼和闪着锐利光芒的蓝色左眼,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年轻的皇帝。他的眼中丝毫没有后悔和辩白的神情。
“是事实,陛下。”
瞬间,在大厅中激起一股波涛的不是罗严塔尔,而是他的密友。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陛下,那个女人恨罗严塔尔,他的生命受到那个女人的威胁。臣下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很无礼,但是臣下恳请陛下考虑过事情的前后因果关系之后,赦免罗严塔尔的轻率之罪。”

“我的皇帝呀!”
罗严塔尔呼唤着君主。他的语调事后让一些人一致认为把“我的皇帝”这个名词讲得最动人的就是罗严塔尔。虽然这个时机时候回想起来非常的微妙。

“我的皇帝呀!虽然知道爱尔芙莉德·冯·克劳希这个人和立典拉德公爵一族的关系,却还把她留在臣下的家中,还让她有机会接触非法同人社团是臣下的不察。臣下为自己的轻率深感懊悔。可是就因为这件事而被指为臣下有背叛陛下之意,这绝非臣下的本意,臣下发誓绝无此意。”

“那么,当那个女人告诉你她创作同人的事情,你又为什么鼓励她,并且说可以考虑罗杨ABO生子梗?”  
“这完全是谎话,臣下根本没有见过杨威利,就纵使见过的话……”
“为什么你敢如此断言?”
“因为按照缪拉的说法,杨威利并非美人,陛下。”

罗严塔尔的声音中虽有着阴郁,却丝毫没有犹豫,这一番话使得大厅中的人更为沉默了。米达麦亚为这个朋友汗湿了军服。只有耿直如毕典菲尔特忍不住对旁边的缪拉说:“难道重点不该是杨威利是男人吗?”
当然,秉承“和人说话要大声,说人坏话要更大声。”的家训,这句话不说振聋发聩,起码足够清晰到传入在场的每个人耳中。

关于这一点,莱因哈特不想再追问。莱因哈特当然也知道罗严塔尔在私生活方面招来许多恶评,但即使是专制的君主也无意干涉臣下在精神生活上的需求,更何况莱因哈特原本对别人的性生活就没什么兴趣。年轻的皇帝从他那白晰的牙齿之间冒出了一句似乎与罗严塔尔的回答没什么关系的话。

“当罗严克拉姆的家名尚未成立之前,你曾宣誓效忠于我……”

那是五年前当莱因哈特还只是一名十九岁的缪杰尔上将的事。就在发生克洛普休特克侯爵暗杀皇帝未遂事件,被派遣出去的讨伐军回到帝都奥丁的那个晚上,在雷鸣撕扯着黑夜和风雨交织而成的厚重布幕中,单身前往莱因哈特和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住处的罗严塔尔说明了米达麦亚的生命落在门阀贵族手中的事情,在请求他们协助的同时,罗严塔尔宣誓今后将效忠于莱因哈特。  
现在,这一幕情景同时浮现在皇帝和统帅本部总长的视线中。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吗?罗严塔尔。”  
“没有忘记!陛下。一天都不敢忘记。”  
“很好……如果那个女人继续出罗莱甚至罗吉的本子,我就把把你调任到安全保障局去当奥贝斯坦的下属。” 

统帅本部总长罗严塔尔元帅的脸,仿佛被他左眼的蓝给渲染似地,整个脸色铁青,甚至华丽的语调都如同被烈日灼伤的玫瑰,仪态一丝未变但精神已经明显受到损伤。

“我的皇帝啊!”他定了定神开口说出了图中表情包里的话

评论(19)
热度(104)
  1. 美味真咸鱼春虫虫窝 转载了此图片
    无论gif还是内容都超级搞笑哈哈哈

© 春虫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