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虫虫窝

【授翻BirdFlash】约会建议 Dating Advice

白骑士先行一步:

薇薇与蒲公英:



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810718


作者:pupeez4eva


 


Summary: 


Wally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去照顾Dick的小恶魔弟弟,也不明白为什么Damian不停地指责自己盯着Dick看。


Note:


融合了漫画,发生在Bruce“死”后,Dick成为蝙蝠侠,Damian成为罗宾的时期。


 


正文:


 


Wally并不完全确定为什么自己要同意这件事情。Dick的确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自然愿意为那个家伙做任何事情,可是——这会不会太强人所难?所谓的“任何事情”真的没有一个限度吗?因为这件事分明就是在强人所难。Wally愿意为了Dick做很多事情——他宁愿用身体为他挡住身前的子弹。而且就在上周,他把他们买的巨型包装袋里最后的甜甜圈给了Dick。


可是这件事情,这也未免太过了吧。


给Dick的小恶魔弟弟当保姆,这也未免太过分了


此时此刻Damian(人如其名,Wally因为这个想法微微发抖)正双目放空地盯着电视机屏幕,里面播放着《星际宝贝》,巨大的声音响彻房间。Wally坐在他旁边,近乎绝望地注视着钟,思索着Dick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这位朋友大约在一个小时前给他打电话,恳求他过去照看一下小恶魔,就只一会儿。显然是韦恩企业有急事,Dick必须立即赶过去。Alfed早已经请了几天的假要去拜访亲戚,而至于其他人——没人会那么轻易上当答应这件事。


Wally却同意了,毫不意外,谁让他是那么好的一个朋友。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法向Dick说不。他知道自己的朋友正在经历一段艰难的时光;他不仅失去了他的父亲(现在他已经失去两位父亲了。生活总是这般无情),不得已地继承他的衣钵,还不得不承担起Bruce在韦恩企业的所有责任,包括Bruce的亲儿子。


这足以让Wally对那位长辈有了一丝埋怨。他知道自己这么说其实不公平,Bruce并不是刻意为之。但如今Dick所有的生活都乱了套,他不得不去过他最不想过的那种生活,应对一个他根本没准备好如何应对的孩子。Dick是Wally所认识的最好的人之一,他不应该承受这些。该死,他本应过得更快乐。


所以当他请求自己的时候,Wally一口答应下来。只是毫不意外的,他的内心也许已经后悔了,不过就那么一点点。但要说起Damian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小孩,他深信自己绝非第一个这么想的。


况且——只要Dick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就没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老是盯着Grayson看?”


Wally惊跳起来,急忙转过身去。Damian如预想的那样瞪着他看。


“什么?”Wally问道。他大吃一惊——自从Dick匆忙离开,留下自己和蝙蝠崽子独处,到现在他才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Damian之前对自己刻意漠视。


“你经常盯着Grayson看,”Damian说着两眼眯成缝,“为什么?”


“......我没有。”Wally咽了口唾沫。“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这不是担心过度,”Damian耸耸肩回答道,“我只不过是想让你知道罢了。毕竟你可是当今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Damian略带嘲讽地说,“——所以我没法抓住你。”


“我没盯着他看,”Wally答道,老天,他觉得自己的脸颊正在火速升温。


Damian的眼神再次犀利起来。“在观察方面我可是个高手。你就是有在看。”


“没有,我真没有,我真是谢谢你啊!”Jesus,那个小屁孩就不能闭嘴吗?“现在去和你的玩具车或是其他随便什么玩具玩儿好吧。”


“我不玩玩具,”Damian冷笑道,“你看上去心存戒备啊。你是在密谋些什么吗?”


“什么?才不是!”Wally睁大了眼睛。Jesus,这孩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念头啊?Wally急需说服Dick把这孩子拉去治疗。


Damian身体前倾,眼中仿佛透射着危险的光。Wally不自在地动了动,结果后背撞在了沙发的扶手上。


“你是在对Grayson图谋不轨吗?”Damian咆哮起来。


“不是!”


这个走向也太戏剧性了吧?Wally现在不得不认真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了。


“Grayson没什么自我保护意识,”Damian接着说,“所以当你实施你的邪恶举动的时候我绝不能袖手旁观。”


“怎么就成了邪恶了!”Wally不耐烦地说。“Dick就是那种让会你盯着看的人,好吗?等你长大了你会明白的。”


紧接着他僵住了,妈呀,他刚刚都该死地说了些什么?!


