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捷德奥特曼】花吐き病(贝捷/七零父子亲情向)

OWL:

一个莫名其妙的设定哈哈哈哈我有毒(被贝老黑暗杀


一个和平的不需要彼此伤害也能一直生活下去的世界


大概是因为太和平了所以有莫名其妙的粗口和OOC


副标题大概是《少年捷德之烦恼》








1.




贝利亚以为自己的优点简直多的数不过来——脸厚,心黑,能打还长得帅,势力范围囊括数个星系,宇宙黑恶势力他称第二就没人有那个胆子称第一。


正因如此贝利亚才完全弄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亲儿子一直看他不顺眼还和隔壁赛文家的那个臭小子玩的热火朝天。


就在他坐在饭桌边仔细思索应该怎么在儿子心里建立他崇高伟大金光闪闪的形象时,捷德已经拿了外卖回来正忙着一个个从袋子里掏出来,全身上下从眼灯到计时器都透露出大写的嫌弃之情。




贝利亚怒从心头起,抢过捷德的那份番茄酱捏在手里质问:“你爸爸我哪里不帅气?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看看这眼灯!这计时器!谁比得上!”


“如果您想听实话,我觉得旁边那条街的扎基叔挺帅的,假话是他当然比不上您。”捷德非常冷静地拆开汉堡和薯条的包装,“酱包要破了,您小心点。虽然今天其实是轮到您打扫卫生,我觉得还是提醒一下比较好。”




捷德一定是和赛文家的小兔崽子学坏了。


贝利亚愤愤不平地把薯条用力戳进番茄酱,搅出各种奇怪的图案,再格外不高兴地把可乐吸的滋滋作响。但他很快发现捷德还记得提醒店家给他这杯加双份冰,顿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宽慰感。


他揉揉鼻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把大堆大堆的三叶草喷洒在餐桌、晚饭以及捷德的头顶上。




2.




在被捷德生拉硬拽着去看过医生后,贝利亚的病症得到了确认。




最初诞生在地球、在宇宙中广泛的传播后又发生改变的「花吐症」。


比起最初「暗恋」的前提,现在只需要怀有「希望听到某个人的某句话」的心情就有可能染上花吐病,但是这个病症同时也失去了致死的能力,只不过会导致患者变得懒散而已。




捷德在心中补充:还有打扫起来很麻烦。




没错。虽然满足于儿子一开始流露出的焦虑,但贝利亚并没有因此减少任何对捷德的骚扰。事实上,银河帝国的大统领已经放弃了从前隔三差五去部下家里打秋风的规律生活,正把“给儿子添堵”当作奥生第一大乐事。


比如专门等着在捷德打扫卫生时坐在电视机前哈哈大笑啦,又或者突发奇想地把捷德的床板用三叶草层层包围啦。




——就是这样的一个星期之后,捷德离家出走了。




3.




准确地说是六天又十三个小时三十七分二十八秒后,捷德留条表示当晚不回家。




但是当贝利亚带着写有“我和赛罗有点事今天晚上不回来饭在冰箱里不想吃就叫外卖电话号码在桌子上不要再去伏井家blabla”的便签踏上赛文家门口的台阶时,赛文正好顶着一张苦大仇深的丈母娘脸打开了门。


贝利亚还挥在半空的爪子顺势落在赛文肩膀上,凶巴巴地问:“捷德不在你家?”


赛文的脸色立刻从铜绿变成了铁青:“赛罗不在你家?”




4.




现在问题严重了,双方的臭小子都学会了晚上不回家在外头鬼混,简直是做老爹的奥生污点。而且两个老爸交换情报后发现,他们对自家崽子可能的动向一无所知。




至少我家捷德还会留条关心我的晚饭,你家赛罗么,呵呵。


贝利亚暗中炫耀,眼灯熠熠发光。


我家赛罗敢大声说他是赛文的儿子,你家捷德敢吗?呵呵。


赛文猝不及防吃了一招,但反应超神起手放大。




两个中年老奥互相伤害后各退一步,贝利亚摸出手机,赛文捞起座机听筒。


“喂,伏井,给我查查捷德……”


“喂,佐菲,我是赛文。嗯,有事想拜托你,赛罗他……”




5.




