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魔子mako:

一些摸鱼和感想绘。
感觉好久没画基德感想绘了,十分惭愧。
分别是赛罗没了的那集和复活了的那集的感想绘(。)
安慰安慰伤心的19岁宝宝(……)和终于吃上饭了的小陆,亲妈粉十分感动(……)
以及看访谈,基德的原形是鲨鱼,手臂那个设计来源是鱼鳍,感到震惊并画了下来(?)十分可爱了,嫌弃自己和老爸长得太像太邪恶(……)

魔子mako:

基德第五话的感想绘。
印象深刻的“我赛罗今天就要打死你”和奥特生气.jpg和奥特劝架.jpg
小陆劝架但是没底气的样子真可爱2333
感觉小姐姐有啥深刻的过去()
“犬”真可爱。
以及
神奇的,一出场就把大部分一公布机敏形态觉得它不好看的人们圈粉的,一集。😂
机敏的战斗效果真的太棒了……和原始一出场就砸地土石溅起好几米,刚燃一出场就火焰爆炸比起来,真的是太酷了😂一整个下来就像大佬(……

魔子mako:

赶紧趁星期六之前发了x
基德第三话感想绘。
赛罗和澪人的互动真可爱233333
小陆这话也在恶意卖萌(爆炸咽气)看着小姐姐勤奋练功,自己安定睡觉,心怎么那么大啊2333330

佩盖保护协会会长:

酒疯


*Ultraman Geed 相关,主人公朝仓陆


*超不正经的hhhhh


*父子日常什么的都被你们写光了,暂时想不出其他梗了,没办法我只好写写其他的了😂


——————可爱的分割线—————


人生总有许多的第一次,对朝仓陆来说这更有着特别的意义。比如说第一次头撞到天花板,第一次与外星人住在一起,第一次变成捷德奥特曼,第一次被他人告知自己的父亲是贝利亚......


当然,这两天他又多了个第一次——第一次喝酒。


偶尔想到要去看望一下店长和绘里,自从骷髅哥莫拉毁坏城市开始,店长就失去了店铺这一大块心头肉,据说是寄宿在绘里家的,自己也应该去看望他们一下。


“我们出发了。”


“路上小心,Master。”


“阿诺,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通知我一声。”


“我明白了。”


说起来在基地那里,当然不止一个司令室,小陆在闲着没事乱逛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卧室、厨房和书房一类的房间,而且还翻出了许多不同颜色的指甲油💅。


一定是老妈用过的吧,小陆当时这么认为的。


话说起来,父亲是贝利亚,那么母亲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啊~不是很清楚呢。


小陆沿着路边一排排高大翠绿的树木漫步,所有的门窗都流淌着翡翠般的音乐,寂静的天空也似乎格外晴朗高远。一缕阳光忽然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眼前的天空开始斑斓起来,橙色,蓝色,鲜血般的红色,像是彩虹,十分明亮。


望着前方的道路,离绘里家只有一个街区左右的距离了。小陆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大腿。


“怎么了?小陆?”躲在小陆影子里的佩盖听到这动静,忍不住问了起来。


“我忘了给绘里和店长他们买礼物了。”


“礼物啊......话说回来他们喜欢什么呢?”


“我想想哦......嗯....天气这么热,而且绘里貌似喜欢吃甜食,要不冰淇淋吧,店长呢....要不零食?”小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跨进一家商店。


“一共是1200日元。”售货员姐姐一脸甜蜜地说到。


就在小陆掏出钱包准备结账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旁边的货架上静静地放着几个瓶子,靠近才发现,原来是酒。


“这么想来,店长好像也经常喝这东西呢。”小陆咽了咽口水,“不好意思,再加两瓶这个。”


走出商店,拎着大包小包,小陆一脸心疼样子。


“呜呜呜,花光家底里(T_T)”


“小陆不要伤心,我可以帮忙卖花挣钱的。”佩盖赶紧安慰道。“话说回来,你又加的什么东西啊?”


“啊,这个是酒啦。”


“酒?好喝吗?”


“没喝过,不过每次店长喝的时候,脸都会红红的,而且好像很兴奋的样子。”小陆嘟着嘴说到,不时地看向袋子中那两个瓶子里装着的酒红色液体。


应该会好喝吧?


“但是,据我了解,好像酒是成年人才可以喝的东西。”佩盖说到。


路经一转角,小陆就看到两个青年拿着两个精致的瓶子,转来转去。


“喂喂,买这么贵的酒没关系吧?”


“有事关系嘛,今晚哥几个好好爽爽。”


小陆盯着他们直至那两个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


看起来好像年龄与自己差不多。


小陆看了看手中袋子里的酒。


喝上一口....应该没关系吧?


又走了差不多5分钟,小陆走进了一幢大房子,这是绘里在上野远市的爷爷家住处,小陆只来过一次。


“不好意思,打扰了。”


门口有个人影晃动,是一个老爷爷,慈祥和蔼。


“哟,这不是小陆吗!快进来快进来。哎呀,还带了这么多东西,真是。”


.......


“店长呢?”


“在那个房间呢,店没了他正在借酒消愁呢。”


一打开房门,小陆就被一股浓浓的酒味给熏到了,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略皱眉地看着眼前这个举着酒瓶子,半露着胸膛的男子。


“店长?”