“哈!”Damian逼近他,用一根手指指着他。“所以你就是在图谋不轨。”


“不是的!”Wally大叫起来,“别再用‘邪恶’这个词了行不,你让我觉得很蠢!”


Damian咬紧牙齿。“告诉我你到底在密谋什么!”他怒吼道。“如果你不说,我就把你的内脏挖出来,用它们把你勒死!”


Holy shit, holy shit,,自己干嘛一开始要答应帮这个忙?如果自己能活过今晚的话,他再也不过来露脸了,除非等这只小恶魔长大并搬出这个房子。


“我说真的孩子!”他噎住了。“我什么也没想做,好吗?我也没有一直盯着Dick——我之前也许有在无意识地盯着他看,但肯定不是因为我预谋要伤害他。”


Damian略微放松下来,缩了回去。不过他的口气仍充满怀疑。“那你是为了什么?”他问。


Wally张嘴想要辩解,可他随即闭上了嘴巴。很明显Damian绝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放他一马。如果Wally真想活过今晚,再回家躺回到自己温暖舒适的床——那个可以让他忘掉这一切的地方,最好的做法就是顺着他来。


“好吧,”他叹息着。“就假设,如果我以前一直盯着Dick看......也许是因为他有一双动人的眼睛。”


Damian眨眨眼。“什么?”


“......也许是他美好的微笑。你知道吗,当他说起一个蹩脚的笑话,或是只要他过于热心地随便做任何事,他脸上的笑容都足以点亮整个世界。


Damian死盯着他,困惑地睁大眼睛。


“又或者——或者是他随时随处都柔顺的头发,我真的想要伸出手拨乱他的头发——呃,我是说,他的头发真的会让人产生一股冲动想伸手去——”


Damian打断了他。“所以,你想要表达的是,你认为Grayson......很有魅力。”


Wally愣住了。“呃,也许是吧,”他哽住了,脸颊烧得火红。“完全客观地说,应该说是肯定。”


“......那么你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而嫉妒他,所以才想谋杀他?”


“......什么?”


“什——绝对不是!”Wally气急败坏地吼道。


Damian一跃而起,紧握拳头放在身侧,蓄势待发。Wally依稀听到《星际宝贝》的主题曲正在播放,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要把他的脑袋在墙上撞开花的气场。


“我绝不姑息任何威胁到Grayson生活的人!”Damian咆哮着说。


“孩子,我怎么会威胁到Dick!”Wally随之而怒。“我只是——喜欢他。”


随后是片刻的沉默。Wally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只希求自己再也别张嘴说话了。因为——他得承认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如果要他说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没有半点感觉,就是在撒谎了。可他本来一点也没打算把这事告诉任何人......为什么蝙蝠崽子要一直盯着自己?虽然这肯定比死亡威胁要好得多,但整个气氛依旧让他浑身不自在。


“我不明白,”Damian最后说,听上去......意外的有些孩子气。


Wally叹了口气,耸拉下肩膀。“我喜欢Dick,很喜欢。......我盯着他看,是因为我喜欢他。”


Damian眨巴眨巴眼睛。


“......不管你指控我什么,我绝对没有不可告人的动机。我没有费心思去伤害他,更不会密谋什么‘邪恶’的事。我只是......”Wally停顿了一会,忽而感觉到一道坚定的火花在心中绽开。“我要把他约出去。”


如果他都能和Damian Wayne这种人间恶魔好好相处,那他也定然不会再畏惧任何潜在的拒绝。......最起码,如果Dick拒绝了他,他大不了埋进枕头里哭几回,疯狂地暴食很多巧克力冰淇淋,再耐心地从头到尾把《我们的日子》(注1)看一遍,就会没事了。


“去哪儿?”Damian问,目光陡然一横。“......去一个阴暗的、荒芜的森林,你把他引诱过去再让他死亡。”


“才不是——我在想一个不错的餐厅。”Wally点点头,微微一笑,“之后还能去看个电影......说起电影,我上一次见到Dick的时候,正打算告诉他,一定要让你远离任何恐怖惊悚片。”


......


