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狮子中心】【主七狮,有狐狮亲情向】凛冬已逝(上)Part4~5

墨轻薄:

前篇请戳http://moqingbo.lofter.com/post/1d7acaf0_119cb05c

Part4

阿斯特拉视角


关于哥哥和赛文前辈之间的事,我是知道一些的,虽然并不多。


我知道赛文前辈是哥哥在L77覆灭以后流亡到地球遇到的第一个可以称得上同类的对象,在哥哥最为孤独的时刻,是赛文前辈代替我成为了他的家人,并在此后都一直与他共同进退、并肩作战。哥哥告诉过我,赛文前辈于他是亦师亦友的兄弟,如果没有赛文前辈,他很有可能就会淹没在家园覆灭的仇恨之中,或是迷失在对缥缈无形的未来的怅惘之中,甚至还可能过早地在战斗中把自己的生命燃烧殆尽却毫无价值。


那时候他提起赛文前辈,眼里是闪着光的,脸上的表情也丰富至极,嘴角咧得恨不能一直延到耳朵边去,虽然因为刚刚经历一场战斗而灰头土脸,那快要溢出身体来的快乐即使是对面的我也感受得到。我看着兴奋地叨叨个没完像个对别人推销自己最爱的宝藏的孩子般的哥哥,心里没来由地起了一丝苦闷:大概,我不再是属于他的唯一的亲人了。


这样的情绪在我跟他第一次重逢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但我从来都没跟他说过。在哥哥还要为了守护地球的安全而奋不顾身地战斗时,我虽然到过地球几次并和他一起并肩作战,但那时我们都有着各自的任务和目标,真正能够让我们坐下来慢慢交心的机会几乎一次也没有,偶尔有那么一次,也是我们第一次在地球重逢,他邀请我留下来和他一起把地球当成第二故乡来守护,而我则邀请他和我一起到宇宙的各处旅行,寻找L77星云的其他幸存者。那时候,我拒绝了他,他也拒绝了我,这使得我们之间本来分外融洽、火热的气氛稍稍冷淡了一些。


我不太清楚哥哥听到我的拒绝时心里是什么感受,但我记得自己被拒绝时心里是迷惑不解的,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委屈,只想着为什么哥哥不愿意跟我一起去寻找我们从前的家人呢?那个地球就有那么好,好到他拼了命也要守护?要知道在我赶到时,看到哥哥被那两只天杀该死的怪兽踩在脚下践踏的时候心里有多么恼火!这种怒火一直延续到了战斗结束以后,我听到哥哥是因为那个叫做赛文的家伙的邀请才会加入什么MAC队并以奥特曼的身份和姿态站到了战火的最前列,当时就恨不得把刚才那两个狗东西从地狱拖出来再恨恨揍一顿。听着哥哥提起赛文前辈、提起地球上他认识的其他人时的语气,温暖柔和得就像在描述自己的家人一样,让一贯被他宠坏了的我莫名不忿并且嫉妒,明明我才是他现在唯一的家人!然而当哥哥把我送出地球的大气层外,我和他并肩漂浮在太空中俯视着下方那颗蔚蓝色的星球,我看着哥哥眼中那情不自禁溢出的无限的眷恋和脸上温暖的笑意,原有些澎湃的心绪忽然就平和下来。


哥哥把地球当成了自己第二个家,并且为着能够用自己的双手和力量守护它而感到高兴,这样就够了。我想。


哥哥已经有了家,而对于我来说,有哥哥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又想。


那么现在我也有家了。我最后想。


这样的认知让我对眼前这颗明明只到过一次的美丽星球也跟着打心眼里喜欢起来,与哥哥交握的手心里传来丝丝的暖意,我最后和哥哥拥抱了一次,然后看着他转身飞回地球,带着如同回到母亲的怀抱一般的欢欣。