男子像是没听到,小陆又喊了一遍,那人才慢慢地转过头来,脸红通通的。


“这不是小陆吗,来来来,坐坐坐。”店长起身拉着小陆坐下,店长一动,整个屋子的酒气都随之扑面而来,小陆脸上的神情很是难受。


“哎呀,这店也没了,总感觉人生缺少点了什么啊。”又喝了一口后店长望着天花板说到。


“不用担心,一切可以从头再来的。”小陆笑了笑。


“话说你之后住在哪个朋友家啊。”


“那个.....他们自己都顾不到,所以,没有接纳我。”小陆尴尬地笑了笑,说实在话,自己真的如佩盖所说,没有什么朋友,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乐观主义在搞事。


但是也不可能跟别人自己住在一个基地里,还是跟一个管理系统和佩盖在一起住的啊!


“但不用担心 我是跟我.....一个亲戚,跟堂表弟住在一起的。”


之后小陆就想到店长可能会深究下去,关于自己的表弟什么的,他似乎有点后悔了。


不过对方似乎没怎么听到,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店长又喝了一口,发现手里的瓶子里已经没有那酒红色的液体了,不爽地皱了皱眉。


“什么嘛,这么快就没了。”店长重重地将瓶子放在脚边。


突然又眼珠一转,盯着小陆看,发现对方以一种渴望和犹豫的眼神盯着他刚放下的酒瓶。


“我刚刚好像听到爷爷说,你带的东西里有酒来着?”


“嗯.......对,我记得您好像很爱喝。”


店长兴奋地甩着肚子出去,不到10秒酒回来,手中多了两个酒瓶子。


“你也来点吧。”


“哈?”


“怎么,不愿陪我喝?”


“不不不,只是觉得.....”


“好了好了没那么多废话。”


...............


好不容易告别绘里一家,朝仓陆扶着墙壁走了出去,夜色笼罩使人不大容易看到他红扑扑的脸庞。


“好想再喝一瓶...”


脚步一个踉跄,小陆有种重心不稳的感觉,整个身体倾斜地往前倒去。好在一双手即时搭住了他的腰和手臂,才让他免于摔一跤的风险。


“小陆你喝多了啦!”佩盖一脸着急地看着仍旧半弯着身子的小陆,“店长也真是的,真把你当成年人了?”(注:日本是20岁为成年,小陆还没到....😂)


“佩盖.....佩盖,拿我的酒来。”


第一次喝酒就被酒精给完完全全地征服了,这要是传到宇宙去让捷德和贝利亚的脸往哪搁啊。


佩盖叹了口气,突然手上重量倍增,小陆直接扑到地上去了。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啊啊啊啊啊啊 小陆,你怎么了?”


佩盖赶紧将其翻个身,将手放到小陆人中这个位置。


“还好还好 不是昏迷,还有呼吸.....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做人工呼吸才能让他醒过来?”


不对不对,这什么展开。


重来!


佩盖将手摸向小陆的腰间,在皮带上摸到了那柄黑色的胶囊填装器。


“蕾姆听得见吗?快把我们传送到基地.....小陆喝醉了啦!”


好不容易将小陆扶到基地,佩盖感觉这个孩子真是醉透了,连路都不会走了。


“欢迎回来。”


顾不上回应蕾姆,佩盖将小陆放在书房的床上后,赶紧去烧开水,准备泡一杯茶让小陆醒醒酒。


“这个,要放多少呢?看店长给小陆灌的酒量,茶叶多放点吧。”佩盖思索着,然后举起开水瓶。


“主人,请把手拿开。”


“嘿,会说话耶。”


差点被开水烫了一下,佩盖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急匆匆地端着水杯来到司令室,就看到蕾姆被踮起脚尖的小陆给使劲摸摸的场景。


“哎哈哈哈,这个大黄球会说话,还会一闪一闪的,真有意思。”


.........


“hola,小陆快点把茶喝了呀,这样就能清醒了。”佩盖死命地给小陆灌茶,而小陆也在死命地抵挡着。


“不要不要,这个不好喝,我还要喝酒🍶。”


“不可以!”佩盖双手叉腰,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小陆心里无限委屈。


“呜呜呜呜,你欺负我,你欺负我,”随后就在地上打起了滚,“你欺负我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没有家.......呜呜呜呜,爆裂战记也不让我看,酒也不让我喝,讨厌你。”


佩盖一脸无奈.....这该怎么办?哄他,想都别想......


“好,我喝。”小陆突然正常起来坐在地上。


????什么鬼????


佩盖一脸懵逼地递过水杯 就在小陆拿到水杯的那一刻,将杯子迅速且用力地翻了个面,茶水悉数泼到了佩盖身上。


!!!!!


“啊啊啊啊,好烫好烫!!!眼睛,眼睛也进水了啊啊。”佩盖在地上打起滚来鬼叫着。


旁边的小陆则拍手称快。


“爆裂战记,敦加因,Here We Go!”


蕾姆默默地看着两个捣蛋小鬼在司令室里发疯。


“主人非常有活力,就跟他父亲一样,太好了。”
————————————————————
家里来客人死命给我灌酒,于是就想到了这篇文😂
可能有点扯,但是应该还凑合着看吧😂虽然有些地方写的不是很好
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