最终的结果是Wally不用毁掉任何枕头,也不用牺牲自己的健康。Dick说了yes,用他惯常的、过分热情的方式。然后他笑了起来,让Wally认定这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看。”Dick窃笑着对他说。


“我那不算盯,”Wally立即反驳道——他更不想再去想那个疯狂的恶魔小鬼。Dick已经同意了他的约会请求,此时此刻一切都是如此完美。


......再说,他哪有那么频繁地盯着看。


 


-------


 


注1:Days Of Our Lives 我们的日子 (又译《光辉岁月》)1965年播放至今。2008年底,已上映10987集。——百度百科


【翻译】【birdflash】消息曝光

白骑士先行一步:

原文:Breaking The News(系列第二篇)


作者:pupeez4eva


前文:约会建议(译者:薇薇与蒲公英


Summary: 


Wally不得不告诉Damian他正在与Dick交往,Damian……真的很困惑。


Note:


融合了漫画,发生在Bruce“死”后,Dick成为蝙蝠侠,Damian成为罗宾的时期。


——————————


自从上一次与Damian相处,Wally相当肯定他会尽量避免见到这孩子,如果他对此有任何发言权。没错,这孩子帮他意识到了他对Dick的感情(而Wally依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而且既然他正和Dick交往,那么尴尬的家庭晚餐肯定会发生,但是……Damian非常可怕。他就像恐怖电影中看到的那些惊悚的邪灵附体的孩子一样——把其中一个换成他,都不会有人注意到。


所以,他能肯定他和Damian不会在短时间内亲密相处。因此他现在深深怀疑他的理智,当他尴尬地站在Damian房间门口,等待着小恶魔一刀刺向他的咽喉,或者随便什么问候方式。


Damian慢慢向他转过身来,眯起眼睛,Wally在考虑逃跑。他是一个极速者,他完全可以在Damian意识到他的存在之前离开这里。


“West。”


好吧——计划付诸东流。


“Damian,嘿,”他招呼道。“嗯……所以……你在做什么?”


Damian一言不发,指向附近的画布。


“哦……真好看。”好吧,其实他不这么想,因为……天啊,那画的是墓地吗?


Wally的直觉在好奇为什么这孩子竟然画出一片墓地,但他的理智记得这是Damian Wayne。所以他当然可以画出墓地——要不然他应该画什么,一只飞翔独角兽?


“这是我祖父母的葬身之处,”Damian告诉他,顺着他的眼神看向画布。“我喜欢参观这里。毕竟,我知道终有一日这也是我的安息之所。”


“哦。这真的很……深奥。”


Damian轻哼一声。“并不。这里是韦恩家族墓地,我是一个韦恩。这并不神秘。”


真是够了,好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换个话题。


“嗯……说到韦恩家族……Dick!”Wally尴尬地开口道。“我们来谈谈Dick。”


Damian眯起眼睛。“Grayson的什么事?”


“好吧……”Wally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道。“还记得我们是怎样谈论我……对Dick的感情吗?”


Damian不耐烦地叹了口气。“记得,你向我保证你不想谋杀Grayson。”他怀疑地眯起了眼睛。“我真希望你不会食言。如果你试图伤害Grayson,我就会杀死你,缓慢,而且痛苦。”


Wally重新看向画布,盯着那片墓地,然后移开目光。好吧,毫无疑问Damian完全有这样做的能力。


“我不想杀死Dick,孩子,”他保证道。“我明白你老家的规矩——如果有人想伤害Dick,我会同你一起,确保他们受到惩罚。”


好啦,这应该够了,对吧?


“我在怀疑你。”


哦,他在糊弄谁啊,这当然不够。


“你过于软弱,”Damian继续道,“在我看来,你一无是处。现在,请进入正题。你在浪费我的时间,我有点想命令Titus攻击你。”


Wally隐约记得在Alfred开门时迎接他的那只大狗,他紧张地吞咽着口水。


“好的,”他咳嗽道,“重点是……嗯,想想你是怎么指责我打算把Dick引诱到一片阴暗森林里,然后我说,‘其实,我想带他去看场电影’,或者,呃,诸如此类的话……”


Damian咬紧牙关。Wally急忙继续道。


“……所以没错,我就这么做了!我是说,我带他去看了场电影。所以……呃,有人告诉过你,你像地狱一样恐怖吗?”


“你来到这里,打断我的工作,以便告诉我你带Grayson去看电影了?”Damian迈出威胁的一步,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你以为我是个傻子吗West?Grayson是你的老朋友,而且既然Grayson每周都会提议,‘迪士尼电影夜,小D,要不要一起看?!’你们当然已经一起看过电影了!”