再后来,因为对这颗蔚蓝色的星球有了一些不一般的感情,更因为我实在担心哥哥那种愣头愣脑只知道梗着脖子卯劲儿往前冲的性子,无论何时也无论游荡到了何地,我都在关注着地球上发生的一举一动,并且在哥哥面临险境时第一时间赶去帮助他。大概也正是因为我对兄长的过分关心让该死的巴巴尔星人觉得有机可趁,他先化成兄长的形象骗了我(我一点儿也不想承认那个一听“哥哥”喊阿斯特拉就奔过去的家伙是我,可事实就是如此。大概我在L77的覆灭在某种程度上把我变得跟我那傻乎乎的哥哥的思维方式都如出一辙了),把我禁锢在一块大冰块里后又变成我的样子去偷奥特之星上的钥匙,把四个奥特战士和我哥哥还有赛文都哄骗得团团转,非得王出马才搞定。嘿,不是我护短,我哥哥爱我心切没看出来也就罢了,而且他平时就直线思维一根筋傻得要命一听“我”喊尼桑就啥也不知道了认不出不奇怪,再说他虽然没认出来,毕竟从开始到结束也都没相信我会偷钥匙,而那四个奥特战士跟我不熟不知道我为人傻乎乎被骗还一起把我哥揍了一顿我也忍了,但这个赛文,我怎么说他好?他平时不是精明得很么?不是看一眼怪兽的战斗方式就能分析出对策然后用五花八门的特训把我哥弄得满地打滚狼狈不堪但最后都能神奇地获得胜利的么?那时候他的脑子呢?怎么就不想想几个星期前我还和哥哥一起救过他、保护过他们MAC的基地么(我才不会承认是因为哥哥喜欢他我才格外看他不爽呢)?


咳,提起这个我就来气,还是不多说了。总而言之,我时常关注着哥哥并时刻准备冲过去帮他,也确实在很多次他需要我的时候赶到了他身边,只除了我帮王到异空间去收集一些资料而没能留心地球异状的两回。


而在这两段我缺失的与哥哥相关的时间里发生的事,虽然我都听王说了经过,也都在这之后前往地球看了看哥哥,他确实没有出什么大事。但我心里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总觉得哥哥在这些事发生之后好像变了不少,又似乎并没有变,而是以往被哥哥一直埋藏在心里的东西,在那之后终于一点点地浮出水面了。但就表面来说,我在那以后见到的哥哥比起从前的他更加深沉、稳重,更能隐藏自己的情绪,也更能做到隐忍不发谋势而动,这样的变化貌似很不错,比他之前那种直来直去呆头呆脑的模样更符合他现在战士的身份。但其实我还没来得及觉察出这其中真正的好坏,事实上,每次在我跟现在的哥哥相处而觉察到一丝不对劲时,哥哥他总能露出一个与往常别无二致的笑容把我之前的疑云驱得一干二净,而这种明显不适合他的敏感和精明,反而让我觉得更加怪异了。


就像现在,我拖着他一起来到了光之国,这个我们以后共同的家,我本以为他会很高兴,但他在跟其他奥特兄弟握手的时候,脸上虽然一直在笑,那笑容却像是用纸剪好了贴上去的一样,既干巴又僵硬,好像只是因为情况需要他笑他才笑,而并不是因为内心里感情的勃发自然而然激发了神容,这让我觉得他还不如不笑的好。而在赛文前辈出现的时候,我也以为他会惊喜地上前给对方一个拥抱,就像赛文前辈原本要做的那样,但他却没有,在最初的波动之后,整个人平静得就像一块石头。


哥哥不跟其他人好了,我似乎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又成为了我一个人的哥哥,我一个人的家人。但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Part5

泰罗视角


之前听佐菲大哥提过的来自L77的战士雷欧兄弟来光之国了,我高兴得很,因为这样一来,我终于不是兄弟里头最小的那一个了。这样的认知让我在知道对方早已不是舔着棒棒糖跟在大人屁股后头蹦跶的年纪,却还是忍不住喜滋滋地想要怎样对这两个便宜弟弟展现自己作为哥哥的雄风,于是一有空就往大哥办公室跑,问他有没有什么闲置的任务好让自己能带着两个新来的弟弟出去溜一圈,并美其名曰带着他们熟悉熟悉以便尽快适应新生活。


