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这一定也是致敬,全部是致敬!
赛罗身后那棵树根本不是松树,哪里来的松果。
赛罗:这是当年我师父送给我爹我爹珍藏多年的【删除】定情信物【删除】传家宝 

神的孩子们 第五章(完结)

牛奶工业:

伊贺栗令人做了噩梦。

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九十多岁的老爷爷,留美奈也变老了,她的头发几乎没有了。他们和婚姻失败的小茧住在一起。他已经有点老年痴呆,在家务活上一点也帮不上忙,偶尔还会失禁。小茧的女儿因此很讨厌他,背地里叫他“死老头”。

他觉得自己忘了很多事,最近发生过什么都稀里糊涂的,但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还是记得清清楚楚。还记得小茧的生日。记得出差时去过的陌生的城市。记得曾经有一个借用过他的身体的神明大人。

啊啊,这里终于是我的噩梦了。太好了。

梦中的令人回过头,看到了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赛罗。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就是知道。赛罗的感觉很复杂。而且有些难过。


《神的孩子们》

第五章

对不起


赛罗的黑工之旅据说是圆满结束了。自称出差一个月回家的那天,小茧扑到令人怀里死死抓着他不放。赛罗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让令人做了什么,他的“坐立不安”让令人的精神状态变得一团乱。

留美奈什么都没问,只是抱过了小茧笑着说:“欢迎回来。你们都平安就好呢。”

“我我我回来了。”

令人刚说完。

然后意识到留美奈说的是“你们”。


“我不能收下这些钱。”

赛罗一时语塞。他原本想把打黑工的收入交给令人,没想到被拒绝得斩钉截铁。

“你应该为了自己用掉这些钱啦。”令人也觉得自己有点太严格了,唯唯诺诺的补了一句,“我是觉得这样比较好啦。”

“那……我想要小茧变得幸福起来。”

“赛罗兄。”

令人决定了,他一定要趁现在把这件事好好谈一谈。

然后,想到的话语就直接从嘴里跳了出来。

“你是在模仿我吗?”

赛罗不说话了。


“对不起。”

伊贺栗令人不由的开始道歉,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疑惑:“赛罗哟,我一直都感觉,你表达亲近的方法是从我身上学的吗……?我一直都觉得你本身应该也只是个孩子,本来应当更加……孩子气一点?”

赛罗没有回答。

“而且,我其实也没法理解,为啥你能和小茧建立起把她当成女儿等级的感情啊。再说如果是这样,你应该缠着我要身体的支配权,然后带着小茧出去玩吧?”

这样真正自然流露感情的事情你一次都没做哦,带着小茧去公园,去吃点心的人都是我。令人吞下了这半段话。

“……我啊。”赛罗开口之后停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只知道这样的方法。”他又顿了顿,然后道歉了。

“对不起。”


“……这,不是值得你道歉的事。”


令人花了很长时间听赛罗说起了他过去经历过的人生。

无尽的训练和战斗。赛罗说的时候多少有些自豪。等到说到和贝利亚有关的事,最后又有些含糊其辞。

对于各种低文明星球来说,这是神明大人奥特曼理所当然的人生。

对作为人类的令人来说,这是无可想象的荒漠一般无助而可怜的人生。

作为一个父亲的令人真正生气了。

“你父亲太过分了。不管是什么理由我绝对不会让小茧孤零零一个人这么多年。哪怕因此地球明天就毁灭了,我也不会放任今天她没有爸爸。”

赛罗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

“而且啊,赛罗啊。我虽然没听得太懂,但是这个星球已经不是你们本来想守护的星球了……对吗?那么在这种陌生的地方遇到了很多痛苦的事情……”

令人吞了一下口水。他想起了在他面前身体逐渐分解的赛罗。

他对着那一天消失在光芒中的赛罗说道:“就算你说你觉得难过,不想继续下去,想要逃跑,我也理解……”

“令人。”赛罗突然温和的说道,“你不能继续说下去了。不然,你会否认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伊贺栗令人闭上了嘴。

他意识到了,自己犯了罪。

赛罗是光。他的生命长到近乎无限。

从今天开始,他会意识到他的生命在旁人看来是不幸的。

这个认知会伴随他到近乎永远。

他做了什么啊……


“对不起。”


“对不起。”

赛罗马上意识到,这是梦啊。

梦里他的身体就好像被火焰烧裂了一般的剧痛无比。有一只手在抚摸在他的脸颊。

他怎么会忘记这场惨痛的战败。怎么会忘记,随着意识陷入黑暗,深深印入脑海的地球爆炸的一幕。

但是他不记得听到过亲人这样说过。或许,这一些都仅仅只是梦吧?

“自从让你出生以后,什么好事都没有发生,只有痛苦的记忆不断累积。”

他的亲人的声音叹息着。

“如果你没有出生就好了。”


一定是被爱着,才会被这样祝福的。

一定是被爱着,才会被这样诅咒的。

所以,我是被爱着的。


朝仓陆有点意外赛罗会来找他玩。

不是平常说着要指点他,把他拖起来暴打一顿,而是很认真的带着他跑去了平常小陆自己不会去的游乐园。

如果说是让小陆自己选,可能还是街机游戏更好一点。不过现在这种场合还是陪陪赛罗吧,万一他是有什么话要说呢。

赛罗对绝大多数游戏项目都没啥兴趣,但是对看小孩子玩表现得很有兴趣,还给他买了超大份的冰淇淋。

他觉得如果赛罗有话要说,就是现在了。

赛罗扭捏了一下才开口。这个表情在他身上不常有,一般都是令人才会这样皱着眉头垮下嘴角:“我其实听到过,你管贝利亚叫父亲是吗……?”