这孩子对Dick语气的模仿成功得令人不安。


“好吧没错,”Wally快速说道,“我们一起看过一堆电影。但这次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不再作为朋友。我约Dick出去,而他答应了。”


Damian揉了揉额头。“这就是重点?”他咆哮着。“我不是傻子。如果你们一起去电影院,那么显然你们会‘出去’。”


“不对——哦天啊,你不能这么健忘——”


Wally停了停,研究了Damian一会儿。因为,holy crap,Damian只有十岁。不幸的是,这孩子唯一不懂的就是情感问题。


“好吧,你看,”他叹了口气,“我想说的是,Dick和我现在是一对。”他顿了顿。“呃,我们恋爱了。”他又顿了顿。“一对伴侣,”再一次停顿。“……你理解我的意思,对吗?”


Damian看起来非常困惑,所以显然他不明白。Wally忍住了呻吟的冲动。


“你要……和Grayson结婚?”Damian神色迷茫,如果换成其他孩子,这副表情一定会讨人喜欢。


“不是,”Wally慢慢答道。“呃,反正现在不会。我们刚刚开始交往。但是……也许会有那一天。”


“我……不明白。”Damian微微眯起眼睛。“你……意识到你不能为Grayson生育,对吗?”


Wally畏缩了一下。“我不想,呃……生育……与Dick一起,”天啊,如果一个孩子知道什么是“生育”,为什么向他解释感情的含义会是如此艰难?“我只是想和他交往。他令我感到快乐……我敢肯定我也为他带来快乐。”


Damian皱起眉头。“我同样能使他快乐,但我们并没有浪漫关系!这到底是什么意思,West?!”


“哦,天啊!”Wally呻吟道。“并不是每一段关系都需要什么隐秘动机!你的——”


他停了下来。他本来想问“你父母是怎样相处”,但那绝对不是个好主意。毕竟,Talia al Ghul与Bruce Wayne的确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他们与一对恩爱夫妻毫无相似之处。


“……你看有时候,人们想要在一起,只是因为他们互相关心……通过特别的方式,”他最后说道。“没错,你让Dick感到快乐,但那是因为你是他弟弟而他喜欢你。我和他的关系是不同的。”


“是的,”Damian同意道,Wally几乎松了口气因为,没错,他终于明白了!


“你不是他的兄弟。”


好吧——这真是个不错的思路。


“不!”Wally大声说道。“那是因为我爱上他了!我——”他顿了顿,喘着气说。“我……我爱上了Dick。”


Damian茫然地看着他。


“我……我不仅是关心他,Damian。我爱他。而且……我需要去找Dick谈谈,现在。”


他转身向门口走去,Damian抗议地喊道。


“West,你要去哪里?”他命令道。“现在向我解释!”


“没有什么需要解释,”Wally回答道。“我……深爱Dick。我希望你知道我永远不会伤害他。如果你支持我们的关系,那再好不过,因为现在你就像是Dick的整个世界。”


就这样,他飞驰而去。


“当然如此,”Damian嘀咕着,怒视着Wally曾经的落脚点,“West,我再说一遍:如果你伤害Grayson,我会毁灭你。”


……


Dick歪了歪头。“所以,”他慢慢说道,“与Damian的谈话帮助你意识到你爱我。”


Wally耸耸肩。“我还能说什么。你弟弟完全是个爱情专家。”


Dick眨了眨眼睛,表情半是困惑半是高兴,然后凑过去亲吻他。


——————————


END

【亲情向】奇妙罗宾的冒险 上

草格:







1.


达米安在最近几天显得很沉默。


布鲁斯很理解,前几天的溺水真的吓到他了,所以他只是吩咐阿福多做一些甜度高的食物来安抚人心。当然他自己也抽出了好几个晚上,陪着达米安看书,画画,或是一起在花园散散步。


这天晚上,他们走的稍微远了一点。


当布鲁斯看到那两方墓碑的时候,稍微有些惊讶,而达米安低着头,直直的往那边走。他站在那旁边,抬起头来问布鲁斯,“……你是如何面对他们的死亡的?”


