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子鹤:

天天听见自家陛下碎碎念碎碎念耳朵都要听麻了,真是为陛下操碎了心

双十一嘛,买买买啊!

【贝利亚】砸锅卖铁出售洛普斯

贝小白保护协会:


————————
注意事项:人物极度ooc,私设如山,全文毫无卵用流水账,有错误也懒得改,名字是起着玩的(bu
乱写的脑洞和小段子结合一起真是尴尬极了……
————————

如要说起,那是个悲伤且充满了戏剧性的故事,就像我们走街串巷时在三大姑六大姨口中得出的八卦一样令人悲叹。


贝利亚初来到地球时的生活并不如朝仓 陆初见他时那样顺畅逍遥,那时的贝利亚还是个浑血上头一脑冲得热衷于搞事情的恐怖危险分子。


凭着对光之国深沉不绝的爱意,他用尽了全身心力量炸了那颗蓝色的星球,作为回报奥特战士们常年以来对自己野心的阻碍的礼物。看着他们为了自己的杰作而浮现出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的模样,贝利亚那潜藏心底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满足。


然而奥生命运捉弄,他并不得幸运女神的恩宠。当贝利亚意识到自己能量尽失不得不藏匿地球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身为一个仅靠光能就可犹如人类比较于水熊般顽强生活下去的奥特战士,他不懂地球人奇妙的生活方式。


贝利亚原本是持着这样侥幸的心理的。可他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为奥特曼一族特有的移动充电宝属性后,内心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降落在奥特之王收完烂摊的地球上的第一天。一如五十多年前喧杂而攘挤的街道,尽管贝利亚没涉足过这片地区,但这片光景让他想起以前的光之国——还没有成为巨人的光之国。


这就是地球让那群家伙迷恋的地方吧。贝利亚暗暗想到,为自己炸地球的英明决策而伏倒。


光之国本土风格的衣衫搭衬在他身上与周围路人格格不入,他乱悠悠地闲逛着,毫无目的性得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虽事实确实近似如此。


这种岁月静好的悠闲状态一直持续到贝利亚腹部的一阵痉挛,身体的某个组织蠕动、挤压、翻滚着里面的水,无论是触觉还是听觉都传达给他同一个消息——饿了。


“……”


贝利亚揉了揉肚子,安抚着自己嚎叫的胃,化身人类模样居然连生物特征也保留了下来,但不是人类的他只需吸收太阳能就行了,贝利亚原本是这么想着的。


继续前行几阵,发觉饿意仍久久不散去,明媚的艳阳仿佛在嘲笑着他。


于是他躺在某个名不经传天文台前的空地上感受奥生美好,朝着天空的太阳不断祈祷快点充满电。


可在路过的人以看待惨遭失业风波而自暴自弃的眼神扫视过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后,他十多万年来的自尊被粉碎得跟他的奥特精神似得。


正当他颓废至极感到奥生迷茫前进的方向犹如不久前被他炸了的地球一样粉碎时——


“收购彩电、冰箱、空调、电脑、旧手机等等破铜烂铁——”


悠扬绵长的声音在不远处传进贝利亚耳里,宛如天籁。


他不自觉地从剧本里随便乱抽出洛普斯胶囊,寻找着正确的声源方向,仿佛落水的骆驼紧紧抓住了跟柔弱纤细却跳动着生命之光的稻草。


“一斤废铁三毛五咯!”


他忍耐住自己欣喜的情绪,极力得将面部表情呈现得镇定。


“35000吨的高端废金属能卖多少钱?”


后文:

感谢洛普斯仍然不知道多少号,不愧为宇宙救星赛罗为模板制作出的机器人。
  

贝利亚抿了一口茶,万般悠然地坐在基地内的休息室里,符合当今人类社会审美的西装服穿在他身上更显得历经十数万年岁月的战士的沉稳深邃。


他最近找到了新一份收入——写作。


凭广博的眼见及曾受到过的远远超脱人类认知范围的知识,他提交的投稿屡投屡过,一度被视为幻想奇才。


靠知识糊口的感觉可谓十分舒爽。


至少不用再向无知的地球人解释数万吨迷样金属物品他是从哪来的。
  

逃过一劫的洛普斯不知道多少号心中默默舒了一口气。


顺带毫无意义的一提,贝利亚的笔名叫伏井出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