大哥那么精明的人当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又被我闹得烦不胜烦,只好随手丢给我一个任务。任务到手,我立即美滋滋地拖着还没在家里舒服两天的新弟弟一路飞往目标星球。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大多数时间都是我和阿斯特拉两个你来我往互相取笑,这家伙七弯八绕的心思跟他那比我还小两千岁的年龄极度不符,好几次我企图跟他俩炫耀自己从前的战绩以及在各个星球游历时的见闻,却总是被这家伙挑出错来并狠狠取笑一番,气得我牙痒痒。而雷欧则一直跟阿斯特拉并排安安静静地飞着,只在阿斯特拉取笑我太过分的时候才委婉地批评他两句,或者在听到我问话时答应那么一两声。


我很诧异,因为我那属性腹黑的赛文表哥还躺在胶囊里的时候我去看过他几次,每次都要听他一脸怀念地回忆地球,讲得最多的就是眼前这个可以算是他徒弟的家伙。在我听过的赛文表哥的回忆里,雷欧是个热情活泼有亲和力又好热闹的脾性,人又自来熟,很能跟人谈得开,可眼前这个半天不说五句话的闷葫芦是怎么回事?是表哥因为护短自然而然把人美化了的回忆出了问题,还是眼前这个人出了问题?


我在雷欧和阿斯特拉脸上来回看了好几眼,忍不住嘟囔道:“要不是你们俩长得这么像,我才不信你们是亲兄弟咧。”


他们俩愣了愣,互相看了一眼,阿斯特拉率先开口,一张嘴话里头就像夹了冰渣子:“嘿,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和雷欧哥哥怎么就不像亲兄弟了?”


“当然不像了!”我不服气也不客气地嚷嚷,要论斗嘴啊,我泰罗大爷怕过谁?“你看你这嘴损的,说话就像拔刀子,谁跟你聊谁倒霉,而雷欧呢,我跟阿斯特拉这家伙聊这么欢,你怎么一声不吭的?”


雷欧好像有些尴尬,挠头笑了笑,干巴巴地说道:“我,我有搭话的啊。”


“是是是,我问你十句你才答我一句,这么给我面子我谢谢你啊。”我没好气地伸手过去在他鼻梁上敲了一下(老实说我看到他第一眼就想这么做了),然后被阿斯特拉一把挥开。看着雷欧一面拉着阿斯特拉的手一面尴尬地说抱歉,而阿斯特拉则像护崽的猫一样瞪起眼睛猛盯自己,我撇了撇嘴,大方地摆摆手表示爷不在意,一面又瞅准时机弹了一下雷欧的脑门儿(嘿,没办法,这两个便宜弟弟目前看来就雷欧还能让我捉弄捉弄,至于阿斯特拉?嗐!我还不想挨他那么重一拳头!),笑嘻嘻道:“还双胞胎呢,你们俩的性子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然后双腿往下一用力,赶紧往前飞了一段路,生怕跑得慢被阿斯特拉捶那么一下,毕竟才这么几天相处的工夫,我就闹明白了阿斯特拉的两个性子:不仅兄控,还贼记仇!