年轻的男孩看起来迷茫又脆弱,他的手指捏着像是蝙蝠一眼形状古怪的飞刀。布鲁斯走上去,他把手搭在达米安的肩上,看着墓碑上的字。


“那很难。”他承认道,“它从来也不会离开。”


风声在树林里穿梭,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达米安将飞刀放进口袋里,“……那么父亲,你不想为他们复仇吗?……例如把罪犯抓起来?”他尝试着小心翼翼,让真意隐藏在试探的话语里面,某种逼问的锋刃却不小心泄露。


布鲁斯不明所以,“……我当然有一段时间想要去当一个警察,不过现在……”他拍了拍达米安的肩膀,“我发现不只有一个方法我能帮助他人。”


他自认为理解了达米安的想法,努力向男孩阐述一个企业家对哥谭的作用,没有明白男孩漫不经心的点头并非是心血来潮询问的后悔,而是无可奈何。


2.


三天之前,罗宾达米安醒来,惊愕的发现在这个世界里没有超级英雄,布鲁斯是个伟大的企业家,迪克是个自得其乐的警察,杰森是个旅游作家而提姆是个程序员,他们没有一个人跟超级英雄搭边,而且还一脸茫然的反问超级英雄不是漫画里的产物吗?


罗宾闷气了好几天。


3.


所以当天晚上,布鲁斯在客厅看到奇装异服的达米安打算偷偷溜出去的时候,有那么一会,这位父亲的脑子里在想今天是几月几号。


“达米安,你在干什么?”布鲁斯按着额头,叫住了达米安。“你穿的这是什么?”


达米安不情不愿,“……父亲,你不明白,哥谭需要我!”


 


?????哥谭人民是需要精神娱乐吗?


他看最需要的是医生,治一治达米安的服饰审美。


 


“回房间待着去,别想着这些乱七八糟,超级英雄是漫画里的事。”布鲁斯重复再三,达米安才愤愤的转身回去,并往门上踹了一脚,听着都替门心疼——漆都掉了。


4.


但布鲁斯想的还太美了,他以为这是青春期,没想到这是日本所说的中二期。


达米安被他抓住超过三次,而且坚持认为哥谭需要罗宾,并且和布鲁斯吵架,认为他也应该投身进超级英雄的事业里。布鲁斯感到心累。


5.


“……达米安……暂且不说你一心想要当超级英雄,可罗宾是漫画纽约里蝙蝠侠的搭档,怎么你也不应该盗用别的英雄的名字吧?”布鲁斯一语中的,达米安面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6.


蝙蝠侠是一本漫画,他们都是漫画里的人物。


达米安有些恍惚,难道上演的是《达米安的世界》?*


可问题是也没有兔子洞给他钻,或者是……


 


接下去一个月阿尔弗雷德发现达米安总是贴着墙在走。


7.


达米安用了好几个月去补关于蝙蝠侠的事情,他俨然变成了一个蝙蝠侠的迷弟,收集了各种各样的蝙蝠侠周边并宣称用于研究。


——包括抱着蝙蝠侠的抱枕睡觉进行安眠研究。


8.


然而一切的平静随着大事件罗宾之死结束了,漫画里蝙蝠侠的疯狂似乎感染了达米安。


他更加烦躁,向布鲁斯询问认不认识有关魔法的人士,而布鲁斯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水晶球星座研究学会算吗?那是我上大学认识的一帮神秘学人士组织的。”他绞尽脑汁的试图为达米安提供答案。


“…………不算。”达米安冷酷的拒绝了布鲁斯。


9.


看来只有从他自己来的时候下手了。


在如今这个哥谭扮成罗宾去打击罪犯似乎有些不可行,这具身体也并没有到达超越普通人的体能,达米安看了看最近都准时坐在门厅假装看报纸实际上用眼角瞄着他的父亲。


他买了卡,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试图在游泳池里溺水。


10.


目前来说,计划很成功的停留在放松身体漂浮水中这个阶段。


然后他就被布鲁斯喊着救生员!!救命啊!!!给人捞起来了。


 


TBC



【Batfam】他向他们说过再见

墨兔:

    Summary:


    他却笑了,不堪折磨的肺部发出一阵嘶哑哀鸣。


    “我已经做过告别了。”


(哇第一次发刀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


    他在警局门口站了很久。


    二十年前他最后一次驱车驶进布鲁德海文,那时的她荒凉又颓败,街道上污水横流、尸体泡在里面慢慢腐烂,肮脏甚于以往——曾经的繁华与美丽却早已烟消云散。但此时在初夏灿烂的阳光里,他甚至闻到空气中青草的味道。


    “布鲁斯?”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你怎么在这儿?”