很难说是黑恶势力的触角还是那位大人更胜一筹,反正最终捷德的坐标和赛罗的定位几乎同时到了贝利亚和赛文的手中。


……可怕的是,两个坐标几乎重合,而他们所在的位置是——


“光之国竞技场?”




光之国民风还算淳朴,多少年来也只出了贝利亚那么一个心比脸黑的异端,现在一个带着不老实基因的捷德和一个不用基因遗传都已经足够不老实的赛罗在黄昏这种怎么想都不大对劲的时刻出现在竞技场这种微妙又在意料之中的地方,实在是让人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含辛茹苦的老父亲们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起身准备前往竞技场。


——给自己儿子收拾烂摊子的时刻到了。




6.




贝利亚和赛文赶到时,捷德和赛罗共同制造的围殴事件已经接近解决。




事实上 ,他们只来得及看到躺了满地、正哼哼唧唧呻吟还不忘漫骂的不良,和一手揪着一个脑袋正用它们用力检测竞技场台面坚硬程度的捷德。


……赛罗早就揍翻了他的那部分,正兴致勃勃地对捷德打架的姿势进行点评。




贝利亚捂着嘴,大把大把的三叶草从他的爪子缝里露出来,他小心翼翼地蹲下去躲到拐角,另一只爪子还拽着赛文不让他给赛罗一记爱的冰斧教育。


黑恶势力头头发话:“急什么。看完再找他们算账呗。”


赛文挣不脱贝利亚的罪恶之手,只好臭着一张脸和他一起蹲在墙角,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我要好好教训下赛罗那个臭小子。”




捷德左手扣住的脑袋把地面砸出了一个直径10厘米的坑,右手的脑袋则撞出了一个3厘米深的凹陷,他提起两个不良,认真又严肃地说:“我说了,我是贝利亚的儿子没错,但是我不管我父亲有没有干过坏事——那和你们没有关系。他是我父亲,你们没资格指手画脚。”


“同样,我爱他或者讨厌他,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管的太多了。”




赛罗在背后喊了一句:“所以我能理解成你讨厌他吗?这么听起来真的舒服多了。”


捷德手一滑又把两个奥按回了地上,他崩溃地回话:“这明明是个偏意短语,前辈你能别这么破坏气氛吗?”


“不,我没有。”


“不,你有。”捷德语速飞快地说,假装没有看见赛罗正绕场一周往每个倒下的奥身上多踢一脚,“我爱我爸虽然他各种意义上都烂得像一坨狗屎一样讨厌但是我爱他,还有前辈你也不能因为他们骂你杂种就这样打击报复,你赔不起医药费。”


“这不是还有你吗,打架的时候也有你一份啊。”


“这么直白的暴露你拉我打架的真正意图真的没关系吗前辈。”


“嘿☆”


“你‘嘿☆’个头啊毫无诚意——!!”




7.




最后这场打架事件无疾而终,就像贝利亚莫名其妙痊愈的花吐病一样,只不过是漫长奥生的一个小小插曲。


一如既往的讨厌捷德和赛罗交朋友,一如既往的是宇宙黑恶势力老大,一如既往的烂得像坨狗屎——


只是后来贝利亚多了爱跑到隔壁街区找扎基茬的毛病,大概是平淡旋律中一点无关紧要的变音。




捷德奥特曼的烦恼,今天仍在继续。




7.5




赛文没有对彻夜不归的赛罗发火,甚至连象征性的说教都免了。




难道是老头子转性了?


