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回家

依别:

  >>>  关于我对第七集的想像


  >>>  我的赛罗小哥哥太帅了!



      和面前缠斗的巨人相比,人类的躯体当真是脆弱又渺小。


      赛罗握紧了手里的赛罗眼镜,这或许是他现在唯一可以触碰的东西了。


      令人在颤抖。


      怕什么呢?


     “令人,再陪我一会儿吧”


      


      只有一会儿哦,想要多的可都没有。


      加拉德隆的炮口对准了赛罗,金黄的粒子旋转着聚集,隐隐透出一股死亡的味道。


      可真不妙,赛罗想。


      自己破败不堪的身体怕是撑不过这次的攻击。


      铺天盖地的金色光芒迅速笼罩了他。


      赛罗眼镜绽出薄薄的一层绿光,护住了令人的身体。


      真痛啊,像是一把钝刀顺着胸甲劈开肌肉插入了腹腔,又狠狠的转了个圈。


      这金色的光芒,如果不是作用在他身上,倒还真的挺像正义的光芒。


       故乡的光芒,家的光芒


        能量一点一点的流逝,没有光的温暖,只有痛到麻木的身体和从身体深处弥漫出的寒冷。


      赛罗觉得,他有点想家了。


       嘿,这可不是一个战士该有的想法,传出去会被那些宇宙人笑话的。


      可他真的想家了。


      他想念那个有父亲,有师傅的,家。


       父亲,我好痛。


        最后一次了,让我小小的抱怨一下吧,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


       恍惚间,赛罗仿佛看到了一个赤红的背影,不像他记忆中那么挺直,微微弯了腰,手还扶着脖子上红蓝色团子,温和的不像话。


       赛罗无声的笑了。


  


       剧烈的气浪把令人推到在地。


      “啪”,赛罗眼镜没有了本体控制,摔落在令人身边。


        
       灰色吞噬了生命的色彩。


       泯灭了最后一点气息。






       “父亲,我想回家……”


      
    


    


     

-月球上面一只羊:

哈哈哈自拍模式😂
这两只真的是超级无敌可爱啊❤
不过这次画的脸有点歪_(´ཀ`」 ∠)_
我真是越来越糙了😳

军曹000:

【伪idw封面】捷德奥特曼第七集:献祭
————————————————————
初次尝试idw封面,上色还是跟屎一样_(:з」∠)_
以及,对,没错,就只有个封面(ಡωಡ)
要让我画个完整的漫画我可能得画一年_(:з」∠)_

捷德/赛罗 属于少爷的小脾气

Saint.7:

捷德/赛罗 属于少爷的小脾气

* 超短。
* 其实每次写这些都痛恨自己不会画画(捂脸)
* 少爷组的友情(依旧没有这种东西)
* 贝阿爸请珍惜你天然呆的不细工儿子
* 在网速不好的地方一帧一帧地追番真是心累无比啊……
* 感觉捷德新解锁的武器好像抓娃娃机的爪子,我有病了(捂脸)以后要叫捷德“抓娃娃狂魔”吗?

捷德/赛罗 属于少爷的小脾气

赛罗透过伊贺栗令人的近视眼看到自家老爹和师匠的形态被那个造型独特的怪兽打得落花流水时,内心极度崩溃。
最起码不要用这个形态这么丢脸啊!
而伊贺栗令人看着电视屏幕里的直播,想着现在就连新闻记者这个行业都很难做呢,看来当一个正正常常的上班族也不错。
“啊,抱歉,令人,身体借我用一下。”
……这句话是不是太歧义了?伊贺栗想道。
结果就是他戴上了连他女儿都不玩的所谓“赛罗眼镜”,变成了赛罗奥特曼。
太狡猾了!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伊贺栗令人出离地愤怒了:我上班要迟到了!
赛罗则是有些侥幸地想,幸亏这一回选得人间体靠点儿谱,再来个大河望我不如去和贝利亚同归于尽。