    他抬起头,看到年轻人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视他,讶异的表情因背光而模糊不清。


    “我马上就走了。”他说。


    “我还以为你昨天就走了,”对方快步走下来,隔着两级台阶冲他咧嘴笑,“怎么,舍不得我?”


    但他没说话,只是一直凝视着年轻人那双湛蓝的眼睛。


    迪克被他盯得不太自然,忙尴尬道:“对不起,B,我只是——”


    “一起喝杯咖啡?”他打断道。


    “呃……好,好啊,这附近没咖啡厅,希望你别介意我们的速溶咖啡。”


    年轻人迷惑地看着他,像是有些话想问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但最后只是比了个手势,“跟我来。”


    他跟在迪克身后进了警局,大门在他身后关上,上面的风铃叮叮当当响起来。玻璃那边有个小姑娘举着冰淇凌跑过去,笑容美好得像是棉花糖。


    于是他舒了口气,看着面前年轻人肩膀宽阔、挺拔修长的背影,微微笑起来。


    —


    找到杰森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风在高空呼啸而过,他们脚下是灯火璀璨的城市。


    杰森在沉默中最先开口:“我是又犯了事还是怎么着?站在这儿看一会儿你的哥谭都不行吗?”


    多话从来都不是蝙蝠侠的风格,所以他一言不发地走上前,和他的儿子并肩站着,披风在黑暗中飒飒作响。


    红头罩侧过脑袋瞟他几眼,突然噗嗤一声笑了,摘下头罩乐不可支:“你这是发什么神经啊老头子?不去夜巡跟我一起站这儿看风景好玩儿吗?”


    他平静道:“是。”


    这一个词把大名鼎鼎的红头罩给砸懵了,隔了半晌才清清嗓子,有点干巴巴地说:“那我喝点酒你介意吗?”


    “不介意。”他摇摇头,瞥了一眼他的儿子,“也给我一瓶,谢谢。”


    杰森瞠目结舌:“天哪老家伙,多少年来第一次啊,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布鲁西人格吗?”


    但话虽这么说,他们俩最后还是并排坐在房檐边缘,喝干了最后一滴酒,就像是很多年前他们坐在蝙蝠车前盖上一起吃汉堡一样。


    离开之前他顿了顿,终于说出了那句几十年前就早该出口的话:“你做的很好,杰,我一直都为你骄傲。”


    这是红头罩今晚第二次傻愣在原地。


    —


    提姆、卡珊和斯蒂芬很难找,他们在服装店里——他这辈子都没怎么来过这种地方,老管家还在的时候会替他打理好一切,等到阿福不在的那年,大街上已经没有可以买衣服的地方了。


    卡珊挑了一件黑色长裙,领口繁复的花纹里掺着金线,在柔和的彩灯下泛着光。她的美丽向来如此:内敛而又从容。


    斯蒂芬的风格却完全不同,那跳动的金发像是团火,活力四射又璀璨夺目。她拽着提姆在货架间四处穿梭,叽叽喳喳说着些女孩儿常向男朋友抱怨的内容。


    至于提姆,跟女孩子出门逛街看来是相当折磨人的一件事,他沮丧地垂着脑袋,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跟在斯蒂芬身后一脸生无可恋。


    他隔着玻璃门远远藏在另一边,看着三个孩子打打闹闹、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


    提姆偶然间朝他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皱起眉头,像是发觉了什么。不过不奇怪,这可是他的孩子。


    —


    他在阁楼里找到他最小的孩子。


    达米安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提图斯蜷缩在一旁,听到脚步声时警惕地抬起了脑袋,他竖起手指向它比了个“嘘”的手势,它就乖乖不出声,还蹭了蹭他的腿。


    他稍稍靠近一些,俯下身凝视着他的儿子。男孩哪怕在睡梦里还是习惯性地皱着眉头,嘴角微微向下撇,一副不好惹的刺头模样,但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他是个多么贴心的小孩。


    然后他想起下水道里的珍珠,想起“潘尼沃斯我还要一盘小甜饼”,想起第一次夜巡时那双和他轮廓如出一辙、闪烁着兴奋光芒的蓝眼睛。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还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但这些曾经的点滴又一次从他的脑子里跳出来,依旧鲜活如往昔。


    小孩模模糊糊地哼哼了两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睡得很熟。


    他忍不住笑了,伸手把儿子凌乱的刘海拨到耳边。


    —


   另一个世界里的人们过得很好,他亲眼所见,而他的世界呢?