赛罗还没想明白,就被赛文拉到一个长了一对银白色扁牛角的奥特曼面前。




“你已经不小了,赛罗。”赛文说,“我一天到晚管着你也不是个法子。”


赛罗疯狂点头。


“所以我找了你雷欧表叔。”赛文继续说,“有什么我不方便谈的事情以后就由他来和你交流。”


赛罗的脖子梗住了。




“雷欧表叔……是那个……”他抖着肩膀问。


“你们学校的教导主任。”




赛罗没话说了,他张开嘴,对着赛文的脸喷出一把鲜嫩水灵的雏菊。
















Neta:


花吐病的七天限制,还有人记得吗。(论捷德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以及到底有几个偏意短语)


三叶草(贝老黑→捷德):希望和爱。


雏菊(赛罗→赛文):你到底爱不爱我。


请别问我为啥有签名还要用座机、大概是因为不想让贝老黑太孤独的原因(甩锅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我理想中的捷德TV(不

今天也在黑陛下,我觉得我一定上银河帝国通缉榜了(夹起兔子四处逃窜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不讲理的娘家人遇到不讲理的女婿
结果就是宇宙大爆炸(不
我在黑老贝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光之国新项目
滴滴打贝APP
iOS与安卓均有上线
(今天的鸭子也在画草稿)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还是昨天那个全员逆年龄梗
ooc属于我
青春期的贝老白,目标从“打败赛罗”变成了“干翻赛罗”,这其中的曲折只有他本人能够体会到吧!

兔子你就趁现在嘚瑟吧,看看这小狼崽子长大了怎么干♂翻你

顺便又黑了一次七爷的身高(顶风逃窜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狂草注意,没有车,请放下手里的卡
贝赛ABO设定
ooc很严重,贝老黑就是个老流氓

亚恋_红蜘蛛说的对啊!:

来自@阿波夜 的全员年龄逆转梗
赛罗啊,既然是大人了,就不要跟小孩子计较了对不对

来自前女友的信

山楂味的元宵:

ooc属于我。私设如山。内含;贝伏




  贝利亚一时心血来潮,想看看伏井出k在干什么。虽然说他根本不在乎伏井出k平时在做什么。 


   此时的伏井出正在他的精神领域里读着一封信,读的太入迷,以至于连贝利亚都没有发现。


  “小情人寄来的信?”贝利亚言语轻佻。他用长长的爪子刮着自己脸。


   “贝利亚大人,不是这样的。”伏井出说,“那是我前女友寄来的信。她说她已经结婚了,十分幸福。主要是邀请我去老同学的见面会。”


  “同学见面会?”贝利亚掰着指头数着自己活下来的老同学,“他们也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他们。” 


  “她在地球上看到了我的照片看到了我的书,认出了我。然后亲手把这封信交给了我。”


  “直接说完不就好了。写信干什么。”


  “那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中二文艺青年, 伏井出有着自己的坚持。


  “你不会去了你前女友的婚礼吧。”贝利亚觉得背叛自己的女人就应该狠狠的踢一脚打一架,什么不能打女人,去他的绅士精神。鉴于他对自己深爱过的玛丽是干过这事情的,他真的会这么干。虽然玛丽没有背叛他,玛丽一直爱着肯。


  “是的,我送去了祝福。”伏井出说的云淡风轻,”我和她是大学同学。我和她在一起了几年,后来,我热衷于搞事情,被母星放逐之后,她很认真的问我,是更爱搞事情,还是更爱她。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她长得好看吗?”


    “一般程度的美加上一双澄澈的眼睛。”伏井出回忆着前女友的姿容,”那双眼睛宛若宝石。“可是我现在更喜欢浑浊的如神明大人您一样的眼睛,伏井出在心底想着。


     ”你还喜欢她吗?喜欢就抢过来。“贝利亚耀武扬威的甩爪子。


    “不了,她后来和闺蜜结了婚,非常幸福,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伏井出回忆着过去。


   “不懂你们宇宙人。”贝利亚脑海里浮现出了奥特问号。


   “大人,您也是宇宙人。”伏井出提醒着。


    “不懂你们斯特鲁姆星人。”贝利亚摸了摸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