朝仓陆听着电视里的普通民众赞扬实际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摆了个Pose的赛罗,嫌弃果断出击,但是不幸惨败的自己,感觉自己好委屈。
什么嘛,不细工又不是我的错!
“你太狡猾了,赛罗,你明明最后才来,只是帅气地站在那里而已……”他说。
“哈?”投射在全息屏幕上的赛罗发出疑问的语气词,“不是你打不过怪兽所以我才来……”
“谁打不过怪兽了!我只不过是在休养生息而已!那种怪兽我一个人对付绰绰有余!”朝仓陆势要把蛮不讲理演绎到底。
这时候同居(?)中的小姐姐鸟羽来叶给他泼冷水道:“真绰绰有余的话就不用我和伊贺栗先生把你千幸万苦拖回来了。”
“嗯嗯嗯。”赛罗连连点头。
一天之中遭遇多重打击的朝仓陆觉得这劳什子奥特战士不当也罢,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里根本没有不细工之人的活路嘛!而且他已经连工都没得打了!堂堂奥特战士因为贫穷而饿死,说出去真是笑死人!
但是在伊贺栗令人顶着造型奇异的机器站起来自告奋勇说什么“那么就让我来当奥特战士好了”的时候,他还是和赛罗一条战线地惊讶了。

伊贺栗令人自然不是先天带有懦弱细胞的可悲人类,在他纯洁天真的小心脏里存在着每一个男人都有的英雄梦。
在他变成赛罗之后,他的英雄梦苏醒了。
如果我老婆知道我就是赛罗奥特曼的话,我的零花钱一定会涨,女儿也会说“爸爸最帅了”,就连那个秃顶上司……
说到上司……
上班完全迟到了!不!这算是翘班了!
“那么就让我来当奥特战士好了!”他用自以为是英勇就义的姿态说。
夭寿啦,就是面对一百个怪兽,也比对付一个笑里藏刀的上司,一个热情(?)如火的老婆好啊!
“喂喂!你不要太小看奥特战士哦!”赛罗说,心想今天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都这么难搞,“当奥特战士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容易的事情。”
还不是你害的!还不是你!伊贺栗心说。

“内,佩嘉,且不说这些人理解不理解奥特战士,我再过十年也要成为这个样子吗?”顶着伊贺栗令人的脸完成了伊贺栗令人一天的工作的朝仓陆完全要虚脱,讲真的他宁愿出去打十份工。
“哈哈,小陆别开玩笑了,你连英文和西班牙文都分不清。”佩嘉笑道。
朝仓陆从没有发现自己的小伙伴这么诚实。
于是他决定自力更生,创出一番新天地给伊贺栗令人和佩嘉看一看,身为人类他也是有非同非同一般的天赋的。
结果就是一直忙到深夜他都没有理出个所以然。真是了不起的成年人啊……趴在桌子上的他这么想道。

“诶诶诶?俯卧撑?”伊贺栗令人面对鸟羽来叶的邀请很惊讶,他心说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不要做这么剧烈的运动了,“那个……赛罗酱?”
他没有想到赛罗无视了他的求援,装作一本正经地打量起了名为“星云庄”的基地。
于是他不得不做起了自从大学毕业步入工作后就再没有做过的俯卧撑,更甭提背上面再坐一个拿着剑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姑娘了。
“照你这个速度,那辈子才能完成训练啊……”小姐姐嫌弃道。
你就体谅体谅一个上班族的艰辛吧!我还不如回去面对上司和老婆!伊贺栗感到了深深的后悔。

“果然还是当奥特战士好啊!”朝仓陆一边吃方便面一边说,“没有上司,没有工作,没有西班牙语和英语。”
佩嘉在一边默默地吐槽道:“按道理来说,主角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夕阳下奋斗吗?埋头攻读西班牙语和英语什么的……”
而鸟羽来叶则是一副早知道会如此的表情:“我宁愿锻炼听话的伊贺栗先生,也不想教育这个懒惰的小弟弟。”
“啊,对了,蕾姆,”朝仓陆想起什么似的从泡面桶里抬头,“我作为伊贺栗先生活跃的期间,《爆裂战记闪光侠》的新番帮我录了吗?”
“没有。”智能管家蕾姆说。
“诶?诶?!”

“还是正正常常的上班族好啊!赛罗酱!”早上在人挤人的地铁上,伊贺栗令人如此说,一脸幸福的微笑。
“嗯,对于令人来说这样再好不过了。”
“俯卧撑什么的已经不适合我这个年龄的男人了啊。”
“说起这个来,我刚才好像在地铁外一闪而过的广告上看到了我的名字……”
“你看错了吧?怎么可能有人知道你叫什么啊赛罗酱。”
“嗯……应该是的……”
伊贺栗令人保持着好心情到了公司,然后被塞满邮箱的电邮,堆满桌子的文件资料惊呆了。
“发什么呆啊!现在部里一堆工作等你解决呢!”女同事把他拽到了办公桌前,“部长对你最近的表现很不满哦!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加油吧,令人,从一个修罗场到另一个修罗场,这就是男人的试练啊!”
“少说这种风凉话了赛罗酱!”他忙得焦头烂额:“朝仓陆!你作为我的时候在公司到底做了些什么?!!!”
工作量不减反增了啊啊啊啊啊!
(下一集好像赛兔子要受虐了……和以往的浪炸天际相比,捷德里的兔子可真够受罪的。)