    他在剧痛中缓缓睁开眼,破碎的肋骨因呼吸而相互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


    哥谭沉默地伫立在他面前,只剩下空荡荡的骨架,在尖利呼啸的狂风中摇摇欲坠,空气中满是死亡的味道。


    她已经走到尽头了,他也是。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行刑人冷漠的声音从高处传来,“二十年来你作为最后的超级英雄负隅顽抗,我们敬佩你的勇气,所以给予你最后一次投降的机会。”


    “投降,或者死。”


    他却笑了,不堪折磨的肺部发出一阵嘶哑哀鸣。


    “我已经做过告别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座自己曾深爱的城市,在心底默念“再见”,然后黑暗铺天盖地地袭来。


——End——

猫厨✙:

DamiDick

N52BR里米复活后哥对外宣称死亡的那段时间,其实整个N52都算在弱化41的关系了,所以米对哥的死也没有表现的很怎么样,只是在哥谭上空飞的时候对着一只萤火虫伤感了一下,一笔带过。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米那一刻肯定非常非常的想念哥。

0yongyong0:

#batfamily# ooc慎入。纯粹是今天被那个男孩走失父母寻子的照片戳到笑点了忍不住摸了个梗。。ORZ 反正就是米离家出走提米提供了妙计。

【batfam】夜露死苦2(普通人/不良少年AU)

风苟:

#混更
#中学黑道之王罗宾的传承之路
———————————————————————
  达米安·韦恩,传说中的第四代罗宾,入校第一天就凌虐了冰球队和足球队众,参与斗殴者四五人重伤其余人均有挂彩,哥谭中学体育类社团两霸丧失主要战力,地位一落千丈任人宰割。而且整件事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四代罗宾!根本没有!亲自动手!!即使是以谋略闻名的第三代罗宾提姆,在初来乍到之时也是以压倒性的战斗力在学生会杀出一席之地,然而身负血腥传闻的达米安入学已超过48小时还根本没有人亲眼见识过他的实力!这多么令人恐惧!这只心机深沉的魔王图谋的究竟是什么?
  
  传说初代罗宾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次代罗宾虽然战斗时暴躁易怒但平时待人也是幽默风趣讲义气,更不用说三代罗宾宵衣旰食爱民如子,然而四代罗宾的性格和实力完全无法揣测。他从不出手然而一举一动都像一把随时准备出鞘的利刃,他的目空一切看人的眼神和看课桌看黑板看电线杆没有任何分别。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拽着他的领子摇晃着怒吼:“你他妈到底对我们是什么个想法你说你说你说啊!”
  
  如果四代罗宾要的是统治,会有人甘愿向他屈膝。如果他要的是混乱,也会有人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罗宾是哥谭中学的精神领袖,是星系的恒星,无论追随还是反对,一切都不过是绕着罗宾这个称号旋转的渺小星体。
  
  理查德·格雷森伸出手微笑:“我要帮助弱者。”
  杰森·陶德把玩球棍一身血腥:“我要惩治邪恶。”
  提摩西·德雷克坐在巨大办公桌后颌首:“我要领导所有人。”
  达米安·韦恩在乱斗中啃着蔬菜沙拉:“我不打架。”
  
  这他妈让人怎么理解?
  
  达米安的一举一动受到极大关注,就在大家几乎要怀疑这个转学生究竟是不是罗宾时,功夫不负有心人,哥谭中学的学生们终于惊喜地发现……对,就是惊喜,他们惊喜地发现四代罗宾展现了只有罗宾一族才具有的天赋技能——潜行!前一秒达米安还在课堂上坐着,下课铃一响瞬间消失。明明被人看到走进厕所,堵在门口另派人进去找时却已不见踪影。只要一进校门,达米安就好像开启了隐身状态,不管是来抱大腿的还是寻仇的都无法近他的身。这种独特的技能哥谭学生绝不会认错!
  