小打小闹的工夫里,我们到了目标星球。这次的任务本来就是大哥办公桌上压箱底的小任务,我们三个没耍几下拳脚就解决了任务目标,正想把战斗途中发现的神秘宇宙金属打包带回警备队,原本一切顺利的事情却在最后出了差错。在我们背后的陨石坑里突然窜出了五只体型庞大的怪兽,为首的那一只速度奇快,上来就把跟在我和雷欧后面低头搜集金属的毫无防备的阿斯特拉提到半空狠狠甩了出去。阿斯特拉重重撞在了不远处的矮山上,发出的痛呼惊动了前方的我们,我刷地回过头,恰好看到另一头怪兽正从后方向着雷欧的头部落下一拳,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冲上去,却看到雷欧抬手一把扭住了那只怪兽落下的手臂,整个人顺势往后弹起,一个膝盖重重地击中那怪兽的腹部,在怪兽痛苦地弯腰倒地时又越过他的脑袋跳到了他背后,旋即一脚踢飞了他的脑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招一式都带着我在先前的战斗中并没发现的凶悍。我有些发愣,眼看着雷欧完全无视接踵而至向他扑去的其他三只怪兽,而直接奔着正在追着阿斯特拉捶打的那一只扑了过去,只好两三步冲上前,拽着两只怪兽的胳膊把人拖过来,好歹减轻一些某弟控的负担。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了我根本就是瞎操心。雷欧这家伙简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才冲到阿斯特拉身边就一脚将那只倒霉催的怪兽踢得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好几步。还没等那怪兽站稳,雷欧手刀一挥一下切下了他的两只胳膊,顺手拽过来就用那手上自带的毒刺狠狠扎了怪兽的脑袋、胸口、肚皮好几下,直扎得那怪兽一边嗷嗷地叫唤一边连连后退,可惜,被弟控之魂烧糊了头脑的战士对欺负了他弟弟的可怜虫毫无怜悯之心,跳起身飞踢就让那怪兽以跟之前那头一样的方式下了地狱。


剩下的三头怪兽也根本用不着我动手了,这个丧心病狂的弟控在怒火汹涌的时刻急需要对象来发泄怒火,而这几个从开头就惹错了人的怪兽就悲催地成了那个倒霉鬼。话是这么说,看着那几个小虫子在雷欧手下像面团一样被揉来揉去,我心里可是痛快得很。再怎么说,阿斯特拉现在也算是我弟弟了嘛,虽然这家伙腹黑了点、嘴毒了点、太不可爱了点,但好歹也是我弟弟了嘛。我泰罗大爷罩着的人,谁敢欺负?虽然现在这情况根本不需要我动手就是了。


不过啊,嗐,等这场打完,我可得跟雷欧说说,你打就打嘛,动不动就切人胳膊断人头的,啧,怪兽被你活活打死已经够可怜了,好歹给人留个全尸嘛,也好表现一下咱们警备队的爱心你说是不是?


没一会儿,雷欧就解决了最后一只怪兽。我看着阿斯特拉在原地站着,好像也有些愣愣的,呐,这孩子不会被他哥哥刚才凶巴巴的样子吓傻了吧?人雷欧变成那样子也是为了他嘛,不行不行,胆子太小,得练!


然后,我就看见雷欧转过身走了两步,伸手一捞就把阿斯特拉搂怀里了。阿斯特拉呆了一呆,也抬手把雷欧的腰搂住了。我有些发怔地看着那两个人就这么紧紧抱着,慢慢在原地低下身去跪到了地上,雷欧的肩膀还在发抖,后背也一抽一抽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打太累了还是在哭。


嗐,这是干啥呢?都没伤胳膊断腿的,咋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我上前两步,想把那两个旁若无人秀兄弟爱的家伙拉开,却看到阿斯特拉微微抬头向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动,来时一路带着跳脱跋扈笑容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哀伤来。


这家伙也有这样的一面?我有些疑惑,但依了他的意思,放任这两兄弟在原地培养感情,自己捡起先前丢下的袋子继续搜集要带回去的金属(劳碌命,没办法,当哥哥的就得让着弟弟。大爷我可是个好哥哥,你说是不是?)。


再要动身回去的时候,我看着雷欧,他又变回了我熟悉的那副平淡、稳重的模样,就好像之前有些失控的那个人不是他。我特意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的脸,眼睛还有点发红,但眼角完全没有流过泪的痕迹,大概他真的没哭过吧,我想。


再说,这人怎么看也不像会哭的样子。

——(上篇 完)——

————未完待续


溯朝:

这梗老掉牙了……

七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明明是我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