小陆立刻把嘴里的酸奶味冰淇淋球一口吞了下去,仔细的舔干净牙齿和嘴唇再回答。他张了两次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你去见见他吧。我知道他藏在哪里。”

小陆发出了很愚蠢的喉音。

“如果你当他是父亲,那么还是见一面再决定以后准备走的道路比较好。”赛罗尽量假装他说的话很普通,“我不会说你怎么选我都支持这种话。但是,作为孩子,你有权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说,还是要自己判断。”


“因为孩子就是这样被生到世界上的。”


<the end>

忽然被喂了一口零狮师徒糖,垂死病中惊坐起!大家都知道兔子很爱自己得父亲和师父,但从他嘴里亲口承认太不容易了。让人想起银河帝国里他对小小陆说的那句“要相信自己的父亲”。 ฅ( ̳• ◡ • ̳)ฅ ​​​
而且这也很难不让我想起超银河里赛文那句“不愧是我的儿子啊!”

 赛罗在“赛氏青少年培训中心”门口派发小卡片,在附近便利店打工的捷德天真无知的收下并笑着说:“谢谢赛罗哥哥!”,浑然不觉自己一只脚已经踏入怎样的修罗场。前受害人银河、胜利、欧布以及间接受害人艾克斯,对这只无辜对羔羊集体默哀三分钟。
与此同时,在“贝利亚银河帝国临时基地”的写字楼茶水间里,伏井出启放下手里印好的小卡片,衣冠楚楚的端起咖啡,思考着贝利亚凯撒的下一本传记怎么写,银河帝国与财团B合作的融合兽玩具系列新的营销文案如何设计,贝利亚大人最近似乎对那个倒霉孩子关注度提高了0.6个百分点自己是不是该和那个容器谈谈心提醒他不要以为有贝利亚大人的基因就是贝利亚大人重要的对象...... 

来自前女友的信

山楂味的元宵:

ooc属于我。私设如山。内含;贝伏




  贝利亚一时心血来潮,想看看伏井出k在干什么。虽然说他根本不在乎伏井出k平时在做什么。 


   此时的伏井出正在他的精神领域里读着一封信,读的太入迷,以至于连贝利亚都没有发现。


  “小情人寄来的信?”贝利亚言语轻佻。他用长长的爪子刮着自己脸。


   “贝利亚大人,不是这样的。”伏井出说,“那是我前女友寄来的信。她说她已经结婚了,十分幸福。主要是邀请我去老同学的见面会。”


  “同学见面会?”贝利亚掰着指头数着自己活下来的老同学,“他们也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他们。” 


  “她在地球上看到了我的照片看到了我的书,认出了我。然后亲手把这封信交给了我。”


  “直接说完不就好了。写信干什么。”


  “那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中二文艺青年, 伏井出有着自己的坚持。


  “你不会去了你前女友的婚礼吧。”贝利亚觉得背叛自己的女人就应该狠狠的踢一脚打一架,什么不能打女人,去他的绅士精神。鉴于他对自己深爱过的玛丽是干过这事情的,他真的会这么干。虽然玛丽没有背叛他,玛丽一直爱着肯。


  “是的,我送去了祝福。”伏井出说的云淡风轻,”我和她是大学同学。我和她在一起了几年,后来,我热衷于搞事情,被母星放逐之后,她很认真的问我,是更爱搞事情,还是更爱她。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她长得好看吗?”


    “一般程度的美加上一双澄澈的眼睛。”伏井出回忆着前女友的姿容,”那双眼睛宛若宝石。“可是我现在更喜欢浑浊的如神明大人您一样的眼睛,伏井出在心底想着。


     ”你还喜欢她吗?喜欢就抢过来。“贝利亚耀武扬威的甩爪子。


    “不了,她后来和闺蜜结了婚,非常幸福,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伏井出回忆着过去。


   “不懂你们宇宙人。”贝利亚脑海里浮现出了奥特问号。


   “大人,您也是宇宙人。”伏井出提醒着。


    “不懂你们斯特鲁姆星人。”贝利亚摸了摸脑袋。

军曹000:

【今日捷德】恭贺佩嘉成为超强电灯泡(。・ω・。)ノ
萌亚表示mmp还我青春
——————ooc注意——————
佩嘉:大家好,我是一个电灯泡。今天我看到一对小情侣,所以我就——滋滋滋滋滋【点亮自己】!
萌亚:嫉妒使我面目全非|・ω・`)
来叶:我觉得我生活在一群神经病之中🌚
赛罗:现在的年轻人这么会玩的吗?我这个老年人真的搞不懂你们这些操作(●—●)
小陆:???为什么气氛这么微妙???

ps。p3和p4应该换一下位置,我上传的时候没注意_(:з」∠)_

抱奥鼠:

中秋节快乐!!≧∇≦今天在爬山,好累啊啊啊!还下雨了!!!山上温度好低啊啊啊!!和七爷一样怕冷的我差点活不下去QAQ

抱瓜鼠:

emmm……被自己的崽萌到应该很正常的(*´艸`*)吃小捷德一发比心攻击๑乛◡乛๑
不过后果是伏井出K更加讨厌自己“生”的这个崽了ಥv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