  作为事件当事人,哥谭新一代传奇的达米安·韦恩表示:
  
  他快被这群傻逼搞疯了。
  
  说真的,这群学生一个个的脑子里不知道都装着些什么鬼,他说了他不打架,一天到晚身后跟踪尾随的还是一个不少,就连上厕所都感觉被偷窥。上体育课长跑没人敢跑在他前面,上美术课负责当模特的同学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之后差点哭着向他下跪,最可怕的是上数学课他回答完一道很简单的问题全班起立鼓掌十分钟,数学老师都傻了眼——德雷克他们究竟是怎么在这种地方熬到毕业的?!他只是想普通地来上学而已,哥谭中学就没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正常人吗,还是说其实所有中学都这样?!
  
  在这恶劣的环境中,达米安开始怀疑自己的常识,怀疑自己十三年的世界观乃至整个人生。
  
  达米安不想知道哥谭学生们对他有什么样的期待,也完全不懂罗宾这个愚蠢的称号意义何在。他只是在完成父亲的任务——从这所中学里无不良记录且优秀地毕业。
  
  平静的日子没能持续到第72小时,达米安躲到第三天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被一个颇有实力的狠角色盯上了——暴行。不想理会不代表不了解,没有足够的情报是无法躲开所有好事者的,根据达米安的信息,人称暴行的科林·威尔克斯在哥谭中学不属于任何团体却无人敢惹,平时看上去温和有礼打起架来却堪称怪物。科林从不主动挑起战斗,而且为人正直,在学校里风评不错。
  
  莫名其妙。科林没有任何盯上他的理由,也许是某种本能让他提防科林这种有一定危险性的人——达米安是想这么安慰自己来着,然而放学路上身后一直保持着十米距离的红发少年用行动无言地告诉他:我找的就是你。
  
  达米安选择跑。不是逃跑,是战略性撤退。不出意料,科林也跟着跑了起来,他们以一种相隔十米的诡异队列穿过三个红绿灯一个小公园。
  
  意识到这么跑下去不是个事儿,达米安停下了,停在甜品店旁边。
  
  “你为什么追我?”达米安隔着十米厉声质问。
  
  “你为什么跑?”对方反问。
  
  “你追我,我为什么不跑?”
  
  “你不跑我干嘛追你?”
  
  达米安生生忍下一句粗口,妈的,跟这种人完全无法交流。
  
  “我没工夫跟你绕圈子。”达米安冷冷道,“我不在乎你有什么目的,别跟着我了。”
  
  “请让我加入你!我想帮你一统哥谭!”
  
  没人问你想干嘛!也没人要一统哥谭!
  
  “我是科林·威尔克斯,喜欢看书和打游戏,讨厌暴力,最崇拜的人是初代罗宾,有关于罗宾的事我全都知道,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成为罗宾那样的人!”
  
  成为罗宾那样的人……达米安脑海里飞速闪过迪克他们的身影然后得出结论:这个叫科林的家伙脑子有问题。好想走。
  
  “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人!我们一定可以将秩序与和平带回哥谭中学!”
  
  “停!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达米安总算找到了机会打断科林仿佛应聘面试一般的自白,“我说过,我不打架。”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啊!”科林激动地握紧拳头,“我讨厌暴力,我支持你和平统一哥谭的想法!我想要帮助你,罗宾!”
  
  谁又说过要和平统一哥谭了啊!达米安一口气顶住气管,缓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没兴趣。”
  
  可惜在不听人说话方面,科林是专家级别的。
  
  “哥谭中学现在一年比一年糟糕,大家都期待你能够像以前的罗宾一样,带给我们正义!”
  
  告老师啊孩子们!想要正义就去告老师啊!你们不是中学生吗?从来不是正常学生的达米安头一次感受到了非正常的无力。是的,换作他自己当然可以做到以眼还眼,但是这群小鬼都是未成年啊?脑子里从来没有过找家长找老师这种正常解决方式吗?
  
  “我不会放弃的!”科林坚定地说,“就算你不同意,我也要追随你。我相信你!”
  
  达米安无话可说,真的,他觉得自己成长经历已经够不正常,却没料到还有一学校神经病在前面路上等着,和他们多说几句都觉得智商会被拉低。
  
  “随你吧,后果自负。”他说,转过身扬长而去。
  
  科林没有再追。
  
  
  
  

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各位520快乐!
涂个成人米和幼体迪基(///▽///)
然而今天也没有在复习_(:з」∠)_