看那颗星星

烟水泓泓:

第一次写父子(算是吧),亲情向,各位海涵啦。


——————————       


       星球像是沙砾,散落在宇宙这片无边无际的黑色的大海里,想照亮一片星域,就得燃烧自己的核心。当光这种信号穿越光年,因缘际会被生命体——更加偶然的存在接收,她就成了一盏灯。
  
  从星球内部去看夜空,星星或零散分布,或成河成云。这是壮阔的美,你可能会感到个体的渺小,但相比从宇宙远眺收获的漆黑一片,独我一人的孤寂感怕是远不及内心的震撼与激动。
  
  屋里的灯早已熄了,小女儿躺在母亲的怀里做着梦。零人蹑手蹑脚来到阳台,打开窗户趴在上面往天上看。
  
  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工作、家庭、疲累,让仅仅向这片生活的天空抬个头都成了奢侈。那种无忧无虑恐怕要追溯到小时候,对未来的每一点憧憬都会让年幼的自己兴奋不已。
  
  今夜的星星不多,月亮旁边有一颗,很亮。脖子伸了老长,云底下又看见几颗,哦豁,有颗眨了眼。
  
  而这久违的安静的美好,得归功于他脑海深处的冲动,或者说是那个和他一心同体的年轻人的冲动。
  
  “赛罗,来吧。”
  
  当零人再睁开眼,眼前的夜空赫然变得热闹起来,这张蓝黑色幕布上洒满了跃动的白色光点。视线越发拉长,那些白色光点开始染上不同的颜色,甚至逐渐显出表面的纹路,但停留的时间极短,难以用地球的时间来衡量。
  
  无数的星球从他眼前滑过,其中也有长久的黑暗,最后远远的停在一颗淡绿色的星球。
  
  那是明亮又安抚人心的绿色,零人能感觉到他内心陡然的波动,而他一直以为他足够强大,“这儿……故乡?”
  
  “嗯。”有点儿鼻音。
  
  “想家了。”零人不由微笑起来。
  
  “对。”仍是有些疲累的声音,但也沾了笑意,“想我爹。”
  
  “那他肯定是个英雄。”
  
  “哎?为什么?”“父母可是孩子们最初的导向呐。”
  
  “说的是呢。”赛罗低低笑起来,“小时候我们不得已分开,我不知道父母是谁,阴差阳错倒还是他做了自己的目标。我一直在追赶,后来有一天,他说我已经超过了他,可以独当一面,但我觉得前面好像又是一片黑暗。”
  
  “以后就要自己闯荡了啊……但是别担心嘛。”如果他此刻在自己眼前,零人真想抱抱他,然后揉揉头,“像我的女儿,我会一直留着家,等她什么时候受挫了回来。”
  
  “可……他一直很忙。”
  
  “那又怎样,只要他还在,就有家啊。”
  
  眼前的夜空回归了宁静,“打扰你休息了,睡吧。”
  
  零人做了梦,那是赛罗的梦境。
  
  受了伤的年轻战士跌落在偏僻的星球,恒星在另一面,地面一片漆黑,狂暴的风声压盖一切声响,他是唯一的光源,他也找不到方向。
  
  他无力地躺倒在坑洼的地面,能量在慢慢流失。而他从没如此迫切地想回到那个地方,想见那个人。
  
  空旷的天空蓦然出现一个光点,是那颗独一无二的星星。他笑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家。
  
  纯净柔和的光亮中,父亲一直望着天空。他一头扑过去,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胸膛。
  
  “我一直都在。”抱着他的人略低了头,吻了他碧绿的额灯。
  
  家里的灯一直亮着,那颗星星也一直发光。
  
  你总能找到回来的路,因为他和她会为你指引方向。


——完——

玫玫玫玫玫玫玫子_:

“抱歉,正派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画画儿童画ଘ(੭ˊ꒳​ˋ)੭✧

军曹000:

【捷德第四集感想】
—————人物崩坏脑洞剧场————————
贝老黑:你们这些小鬼一点商业头脑都没有,看看我,有房有车有钱有小弟有粉丝,比你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尤其是你捷德,作为老子的儿子竟然去卖花,还要我借给你房子住,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_-#
贝小白:……嗦不粗话……🙃那你好棒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